2007年11月 的存檔信息

十字街头-For a really young girl

2007年11月29日 ¦ 857 瀏覽 ¦ 作者: 夕子

“只要能活下去,其它任何事都不值得痛苦” 人是一个很奇怪的动物,总是让自己逼迫自己进入一个无法转身无法判断的魔方中;站在十字街头,感觉一切都无法捉摸,踮起脚尖使劲往前看,却只看见四面相同的笔直黄泥路。。。。。 因为找不到出路,或者说拼了命找到出口,却发现迷宫尽头的大门之外,是另外一扇门,无休无尽;其实这一扇一扇接连打开的大门,是自己的心门;绕进绕出,… (閱讀全文)

骑在雪脊上的阳光-ORILLIA

2007年11月28日 ¦ 2,924 瀏覽 ¦ 作者: 夕子

            坐在旅游大巴上并不知这次的旅程的目的地是哪里,只是知道这次的冰雪项目很丰富,就算一个狗拉雪橇就让人兴奋不已了。             驶上HIGHWAY,离开多伦多,外面的天气开始变得越来越冷;比起没有雪干燥的多伦多,前方的旅程好像坐上极地快车,慢慢的,车窗上开始绽放一个个美丽的冰凌花,只能一路上不停地朝车窗上哈气,用热气捂出一个圆圆的孔向外张望。    … (閱讀全文)

夕子读《我们仨》-飞扬人生,满纸入骨相思

2007年11月26日 ¦ 1,121 瀏覽 ¦ 作者: 夕子

玲珑骰子镶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一个天真纯净,八十岁仍然为妻子做早餐,有如孩童一样可爱温柔细致的丈夫;      一个精灵古怪,睿智成熟,坚强内敛,爸爸妈妈心里永远的”圆圆头“女儿;     一个聪慧豁达,开朗乐观,才华横溢,被尊称为”先生“的女性,粗犷大气的妻子;      这就是杨绛先生的《我们仨》。          这个可爱的丈夫就是学富八斗的文学大家钱钟书先… (閱讀全文)

问佛声声,我心戚戚-在多伦多拜寺庙

2007年11月24日 ¦ 2,838 瀏覽 ¦ 作者: 夕子

    狂风寒冬,冰冷非常,红衣红帽,拜会湛山精舍。     在多伦多实在难有出国的感觉,就算是想烧香拜佛仍然可以找到大庙来拜。       从STEELS坐车往FINCH SIN的方向,在BAYVIEW下车,走过一条水流湍急的小桥,向北不久就会看到陆陆续续多起来的人群,有回来的,还有刚刚去的;满脸虔诚,去拜多伦多最大的庙-湛精山舍。      绕过西式的住宅小楼群,迎着两旁高大的枫树,远… (閱讀全文)

浪漫古堡和玻璃之城

2007年11月23日 ¦ 1,231 瀏覽 ¦ 作者: 夕子

           CASALOMA为了凸现它的鹤立鸡群与众不同,居然平地突起了一座小山坡,站在路的一边,看着橙红色的铁皮火车轰隆隆地开过,一时间真的恍惚到了上世纪的英国,远处红色的米字旗飘扬,巍峨神秘的古堡近在眼前。          爬上长长的石阶,穿过宽阔平整的花园,在下巴冻成冰块儿的一秒,跨进了古堡的大门。          古堡分为三层,第一层是起居室书房、会客厅、餐厅、和… (閱讀全文)

重返大瀑布的惊喜和皇家博物馆

2007年11月22日 ¦ 1,137 瀏覽 ¦ 作者: 夕子

          就像很多APEALING的人一样,很多地方,每次去带给你的感受和惊喜都是新的,就像大瀑布。                     大瀑布是我很小时的一个梦想,那时候有个电影,看着大荧幕中的那艘船悬在水流湍急的瀑布边缘,摇摇欲坠;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惊心动魄,也就在那一刻,就记住了Niagarafalls了吧。          虽然天气是满天雾气风雪飘摇,但是仍然阻挡不了梦想眼前的热情… (閱讀全文)

佛缘三生

2007年11月19日 ¦ 1,186 瀏覽 ¦ 作者: 夕子

         从来没想到自己会跟古董沾边,从前在上海工作的时候,最喜欢去逛城隍庙,不是贪恋那么多的好吃的,也不是特别喜欢那里的小店,而只是喜欢那种古古旧旧的味道。红色雕花的门廊和迎面而来的老上海气氛让人觉得舒服而自在。              如今到了多伦多,到了一家古董店,自己都没想到一做就是将近一年的时间。           店里面有个跟墙壁一样高的架子,上面都是大大… (閱讀全文)

Fly Away Home

2007年11月16日 ¦ 642 瀏覽 ¦ 作者: 夕子

        《Fly away home》,这其实是一部加拿大本地电影的名字,讲得是一个小姑娘怎样一点点亲手培养一窝大雁宝宝然后带着它们一起迁徙的动人故事;电影非常适合一家老小一起观看或者作为给大人小孩励志的教材。除却振奋而感人的情节,我真的非常喜欢这个名字,我觉得人很多时候,或多或少都会有一段时间感觉……厌倦。           厌倦生活,厌倦周围的人,厌倦工作,厌倦一成… (閱讀全文)

