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一生太短

字体 -

我一直都是情感的奴,跳不出癡心的迷途。生死之間,始終以醇酒香車惶惶度日。這一世,拱手山河,不為來生,只為覓到自己許心的那段情緣。我在流年裏,一個人靜靜的行走,一個人寫自己喜歡的文。盈虧往復,人生如是。我一直在等,等一個詩影弄情的機會,一展宿命中的絕代風華。可惜,歲月蹉跎,任何執念都會隨Pretty renew 傳銷年輪蒼老。當驚豔天涯的芳華不復,遺下的便只是嗜血妖魅的淒涼。當歲月允許的是一襲嫁衣紅裳,是否就一定能披露深埋多年芳香?一指流砂,風華褪盡,餘下的便只是血染紅妝的落寂與孤涼。
時間蹇促,年輪不休。從生到死,只是一段距離。黃泉碧落,道不清思念的苦楚;紅塵天涯,訴不盡離落的殘殤。奈何橋畔,總會有人倚欄回首,因為此生未夠。時光來得總是很倉促,一切都是那麼的來不及。我們總是在輾轉流離,緩步相遇,轉瞬別離,然後相忘於江湖。以至於我們都無法知道,到底是誰在誰的故事裏反復沉淪。取一紙墨染,書下這經年的記憶。我把歲月紊亂,打翻前世的琉璃燈盞,想要將過往埋葬。殊不知,歷史又怎能讓人輕易塗抹?往昔的天天年年,輝煌絕豔,撒落萬裏榮光。江山易主,王朝更迭。在時間的鐵蹄催逼之下,我們都無法守住那年歲的城池。因為,Neo skin lab 退款紅顏傾頹,本就是一場命定。命定在此時,命定在此地,我們與蒼老不期而遇。褪盡往日的風華,我們,只是最普通的凡塵俗子,沒有過去,沒有以後。有的只是,一點點恬靜的淡定與心安。此生,不求光芒萬丈,更不求富貴榮華,只要有一份安穩的生活,細如流砂,便已足夠。風華褪盡,不為年輪所累,或許正是宿命的回報與施恩。

三千繁華,錯付流水, 惹得一世離愁。傾心無涯,透徹得如散落塵世的煙花。我是一個假劇作真的戲子,戲裏風華無限,戲外滄桑落寞。故事,總在昨天的瞬間。往事一片一片,仿佛已不是夢幻的思念。我以天為鑒,用名字鐫刻諾言。我用風雲做硯,寫下了無關歲月的詩篇。癡人一夢,橫過萬裏黃沙,從此了無牽掛。逝去多年,我早已滿頭華髮,而誰又在何處到老?轉過三千佛塔,我卻始終參不化前塵的風沙。撫一曲流水清風,我的指尖便落下過往的殘紅。思念太濃,卻遠離了舊時的悲喜枯榮。我將墓碑留白,卻始終不見昔日的風華再開。歲月無端,有些過往,只能揮墨來鋪陳。一個人的一生太短,卻總有you beauty 美容中心好唔好太長的那麼一瞬。星夜沉天涯,你在彼岸等待繁花的開落。一曲嘲哳,唱得好與壞都無他,只要你在,我便無懼青絲白髮。我總在一段海棠下沏一壺茶,等待歲月的無端變化。我一覺醒轉,流年就在我的左岸,作一副參商漸暖的畫,安慰錯落的風華。風吹沙,埋藏一段段佳話。緣分總是陰錯陽差,轉身便會相忘天涯。多年的風華,經不住萬裏的塵沙,被歲月削去了鬢髮。滿紙畫卷墨橫幹,清微詩書弄蒼涼,我早已沒有了往日的絕代風華,又豈敢奢望時光待我如初。當年眉目無雙,如今舊夢一場。再回望,亦只得半生思量。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也白 - 2017年4月24日 02:03

    超越古今的情思美文. 学习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