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大麻教育:美国宾州大学神经医学博士谈大麻对青少年的危害

字体 -

大麻这个话题在美国公众中有着强烈的分歧。一方面,许多人认为吸大麻无异于嘬上几瓶啤酒,大麻不仅是一种止痛药物,近年一些州也将其娱乐性使用改为合法。另一方面,研究显示吸大麻导向更烈性的硬毒品,甚至阻碍智力发育。说法不一,令人困惑!科学突破显示某些化学物质如何影响大脑,证实了大麻对人,尤其是青少年的危害。无庸质疑,大麻在社会各阶层、各种人群,从贫民窟到高尚社区,都已经是最受欢迎的禁用品,娱乐用大麻在华盛顿、科罗拉多州已然合法,全美各大洲也正在加速让大麻演变为合法的首选毒品。
尽管随意使用大麻已不为当今社会习俗侧目,神经科学家发现大麻对任何年龄人群并不像先前所想的那样,是无关紧要的。许多专家把大麻定性为”入门毒品“,也就是说它引诱人使用更危险的违禁物质。它造成脑功能和身体协调功能障碍,抽大麻后驾车,会威胁公众安全。
我知道一个故事,一个年轻人13岁开始直到二十好几一直频繁地吸大麻,他告诉我,虽然现在好几年一口都没有抽了,但仍然觉得云里雾里的。他甚至连开车都不敢,因为不能集中注意力。他与人交谈也有困难,患有焦虑症、抑郁症、偏执症。他妈妈已经步入中年,还记得他小时候的点点滴滴,而他自己的记忆却是支离破碎。
美国20岁以上的人里有1亿多人承认自己曾至少吸过一次大麻。尽管近70年来大麻都是非法,它仍然是全球禁用品中最受青睐的,联合国毒品和犯罪办公室的数据显示,大麻每年有2亿以上的顾客。大麻的客户群集中在年轻人中,而且首次使用大麻的年龄越来越小。
事实上,对青少年的公共健康危害中,大麻已赶超酒。过去五年中,戒毒戒酒中心15至19岁的病人中,三分之二是大麻吸食者,嗜酒者不足三分之一。康尼迪克州康复医院接待许多来自纽约市和市郊的患者,院长告诉我,近五年来,人群构成从以成人为主转变为17至25岁的青少年为主。而这些人大多使用多种毒品。
当然,滥用大麻早不足为奇了。1906年,国会通过了美国第一条毒品法律--纯食品和药品法令(Pure Food and Drug Act)。当时,人们对大麻成瘾性的担心和批评首当其冲 ,不过这些批判来自法律界,而非医学界或科学界。1913-1937年间,以加州为首的27个州立法禁止或严格限制大麻的种植和销售。其间分水岭事件是1930年7月1日财政部建立联邦毒品管理局(Federal Bureau of Narcotics),负责人是Harry Anslinger。1937年罗斯福总统即将签署大麻税收法(Marijuana Tax Act)前,Anslinger到国会作证,虽然当时尚无针对大麻的科学研究,他说:“大麻是一种成瘾物,导致疯癫、犯罪和死亡。“ 美国医学协会的William Woodward医生也在那次听证会上作证指引,而证词恰恰与Anslinger泾渭分明:”美国医学协会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大麻是一种危险毒品。“(我们至少知道大麻的纷争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五年后,纽约科学院(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大麻研讨会发布了有关大麻的第一份科研报告,结论是,吸大麻与犯罪、精神错乱无关。这份报告自然激怒了Anslinger,他一报还一报,让学者此后若干年都无法获得大麻草进行研究。罗斯福的税收法也将大麻定为非法,与海洛因、可卡因归为同一类严禁药品。
