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障碍、失眠与神经递质

字体 -

随着现代生活节奏的加快,受失眠和情绪障碍影响的人越来越多。现代医学将失眠定义为患者对睡眠时间和(或)质量不满足并影响日间社会功能的一种主观体验。失眠的常见症状包括入睡困难,睡眠质量和睡眠时间减少,易醒,记忆力和注意力低下,日间嗜睡。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失眠与焦虑、抑郁等情绪障碍关系十分密切,约30%-50% 的失眠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和抑郁症状。反之,抑郁和焦虑等情绪障碍也可以扰乱患者的睡眠,引起并加重失眠。因此多数情况下情绪障碍和失眠互为因果。

情绪障碍和失眠虽然属于精神神经疾病,但它们的发生,却往往和身体生理基础的变化密切相关。近年来人们对失眠发生的生理学机制进行了深入研究。研究发现,从生理学角度来说,失眠与情绪障碍在生理上表现非常相似,都表现为在各种应激压力情况下,大脑内传递神经信号的神经递质失平衡,而这种失衡又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

皮质醇水平异常

很多人也许从没有听说过“肾上腺”这个医学名词,但它却是影响人们身心健康最强大的内分泌腺体。这个腺体只有核桃那么大,紧贴在双肾的上极。离开了它,人们将无法生存,如果它工作不好,人们的生存质量将大打折扣。

其中,皮质醇就是肾上腺皮质分泌的体内最重要的应激调控激素,称为“压力激素”。当人们应对压力时,该激素分泌增加,表现为血压、血糖升高、心率加快、食欲增加,睡眠需求减少。适当水平的皮质醇激素,会使人们有足够的精力和体力应对日常生活,而激素的平衡调控则通过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调控轴(HPA轴)来完成。但如果机体长期承受慢性压力,由垂体释放的促肾上腺激素释放激素(ACTH)会更多地刺激肾上腺生成皮质醇,而皮质醇长期处于高水平,则会带来一系列健康问题。

正常情况下,皮质醇的分泌模式具有昼夜规律性,早晨6点至8点水平最高,使机体清醒并开始提高运转效率来迎接马上出现的工作压力。上午8点至晚上22点之间皮质醇水平会逐步下降,所以人会感觉在每天工作周期后阶段越来越累。22点至次日凌晨5点,皮质醇维持在低水平,因为此时身体需要放松和休息,不需要高水平的皮质醇来应对压力。因此皮质醇的不同分泌量可以保持机体不同等级强度的工作。

长期处于压力状态下的人,皮质醇长期高水平释放,自然影响到睡眠质量。高水平的皮质醇反过来还会抑制下丘脑和垂体的激素释放,带来的后果是打破整个机体的激素平衡,例如导致5-羟色胺和血清素水平降低。5-羟色胺和多巴胺是大脑内部重要的神经递质,它们的生理活性与人的感情状态密切相关,这两种激素与快乐的感觉关系密切,适当水平的这类物质,会让我们感觉到兴奋、开心、放松和注意力集中。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压力大,心理失衡的时候,人们会睡不好、烦躁、情绪低落以及无法专注。

脑电波模式紊乱

脑电波也称“脑波”,是脑细胞的活动节奏。研究发现,人脑有四种脑波——α、β、θ、δ,人在清醒和熟睡状态下,检测到的脑波模式是不同的。

α脑波是人们处于放松、沉思和清醒状态下的脑波。β脑波是一种有意识的脑波。当我们处于β脑波时,也许正在集中注意力处理手边的问题,或是在思考、分析、说话和积极行动中,此时人的能量消耗加剧,容易疲倦,如果不充分休息,容易堆积压力。θ脑波是人们刚入眠时发出的脑波,此时正好属于“半梦半醒”状态。δ脑波是人们沉睡无梦时发出的脑波。

要大脑最佳状态完成工作,不同意识状态下需要不同的脑电波。然而对于现代人而言,很多时候这四种脑波并未各行其职。现代生活中太多的人这样驾驶自己的大脑:早晨还在深睡时(δ波状态)突然被闹钟叫醒,时间来不及了,马上起床(β波状态),紧张、焦虑、匆忙的一天开始了。喝一杯咖啡保持清醒,应对一整天的工作压力(持续β波状态)。晚上回到家已经精疲力尽,直接倒在床上大睡(直接进入δ波状态),没有时间进入放松状态缓缓入睡状态(α和θ波)。这种紧张的生活,导致太多人忘记使自己的大脑处于α波状态,从而成为紧张、焦虑所导致疾病的牺牲品。θ、δ波一但不出现,就导致失眠症。

最近研究发现,α波是人们学习与思考的最佳脑波状态,和体内皮质醇水平呈负相关。当人们出于紧张状态时,皮质醇水平上升,α波活动减少,焦虑、失眠随之而来,而当人们做瑜伽、禅修时,皮质醇降低,α波活动增加,自然内心平静、注意力集中。焦虑和抑郁等情绪障碍者,此脑波产生受阻,这往往也是这类心理疾病者症状产生的生理基础。

谷氨酸和γ-氨基丁酸(GABA

越来越多证据表明,谷氨酸和γ-氨基丁酸(GABA)在调控情绪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谷氨酸是哺乳动物脑内最重要的兴奋性递质,而GABA是脑内最重要的抑制性神经递质。重症抑郁症患者体内谷氨酸含量升高,脑内GABA水平下降。这两种主要氨基酸类神经递质功能异常和能量代谢受损,构成情绪和压力相关疾病的另一个病理生理学基础,因此近年来它们在情感障碍治疗中的作用越来越受重视。

