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当官不为民做主:从一件人命案看中国的司法不公

1,223 浏览
字体 -

今年春节期间回国探亲,合家团圆,非常高兴。酒席上见到了许多多年未见的亲戚,其中就有一位远亲,按辈分应称他为表弟。这人很能喝酒,也很能划拳,我和他猜了几盘,都输给他了。席间他似乎心事重重,欲言又止,后来我才明白,他是想借机和我讨论一桩发生在他家的案子,但可能怕影响宴会气氛,便忍着没有告诉我。

就在我临行返加的前一天晚上,他打来了电话,说想见我一面,谈一件发生在他家里的冤案。我告诉他,我很快就动身返加,在国内也不认识什么有权势的人,爱莫能助。他说,帮不上忙没关系,他只想让我了解这个案情, 出出主意,于是连夜从几十里外的乡下赶到市内。

案情是这样的,他有一个弟弟,多年前因一场无谓的口角被人枪杀,由于主凶父亲当时是许昌市的市政管理局局长,依仗权势,施展手段,暗中收买了办案警察, 致使凶手抓住又放,一直逍遥法外,直到几年后该案凶手再次持枪伤人,才被判刑。多年来他一直申诉,上访,向巡回法庭申诉,请人大代表联署,雇佣媒体调查,请律师打官司,等等,能用的手段都用了,都有没什么作用。公安机关推诿搪塞,谎称最初的案宗丢失,迟迟不予解决。他求告无门,心里非常无奈、愤怒、绝望,甚至打算自己要个说法,找人拼命。

听了他的叙述,看了他提供的有关材料,我发现这是一桩典型的葫芦僧判断糊涂案。执法部门徇私枉法,屈枉正直,销毁材料,掩盖真相,造成冤案。

被害人叫王文献,1996418日在河南省许昌市因与人发生口角被枪杀,凶手系马义军、尹红林、徐晋、刘宏涛等,作案时开着一辆牌号为豫01490的城管稽查车。案情并不复杂,公安机关对现场进行了勘察、记录,询问了目击证人,犯罪嫌疑人很快被魏都区公安局抓获,录有口供。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让人感到匪夷所思了。魏都区公安局办案人员竟然私自放走了犯罪嫌疑人! 而受害人家属对此一无所知!

不平则鸣,多年来,受害人家属不断要求魏都区公安局秉公依法处理该案,办案人员竟然声称,王文献被枪杀一案的案卷材料丢失,当时案发现场的材料和对犯罪嫌疑 人、在场证人所做笔录均已丢失,连作案的枪支也丢失了。这种说法纯属故意搪塞,难以服人。人命关天,重要证明材料竟然丢失,如果不是故意说谎,就是故意销毁重要证据材料,有关人员应承担法律责任。

直到2015 10月,在受害人家属不断追问下,魏都区公安局才向受害人家属出示了(1999)许中刑一初字第53号《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显示,罪犯刘宏涛于1996418日晚伙同徐晋等人“持单管猎枪击中王文献左肩,致王文献胸主动脉断裂大出血而死亡。”但并未对马义军、尹红林、徐晋等人做任何处理。

受害人家属说,多年来他们遭受了巨大的精神痛苦,为伸张正义付出了巨大代价,请律师、媒体调查、上访等花了三十多万元,但至今仍未看到正义得到伸张,凶手受到法律制裁,有关渎职人员受到惩处,受害人家属得到合理赔偿,心里非常痛苦,愤怒。

虽然身在国外,但我对国内的司法不公和腐败内幕还是有所了解的。近些年出现的呼格案和聂树斌案“一命两凶”,司法机关枉杀无辜,如果不是真凶主动招认,这些冤案永远也不可能被昭雪。而司法机关在明知错判的情况下死不认错,迟迟不予平反昭雪。2016年还有两件轰动社会的事件:一是山西太原警察王文军被重罪轻判;二是北京警察邢永瑞虽然有罪却不判刑处理。这类案件的共同特点是:当事人大都是农民,或者进城务工人员,是底层民众。很多人被警察欺侮,心中不平,要么只能能忍气吞声,要么四处上访,却求告无门,费时费力费财,沉冤也无法昭雪,也有人绝望之下效法杨佳,手刃警察讨说法。

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习近平最近在谈到司法公正时说,“我曾经引用过英国哲学家培根的一段话,他说:‘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这话说得多好啊!可是现实又是多么令人失望啊!在当下的中国,权力和金钱结合,凌辱、欺压底层的弱者,造成的冤案举不胜举,数不胜数。当官不为民做主,公权力机关就是罪恶的渊薮,在一些地方,警匪一家,警察和黑社会相互勾结,共和国的刀把子就掌握在罪大恶极的坏人手中,老百姓哪里还有活路呢?如果司法独立,有媒体监督,这样的冤案怎么可能发生呢?