大麻草是唯一一种含有大麻酚的植物。大麻酚是一组特殊的分子化合物或代谢物,其中包括四氢大麻酚(THC)。四氢大麻酚作用于人体可以产生特异的生理反应和精神药理反应。大麻草里已发现的化学物质就有400多种,其中包括60多种大麻酚。四氢大麻酚之所以对大脑影响显著,原因之一是人体自身就会制造大麻酚,称为内源性大麻酚。因为在神经元突触的两侧就自带大麻酚受体,在吸大麻时,四氢大麻酚可以被迅速吸收进入血液,并被运输分布到身体各个组织,继而改变人体的体温、血压、心率、呼吸频率。
在精神方面,大麻可以改变人体的意识状态,表现为放松、愉快、甚至欣快感。平淡无奇的饮食、听音乐、看电影等感官经历都会变得强烈。焦虑感会减低,但有时也会增强,可能导致抑郁或偏执症状。高剂量使用会降低干劲、动力,感觉没精打采,有时更会导致意识混乱、幻觉、呕吐。大麻的即刻效力大约15分钟后显现,可持续3-4小时。
吸大麻有一个效果俗称”馋嘴“,描述神经生物原因导致的食欲增强。意大利科学家最近剥离出了诱因:大麻似乎影响下丘脑,下丘脑有调节摄食的功能。
大麻里的四氢大麻酚是一种神经活性递质,令人产生快感。与此同时, 由于四氢大麻酚作用于小脑,患者会跌跌撞撞、动作不协调。此外,它还作用于大脑的感觉神经区域,导致吐字不清、对声音高度敏感、听觉和视觉扭曲、时间感变慢或变快。
今天孩子们吸的大麻和你大学里吸的大麻大很不同。1985年,大麻的四氢大麻酚平均浓度低于4%。而2009年,浓度则接近10%。
四氢大麻酚对青少年最大的威胁是它扰乱神经传导通路的发育。青春期的大脑白质尚在发育,还在不断构建神经网络,此时大脑受到扰乱,危害远远大于成年后的危害。
1988年,科学界实现首次重大研究突破,Allyn Howlett和William Devane发现了四氢大麻酚在老鼠大脑中如何与细胞或神经受体区结合。1990年,国家神经健康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th)的科学家检测到这些神经受体在人体的分布。人体产生的内源性大麻酚中有一种叫anandamide(花生四烯乙醇胺)的神经递质。“ananda”这个词来自梵语里的词源“阿难”,意思是欢喜。花生四烯乙醇胺在大脑中四处都有,尤其集中在管理情绪、记忆、食欲、疼痛、意识和感情的区域。
科学家发现,这种内源性大麻酚与人体自然产生的另一种止痛物质——内啡肽非常相似。科学家在70年代中期发现的内啡肽,这一发现解决了一大难题:大脑为什么会存在鸦片类药物的受体。当时,最出名的鸦片类药物之一是一种从罂粟中渗出,给人欣快感和愉悦的东西,叫鸦片。鸦片含天然吗啡和可待因。
父母有时会问我,为什么青少年孩子说他们需要大麻来放松。原因之一是青春期大脑比成人大脑的脑活动更频繁,更剧烈,因此产生的压力也更大,孩子更渴望减压。这不,大麻上场了!科学家发现,四氢大麻酚可抑制疼痛。2011年,爱尔兰国家大学的科学家发现人体止痛的途径之一就是靠下丘脑产生内源性大麻酚。他们也发现人在压力很大的情况下,下丘脑有抑制疼痛的积极作用。进化学家早已公认,抑制疼痛是人类躲避危害的一个重要生理功能。
科学家曾经认为内啡肽导致跑步者的愉悦感(runner’s high),但是目前的共识是,剧烈运动后有欣快感和放松,原因复杂得多。研究员培育了一组老鼠,删除或抑制了它们生成内源性大麻酚的基因,它们的奔跑能力就降低了40%。如果跑步或剧烈运动的动力与runner’s high有关,那么某些内源性大麻酚至少是主要诱因之一。从进化角度来看也有道理,在原始社会里,善于长跑的人比久坐不动的人更可能擅长捕猎,或逃离危险。
