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纽芬兰省十五日游记

字体 -

二零一六年

七月一日 星期五

开始到纽芬兰度假。世界不太平,今年只在加拿大度假了。越来越只把加拿大当家了。

去年在欧洲,写了不少游记。今年不知会写成什么样。工作一直很忙,总算等到休假,想的只是从现实逃开去。

倒是选的一本书,保罗•奥斯特的《幻影书》,吸引我在候机时,和飞机上,看了近一半。《追忆似水年华》还带着,这本书已经是读其他书的阻碍了,仍然是一气读不了几页。只是想坚持读完。

《幻影书》说的是人突然地从日常生活中被抽离消失,或被动或主动。在这样的境况下,人生看起来是更值得质疑。和我此刻有些疲惫的状态也有些契合。书写得很是精巧。说不上是不是喜欢这样深具匠心的笔法,悲剧气氛和村上春树有些像,但少了村上的幽默和从容。姑且只是享受情节吧。

纽芬兰首府,st. john’s. 刚到就有些哑然失笑。在机上我还盘算着是不是在机场吃晚饭,因为到时已经快八点。哪知出了飞机,刚下了个楼梯,就已经是接机区。讶异中意识到,就巴掌大的地方,哪儿还有吃饭的地方。

接机的人个个面带笑容,见到亲朋满心欢喜地拥抱欢呼,连带着我们也受到感染,女儿说这儿的人很开心。

旅馆在机场附近,所以今晚并未真正进入st. John’s 市区。只觉得是座非常安静的城市,和多伦多一个半小时时差,晚八点多太阳还低斜刺着眼。正逢加拿大国庆,商店全都关着。在旅馆门口听到有烟花声,抬头四望却是没见着。风很大,虽然边上就是高速公路,大风很让人有置身旷野的感觉。

七月二日 星期六

说起来人确实是要旅行,只一天,身心都感觉到补充了能量。这里的人、大地和海洋,让我觉得这世界远不是那么糟糕。

来之前,就听说纽芬兰人很友好,今天是证实了。遇到的每一个服务人员都是微笑着的,我们问一个只需yes和no就能解决的问题,却总是能得到耐心热情的详细解说。这让人觉得生活在纽芬兰,还是件单纯甜美的事,这种单纯甜美,未见得和富裕有太大的关系。

Signal Hill

这是美得让我们惊叹的地方。湛蓝的天空,如雾如絮的白云环绕,让人分不清这是人间还是天境。

相比美景,这里更富意义的是,在1901年12月12日,马可尼发明的无线电信号,第一次穿越大西洋,从英格兰的康沃尔发出,这里接收到。Signal Hill故此得名。

Johnson Geo Centre

这是个布置得很不错的地理中心,介绍Signal Hill的地质形成,和地理天文知识。小朋友说就像学校的地理课堂。和马克尼的无线电一样,科学也是能激励人积极进取的动力。看到加拿大引以为傲的宇宙空间站的机械手Canadarm,Signal Hill地区五亿年来的岩层变迁,在人类千百年来的文明科技进步面前,昨天还在为工作和生活的繁琐而疲惫的我,顿觉那些繁琐何值一提。

地理中心里还有一项展览让我很感震动。1912年4月15日的泰坦尼克号就是在距离纽芬兰350里的大西洋上触冰山沉没。展览详细介绍了事件发生前、中、后的背景和细节,血的教训和感天动地的英雄事迹。1500条人命的逝去,让每一位观众面色凝重。

参观结束后在中心的小食店吃了简单午饭。出乎意料,虽然只是简单的panini和pasta,却是非常好吃,是伙计现做的。女儿们评价可以和欧洲的美食相比。不由又一次令我对纽芬兰的文化刮目相看。

Cape Spear Light House

纽芬兰现存的最古老的灯塔,自1836年启用,直至1955年。塔楼上又遇到一位热情洋溢的解说员,博古通今直说到我都有点动容了。说灯塔在19世纪的意义,就像电脑对于20世纪的意义,开启了人类交流的新篇章。学习历史,学习先辈们的精神,很有助于我们理解今天的世界,于我们是受益无穷的事。

