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 的存檔信息

坐爱Yorkville

2011年2月28日 ¦ 4,833 瀏覽 ¦ 作者: 夕子

                     从车里下来的时候,我就知道,Yorkville,将是我以后会常来的地方。     喧嚣的Bloor和Avenue之间,忽地安静下来,象一个不真实的角落。Yorkville,就那么古典的,安静的,横在中间。老的枫树,静静的立在路上,多伦多老城的慵懒味道,就淡淡的弥漫开来。     这是一个冬日的午后,那么灿烂迷人的阳光,让人有种错觉,忘记零下十几度的酷寒;以为行… (閱讀全文)

从容的2011年

2011年2月23日 ¦ 3,620 瀏覽 ¦ 作者: 夕子

从容的2011年 -1月多伦多房地产市场报告 最近在房产市场叫嚷得最热闹的就是:“2011年加拿大房产市场会崩盘,房子在未来几年内会下跌25%。”消息一出,百家争鸣。有支持派也有反对派;争论讨论好不热闹。基本上所有的新客人见到夕子后都会忧心忡忡地说,这可怎生是好,我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攒了这些买房的钱,不买吧,不行,孩子上学、父母要来、工作要换;必须搬家。买吧,这个2… (閱讀全文)

你是我的大米粥

2011年2月14日 ¦ 3,959 瀏覽 ¦ 作者: 夕子

到了加拿大之后,一向非常健康的我身体开始每况愈下。2005年,我刚来多伦多的第三天,忽然突发胃痉挛;那种疼痛我想我终身难忘。有人说,胃痉挛的疼痛要超过难产的几倍,那种揪心而无助的绞痛、好像漫无边际的黑洞一样,慢慢吞噬你的灵魂和思想。那时候刚来,健康卡还没到手,不敢去看医生,就在家里干挺着,疼得满头大汗,租在HOUSE里面的一间小小的房间,厨房在地下室,根本… (閱讀全文)

夕子和大狗的故事之秋千

2011年2月13日 ¦ 1,116 瀏覽 ¦ 作者: 夕子

秋千 许多年以后,当大狗想起这个穿着小白裙子的小姑娘,和这个朦胧的下午的时候,他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那样的一个小姑娘,那样忽然地出现在他的蘑菇田(他一直这么称呼这条蘑菇路)里,象从空气里冒出来。又象空气一样消失了,象是一个梦。 可是现在,他没有想那么多,就是觉得有些热,床被整理的干干净净,可是他却睡不着了。自从他被放在这个森林里开始,那时他还很小,… (閱讀全文)

9 條評論 » 歸類於:文艺 (全局), 爱的回忆(10)

夕子和大狗的故事之夕阳

2011年2月11日 ¦ 828 瀏覽 ¦ 作者: 夕子

  夕  阳  两个人沉默了有一分钟,然后大狗一下子醒了过来,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啊,实在是谢谢你啊,小姑娘。”夕子站了起来,拢了一下头发,拍拍小裙子,得意洋洋地说:“当然拉,奶奶都夸我懂事的。”“哎呀!”夕子一下子跳了起来,“天晚了,小羊还在草地上呢。我要赶快回家去。”大狗赶快把手里的坛子放下,把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我送你回去。”  大狗带着夕子,顺着他的蘑菇… (閱讀全文)

4 條評論 » 歸類於:文艺 (全局), 爱的回忆(10)

夕子和大狗的故事之蘑菇

2011年2月10日 ¦ 1,214 瀏覽 ¦ 作者: 夕子

糖渍蘑菇    大狗也楞住了,眼镜从鼻子上滑了下来,他赶紧用爪子托了一下,确定这是一个对他不构成威胁的小姑娘后。大狗一下子从容多了,他往前走了一步,凑到夕子的面前,瞪着大眼睛仔细看着夕子的脸问道:“你是谁啊?为什么要摘掉我的蘑菇啊?” 夕子本来就吓的心脏乱跳,一下子,大狗又凑到她的面前,湿漉漉的鼻子几乎都要碰到她的鼻尖了,大狗嘴里的热气也喷到她的脖子上,… (閱讀全文)

3 條評論 » 歸類於:文艺 (全局), 爱的回忆(10)

夕子和大狗的故事之遇见

2011年2月9日 ¦ 1,810 瀏覽 ¦ 作者: 夕子

引子      从前,有个小姑娘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      小姑娘到六岁了,奶奶说:”该给她起个名字了”。于是和爷爷出门去找名字。      先看到的是一个大树,爷爷说”树,叫树子不好听。”于是继续走,看见了一只小羊,奶奶说:”叫羊子也不好听。”就这样走了一天也没有找到。所以就回家了。等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太阳下山了,夕阳斜斜地照着两个人的影子。 于是爷爷说:”就叫夕… (閱讀全文)

9 條評論 » 歸類於:文艺 (全局), 爱的回忆(10)

买得起,还要养得起

2011年2月7日 ¦ 4,992 瀏覽 ¦ 作者: 夕子

在生活中,我们会经常接触到一些买得起但是养不起的东西;一个小小的打印机,价钱不贵,但是墨盒非常贵;换一次墨盒的价钱足以再买一台打印机了。一台钢琴,价格可以负担,但是学钢琴的费用不是一笔小的开支,而且随着等级的提升,学费越来越高昂。一架名牌跑车,换油保养耗油量以及平时必须加的高等级油,一个月下来,也是够受的了。 那么,再大一些的东西呢,譬如房子? 不… (閱讀全文)

老派野丫头

2011年2月5日 ¦ 3,049 瀏覽 ¦ 作者: 夕子
标签:

我自认是一个非常老派的人。 关于老派,每个人有自己的解释。喜欢一些古的东西、听老音乐喜爱传统食物、极其注重礼数辈分、思想行为比较传统。这是我对老派的理解。 每年的大年初一和自己还有家里人的生日,我都会去湛山精舍去拜拜,烧香、撞钟;有多虔诚我不知道,但是我有自己的一套礼佛的规矩,每一次在我心里都是非常虔诚而真诚的。也暗暗选定几个佛做为自己的好朋友,每… (閱讀全文)

敢问天道可否酬勤

2011年2月1日 ¦ 3,565 瀏覽 ¦ 作者: 夕子

今年是夕子来加拿大的第七年。 对比过去的几十年人生,在加拿大的日子是让我感觉最轻松也最快乐的。 在被国内复杂的人际关系折腾的即将支离破碎的当口;我到了加拿大。还记得第一天到达,我把行李箱咚地放在皮尔逊机场,凌晨1点钟,夜凉似水,我对自己说,要永远记住这一天,永远记住这一天的感觉;从16岁起就开始习惯一个又一个陌生城市的我,深深晓得,那种陌生新鲜的感觉,…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