内源性大麻酚一被发现,就四处可见了,它尤其集中分布在大脑掌管意识、记忆、情感、运动协调和动力的关键区域。人吸入或吞食大麻后,四氢大麻酚不仅浸润全脑,而且它直接下行作用于内源性大麻酚受体丰富的神经区域,包括下丘脑、杏仁核、基底神经节、小脑和伏隔核,从而抑制或加强相应的功能。因为四氢大麻酚与人体自产的大麻酚相比,前者的结合能力是后者的4倍。四氢大麻酚的分子让受体区应接不暇,扰乱正常的脑功能。比如,四氢大麻酚作用于小脑,会阻断小脑对躯体运动的协调功能, 这就是为什么吸大麻的人看上去懒懒散散,笨手笨脚,行动缓慢,遇到危险不能迅速反应。长期使用,反应迟钝则导致吸食者丧失吸取反面教训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吸大麻开始的年龄越小,这些副作用的危害越大。经过检测,11至13岁就开始吸大麻的孩子与不吸大麻的孩子相比,脑容量较小,灰质减少,白质也受损。科学家透露,长期吸大麻的孩子即使成人多年后,大脑扫描中上述损伤仍然清晰可见。
杏仁核里有一个小区域有密集的大麻酚受体,而这个区域负责产生敬畏感,也让人判断什么是新信息,什么不是。这种对新奇刺激的觉察力帮助人做出正确的应对。吸大麻后,与平时相比,吸大麻后产生的欣快感可以令人感觉到颜色变得更艳丽,音乐变得更动听,味道变得更鲜美,原因在于四氢大麻酚涌入上述小区域,使杏仁核反应过强。在四氢大麻酚的浸润下,大脑感情控制中心感觉什么东西都那么新奇。青少年原本大脑就已经时常处于高度警觉状态,所以这种过度刺激对他们影响尤为强烈。这就是为什么青少年比成人更难戒掉大麻的原因。
不仅如此,吸大麻之后一天杏仁核的问题更大了。杏仁核被四氢大麻酚过度刺激后,原本具备的大麻酚受体便减少,这意味着大脑要对新鲜事物提起兴趣,就必须有比通常更多的刺激才能实现。青少年身上这种大麻“饱和”会迅速升级为毒瘾。
《420次》(420 Times)称自己是一份“医用大麻和自然治疗“杂志,它的博客中一位男士最近发贴讲他女儿吸大麻,有如下令他懊恼的经历:
我是一个父亲,三十多岁,中上产收入。我吸过几次大麻,但并不喜欢,我也不喝酒。我支持毒品使用和毒品合法化,但前提是必须有一个健康和支持性的氛围,同时使用者也必须有负责任的态度。
我的女儿15岁,总体来讲是一个优异的学生,值得信任,功课全A,遵守纪律。
我们给她巨大的自由空间,但是我们发现她最近两个月跟朋友抽大麻、喝酒,还撒谎。于是我们现在禁止她放学后出门。惩罚原因主要是好几个月撒谎,不诚实,而抽大麻倒是次要的。
我们告诉她不能抽大麻的时候,她崩溃了,痛哭着说她“需要”大麻,不能停用。正是她的这些话坚定了我不许她用大麻的决定。
评估大麻滥用和它导致的潜在脑损伤的关系中,最关键的因素是年龄。十一二岁就使用则成瘾几率加倍。16岁前使用会造成难以集中精力,在计划能力、灵活度、抽象思维的测试中,这种孩子出错率是普通孩子的两倍。而且,吸大麻年龄越小,就会用量越大。总之:吸得越早就吸得越厉害。
健忘是大麻对认知能力最普遍的损伤。四氢大麻酚影响”神经长期增强作用”(LTP),降低谷氨酸受体的活性,从而减少神经突触的交联,而这恰恰是记忆形成过程中的关键步骤。不但如此,大麻酚在青少年体内的作用长达好几天,相反,成人就要短很多。研究LTP的科学家把老鼠脑切片浸泡在一种人工合成的大麻酚——2-AG中,来测验大麻酚的作用。研究发现,浸泡在2-AG中的切片没有产生LTP或只有微弱LTP,而控制环境下的切片则产生了良好的LTP。LTP的形成过程中,大麻酚妨碍了突触强化的两个环节:大麻酚首先阻碍信号从神经元出发。随后,大麻酚阻碍突触强化过程中所必需的突触蛋白的生成。
大麻酚给青少年和成人造成记忆损伤形式相仿,但在青少年身上的副作用持久得多。对年龄在30至55岁的大量大麻的吸食者检测结果提示,他们摄取大麻酚后的几天至几周内,记忆和学习能力减退;而28天后,认知能力恢复。但是,青少年即便是短暂摄入大麻酚,其认知能力的退化程度却与成人长期吸食大麻者接近。同时,青少年如持续使用,认知能力恢复缓慢,有些孩子持续数月甚至数年都不能恢复。
