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中国消费的真相?这篇文章分析透了!

字体 -

消费降级?

对于消费降级,目前业内尚无统一的界定。有据可循的最早表述,来自于蜜芽CEO刘楠,她在2017年的一次长江商学院分享会上对“消费降级”做了一番界定:“消费降级不是消费升级的对立面,不是说有一方人在消费降级,另外一部分人在消费升级。而是消费升级,升到最后就是降级,因为我们对价格有更高的要求。

一开始东西少,你做的品质好一些,故事讲得好一些,全面性好一点,服务好一点,就可以卖出比较好的价格。所有的东西成熟之后,最终为商品买单的消费者,他们成熟了,为溢价买单会越来越少。所以消费降级是消费升级的延展,而不是对立面。

这段话至少可以在以下两个问题上给我们一些启示:

1、消费降级,降的是价格而不是品格

消费降级重点强调的是对价格的要求,即便商品再有品质和调性,消费体验再震撼、再新奇,消费者也不想花那么多钱来购买,换句话说,消费者既不会被高昂的价格绑架,也不会为商品多出来的溢价支付额外的“智商税”。这一点与消费升级是截然相反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消费者“成熟了”,他们并非个个都是“人傻钱多”,相比于盲目购买高品质、高价格的商品,不少人更倾向于“理性消费”。所以说,消费降级,降的是价格而不是品格,只是让价格回归理性。

2、消费降级,同消费升级并不矛盾

消费者普遍追求物美价廉的商品,然而现实中,常常是“物美”与“价廉”难以兼得,故大多数消费者在“成熟了”以后,开始将目光转投至性价比上,那些品性较好、价格又不高的商品由此成为了他们青睐的对象。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消费水平往往由收入水平决定,价格之于高收入人群的约束要比中低收入人群小得多,由此,前者完全可以购买品质更好、价格更贵的商品。就像购买一台崭新的iPhone X,对于月入一万的人而言是奢侈,对于月入十万的人来说稀松平常。所以说,消费降级与消费升级并不矛盾,完全可以和谐共存。

 

我们身边的消费降级就当前而言,消费降级已悄然渗透到我们生活中的不少领域。在此,用三个案例加以诠释:

1、共享经济与二手经济:让购物成本更低

当你准备出门时,第一反应或许是掏出手机扫一扫摩拜或者ofo骑行前往;当你想购买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时,或许会考虑去闲鱼逛一逛。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你已经加入了消费降级的阵营。近年来,共享经济与二手经济爆炸式发展,诸如滴滴、共享单车、闲鱼、转转等事物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侧面证明了消费降级这一庞大市场的客观存在:用更低的价格来满足消费者对商品使用价值的需求。虽说共享工具或二手货物无法像崭新的商品那样,带给人们崭新的使用体验和心理满足感,但是它们能够带给用户最基础的使用价值功能,对于那些并不在意商品气质的人群来说,已经足够。

说来也奇怪,名创优品不算是“新零售”时代的典范,其销售的生活类小商品也没有太高的逼格,但就是火了——在不到三年时间,开出近2000家店,年销售规模近100亿。这在线下零售市场堪称奇迹。究其原因,在于名创优品有一群消费降级的广大受众:它的商品种类繁多,且制作工艺精致,价格也不贵,尤其是大部分商品的品牌对于很多人来说闻所未闻,这也反映出其“无品牌化”的显著特点。而这些刚好符合消费降级人群的口味。

3、拼多多:谁说便宜货就没人要

谈到消费降级,不能不提异军突起的拼多多。虽说仅仅成立三年不到,但凭借“团购+低价”策略以及对微信平台社交属性的运用,拼多多从三线以下城市快速崛起。在这里,消费降级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根据极光大数据的统计,拼多多用户70%为女性,65%来自三四五线城市的低收入人群,她们属于价格敏感型客户。拼多多的低价牢牢抓住了这些人的核心需求,再加以一系列的商业运作,崛起也就自然而然了。事实证明,凡是拼多多首页推荐产品,大部分销售量均达到了几十万件,百万件的爆款也不罕见,这对传统电商而言是难以想象的数字。

 

消费降级缘何而来?

名优创品、拼多多们的崛起,从本质上讲,是因为消费者越来越不愿意为商品高昂的价格和多出来的溢价买单了。这种日渐“成熟”的表现,被不少业内人士视为“在消费升级道路上的理性修正”。不过仔细想想,与其说是理性回归,倒不如说是一种无奈。

有句歌词这样唱:“这世界,有车有房才算混得好”。在大多数人眼里,车与房是跻身中产的标配。然而,相当一部分人虽然有房有车,但却迫于按揭还贷的压力,身处“有资产但不宽裕”的尴尬境地。在波士顿咨询研究报告的表述中,这一群人被称为“高负债中产”,其中,又以80后人群与90后人群为主。

曾经有人说,80后是被坑惨的一代人,这从购房便可窥探一斑。他们中的不少人,从二三四线中产甚至普通家庭投奔到北上广深谋求发展,虽然曾经赶在房价起步阶段买了刚需房,但结婚生子以及小孩上学都需要改善住房条件,于是咬咬牙买了更大的新房或者学区房,同时也沦为身背几百万贷款的“房奴”。

90后的那批人,压力不会比80后小多少。当决定买房时,他们面对的购房市场早已是今时不同往日。刚刚参加工作不久,多数90后只能拿到几千元月薪,北上广深的房价却动辄五万八万一平米,他们只能望房兴叹,一些家底殷实的,充其量也只能凑出首付,巨额的按揭贷款,需要90后自己去慢慢偿还。

这些“高负债中产”的存在,让一线城市的消费市场出现了“两极化”特点。根据波士顿咨询的报告描述,从负债率这个变量来看,三线城市的中产负债率最低;二线城市的中产负债率其次,但负债率在较快地上升;而一线城市的中产发生了显著的分化,资产差距迅速拉开,一方面是富裕和非常富裕阶层的出现,另一方面是“高负债中产”阶层的出现。于是,不同的负债率导致了不同的可支配收入,进而带来了不同的消费组合。

具体来说,一线城市中既有大量的“趋低消费”,比如购买优衣库的平价衣物、吃盒饭快餐、趁“双十一”在天猫海外支付宝充值就选币拍网)、苏宁易购、唯品会等各种电商平台上大量采购打折卫生纸、洗发水等日用消费品;同时也有大量的“趋优消费”,比如攒钱买LV包包、给孩子喝进口奶粉、出国“海淘”。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消费升级与消费降级在城市里正和谐共存。同时,人们的平均收入水平在一二三四线城市大体上是逐级递减的,因此消费层次也会逐渐趋于“降级”。

目前,三四线城市的居民虽然负债率最低,但收入水平也较为有限,所以基本还是以传统消费为主,这就很好的印证了拼多多为什么可以成功走出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消费降级之路。

此外,还有养娃、医疗和养老“三座大山”在暗中助力着消费降级的兴起,这里不再逐一展开,不过大体逻辑是相同的,那便是刚性支出对日常消费的抑制,让他们更倾向于选择高性价比的商品。

消费降级的暗潮涌动,对商家而言是新的逐利机会。倘若能够把握住消费降级的大势,必然能够在商业赛道上抢占先机。综合消费降级的种种特点,以下几点思路供各路商家参考:

名创优品模式:基于线上数据挖掘消费者偏好,提升购物体验。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