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因为地处偏僻,88号公路经常有飙车的行为,所以政府在这里安装了多个摄像头,我相信总能找到和犯人相关的蛛丝马迹”,握着调来的影像记录,尹羲越警长胸有成竹地说道。而在林致远督查看来,被摄像头拍到这件事也是犯人计划中的一部分,他迫切想回到警局,看看犯人到底以何种方式出现在众人面前。

凶案现场的垃圾车由远及近,缓缓经过两位警察的身旁,成批的垃圾散落,周围散发着腐烂的味道。“来这里调查,环境真的不是太好”,尹羲越警长吸了吸鼻子,操了擦汗,苦笑着说,却看到林督查的目光逐渐深远,望向了地上不远处的一样物件,他眯起眼睛看了看,原来是一个被丢弃的娃娃,确切的说,这个娃娃已被拽的七零八落的。“小孩子都这样,我外甥女也喜欢把玩具大卸八块。”

“大卸八块?”,尹警长随意的一句话引起了林督查的注意,飞扬起来的风沙落在这个娃娃身上,已松散的零件更显孤寂无助,不知要被刮到何方。“林Sir,我想到了几年前,在北美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分尸案,凶手残忍地将死者的四肢寄到全国各处,上至国会,下至学校,并四处散播分尸视频,行为令人发指,也让民众人心惶惶。据我们之前分析,这次案件的犯人好像故意留给我们线索。那他是不是也和北美分尸案的凶手抱着同样的心理,就是‘反正我也杀人了,所以我也不怕把犯罪证据呈现给你们看,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抓到我了’”。

“羲越,我有个假设性的想法,也许我们中了凶手的圈套,所以搜查工作才会停滞不前,像被他牵着鼻子走一样,但具体情况我要先回警局看一下录像再做出判断。” 看着林督查坚定的眼神,尹警长虽心存疑惑,但也没有再接着问下去。

“万众期待的电影《青春》即将上映,下周主演们即将抵港进行宣传,听众朋友们可以拨打热线1872388,我们将会抽取幸运观众,获得和大明星亲密接触的机会。机会难得,快快拨打哦!”“现在怎么随便一个电影都说是万众期待,不过说实话,现在的年轻人追星比我们那时候可疯狂地多了”,看林督查沉默不语,尹警长只好开口以打破车里的静寂。“你和我相比,还是年轻人啊。最近做事比较辛苦,有空了也陪女朋友去逛逛街、看看电影吧。”“您也多陪陪嫂子啊。”两位警官相视笑了笑。

到达警局,林致远督查立刻吩咐下属分别观看调来的影像记录,力求在车辆穿梭之中,找到相关的线索。这是一个巨大及枯燥的工作量,但也是现阶段所能掌握的唯一有效线索。各位警员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不放过一丝一毫的信息。

夜幕降临,原先只有车辆通行的道路,突然出现了很多行走的人群,奇异的装扮,戴着各式各样的面具,走路的姿势也奇形怪状,像是行尸走肉里的僵尸。“这是什么情况,是打开的方式不对吗?”郑灏琛百思不得其解。“哦,我想起来了,那天是万圣节,市内多个地方有游行活动,我还记得媒体的宣传语是,‘群魔乱舞,共享惊心动魄的夜晚’”,谢亦遥兴奋地说道,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梁晟棠的干笑声,“呵呵,就只有你能记得住这些东西。”

“万圣节?魔鬼?”林督查低声说道,突然,他恍惚了一下,迅速擦了擦眼睛,把画面重放了一次。他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睁大了眼睛,召集手下人一起看:画面中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一点半,与其他飞驰而去的车不同的是,一辆红车居然在摄像头前停了下来,而车的后备箱缓缓开了一条缝,像是夹着什么东西一样。“快、快、放大画面!”他急促地喊道,而结果让所有警察惊叹不已,被后备箱夹着的东西,竟然就是那只被发现的断手!在阴冷的灯光下,像极了一只苍白的塑胶手套,无力地耷拉在车外,又好似万圣节的孤魂野鬼,在虚无缥缈地游荡。

这一刻,林督察终于想起为什么当时在第一眼看到断手时,觉得似曾相识,原来是因为最近在万圣节期间,经常有一些恐怖的道具出现在日常生活中,除了破碎的脸颊和血腥的眼睛, “夹在车后备箱的断手”也被众多人所采用,记得之前报纸还报道过一个老太太被路边停靠的车后备箱里的断手给吓到,嘟囔了一句,“我还以为是真的手呢!”没想到这个凶手居然反其道而行之,把真的人手当作了装饰,巧妙地利用了万圣节这个舞台,因为就算被发现,也只会被路人当成是个装饰,这个凶手真是心思缜密啊。

“凶手是故意让我们看到这只断手吗?他是在故意挑衅我们吗?”尹羲越握紧了拳头,仿佛看到了犯人在不知名的角落冷笑,“大家看看能不能找到车正面的影像,识别出凶手的样子?”

零件松散的娃娃、车后备箱的断手、不知所踪的尸体……就在众人摩拳擦掌,准备一睹凶手面目的时候,林致远督察掷地有声地问了句,“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分尸案呢?如果车后备箱里不只是一只断手,而是一个完整的人呢?”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