更加令人担心的是,青春期长期吸食大麻与智力(IQ)下降有直接关联。过去5年间,许多研究显示,17岁前便开始每日吸食大麻的人与17岁以后才开始的人相比,前者的语言能力(verbal IQ)降低的状况尤为显著。这些研究还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观察这些人的大脑,发现这两组吸食者在决策时脑功能激活区域内的活动模式有差异。
某些大脑皮层区域主管辨识错误,尤其是抑制对自己思想和行为的审视能力。 神经科医生和神经科学家已确认,缺乏辨别错误的能力,是某些精神病的发病机制,包括精神分裂症的幻觉产生。已经证实,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大脑白质比正常人少,而青春期就长期吸大麻的人的大脑也具备同样的特征。
青春期长期吸大麻的人患精神分裂症的几率比普通人群高2至5倍。
《多伦多星报》Nancy J. White在她2010年的一篇报道中讲述:
17岁的Don Corbeil与朋友一起坐在地下室吸大麻,起初他觉得有摄像机在监视他,然后确信他的脑子里植入了射频识别芯片。他解释:“我以为有人像监视小白鼠一样监视着我。”
他压根没想到是大麻在作怪。Corbeil 14岁就开始吸大麻,进而升级到一天抽10支。
他有一段时间出现幻听,认为自己是救世主。一天,警察看见他胡言乱语,于是把他送去医院,最终诊断发现他患有毒品诱发的精神错乱。
Corbeil也尝试了其他毒品,比如LSD,摇头丸等,但主业还是大麻。
英国一项研究证实了大麻酚是引发精神分裂症的一个重要因素,而吸大麻导致精神病发病率翻番。最近,一项研究对近两千人从青春期到成年进行了跟踪,发现吸过大麻的年轻人在以后十年内患精神病的可能是没吸过大麻的两倍。另一个研究证实,幼年晚期或青春期早期就吸大麻,会让精神病行为提前三年发生。
大麻酚也与其他心理疾病相关。加拿大毒瘾和心理健康中心(Addiction and Mental Health Center) 的一位科学家调查了1万4千人,发现很早开始吸大麻的人不仅精神病的患病率加倍,而且这些人更容易得焦虑症、心境障碍,尤其是抑郁症。2010年,荷兰心理健康和毒瘾研究院(Netherlands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and Addiction)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这项研究建立在世界健康组织进行的心理健康研究收集的17个国家5万成人的数据,结论是,如果较早使用大麻,17岁前抑郁症的患病率会增加50%。最大型的一个调查研究跟踪了瑞典几万年轻士兵十几年,最严重的大麻使用者,也就是吸大麻50次以上的人,患精神分裂症的可能是从不吸大麻的人的六倍。
为什么会这样?基础科学研究再次展示,青春期大脑发育时就接触大麻会改变大脑若干区域的受体,这些区域不仅包括下丘脑和皮层——造成认知力变化,而且包括伏隔核——引发大脑对其他物质的成瘾性。这种影响是双向的,香烟里的尼古丁也会改变大脑中大麻酚受体数量,进而强化大脑对大麻的敏感度。
自从大麻成为公众话题,人们就在争论大麻是不是“门户毒品”,也就是说,吸大麻会不会导致吸更厉害的硬毒品?一位专家告诉我他认为大麻确实是一种门户毒品,尽管它的作用模式与你想象的不同。它的作用并非来自同伴的压力,而是取决于你所接触的同伴是谁。
”你想,你13岁开始抽大麻,“他告诉我。”回头看看这种孩子,他抽大麻的时候,周围的人也在用别的东西。你没法对别的毒品说不,因为你的脑额叶还在发育。你本来就high了,所以大麻上面捎带点儿别的毒品不是个事儿。“