纽芬兰,我在踏上这片土地之前,是不是有点小看她了。或许她都不仅仅是一块净土那么简单。

塔楼边上还有一座极小的白木屋,写着art gallery. 一天下来已经有些腿软的我,看着近十级楼梯,犹豫几分钟后,还是下了决心登了上去。又是一个意外的别有洞天之地。不大的几间屋里,挂的都是出自一名当地画家之手,纽芬兰全岛70多座灯塔的画作。我尤其偏爱几幅风雨和黑夜中的灯塔作品,望着它们想象着这明亮灯光带给风雨黑暗中的航船的鼓舞和希望。

一天结束,很是疲乏了,不过顺利找到了老公的同事推荐的中餐馆。在外,只要能吃到地道中餐,就总会觉得离家并不远。

老公的同事老家就是纽芬兰,在St. John’s 还有他高祖亲手建的房子。我们这次竟然也探访到了。

七月三日 星期日

在旅馆还是睡得不沉,时梦时醒。清晨醒过又睡去,却是被火警警报一下子惊醒。两个小朋友在学校里训练有素,跑得比我们都快。有惊无险,折腾一番回到房间已是九点。才知早上至少也睡到八点多了,这么一想觉得精神都好了不少。

原定去Ferryland野餐的,天下雨,改室内项目,The Rooms.

The Rooms兼具档案馆、博物馆和艺术收藏馆。今年七月一日正好是一战Beaumont-Hamel战役一百周年。这场在法国Beaumont-Hamel发生的14分钟的战役,夺去了近千名纽芬兰士兵的生命。褪色照片中的人,都大约二十左右的年纪,有的不到十八岁。这样一支队伍,大概是纽芬兰全部家庭的贡献了。

在从小刻下的记忆中,照片里穿这样军装,带这样军盔的,是敌人的模样。 好在人不仅是从教科书上学习历史的。

参观的人中有不少老人家,我想象应该会有当年牺牲士兵的家属。展品中的一个手工制作的小布袋让我驻足了很久,上面绣着Knit For Our Boys.    带着母亲温暖的布袋,唤着家中的男孩子们,此情此景中却让人心碎。

就像每逢这里十一月十一日国殇纪念日我都会感慨,西方国家和民众对军人的尊重和感谢之情。排队来看展览的队伍,数十米长,在馆外飘着的细雨中安静等待。这人群在这个街上行人都了了无几的地方,很是不同寻常。感慨之余,总是会想到万里之外的祖国,想把同样的尊重和感谢之情,也带给那片土地上的英雄们。

除了这个特别展览,馆内还有常设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和艺术展览。逛博物馆其实是很花时间的,加上午饭,我们在里面直呆到下午三点。从馆内居高临下可以看到St. John’s 市中心街景。两天在St. John’s 开车,就感觉这里的马路难辨东西,像线团一样缠绕,今天居高一看,才看出,原来都其实是盘山路。St. John’s也可算是一座山城了。

Boat Tour

下午按原计划到距离St. John’s一小时车程的Bay Bulls坐船出海。天还下着雨,到港口后更觉得冷。在码头给两个小朋友买了厚绒衣。

每个出海游船的广告都写着看鲸鱼,但要看到鲸鱼也是要有运气的。我们这次就没看到鲸鱼,但海鸟是看到了,而且是从没看到过这么多的鸟,满山密密麻麻的,乍一见都吃惊。这样的鸟的世界,人类其实是闯入者了。有一阵被高声鸣叫着的飞鸟笼罩,都有点害怕。

没看到鲸鱼,大家有点失望。船上的导游大概是为活跃气氛,唱了两首歌,很有水准,轻松的民谣歌。

回到旅馆搜索了下导游的名字,原来是当地一个乐团的歌手,难怪呢!

七月四日 星期一

离开St. John’s前往Trinity. 天晴好。路上绕到Brigus. 靠着谷歌地图指路,找Hawthorne Cottage. 最后开到一个宁静小镇,小路都只容一辆车通过了。有点疑惑,这是到了哪儿了?听到后座的小女儿在跟她姐姐嘀咕,we are at an adorable neighbourhood.

