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春三月,與花有約

字体 -


三月陽春,春色漸濃。又到最好的賞花之期。每逢這樣的時節,內心對春天的美麗嚮往,總是難抑。時下,有個聲音告訴自己:那個春天沒有播完的種子,也許發芽了,也許開花了。是時候,去看一看了。
春光明媚的好天氣,邀女友結伴而遊;途經的每一寸光陰,都落滿馨香與感動。與春相約,故人在側,與每一種花的遇見,必然驚喜又驚豔。你看,就連路旁社區牆頭內的迎春花兒,也努力張著笑臉,歡欣地迎和著這一程春遊的心情。
走進園林,與去年時候一樣,最初遇見的,依舊是青磚綠瓦的小屋旁那幾棵高大的玉蘭花。仰頭看去,迎著一縷陽光,那明白色的花朵,正琳琅地綴滿枝幹。自冬天開始,便不曾出遊,深居市井已久的心,卻不知,春花已出落的這般風韻妖嬈了!那些花兒待放的日子,也曾情不自禁地,慕想她如此美麗的模樣。
玉蘭花,較比其他春花開的早些,濟南的三月,正是賞玉蘭的好時節。
最愛,那一枝從密麻的花簇中探出頭來的花兒。幾朵質樸豐美的玉蘭,幾枚羞澀的苞蕾,以傲然的姿態亭立枝頭,仿佛被時光偏寵著,格外顯眼又好看的模樣。與之對視的刹那,就像欣賞一種卓爾不群、高貴氣質的女子,入心的喜歡。
轉過玉蘭樹旁邊的亭廊,一條通往園林深處的甬道上,驀然,與一場盛大的春宴相逢。甬道兩旁,叢立著兩排玉蘭樹。放眼看去,兩側高高的樹梢向中間低眉俯首,就快交匯到一起了的樣子。樹與樹之間,勾肩搭背地生長,於不遠不近的視線裏,花開的無比繁盛,匯成一幅浩蕩的春景,斐然磅礴之勢,甚是驚豔。只在一抬首的時間,一顆心,便與目光一起,淪陷在一片瀲灩花海之中。
懷著花兒般美好綻放的心情,嗅著淡淡的花香,漫步走過玉蘭甬道。路盡頭,是一處架起一排小柵欄的園子。小柵欄上掛著一個醒目的白色小牌子,上面寫著:禁止踩踏草坪。忽而,耳畔傳來幾聲孩童的歡笑,順著聲音轉目看去,只見柵欄內站著一個小女孩,右手捏著兩片花瓣,左手提著一只白色塑膠袋子,袋子裏面是一些蓬鬆著的玉蘭花瓣。她對著柵欄外面的一對年輕夫婦開心地說“媽媽,你看我撿了這麼多。這回它們和我一樣有家了,不會哭了吧!”戴著眼鏡的媽媽說:“嗯,寶貝真棒!讓落花和我們回家!不過寶貝要小心腳下,別踩疼了小草。”“知道了媽媽”小女孩下意識縮了一下肩,乖巧地踮起腳尖,繼而,甜甜地笑了。在她嘴角上揚的時候,腮邊圈出兩個不太明顯的小酒窩,雖然努力掩飾,嘴巴露出一條縫隙的時候,我看到她的上頜掉了兩顆門牙,更覺添了幾分可愛。小小的缺失,絲毫不影響她的美,心中有愛的女孩,和那潔白的玉蘭花,一樣美好。
這一幕,我用相機拍了下來。想來,定是他年回眸十分的一處趣味與感動。
別過冰清的玉蘭,轉而相遇一片美人梅。春天裏,得遇美人為名的花,是一件多麼生動而美妙的事呢!美人梅,細細的枝幹,不高不矮的樹棵上,那些醒目的小花苞,和星星點點綻放的花兒,都像是有人用心一朵朵黏上去似的。深沉的花色,緊致的花苞,淡雅中透著幾分來自冬季的含蓄與端莊。那份幽寂的美,直抵人心。
也有幾棵梅樹,上面的花兒已開了大半。花兒開到極致,花朵的顏色不再那麼濃郁,淺淺淡淡的粉,格外清逸、靈秀。花枝上的花兒,有的錦簇成串,有的孤芳獨立,姿態萬千;無論哪一種綻放,都順情著這個春暖花開的季節,那麼的喜悅而美好。
梅,涼意,矜持,在我心念中,一直以為是她是屬於冬天的花。自打認識了美人梅,才知道,原來春天也有別樣風情的梅花開放。春天賞梅,更是別有一番情趣的雅事。
走到梅林中間,不經意,邂逅了一對賞梅的父女。一身白色紗裙的漂亮小女孩,很是惹眼;白白的皮膚,透著水嫩,黃黃的頭髮,像是染了色。她站在梅樹下,背後成片的梅樹映襯著潔白的裙子,一雙小手的指尖上,掬著一顆小小的花蕾。我們經過她身邊,她的目光跟隨,認真地注視著。
