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加拿大高中转学,到底留学生什么情况下要考虑转学?

字体 -

九月新学期开学还有半年了,最近陆续接到一些家长咨询高中转学的事情。不避讳地说,大部分是咨询怎样从公立高中转到私立高中。
这些家长和学生处在观望阶段。一方面,经历公校教育的留学生看出公校实际上在很多方面不能适应留学生的需求;另一方面,对鱼龙混杂的私校有所疑虑,怕已经走偏了一步,再走偏一步。
针对这些家长的疑问,我将分两期,谈谈在加拿大高中转学。本期谈什么情况下要考虑转学,下一期谈怎样鉴别私校。
我不可否认,公立高中集中了加拿大中学教育资源的精华,又有大量的政府拨款,所以,公校说自己是北美第几大公校教育局,拥有多少所中学、多少所小学,有多少学生,或者本地学生为主,这些都是事实。
就像重庆火锅好吃,不是每个人都能吃重庆火锅一样。如果已经“辣”到尝不出除了“辣”以外的其他味道,就得考虑是不是要继续“吃”下去了。公校教育就是一道重庆火锅。
公校大部分采取的是学期制,即9-1月是第一学期,2-6月是第二学期。每个学期分别可以修四门课,一年修八门课。也有少部分中学采取学年制,从9月到6月,八门课轮番进行。学生不能在2月入学到学年制的高中。公校并不是把所有的高中都开放给留学生。
例如,加拿大最大的教育局—多伦多公立教育局TDSB下面有105所高中,只有28所高中开放给留学生申请。这其中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任何教育资源都是优先满足本地学生,然后才是留学生;
第二、有留学生的地方就要有英语作为第二语言(ESL)的教学资源,强调语言学习的重要性,加拿大公立中学教育一直很让教育界诟病的事情是ESL教师不足。ESL教师只针对英语不是母语的学生,公校每年都有固定的预算,不可能为了满足留学生的需求而增聘ESL教师。
ESL的问题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选课。我经常接触公校的学生修了各种奇奇怪怪的课。这些课都是高中教学大纲上允许开设的课,但是对学生的升大学并没有什么帮助的课,因为这些课既不是大学升学要求的必修课,更不是大学升学比较看重的选修课。学生到大学去可以发展自己的兴趣——想学木工也好,想学急救也罢,但是在高中阶段,中国留学生的目的很明确——上好大学要求的课,升大学。
不论公校还是私校,都有入学考试。不少家长说到公校入学考试压分,上课考试压分的感觉。这要具体情况具体对待。不管压分与否,学生不要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因为压分就去一个只是给分高,不顾教学质量的私校——这个问题我将在怎样鉴别私校里谈到。不论在什么地方,学生需要努力拿高分,以达到大学要求的分数,而不是倒过来的逻辑,不看努力的多少,付出了多少,而是大学要求多少分,所以想要是多少分。
西方教育强调的是循序渐进螺旋式进步的方法,有点按部就班的感觉。中国学生想要短期出成绩,进大学这样的想法,有急功近利的一面,但是可以理解——谁都不想在高中耗几年,多花一年时间是可以接受的,再耗下去就比较让人抓狂了。要在螺旋式和短期出成绩之间找出一个平衡点,保证学生能够在达到大学要求的时候就升入大学,这个平衡点公校还没有找到。
当一个学生已经修完12年级高等函数,英语却还在ESLEO里折腾,上面还有11年级英语和12年级英语,这就意味着学生还需要多用一年的时间去完成高中学习。当学生在学年制的公校修课的时候,特别是英语程度比较低的学生,往往一年只能上一个级别的英语课——这就无形中拉长了整个学习的时间,延迟了原先计划的上大学时间。
很多家长送孩子去公校的原因是本地学生多,有一个好的语言环境。语言环境问题确实存在,公校的语言环境普遍好于私校。家长希望孩子多和本地学生接触,学习英语。这个希望要因人而异,有些留学生确实能最大限度地去和本地学生接触——这是非常好的现象。