这时只听谷歌地图说到,your destination is on your left. 抬眼往左边一看,正见Hawthorne Cottage 的牌子高挂。真是惊叹谷歌地图的精准!不由又感叹一番谷歌这样的公司对社会的贡献。

这个cottage是加拿大探险家Bob Bartlett的故居。这么宁静的小镇,却是走出了这样富于探险精神的勇士。听完讲解,比较感慨的一点是,Bartlett为了更多地取得探险资金,加入了美国籍。地图上他所到的绿色线路,均是由美国出资,红色线路由加拿大出资。绿红之比,一眼看去,10比1大概都不止。

美国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这个小cottage之行,更让我这么认定。

Brigus游人不多,景色却是极美,只需看一眼就会惊呼着爱上她。

下午顺利到达第二站Trinity. 天又下雨。是不是海洋性气候就是这样多雨?倒是想起来了,这几天见过的纽芬兰女孩,皮肤都是细腻光滑像瓷器一般,白白的配上蓝色眼睛,就是我都看得不舍得移开目光。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生长在这多雨清净之地,真是福气。

晚餐吃了龙虾了。

七月五日 星期二

昨天一到Trinity就找到船公司,想订今天的出海看鲸鱼。却是已经全部订满,只得订了明早九点的。今天有一整天时间陆上活动了。

Cape Random film set

这是电视剧Random Passage的拍摄点。导游的介绍就是把电视剧情节大致演说了一遍。边听导游介绍,边结合着看现场的各座小木屋,颇有趣味。就这么个与世隔绝,生存环境艰险的地方,五六座简陋木屋、三四个家庭,几男几女,就十足是个精彩的小社会了。木屋的地是泥土还是木板,烧柴火处有没有烟囱,决定了女人跟谁一起过。从原始到现代,女人择偶的条件其实本质没大改变。

附近还有一座酒吧,也是为拍电影搭建的。我们一听介绍,这电影我们还看过,说的是纽芬兰一个偏僻的小镇,全镇人努力留下一位医生的故事。不错的电影,人心淳朴,像这里的风景一样清澈开朗,正是纽芬兰的风格。

Cape Bonavista Lighthouse

在这里远远的看到冰山了。第一次见到冰山,有点激动。白色远远的闪着光,傲立在深蓝的海面上,就像刚出生的阿佛洛狄忒女神从海上升起。

七月六日 星期三

为赶九点的船,起了大早。八点收拾好行李check out, 吃早饭。

下雨。到了船公司,导游说天不好我们可以取消预订,他不会收费。有两位游客觉得天不好不去了,我们还是决定去。

光是穿上从头连到脚的防护服就已经是很开怀的事了。防护服又保暖又防雨,穿上像宇航员一样,让人觉得什么天气都能应付了。

坐小皮艇上大西洋,听着还是很刺激的,但其实也还好。Trinity Bay水深良港,离岸不多远,皮艇就停下,等待大鲸鱼出没了。

运气很不错,没等多久,导游的雷达就探测到一条,小艇开足马力追上去,看到了!而且近在眼前!从没有这么近地看过鲸鱼,看它逐浪拍水,身躯巨大却灵活自如,感受到它在海洋中遨游的畅快自由。大西洋是它的家。

浪里雨中拍照摄影很是辛苦,没有多久从手指到脚趾都有点冻僵。在大海上的小艇里漂浮着,淋着雨,渐渐感觉有点奇异起来,就像回到人为生存而挣扎的原始状态,想的是怎么保存能量,这时候,什么文明文化都抛到脑后了。

近三小时后回到岸上,手脚都冰得不利索了,那样子肯定很是好笑。扒下防护服,找了饭店吃午饭,一杯热茶下去才感觉慢慢回到文明世界。

很独特精彩的经历!

午饭后前往第三站Grand-Falls Windsor. 这是纽芬兰中部最大的城市。在这里我们租的是公寓房,有厨房和全套的厨具餐具。到了以后立刻去采购了两天的油盐米菜,我好好做了一顿晚饭。小朋友说,太好吃了!

