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

M-103动议通过,警钟长鸣,基督徒必须参政!

1,572 浏览
字体 -

323日,备受争议的反伊斯兰恐惧动议M-103在自由党控制的加拿大国会众议院投票通过,毫无悬念。几乎与此同时,英国首都伦敦发生了惨烈的恐怖袭击,凶手是一个穆斯林,ISIS已经公开承认他是伊斯兰国战士。这边厢是信仰伊斯兰的穆斯林发动的恐怖袭击,那边厢是自由党政府禁止人民恐惧伊斯兰,天理何在?

那么,自由党政府执意通过M-103动议,可曾咨询过选民?可曾在乎过民意?否!据加拿大著名调研公司Angus Reid发布的一项调研结果,42%的加拿大人反对这一动议,赞成的只有29%。由此可见,自由党政权已经堕落成一个罔顾民意,一意孤行的独裁政权了。

一九四一年一月六日,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宣布了四项“人类的基本自由”,即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这是美国人民奋斗的目标,也是美国政府执政为民必须遵守的基本原则。

对上述基本原则,加拿大自由党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仅通过M-103动议试图剥夺人民的言论自由,剥夺人民免于恐惧的自由,甚至连民众发自内心的恐惧的自由都要剥夺!整个欧洲恐怖袭击连续发生,尤其是与加拿大关系密切的英国刚刚遭受恐怖袭击,设身处地想一想,加拿大人难道没有理由感到恐惧吗?

M-103动议的通过无疑是一记当头棒喝,加拿大人必须醒来,尤其是基督徒必须醒来,加入保守党,抵制自由党的倒行逆施,祸国殃民。

可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基督徒参政成了一个敏感话题。政教分离是一个最为常见的借口,自由主义者企图以此阻止基督徒参政,只想把基督徒关进教堂四壁之内,教堂之外的事情完全交由他们管理,这一企图屡试不爽,屡屡得逞,逐渐形成一种舆论氛围,基督徒不得参政。教会内部对参政更是存在分歧,牧者担心教会介入政治会导致教会分裂,在讲台上不敢触及当今重要的社会议题,担心太具有争议性的问题会引起纷争。信徒也有困惑,担心自己过多参与政治是否不够属灵,并和圣经教导相冲突。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以来,教会一步步从政府、媒体和公共教育等公共事务领域中退出,这些空间逐渐被自由主义者占领,任其破坏。仅举一例,西方社会最初的大学都是教会创办的,如今却几乎都成了敌视基督教的自由派的大本营。基督徒被迫躲在高墙后面和祷告室里,社会听不到他们的声音,逐渐掌控一切的自由派坚决要堵住他们的口,不许社会听到他们的声音。

这种趋势愈演愈烈,以过去十几年为甚。整个西方世界陷入道德上的迷乱、堕落、价值错乱、是非颠倒,无以复加,触目惊心。这当然是自由主义者得寸进尺,步步紧逼的结果,也是基督徒步步退让,拱手相让的结果。基督徒没有完全遵守主耶稣基督的吩咐,在这个世界做盐做光,没能按照圣经的委派给他们参与管理世界各样事务的命令。试问,盐在罐子里如何起到防腐的作用?光被遮挡了如何能照亮前路?

美国开国元勋华盛顿在一次演说中说,“理智和经验都告诉我们, 没有宗教的原则,国家的道德就不可能建立。”美国国父们认识到,自由不能存在于不道德的社会中,否则这个国家要么从内部开始崩溃,要么被外部势力所征服。 如果美国还想继续保持自由的社会,基督徒就必须负起责任,树立榜样,把顺服上帝和上帝的自然法或启示法的道德元素注入这个社会。基督徒必须做世界的光和盐。因为“公义使邦国高举。罪恶是人民的羞辱”(箴言14:34)

“外部势力”已经渗透进入左派自由主义者长期把持的欧洲,正在祸乱欧洲,美国已经猛醒,加拿大还在沉睡!

