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該是一爐火

字体 -

 靜靜的蜷縮,是午後的一縷陽光,淡淡的穿窗而過。懶懶的光芒,懶懶的散在身上,輕輕的嗅著陽光的味道,眯著雙眼,不微笑,只是安靜了些。
一縷風,握著深秋的衣角,在屋簷穿梭,往返著一切與塵埃有關的故事,卻寡淡了一個又一個沒有結局的傳說。只是桌上的鈴蘭還是那麼恬淡,每一枚白色的花朵都似訴說著無關紅塵的往與昔。
透過將要落定的塵埃,聽到了街角蕩來的一首歌,有些靜靜的飄忽“……天青色等煙雨,我卻在等你……”。我的江湖,我在等,誰的故事,我是主角,誰的世界,我闖入了,誰在等我,我在等誰,自語著,卻還是笑了。
人生便是如此,走著,走著,就會不經意的走入另一個人的世界。就如一場等待,一場花開花落般荼蘼的等待。這是上蒼的註定,註定有一場天青色般的等待。會相遇,因了,自己的紅塵是一個空曠的原野,一個人行走,便是一世的美麗,每個人的美麗都該有人賞讀。上蒼總會許每個來到世上的人一場千古絕唱。
那一刻,相遇了,喜歡同一種音樂,喜歡品同一種茶,喜歡同一種泛著黃的線裝書籍,喜歡唐時的風,喜歡宋時的雨,喜歡,真的是喜歡了……太多相似,怎能不喜歡,由淡走到了濃烈,就如罌粟一般,綻放著。那一瞬間,總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在某一刻,唏噓成癮,可是總歸還是自己的江湖,最終,又將相望與自己的江湖,或相忘在自己的江湖。沒有因為,也沒有所以,只是那一刻便註定如此。
“還君明珠雙垂淚,恨不相逢未嫁時。”該是怎樣的淒美,又該是怎樣的無奈。為你望斷秋水,為你望穿天涯,情深如斯,癡情如斯,可總是那一句“恨不相逢未嫁時”又歎息了幾世。
時間是一個荒野,流年是一條河流,我在荒野中行走,孤獨裏透著清婉,卻是你,不早也不晚的路過我的荒野。該相遇,相遇也是不早也不晚,靜靜的攜手,淌過流年這條河。於是,那一刻,你便成了我夢裏的檀郎,我卻成了你夢裏的秋香。這是一個華麗的開始,卻是一個錯誤的美麗,便是如此的錯誤,誰又會顧忌這一刻該不該言歡。還是與淚伴著,錯誤攜手,淡淡的不用言語表達的清歡。
歲月該是一爐火,淡淡的烹煮著天涯兩端。你打馬走過我的紅塵,我輾轉不安在你的心裏。不問雲水天涯,不看紅塵幾襲,只念你的杯盞裏,我是泛起的婉婉波紋,不為擁有,只念,你把我品成白開水的平淡。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