七月七日 星期四

今天重点是出海看冰山。近两小时车程到Twillingate, 到船公司后却被告知今天风浪太大,船不能出海。这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了。现翻旅游书,看Twillingate都有哪些景点可去。选了两个,Long Point Lighthouse, 和Aux Island Winery.

书上介绍说Long Point Lighthouse 是纽芬兰东北海岸线上被拍摄最多的景点之一。这里与别不同的是悬崖近在脚边,数十米下就是碧波翻滚、白浪拍岩,今天风浪声又尤其震耳,险峻之美之威令人叹而畏。

至今天灯塔看了也有数座了,但进到塔内部,这还是第一次。这座建于1876年的灯塔,至今仍在使用。这一星期两次出海都是下雨,风雨中看到灯塔,真有一种定心的作用,知道离岸不远了。科技发达,卫星定位技术已经这么普及,灯塔却仍有它不可替代的作用。

Aux Island Winery,有参观和品酒活动,我们不是很感兴趣,只买了瓶纽芬兰蓝莓酒。回来品味,淡淡的,好像一般。

冰山还是想看,下次的机会只剩St. Anthony了。能有缘一见吗?

七月八日 星期五

大晴天。今天去第四站Deer Lake. 选了Deer Lake作为从中部到东部的中点。一星期后也将从这里乘机回多伦多。

两小时车程。一路景观从海洋变为森林,一样的令人心旷神怡。这真是块广袤富饶、得天独厚的土地,难怪国歌里都会唱到God keep our land. 能够拥有这块土地,任何国家都会感到得到了神的恩典吧。

路途中只安排了一项活动,Newfoundland Insectarium. 蝴蝶馆内各色蝴蝶翩翩飞舞,有种蓝色翅膀的尤其夺目,飞翔时蓝色闪光,停下时翅膀合拢,蓝色就隐藏着,不仔细追逐着它,会纳闷那耀眼的蓝蝴蝶一下哪儿去了,就像一位神秘女郎,美丽诱人而忽隐忽现。

又遇到一位热情的解说员,不仅介绍蝴蝶,还向我们推荐当地景点。到旅馆后回看录像,才发现我拍时扫过他,他在笑着对我的镜头招手,可是我只顾着追拍蝴蝶,完全没看到他,真是不好意思。

三点多就check in旅馆,不再安排活动了,小朋友们玩游泳池,我也终于有时间几天的游记都补上了。

七月九日 星期六

小朋友昨晚睡得很好,说是床和枕头都是至今旅馆里睡到的最舒服的。这也是我们选Deer Lake的原因之一,有较好的连锁旅馆。另一个原因是它是中部枢纽,不仅有机场,可以直飞多伦多,而且去东西南北的景点都很方便。美中不足的是,没有什么像样的饭店,昨晚在一家中餐馆吃的晚饭,点的几个菜不但味道都是酸甜,样子也都是一样,花椰菜胡萝卜青豆加几片肉。真不能吃第二顿。和老板聊了几句,说Deer Lake只有五千人口。这样一个中枢市镇,应该有发展空间。

Gros Morne National Park

驱车一小时进入Gros Morne 国家公园。沿海的盘山路,一边是碧蓝的大海,一边是葱绿的高山,白色公路蜿蜒其中,美景让人欲语已忘言。

要坐进入Western Brook峡谷的船,需要走一段三公里的木栈道。蓝天下,前望是群山、湖水,后望是旷野,伫立凝神,真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苍茫豪迈之感。在这样的境地,已经不能说是观赏,而更是对大自然的朝圣了。朝圣,是唯有徒步才能实现的。

2017-04-30 16.15.43.jpg

大峡谷,深藏在Western Brook湖内,只有坐直升机或者坐船才能见到。据介绍说这里在1970年代之前还几乎没有人见过。的确这是一个处女般圣洁绝美的人间仙境,山高尽其雄壮,峡低现其温柔,太阳不吝热情地照耀着她,就连月亮也不舍离她,在天边白云间露着半个月芽儿。日月交辉之间,她吸进多少天地精华,惹得人望之即沉迷而醉。