分享博文至:

6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7年3月1日 20:20

    努力!

  2. ig
    评论 | 2017年3月2日 05:01

    Great article.

  3. 评论 | 2017年3月4日 15:57

    一叶兄:是否能提供更详细的情况,如凶手是否因公,是否是执法,是否群殴,谁是挑起者等。希望能帮你呼吁一下。

  4. 评论 | 2017年3月5日 16:28

    天朝无奇不有。

  5. 评论 | 2017年3月5日 23:26

    大卫谈:谢谢关注。据受害人家属说,受害人和凶犯先发生口角冲突,凶犯主谋招呼同伙,开着市政稽查车寻衅报复。并非因公执法却公器私用,杀人武器也是单管猎枪而非警察配枪。下面是受害人家属向中纪委巡视组提交的反映材料,我怀疑巡视组是否收到,否则为什么没有引起重视?

    关于原许昌市魏都区公安分局玩忽职守,丢失案件卷宗、私放故意杀人犯的情况反映

    尊敬的中纪委巡视组领导您好:

    我叫王付得,男,1964年4月22日出生,汉族,系被害人王文献的二哥,住河南省许昌县武庄村二组。

    被控诉人:许昌市魏都区公安分局于志超、张兴业。

    针对1996年王文献被枪杀一案,控诉人对办案单位许昌市魏都区公安局提出如下控诉: 1996年4月18日马义军、尹红林、徐晋、刘宏涛等人携带单管猎枪(散弹枪),开着号牌为豫K01394的市政稽查车在许昌市霸陵桥许都大酒店将店主王文献枪杀,后驾车迅速逃离现场,王文献妻子王小素和饭店工作人员随即报案。当时魏都区公安局于志超教导员、张兴业警官带领多人到现场进行了调查,并对尸体进行了法医鉴定,认定王文献被枪杀。随即公安机关确定凶手为马义军、尹红林、徐晋、刘宏涛等五人,并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扣押了涉案车辆。但几日后魏都区公安分局在未告知受害人家属的情况下把两名杀人凶手和作案车辆都给放了。后经受害人家属多次询问,办案人员才告知王文献被枪杀一案的案卷材料丢失,当时案发现场的材料和对犯罪嫌疑人、在场证人所做笔录均已丢失,导致该案至今未能结案。

    受害人家属十多年来不断找魏都区公安局要求处理该案,直到2015年 10月魏都区公安局才向受害人家属出示了(1999)许中刑一初字第53号《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显示罪犯刘宏涛于1996年4月18日晚伙同徐晋等人(另案处理)“持单管猎枪击中王文献左肩,致王文献胸主动脉断裂大出血而死亡。”但并未对马义军、尹红林、徐晋等人做任何处理,也没有按照规定通知受害人家属刘宏涛已被抓获,致使受害人家属无法向罪犯主张损害赔偿。

    原许昌市魏都区公安分局干警于志超、张兴业等人玩忽职守私放马义军、尹红林、徐晋、刘宏涛等犯罪嫌疑人,并且在该案侦查过程中将案卷原始材料丢失,故意拖延、不作为、徇私枉法放纵犯罪分子,致使王文献该案的犯罪分子历经18年仍逍遥法外,直接导致犯罪分子刘宏涛于19996月再次持枪作案给他人人身和财产造成重大损失,使人民群众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无法得到保障,在人民群众中造成极坏的影响,严重损害了公安司法部门的形象,破坏了我国“违法必究”的法治原则。

    综上,案件发生后犯罪分子已经确定,且抓获两名犯罪分子为什么又把人给放了?刘宏涛再次持枪伤人,被抓获后供认马义军、尹红林、徐晋为共同犯罪人,马义军、尹红林等四人一直都在许昌市居住,而且尹红林一直还在许昌市市政管理处上班。魏都区公安分局为什么不对共同犯罪人继续进行侦查?为什么一直不采取抓捕措施?马义军、尹红林为该案的召集者,是主犯,魏都区公安分局为什么至今不对尹红林、马义军等四名同案犯采取任何强制措施?魏都区公安分局为什么不按规定及时通知被害人家属?

    该案案卷材料是如何丢失的,是谁丢失的,魏都区公安分局是如何处理该事件的?为什么至今没有对丢失案卷人员作出任何处理?

    19年来受害人家属无数次到相关部门反映情况无果,无奈只有向中纪委巡视组领导进行反映,恳求中纪委巡查组领导对魏都区公安局以上行为进行纠正和查处,并督促许昌市市公安局对王文献被枪杀一案进行侦查。望中纪委领导能为我们主持公正。

    此 致

    反映人:王付得 2016年8月2日

  6. 评论 | 2017年4月29日 02:17

    一叶兄:回国刚回来,文已发出,继续努力。

    大卫谈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