另一个鲜为人知的信息是,两种有害物质——焦油和一氧化碳,在大麻烟里的含量比香烟含量高3至5倍。据美国肺协会(American Lung Association)的数据,抽五支大麻烟相当于抽一整包香烟。抽大麻的时候,人把烟吸入,屏住呼吸尽量久地把烟保持在肺里。大麻烟所含的致癌化学物高出香烟50-70%。(水烟枪通过管子把大麻酚从水里过滤掉,这样并不能除去有害物质,因为大麻的主要致癌成分是苯并芘,而苯并芘不溶于水。)
研究大麻对青少年大脑影响的所有这些科研调查对父母来讲,足以构成无处不在的公益广告。主旨非常明了:青春期的大脑受到大麻损伤后,不像成年人的大脑一样恢复力强。青少年面对毒品抵抗力尤其弱,原因是他们正处于大脑发育关键时期,两个十分复杂的部位——额叶皮层和前额叶皮层——正是受大麻影响最严重的部位。这不是小事,也非偶然。这些部位控制日常感官认知,比如进行抽象思维,根据环境改变调整行为,克制不得体的反应。
如果你是六十或七十年代长大的,那很有可能尝试过吸大麻,但你肯定知道当时与现今的大麻相比,简直苍白无力。当今的大麻烈性大增,仅仅因为这个原因,它的诱惑力和危害度就激增。所以,在谈论如何让你的孩子规避大麻、如何跟他们讲危害之前,我要首先告诉你不应该做什么。不要淡化这个话题,哪怕你觉得自己曾稍抽了一点没受什么伤害,或者你害怕知道你的孩子已在抽大麻的事实。不要与你的配偶或朋友调侃你抽大麻的历史,因为对你的孩子是潜移默化。他们其实关心你的言谈,会存储这些信息。
近期的研究显示,青少年十分害怕失去父母的信任和尊重,他们这种担心对吸毒有最有效的威慑力。当然,他们不会这么说,但被问到是什么阻止他们尝试毒品的时候,大部分不吸毒的青少年回答说,是因为父母不希望他们尝试,如果尝试了,父母会很失望。所以好好利用你的威信,尽管孩子不愿承认这个威信的存在。谈论毒品时,尽可能说得具体、实际。他们有什么目标?他们看重什么?强调如果吸大麻,那么大学、奖学金、入选校队、考驾照这些事情会变得多难。当然,要有说服力,你必须很了解大麻对大脑的影响。这本书就很有用了。孩子跟你理论大麻无害、大麻让他们愉快的时候,你需要知道说什么。比如,你儿子说抽大麻帮助他放松,让他消除焦虑,那你就可以提醒他,他一生中总是会有令他焦虑的事,他不能总是依赖大麻寻求慰寄。重要的是找到焦虑的原因,解决根源,而不是用大麻”治好“。
不要欺骗你的孩子。他们问你是否high过,或者在他们这么大的时候是否吸过大麻,如果你做过,那必须以诚相待。但是也要讲清楚背景,提醒他们今天的大麻更烈,也因为社交网络更容易到手,诸如此类事实。告诉他们,你那个年代,科学家远不如今天了解大麻对大脑的危害,你的孩子在做决定的时候正因为有了这些知识,就占了优势。
同时,因为青少年需要不断重复(虽然他们抱怨),所以不要以为只跟儿女提一次这个话题,只问一次有没有抽大麻,就够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尽可能寻找机会,把一则新闻、或者邻居家的孩子的故事、或者一个新的研究报告,变成一次”教育“机会,来跟我的儿子们谈大麻、香烟、酒、硬毒品对别人的影响,以及可能对他们造成的影响。不要避免与他们交谈,哪怕你觉得他们不在听,其实他们在听。
现今对大麻研究的成果对青少年的意义十分深刻。用大麻扭曲、阻碍这个重要的发育期会改变整个大脑发育的轨迹,而某些缺陷要长久以后才显现。作为父母、老师和监护人,如果我们忽略科学,就是害了自己的孩子。
 
本文译自《纽约时报》畅销书《The Teenage Brain》,SVCA翻译“大麻”这一章节的目的纯粹是为了向关心青少年成长的家长普及知识。本书作者医学博士Jensen是宾大医学院神经系主任和教授,曾在哈佛执教,并在波士顿几所儿童医院神经科行医。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