但是,大多数学生却感觉像是一个才会游泳的人一下子被丢进了波涛汹涌的大海里。西方教育在这个方面强调的是过渡教育(transitional education)。一方面,过渡教育里要有足够的ESL资源参与其中;另一方面,不能排斥母语,而是要把学生已经在母语环境里学到的知识迁移到英语环境中,用英语表达出来。一个一下子被丢进英语的汪洋大海里的学生,他没有机会和资源去获得上述两方面的支持。从心理上,当学生遇到困难的时候,他还是会去寻找能说母语的人给予支持,所以就出现了公校里的学生,留学生群体在一起,本地学生群体在一起;说英语的学生在一起,说汉语的学生在一起的现象——这不是学生的问题,也不能说本地学生排外,青春期以后的学生,各种观念趋于定型,这种现象是很合理的。
从语言环境和语言学习的角度来说,学生平时交流的语言是日常英语,课堂上接触的知识内容是学术英语。没有人会在日常生活聊天交流的时候像莎士比亚戏剧那样说话,更不会太强调语法和逻辑的正确和合理性。日常英语的学习何必去学校?去图书馆,去社区都有很多资源。学生上大学需要的是学术英语,是语法正确,是逻辑严谨——这个也是雅思英语考试的要求。
从本质上说,雅思就是一种应试,为了上大学的应试。留学生升大学需要考雅思,但是公校不提供或者很少有针对性地提供雅思培训。一个完成高中学习的学生,他不一定能考雅思达到大学的要求。公校的留学生多半还需要在课余时间,要么自己死磕雅思,要么找课外的雅思培训班上课。
公校的办学宗旨从来就不是升学率,不是有多少学生升入大学、升入名校。多伦多公校教育局的办学宗旨是:
“to enable all students to reach high levels of achievement and to acquire the knowledge, skills, and values they need to become responsible members of a democratic society (使所有学生达到高水平的成绩,获得成为一个民主社会有责任感的成员所必需的知识、技能和价值观)”。
加拿大公校教育在把学生教育成为一个社会合格公民的责任远大于把一个学生送进高等教育,例如大学。本地学生里,应届高中毕业生进大学的并不是很高的比例,很多学生进入大专(College),学一个技能型专业,等到想要进本科学习了,再申请大学,所以,在加拿大本科里,二十五六岁的大学生比比皆是。把加拿大各个大学作为自己目标的学生,却进入一个不追求升学率,不把升学率作为自己办学宗旨的高中,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合逻辑的事情。
总结而言,公校这锅“火锅”,不是每个留学生都能吃得惯的。吃不惯也不是学生本身的问题。我们的目标是上大学,上适合学生发展的大学,就像吃东西是为了摄取营养,至于吃麻辣火锅还是清汤火锅,得因人而异。
根据上述分析,列出一个现象单。如果留学生的公校出现以下现象之一,就需要认真考虑转学的事情了。所谓本地学生语言环境,往往是一种想象很美好的感觉而已,代替不了上大学。
第一、不论学年制还是学期制的高中,英语ESL的学习严重拖慢了学习进度——这种现象在学年制的高中比较普遍。认真分析原因,究竟是真的英语水平欠缺,还是所谓的压分问题。
第二、选课反复出现那些大学不需要的,对升大学没有作用的“鸡肋选修课”,甚至出现不是针对升大学的课程。例如安省高中11和12年级课程里,只有代码是以U或者M结尾的才适用于升大学。
第三、在公校出现了感觉孤独,感觉没有朋友,整天独行侠,文化冲击比较明显,包括对公校下午三点就放学感觉不适应的学生——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管理松”。
第四、了解一个高中的上大学比例,留学生群体里的省考通过率、雅思考试通过率,远比什么“本地学生语言环境”的虚名更为实在。
加拿大院校规划中心作为多伦多本土的专业留学规划申请服务机构,熟悉加拿大的教育系统和资源,了解不同学生的经验和教训,擅长根据不同学生的个体情况,量身定制最合理的学校方案,帮助学生找到最适合的学校,帮助学生进入自己梦想的大学。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