Lobster Cove Head Lighthouse

在这里和女儿有段颇有趣味的对话。在白色灯塔下,我看着波光粼粼的宁静大海,很感慨地对女儿说,人真是应该多出来走走,对吧?女儿有点着急地回答道,我今天走了很多路了!我听了笑起来,我说的“走走”,显然和女儿所能理解的“走”,有些差异。我也不对她解释了,想来对大自然的感怀之情,是不分语言的。

Gros Morne Wildlife Museum

今天最后一个去处。很小的一个展馆,就是谷歌地图也没用把它收录在内,靠着看指示牌找到。內有纽芬兰地区的动物标本,各种海鸟、海洋鱼类,moose, 小海豹、北极熊等。对照着标本和说明,认识了不少动物的名字。moose, 公的叫bull, 母的叫cow, 所以应该是牛类,却不知怎么中文翻成“驼鹿”。

七月十日 星期日

Deer Lake 到St. Anthony, 近五小时车程。又穿过Gros Morne 国家公园,又欣赏一遍美景。

到St. Anthony的首要任务就是看冰山。为赶四点的船,九点多就从Deer Lake出发了。一路几乎没停,只加了一次油。小朋友们到底也大了,带着她们旅行轻松不少了。

车一进St. Anthony, 赫然就见一座冰山矗立在海湾里,原来在这里都不用坐船出海就能见到了!来到纽芬兰,心心念念,十天才见到你啊!

到船公司一问,四点的船已经订满,又只能订明早九点的了。我问伙计,能看到冰山哦?伙计说,当然了!我又问,看旅游书上说,陆上有一条小径就能看到冰山,是不是真的?伙计的表情都有点奇怪了,回答我说,是啊,就是出门左拐这条路,到灯塔那里就看得到。

伙计大概想,到了这儿,对看到冰山,还有什么可稀奇怀疑的。他哪里知道我们已经等待了这么久呢!

于是出门左拐,未见灯塔,就已经看到那洁白发光的冰山了,激动得想立刻停车去看。还是按耐住了,最好的风光定在绝顶处。果真,到了路尽头,汪洋大海无边,一弯海岸,温柔环抱处,就是那娇羞而骄傲的冰山,阳光下,碧水中,曼妙身姿婀娜。

停车,走入小径,爬过几块岩石,离她就那么近了。真是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七月十一日 星期一

今天坐船出海,又天阴。至此发现规律了,天晴时的船,往往被人提前都预订掉了,所以我们总是只能坐天阴雨时的船。

今天的船坐得辛苦,不但冷,海上风浪还大,船颠簸得厉害。船舱里暖和,但却更易觉得头晕。我在船舱里躲了一个多小时后,也觉得有点晕了,只能到舱外吹风受冷。两个小朋友倒一直在船舱里呆着没事。舱外有人晕得吐了,旅游其实是件很辛苦的事。

这次看到好几条鲸鱼。看得都有些经验了。鲸鱼浮出海前,真会先吐气,就像画里画的,头顶喷出一道水柱,在茫茫海面上,这水柱还是很独特的。看到水柱,就可以把相机对准那里了。先是头,再是巨大的身躯慢慢拱状浮出,最后是漂亮的大尾巴翘出海面惊艳亮相。

不过这次看到的都没有在Trinity 看到的那条近在眼前。现在想想,Trinity 的那条就像是在有意表演,在我们船边又翻跟头又拍水,活泼调皮。今天这么多条,都没有那样的表现欲。

冰山这次是看过瘾了。船绕到近前缓缓开过,让我们一览她们的高贵冷傲。今天发现昨天在灯塔那里的那座冰山漂移开了有数百米之远,个头也小了很多。原来她们真是还在不断漂移变化的。那昨天,能和她那么近距离的相见,也真是缘份了。

L’Anse aux Meadows

作旅游计划时,对要不要来这里,很是犹豫了一番。因为它坐落在纽芬兰最东北角,而且到这里只一条路,中间也没别的城市景点,就是说,来一趟是专程,单程近五小时的路。但是看纽芬兰的旅游介绍,这里是很重要的一站,所以还是决定放两天的时间在这里。倒是没想到这里的冰山是这么令人惊喜。