研究发现,体内谷氨酸过多,会导致情绪不安、焦躁、失眠,以及周期性、阵发性疾病,如偏头痛等。这些症状若得长期存在得不到改善,甚至可能发展为神经性或精神性疾病。同样,抑制性神经递质GABA减少,大脑内使人平静的物质不足时,机体就会处于兴奋状态,上述状况亦不可避免。

氧化应激与情绪障碍

要了解氧化应激,需要清楚什么是自由基。每个人体内都有自由基,它的产生主要来自身体和心理的各种应激,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压力”。它是一类不稳定的原子基团,很容易与身体中其他物质的电子进行配对。在化学反应中这种现象称为“氧化”。生物体内主要遇到的是活性氧自由基。体内活性氧自由基具有一定的功能,如参与免疫和信号传导过程。但过多的活性氧自由基能导致人体正常细胞和组织的损坏,从而引起多种疾病。

在一般情况下,细胞并不会遭到氧自由基的破坏,这是因为人体细胞内存在大量氧自由基的克星——抗氧化剂,如维生素E, 维生素C以及一些酶类等。这些抗氧化剂能把过多的氧自由基清除。但若抗自由基氧化与自由基产生有了失衡现象,便会造成氧化性压力,也称为氧化应激。

已有的研究显示,阳光辐射、空气污染、不良饮食习惯、熬夜、失眠、愤怒、焦虑以及体内各种炎症等都会使人体产生过多活性氧自由基。活性氧自由基可以说是万病之源,例如抑郁症就与身体的氧化性压力有关。有学者认为,自由基可能在精神神经疾病的的发病过程中起了重要作用,原因是,与其他组织相比,脑组织需要极高的氧供应量,由于氧的消耗量大,产生的自由基也相对较多。此外,与外周组织相比,脑组织的抗氧化能力较弱,氧化应激使神经细胞修复能力下降和凋亡反应增强。

由于自由基对机体作用的广泛性,不难理解为什么焦虑和抑郁会影响整个身体机能,为什么心理不健康者更容易遭受癌症、心血管疾病和死亡。所以,对各种心理疾病,尤其是情绪障碍患者来说,保持心境平和,减少氧化应激,清除体内过多的自由基是治疗关键。

褪黑素的效用

褪黑素是由人脑部中心的松果腺受暗淡气氛或黑夜刺激而分泌的一种能使黑色素细胞发亮的激素。褪黑素在调节人体昼夜节律和季节节律以及机体“睡眠-觉醒”模式方式发挥重要作用。褪黑素水平升高时,人们会放松,产生困意。正常状态下,日间由于光的刺激褪黑素水平较低,夜晚褪黑素分泌量比白天多5-10倍,从而机体更容易获得香甜的睡眠。

褪黑素不仅是人体生物钟的调节因子,它还是迄今发现的最强有力的内源性抗氧化剂。它可以通过清除自由基,抗氧化保护细胞结构,并调节机体免疫功能。最新研究证明,褪黑素堪称体内内分泌系统的总司令,控制着各种内分泌腺的活动。从而间接地控制人们全身的机能。

褪黑素分泌明显不足和生物钟紊乱在抑郁症患者中很常见。这可能与抑郁症患者体内高水平的皮质醇含量有关。前面提到皮质醇含量升高会导致血清素的分泌减少,而褪黑素的合成前身就是血清素。此外,季节性情感障碍也与褪黑素有关。这种疾病发生在日照较短的冬季,所以自然日照时间减少会诱发抑郁。

褪黑素在治疗失眠、焦虑和抑郁方面的作用,已经临床肯定,但其与多种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药物有协同作用,使用不当,会增加药物的副作用,所以最好在医生指导下正确服用。

绿茶中的L-茶氨酸

绿茶中含有丰富的抗氧化成分——茶多酚,是人体自由基的清除剂,在美白护肤、抗衰老方面的作用是被公认的。然而,你可能不知道绿茶中还含有一种特殊的游离氨基酸——L-茶氨酸。其化学结构与脑内活性物质谷氨酸相似,可以阻断谷氨酸和其受体的结合,增强α脑波的活性。

研究显示,L-茶氨酸能顺利通过血脑屏障,诱导脑内5-羟色胺和多巴胺产生,改善神经递质间的平衡。同时,L-茶氨酸还可以促进大脑分泌多种神经营养因子,帮助神经元细胞生长、修复和分化,尤其是产生多巴胺和无羟色胺的神经细胞。有人体和动物实验证明,口服茶氨酸后α脑波有明显增加趋势,但对θ脑波有明显影响,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在喝茶时能享受到一种咖啡和可可没有的心旷神怡的感觉;同时多巴胺水平升高,记忆力和学习能力亦有提高。茶氨酸用于因焦虑及抑郁等引起的失眠的辅助治疗已被广泛认可。

现代社会,自然环境的变化、紧张的生活节奏和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使人们身心经常承受各种压力,受心理疾病和失眠症困扰的人越来越多。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时间在睡眠中度过,睡眠可以说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而心理问题对人们身体状况和生活质量影响又十分强大。了解这类精神神经问题发生的相关基础,可以帮助人们学会在日常生活中,调整心态,改变不良生活习惯,寻求专业医疗帮助,最终战胜疾病。

分享博文至:
  1. 抱歉,留言栏此时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