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小棠,阿遥,询问一下附近的居民,看看能否找到目击者?灏琛,你负责查一下最近的失踪人口,” 林致远督查向下属们下达了命令,“如果垃圾堆填区不是凶案第一现场,那么嫌疑犯是怎么样到达现场的?步行呢?还是开车?”

夕阳西下,阳光从早日的朝气蓬勃转为悲怆的暗红色,仿佛在为被害者默哀,林致远督查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但内心却波澜起伏。当天的搜查工作逐渐进入了尾声,除了冰冷的断手,法证部同事也将在现场搜集到的有限的证物送回警署,要隔天才可以出结果。尹羲越警长沉下头来叹了口气,此刻,在他的眼中,那只断手逐渐放大及模糊,像一只无形中的大手,在操控着警察的行动。

回城的路上,大都市内灯红酒绿,车水马龙,或尝街边小食,或饮清凉美酒,或于KTV展露歌喉,众人在肆意地享受夜生活,丝毫没有受到郊外发生命案的影响。林督察望着车窗外的情景,感觉像身处两个世界一样,“羲越,我觉得这个案子有一些疑点”,“林Sir真是说出了我想说的话,看到那副断手,我肯定吃不下晚饭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讨论一下”,林致远拧着的眉头终于舒展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第二天,从法证部送来的报告已查明断手的指纹,无奈在数据库里找不到相对应的记录。在凶案现场附近虽然检测到了车轮胎的痕迹,但目前也只能查明车型,进一步的勘测工作还在进行中。此外,受害者身体的部分仍然不知所踪。侦查工作就像走入了一个庞大的迷宫似的,前方幽暗看不清出口,四周遍布荆棘,风声鹤唳,犯人在迷宫外冷眼相对,监视着警察的一举一动。

林致远督查紧握着报告,和预想中的一样,现阶段无法找到决定性的证据。他召集了手下,略显犀利地说道,“昨晚我和尹警长分析了一下案情……”,“林Sir,我始终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犯人为何处理的如此草率?” 郑灏琛打断了林致远的话,林督察和尹警长对视了一下,眼神交汇之处好似燃起星星之火,“你说的草率是指什么?” “根据以往案例,凶手大部分会破坏断手的指纹,让警方查不到尸体的身份,拖延办案时间,可是在这次案件中,凶手既然费尽周折把手砍下来,还丢到偏远的垃圾堆填区,为什么没有破坏指纹,混淆视听?”

images.jpg

“这个问题提的好,昨晚我和尹Sir也探讨了很久,交换了一下意见,我认为这不是凶手的疏忽,而是他对我们能检测到指纹这件事早有准备,也就是说,这个凶手的心理很奇妙,好像在说查到指纹了吧,那快来抓我吧”,尹羲越接着补充,“除此之外,我想到了凶手留下的满天星,我总觉得像是凶手故意给我们暗示线索一样,让我们去追查他。”

“你们的意思是凶手已将生死置于度外了?”女警谢亦遥不解的问道,“我和小棠问了附近的居民,也一无所获,根据法证部的报告,案发时间是在前天晚上到昨天凌晨之间,因此没有人注意到。此外,我还查了满天星的花语,有清纯、真爱和思恋的意思,但看起来也找不到什么线索。” “查别的东西我们能帮上忙,但这些花语什么的,只有你们女士才感兴趣,我们也是束手无策啊” 警员梁晟棠撇撇嘴说道。

“女士?难道放满天星是和女士有关系的吗?”林督查低头寻思着,“阿琛,失踪人口那里有没有什么消息?” “现在暂时还没有消息,只能等待看有没有人来报案了。” “有案件发生的地方就势必有迹可循,所以要回到最初的原点。你们几个先在这里待命,我再去现场调查一下”, “等一下,林Sir,怎么能少的了我尹羲越呢?”

19300001338703132866780469537_950.jpg

熟悉的路上,前方却犹如弥漫着一层层雾气,“羲越,虽然受案件的影响,以致于昨晚你都没睡好觉,但是你也留神一下,看看沿路有没有摄像头?” “你是怕超速被拍到吗?” 尹羲越狡黠地一笑。 “会开玩笑就说明还不是太累啊,我们去搜集一下附近摄像头的影像记录,看看能否拍到嫌疑犯的车或样貌。”

发生过命案的现场看起来更显悲凉,封锁了一段时间的垃圾堆填区又恢复了正常运作,一车又一车的垃圾运送过来,但巨大的轰鸣声也丝毫影响不了两位警官抽丝剥茧的查案进程。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