说这里重要,是因为它的历史价值。这里是北美唯一一个真实的维京人遗迹,欧洲人到达北美留下最早的证据在这里被发现。近一千年的历史遗迹,这在北美,是非同小可的。

遗址上的几座泥土棚屋是重建的。维京人离开这里时,把他们搭建的所有居舍工具都烧毁了。今天天冷风大,人很有点抖嗦,倒很合适体验维京人初登此地时面临的险恶生存环境。

最大的一个棚屋还生着几堆火,床上坐着几个穿着维京人衣服的妇女在做针线活,回答游客的提问。火堆、妇女、针线活,在这样的天气里和环境里,无不给人一种温暖的家的感觉,让人感到虽然是在泥屋里,生活也可以是和美的。但其实,初期远航的维京人里,是没有女人的,在这里更为至关重要的工具,也不是针线,而是战斗用的铁斧和盾牌。

这次旅行在几处历史遗迹参观的一个感受是,人类进步到今天,是多么不容易。能够生活工作在现代,是多么幸运。

Grenfell Historic Properties

就在我们旅馆边上,昨天到时已经来过,听工作人员简短介绍之后,就决定今天要来看一下。

Grenfell 是一名英国医生,1892年,在他27岁时从英格兰参加一个考察渔民生存状态的项目来到纽芬兰。从此毕其一生致力于改善当地渔民的医疗设施和服务,创建了数座医院、护士学校、养老院、孤儿院。他传奇一生留下的遗产,至今让纽芬兰人受益。我们旅馆对面就是一座由他初创的规模不小的现代化医院,这在这座渔港小镇,是很了不起的值得自豪的成就。

之所以想来看看他的展览,是因为这样有信仰、有毅力、有爱的人,总是让我崇敬而想追随的。从这样的人身上能看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

七月十二日 星期二

从St. Anthony 回Deer Lake. 这次旅行的最后一站了。两天前来时因为要赶路,一路上都没有停,这次原路回去,没什么事了,路上走走停停,吃午饭,早九点出发,下午五点才到。

天从阴到晴。阳光下的海洋又绚丽无比,与阴雨时的昏沉大不一样。

Port au Choix National Historic Site

又是一座历史遗迹。早在4500年前,这里就有美洲印第安人在这里居住。随着气候变迁,几千年来,印第安人,爱斯基摩人都曾在这里出现过。大约1000年前,欧洲人来到这里。

我看着4500年前这个数据,跟女儿说,这可以和中国历史相比了。不过,这里所现存的,只是一片荒野而已了。能够经历五千年,仍然生生不息的,唯有我中国文化。

女儿们看纪录片看得很认真,我也不敢把我中国文化的傲慢传给她们。她们自会有她们的视角和观点,来看历史和这个世界。

两公里外,又见一座灯塔,我们还在高速公路上就远远看到。此行可以说是爱上灯塔了,无论旷野中还是大海上,看到灯塔真的就像看到家一样,知道有一个安稳的守候就在不远处了。

The Arches

是一座有两个拱形洞的岩石。经过地理变化、风暴、海水冲击而成。造型独特,值得一看。刚才还在说我有中国文化的傲慢,这可不是嘛,这座岩石,要放在中国,定会有个形象生动的名字,诸如象鼻山那样的,再加一个阿诗玛那样的传说故事。可在这里,就叫The Arches, 拱门,真够实在的。

回到Deer Lake. 还是那家小朋友说床和枕头最舒服的旅馆,可以好好休息了。晚餐到了另一家中国餐馆,是自助餐,还行,炒饭和馄饨汤可以吃,我盛了两次。小朋友也都吃得饱饱。这几天的晚餐可以都在这里解决了。

七月十三日 星期三

今天又去Gros Morne National Park. 这座公园里有数处遗迹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保护遗产,地球地质层的变迁,这里可以看到真实展示。上次来时坐船才能看到的大峡谷是其中之一,峡谷的悬崖是冰川削过12亿年的花岗岩和片麻岩而形成。今天看到的Tablelands是另一处世界级保护遗迹。