基督徒不是生活在真空中的,基督徒天国子民的身份并不意味着对世间政治不闻不问。在圣经中,上帝的子民从来没有从现实世界中退缩,选择在高墙之内独善其身。他们当中,或为君王、王后、宰相、大臣,直接从政,或为先知、祭司,评论、干预时政。约瑟因为出任埃及宰相一职,运用他的权力,拯救了以色列民族。以色列亡国后,但以理连续在巴比伦及玛代波斯二朝任高官要职,引领这两个异邦国家敬畏真神。以斯帖借着王后的身分地位,挽救了整个犹太民族免于危亡的命运。尼希米在外邦人统治下任酒政,使得耶路撒冷城墙得以重建。耶稣基督更是如此,不仅批评犹太祭祀制度,也抨击犹太王希律。新约时代的基督徒坚持信仰,即使遭受歧视,受到迫害,被监禁、杀害,也不动摇。罗马帝国因基督信仰而改变其野蛮的风俗习惯,现代西方文明因基督信仰而有了坚实的道德基础。

上帝给教会和基督徒有重托。教会要做时代的先知,针对人的罪与社会不公、以及道德堕落,教会牧者要按著正意分解、忠实放胆传讲真道。牧师并不需要直接站在政治舞台宣讲,上帝托付给他们的是教会讲台,要他们忠心传扬悔改赦罪之道,为百姓殷勤守望祷告。基督徒有祭司的职分,应当积极融入社区,参与政治,做盐做光,胸怀神国,为国家和社会守望、祝福、祷告,在选举时积极参政,投下神圣的一票。

分享博文至:

2 条评论 »»


  1. 评论 | 2017年3月26日 23:01

    正如推行同性婚姻合法化和鼓吹變性主義的廁所法案,推行回教特權主義M103動議的人,使用同一手段:先為這個團體塑造成受害者的形象,同時將異見人士扣上帽子,如「xxx恐懼症」,利用傳媒大事炒作,造成一面倒的輿論,製造恐慌,使異見人士因怕被報復而不敢發聲。當他們成功地給異見人士扣上帽子之後,隨即利用政治正確的不肖政客,趕緊立法,當一個意識形態一旦成為法律,每個人都受到拑制。當年德國納粹與中國文化大革命都是利用這個手段。而這種手段是從一個名為Spiral of Silence 的傳播理論出來的,折磨了千萬無辜的人。很明顯,為了達到目的,先壓制言論自由,使國民成為無聲的大多數(silent majority)。然而,他們最怕的是發聲的少撮人(vocal minority)。如果我們都團結發聲,成為vocal majority,好好使用我們手上的選票,也許還有機會攔阻加拿大回教化,免得重蹈歐洲的覆轍。

  2. 评论 | 2017年3月27日 02:03

    加拿大民众尤其是基督徒真的是该觉醒了!我是加拿大公民,又是美国公民。虽然现在居住美国,仍然关心加拿大。前两次美国总统选举,美国的基督徒投票率很低。说实话本人也一直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是专心过自己的日子,并在洁身自好的教会里感觉很好。可是欧巴马连续两届任期下来,发现社会风气日趋直下,自由党,同性恋团体打着自由博爱的旗帜却在各个社会阶层里铲除与他们意见不同的人。在教育界,媒体极力地影响和腐化名众和下一代。自由党为了拉选票,每年大量的引进难民。用政府福利吸引无业游民和好吃懒做的人的选票。政府越来越庞大,人民却受到越来越多的管束和狭制,而这些管束多是针对基督徒的。牧师不能在讲台上发表政见更不能反驳同性恋。基督教团体必须要提供给所有雇员避孕药,否则要交巨额罚金直至关门。学校要教育同性恋。。。。美国的基督徒终于在经历长达八年的黑暗之后终于醒过来了。于是在去年选举史无前例地参与了选举,靠着神的恩典,避免了厄运。在选举前几年就开始在全国和地方性的祷告聚会,美国基督徒带着同一的心,悔改向神祈求。我们知道我们不配怜悯,但慈爱的神又垂听了我们。亲爱的加拿大的弟兄姐妹,不要在不关心政治了!也不要再默默无闻了,要知道我们的沉默就是助长那恶者的势力!我们要在神的得胜里有份!

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