在加拿大,我喜欢跟黑人做朋友

2007年11月14日 ¦ 2,855 瀏覽 ¦ 作者: 夕子

    在来到加拿大之前,鲜有机会在身边见到黑人,更别说走入他们的世界跟他们做朋友了。原想着也许因为见不到,才觉得很新鲜生疏,对于黑人的了解也仅限于看些打打杀杀的黑帮电影、听些歌词说得飞快考验听力极限的RAP、还有在MTV上他们大多穿着尺寸超大的毛皮大衣脖子上挂着巨大无比的金链子对人一笑满口金光闪的大金牙身边无数打扮性感扭腰媚眼的妞们;仅此而已。 后来不远万… (閱讀全文)

第一次在加拿大参加葬礼

2007年11月13日 ¦ 1,950 瀏覽 ¦ 作者: 夕子

今天参加了我们教堂牧师太太Doris的追悼会,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参加了四个葬礼在一个月内;今年的11月,还是葬礼,但是对比中外,却迥然不同。 Doris是白人,但是出生在中国成都,后来随父母到了香港,在日军侵占香港的时候,他们举家迁往美国,后来又到了加拿大,经历很坎坷。 她和丈夫的一生都致力于帮助更多的中国人更好的适应加拿大生活、工作,进入教会,我们每个周五的… (閱讀全文)

给你的幸福和你给的幸福

2007年11月12日 ¦ 612 瀏覽 ¦ 作者: 夕子

          “如果有一天,我和Anne都要坠落悬崖了,你先救谁?”          “。。。。先救Anne,再救你,你比较有力气,可以撑久一点。”           “可是不行的,那种情况下只允许你救一个人的;等你救我的时候,可能我,已经死了。”           “那我和你一起跳下去。” ——《双星记》               “我和你一起跳下去。” 有勇气说这句话的人,又能有几个?哀莫大于心死,若是心丢… (閱讀全文)

圈里圈外+鹅毛飞雪

2007年11月11日 ¦ 985 瀏覽 ¦ 作者: 夕子

 前几天是事实意义上的真正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最大的时候有点看不清来去的路,天气也忽然冷下来了,可是时间很短,雪只来得及把路和树轻轻蒙上一层白霜就匆匆收兵了,不过瞬间的雪景,还是让人心动不已。     昨天花了一天时间,废寝忘食累得老眼昏花鞠躬尽瘁把时间和精力交给了一本小说,小有名气的《圈里圈外》,以前就知道这个名字,主要是它和郭敬明的《梦里花落》扯… (閱讀全文)

让我们的名字闪耀在Nofrills的黄色香蕉上

2007年11月7日 ¦ 657 瀏覽 ¦ 作者: 夕子

       其实说起来,名字只是一个符号而已,虽说拥有权是自己,但是使用权却是别人。对于自己的名字,有时候我觉得非常陌生,尤其是从自己口里说出来,但是就像天上的星宿一样,每个星系,每个星球,它的名字背后,隐藏着巨大而神秘的领地。           人们总是处心积虑地为名字着想——            户口本上要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户主那一栏;            成绩榜上希望自己的名字… (閱讀全文)

苏丹的爱情戒律

2007年11月7日 ¦ 652 瀏覽 ¦ 作者: 夕子

          今天苏丹美女不像已往那么活跃,下课的时候居然看见她在偷偷哭泣,平时大大咧咧好像从没什么烦恼,今天这是怎么了?我们平素关系就不错,凑过去贴近她旁边问“Are you ok?””what ’s problem?”,她挤出个笑容摇摇头。             午休的时候,她过来找我,让我陪她出去走走。和我想象中的一样,年轻女孩子唯一会烦恼伤神的无外乎是感情问题,她和男友交往三年了,感… (閱讀全文)

人在北美,自娱自乐

2007年11月5日 ¦ 1,146 瀏覽 ¦ 作者: 夕子

          她说,我觉得这里的色彩为何这么单调?           我说,那是因为生活单调乏味,所以觉得举目之处都很单调。                       有句话我很喜欢,说“山水花月本无情,情在看山看水看月的心眼中。”妙就在这个心眼上,春风得意之时,瞧着什么都老夫聊发少年狂,青春作伴好还乡;低落惆怅之时,瞧着什么都冷月葬花魂,断肠人在天涯的。           所以,相通了就好… (閱讀全文)

One night in Beijing-From Toronto

2007年11月5日 ¦ 713 瀏覽 ¦ 作者: 夕子

             冬天是我的Favorite主要原因就在于它的清朗和干脆。                       直来直去,不扭扭捏捏;  干干净净,不拖泥带水;明明白白,不含糊不清;斩钉截铁,不优柔寡断;冬天是北方的印章,盖着专属的红色印记,而且是绕着地球一圈的一个轨道;而如今,换作在亿万英尺的这一头,重新体会冬天,我的冬天。            冬天是北方的狼族,披挂穿戴,寒风起站在…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