这一片黄土高山我们迎面初见就觉得它有独特之处,山上一棵树都没有,光秃秃的,与比邻的森林大不一样。一看介绍才知道,那些黄土是大陆碰撞后被推压出的地幔。地幔的有毒成分,令这里寸草不生。

除了看风景,今天还有一个安排是走一段山径。看地图选了一个中等难度的来回五公里的。有了上次看大峡谷来回走六公里的经历,觉得五公里应该没问题。

哪知道这单程两公里半,是盘山土径。一路一直都在向上爬山。从穿着毛衣风衣开始走,一件件脱到只剩背心,感觉得到汗往下滴。真是受到锻炼了。一路担心两个小朋友吃不消。路上碰到从山上下来的人,都鼓励我们,快到了,后面就是开阔的木栈道,山顶的风光值得这一场汗如雨下。休息几次后,终于顺利到达顶峰。前人说得没错,风光无限好,一路的辛苦都值得了。

到我们下山时,我们也鼓励遇到的上山人,快了,值得!

到了山下,我问小女儿,这次怎么没说 I can’t walk anymore了?在家时带她外出,她走不动了就会这么说,搞得大家都只能半途而废回家。

她说,因为这次走回头路也不轻松,到了半山时,只能继续向上。倒是说出了人生哲理一般。

在这座国家公园花了两天,但还是有很多景点没有去到。有点像这次纽芬兰之旅的总结,有那么多可看的,那么多惊喜,但还有那么多有待发现的。

七月十四日 星期四

昨天的爬山径体力消耗太大,今天的安排从轻从简。天阴雨,户外活动也有限。

Corner Brook Museum And Archives

Corner Brook 是纽芬兰仅次于St. John’s 的第二大城市,西海岸的枢纽,距离我们住的Deer Lake 半小时车程。两星期以来,自离开St. John’s 之后,没见过这么多车,和大城市才有的商业区。真是感觉又要回到现实中去了。

这座博物馆是Corner Brook 最古老的建筑之一,建于1925年,曾被用作法庭和电报公司。电报公司从1925年启用一直到1982年。停用的原因之一是传真和电脑技术的出现,使电报逐渐被淘汰。说起电报,我都有印象,小时候,有时深夜会被摩托车的声音惊醒,然后听到人喊,几号几室某某某电报!这声音很是让人又期待又担心,不知那使者带来的是悲还是喜。就像展品中一台电报机的介绍里说,靠着它,在外的游子传递给家里结婚的消息,战争中的新娘得知家乡的安好与否,告诉家里她的新生活。

展品中还有上个世纪的收音机、电话、打字机,有些类似的机器其实我们都还使用过,放在幽静昏暗的博物馆里却显得那么年代久远。

科技,真是以日新月异的速度更新,物质技术,再也不是阻碍人与人交流的原因了。

此行学习了不少纽芬兰的历史。这座博物馆里的一项展出内容是介绍Captian James Cook. Captian Cook是英格兰人,地理测绘科学家,他在1755年绘制的精准地图,在英法两国对纽芬兰七年的争夺战中,为英国的胜利立下大功。介绍里有一行字我觉得写得特别好,Why was Newfoundland so important? The answer in one word is COD.

Cod 是一种鱼的名称。历史说简单,就可以简单到一行字。领土之争,就是资源之争。领土之争,无理可循,就是胜者为王。这是同大自然物竞天择的原理一致的。

Captain James Cook Historic Site

Captain Cook 的纪念公园。又有他的事迹介绍,还有一座他的全身铜像。看来纽芬兰人是很把他当作民族英雄的。

这里可以看到Bay of Island 的广角景观,不失壮美,不过我们已经看了两星期的广阔海洋和山脉,再加大峡谷的朝圣之旅,这里并未能让我们太激动。

Railway Society of Newfoundland

这个小博物馆展出两列在1920年代纽芬兰运行的火车。有导游带着到火车内部一游。对比对风景的审美疲劳,两个小朋友对火车倒还蛮兴致盎然的,这里坐坐那里摸摸。我却是对导游说从这里开到St.John’s 需要24小时印象深刻。这两地在今天,只是六小时车程。

其中有一列是推雪车,车头像把巨大的犁头,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Steady Brook Falls