心中一直嚮往和熱愛美好的我,又忍不住,對著她拍了一張照片。那女孩一臉錯愕的小模樣,盯住我和手中的相機;我忽然感覺自己有些唐突,便拉起女友快步走開了。走出梅林,我們對視了一眼,再忍不住,痛快地笑起來!
信步春花開放的園林,便會與很多種美麗的春花,轉而撞個滿懷。沒走多遠,就看到了櫻花。時隔一年,又見早櫻那俏麗素潔的花容。粗壯的樹幹,別著一根根細枝,輕軟的花托,托起一朵朵秀麗的花兒;最是那花瓣上恰到好處的花缺,襯得櫻花精緻又嬌俏。
櫻花,清透的白,纖塵不染,於是思量:要有多麼純潔乾淨的靈魂,才有這明豔純美的生命。
對於櫻花,我是有情結的。日本東京的櫻花,北京居庸關的櫻花,都是我嚮往已久的盛世風景;只是工作與生活原因,一直沒有時間付之行動。今年,有個想法,要在三月末四月初,擠點時間去北京,賞櫻花。只是,這一份熱切的願望,尚不知能否實現呢!
一路下來,與十幾種春花謀面,也偶見落花一地,但卻不覺傷情。尊從一切自然而然的風物世相,即使凋零,自己依然相信,年年都有季節回還,春花依舊會如約開放。我亦如約,與她們在春天美麗重逢。
大半天的時間,與春光獨處,惹得花香滿襟、春情滿懷。這一程春期的美麗相會,雖說比南方來的稍晚了些,卻也不遜半分顏色。一番春心春情的纏綿之後,春林盡頭,心頭沾染上花色花香的薄薄感念。我與女友,必然以難舍的心情,依依離開。
這一場與春的約會,只顧拿著相機於花叢間穿梭,只想留下這一季花兒最美的影像。走出花叢才發現,有一朵小花夾在相機的護翼上了。忽而心疼,小心地帶回家,放在一碟水中滋養;希望她的生命,可以再久一點……
一直認為,真正愛花之人,必是懂得惜花之人。喜歡花,喜歡沾花惹草,但從無折花之為。不會將那麼嬌豔生動的完好,故意破壞。花兒也有她的生命,最怕她早早凋零,因此更愛花兒半開的模樣,自己又怎忍心讓她早早枯萎。只盼花兒短短的花期,盡力綻放。自己惟願,做個惜花護花的賞花人。
不日,一個人的時間,又去街邊漫步。才幾日不見,馬路兩側綠化帶栽的兩排美人梅,已經開的如火如荼。大朵大朵的花相互簇擁著,端然在枝條上,沐浴著這個春天的明媚陽光。
踏著春風輕快的步履,走近社區的一處花牆外;幾棵榆樹梅上排滿了鮮豔如胭脂的苞蕾,靠近牆角不起眼的一棵,偶有三兩朵花兒開了。花瓣層疊,梅香隱隱,豔麗的紅粉色,氣宇軒揚的勢態,簡直美的不可方物。
頃刻,有所思:若你用心,光陰的每一個角落都有細微的美好存在。世間萬物,原本不屬於你,卻在凝視的一刻,你的心,占居了所有。
經過一叢不知名的春花旁,偶遇一位攝影老人。佇腳,端詳,只見老人身著黑色褲子,藍底粉花的上衣,肩上還斜背著一只紅條紋的相機包。正對著一枝花認真地調整著焦距,慢慢把鏡頭一寸寸拉大;繼而,相機那端便傳來“哢哢”的拍攝聲。頓然,心生感動。這一幅盎然生趣的春畫,是這個春天裏,我見過的最美的風景。
春分已過,日曆上既定的提醒,告訴自己:春天的時光,已溜走了大半。時下,春風無語,喚醒萬物,春景脈脈,意趣無限,各種花信的韻味也正濃。春天,屬於有情懷的人,屬於自己,屬於每一個熱愛生命與生活的人。心存美好,不負好春光,及時賞花,及時與春相會。
三月未央,我的城,終於迎來一場花事疏好。你那裏,是否亦是春色傾城呢?!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博客管理员 - 2017年4月7日 02:16

    你好,我是一条评论。
    要删除一条评论,先登录系统,查看这篇文章的评论,然后你可以看到编辑或者删除评论的选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