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侯世家

字体 -

说了要看《史记》,那就从留侯张良开始吧。Coursera《史记》课三次作业,都是用他应付过去的,算是目前我最熟悉的《史记》人物了。

毫无疑问,张良是位成功人士。他的功大到,辅佐刘邦灭秦、破楚、建汉。他是汉朝的开国谋臣,汉初三杰之一。但是引起我对他的兴趣的,并不是他的这些成就,而是,他功成之后得以全身而退。能做到功成而全身退这两点的,史上其实并不多。

他的故事很好看。短短一篇《留侯世家》不乏步步惊心又峰回路转的跌宕起伏。不禁很让我愿意想象,有这样经历的一个人,长什么样,是否是很令女子心动的英武睿智之人。不只是我,太史公在本篇最后,也写到对他外表想象和评论:“余以为其人计魁梧奇伟,至见其图,状貌如妇人好女。”可见故事传奇到一定程度,从史家到主妇,都会好奇得想见一下真人。

可惜从太史公的说法,“貌如妇人”,以及文中描述,“留侯性多病”,张良大概是不能算英武帅哥的。不过,外表柔弱,在一定背景之下,也可以是反成魅力的。

这背景之一,是他的贵族出身。其祖父,相三代韩王;其父,相两代韩王。相韩五世,张良可谓名门之后。此一项可为其魅力加首分。要说起来,他算是刘邦那一群草莽英雄中唯一一位贵族出身的。

但未及张良成年为官,韩国被秦所灭。所以在张良少年之时,他就国破家亡,无所依靠了。这要放一般人,这一辈子就这么破落、顾影自怜下去了也不奇怪。但张良此时就非同一般,开始了他靠自身才干的强劲人生“加分”之旅。

他做了第一件惊天动地的事 – “悉以家财求客刺秦王,为韩报仇”。刺秦 — 此一举,已经足可令人忘记他的柔弱外表,看到他勇敢的心了。更为难得,刺秦失败,他还得以逃脱。刺秦失利而得活,史上唯张良一人。智勇双全之才干,初现端倪。

这里要说一个司马迁的文笔让我叹服之处,说《史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真是毫不言过。张良刺秦逃亡到下邳之后的一段开始是这么写的,“良尝闲从容步游下邳圯上”, 张良闲暇时从容散步游于下邳圯上,“尝闲从容步游”,轻描淡写六字,却似有千钧力,于无声处刻画出正处于被通缉亡匿之境的少年张良的处变不惊、从容自若的大将之风。读到此六字,已无人会怀疑这位少年能成就大功业。

此段是著名的“圯上纳履”,张良智勇之外,更有忍力,以此得良师授兵法,从此建功立业势不可挡。

功业不细评。勇敢智深而能忍,他能得遇明主,能灭秦、破楚、建汉,都不令人意外了。且说他功成之后的大智慧。

从古至今,开国功臣的结局,悲惨的多数。张良是少见的例外。就是事同一主的汉初三杰另两人,韩信、萧何,一个被诛三族,一个被下狱,都未逃鸟尽弓藏之运。以高帝之疑之狎,以吕后之妒之厉,对张良却始终礼遇敬重有加。张良究竟是凭借了什么,得以善终?

太史公并未明说,只以张良自述婉转道出:“家世相韩,及韩灭,不爱万金之资,为韩报仇强秦,天下振动。今以三寸舌为帝者师,封万户,位列侯,此布衣之极,于良足矣。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 — 此几句若细品,可有领悟。

张良一生之志,“为韩报仇强秦”,可谓个人名利淡如水,国家事业重如山。不为名利汲汲营营,非超凡智慧之高洁之士做不到。而人若无私欲,则无可攻击之处。

“此布衣之极,于良足矣”。“足矣”,多少人败在不知这二字上。守业比创业难,退身更比守业难,何时该守,何时该退,又有多少人能看清?

“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从容进退,顺天知命,张良此时,分明就是一位大彻大悟之智者。无私心,无私欲,淡泊名利而睿智高远,到此境界,世俗、权势,能奈我何?

至此,一位“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千里外”的侠士智者形象已栩栩如生、深入我心,若再细想他的容貌,似乎真该是一位如水般清丽的仙风道骨之人。这么说来,太史公说“盖孔子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留侯亦云。”,也不见得呢。

说完这些,对张良,对《留侯世家》,我还要加一条感谢,正是这样一个人物,这样一篇佳作,将引我进入读《史记》的瑰丽之旅。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