今天最后一站。小瀑布隐藏在山林里,指示牌指向一条上山的小土径。小朋友对昨天的爬高经历还心有余悸,站在土径前不肯挪步。正好有游人下来,我们问了一下,小径要走多久,人家很轻松地答道,two minutes! 这才说服了小朋友。

可见知道目标有多远,对能否达到目标也是很重要的。

七月十五日 星期五

预报下雨,所以很为这最后的一天怎么安排伤了番脑筋,11点旅馆check out, 晚七点的飞机,有五个小时要安排。

看来看去,还是决定去Gros Morne国家公园。Woody Point, 看介绍是个海边小村,有一些艺术作坊和小饭店,距离机场一个小时车程。打着伞小村里走走,再吃个午饭,差不多。

雨还真不小。这两星期,天晴天雨大概各一半。雨中进Gros Morne, 一片烟雨迷朦,薄云水雾从山峦弥漫至海面,就像绿色森林飘飘的裙裾。

小村靠海的一条街有三四家饭店酒吧。我们选了个酒吧在里面消磨了一个多小时。酒吧一角有台电子琴,一把吉他,猜想晚间这里应该会有歌手表演。村口还有一座老旧小房,是家剧院,说是晚上有演出,票都已经卖完。想象一下,这里的夜生活大概蛮丰富的。

午饭后雨小了,天也不冷,细雨中打着伞走走还蛮惬意。参观了两个艺术作坊。

Christine Koch Studios

大多数作品是当地风景的版画,几处Gros Morne的风景我们都还能认出。女画家很健谈,和我们聊纽芬兰的天气和景观,问我是不是也画画,我很不好意思地说不是,在学吗?我犹豫了一下说没有。其实画画也是我长久的一个梦想,年少时曾学过素描,现在确实又想再拾。

女画家有一条大狗,非常安静,见我们来就摇着尾巴迎上来。我一般是很怕动物的,对这一只倒是不知怎么心生欢喜,摸了摸它的头,再撸撸它的背,感受它的尾巴轻轻拍在我的腿上。小朋友也喜欢得直摸它,大狗被抚摸得很享受的样子。女画家说,养它是想让它看家的,它却几乎从来不叫。

离开时,大狗站在门口望着我们,小女儿说oh he looks so sad. 我一看还真是,那眼神那表情真的露出悲伤。狗真是通人性的。仅这么几分钟,女儿们就感到了相遇的欢喜和别离的愁苦,这种感情的付出也是很伤人的,所以我的结论是不能养宠物狗。

Galliott Studios

这里的艺术作品比较杂,陶艺、摄影、画作、手工艺作品。布置也只是像个纪念品商店,有点影响观赏。倒是墙上贴的一副小宣传画引起了我的注意,细细地读了一遍上面印的几段小字。是一位摄影家写的,I want to show the important things, the things that bring me joy as a Canadian: Joy in family and home, and the freedom to travel from sea to sea across this country.

If I have created a picture…that brings happiness…I have fulfilled my vision.

用这段话来作为此次旅程的结束,很是合适。家的快乐和自由,创作的快乐和自由,正是这片土地最大的魅力所在。

155 (2).JPG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管晏列传

    5 条评论

  1. 1
    david - 2017年4月30日 00:04

    好!收到.谢谢!!!

  2. 2
    Simon ZZ - 2017年5月1日 18:51

    这是一片可爱的家园,可以用心去体验、去感受,充满爱和感恩的游记带来了满满的正能量,谢谢!

  3. 3
    柠檬水 - 2017年5月1日 23:06

    谢谢各位!可爱的家园,深有同感!

  4. 4
    vangbmlymwolzd.exteen.com - 2017年5月8日 21:41

    Hi there, You’ve performed a fantastic job. I’ll definitely digg it and personally suggest to my friends. I’m sure they’ll be benefited from this website.

  5. 5
    xxi6668 - 2017年7月21日 21:14

    来纽约旅游最超值的美国旅行社就在这里,位于全纽约最大的华人区法拉盛,来法拉盛旅游,找最经济实惠的纽约旅行社法拉盛旅行社就来皇后旅游,货比三家不吃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