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欄後」跨難 揭發性侵 (圖)

字体 -

图片3.png「欄後」呂麗瑤說:「錯的不是我,不是我的父母,更不是學校,錯的是侵犯我的人。」 資料圖片
呂麗瑤自派「生日禮物」解脫 鼓勵同遭遇者站出來遏止
香港文匯報訊(記者 費小燁)體壇性醜聞殺入香港,震驚社會。香港田徑隊成員、「欄後」呂麗瑤在前日淩晨、其23歲生日時在社交網站自揭初中時曾被前教練性侵犯。她指,在華人文化裡,性議題從來被認為是尷尬、羞恥或不可公開討論的事,她希望喚起大家對兒童性侵犯的關註,並相信遇到她類似經歷的人,隻要肯站出來,其勇氣會影響很多很多同路人。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昨強調,執法機構會嚴肅跟進。據悉,呂麗瑤昨日婉拒與警方合作,警方會繼續派人遊說她報警又得到老師們關於做人更深層次的教育
呂麗瑤在其個人facebook撰文第一句就說:「我被我的前教練性侵犯。」
她表示,今個暑假看到臺灣女作家林奕含案件時,已有衝動說出小時候的不愉快經歷,但當時沒有勇氣。至數月前,倫奧體操金牌女將McKayla Maroney於社交媒體自白被隊醫性侵犯的經歷後,終鼓起勇氣說出真相。
冀喚起關註性侵兒童
她指,自己說出真相有3個目的:一是希望喚起大家對兒童性侵犯的關註;二是鼓勵不幸的受害者勇敢站出來;三是讓大眾明白性議題並不是尷尬、羞恥或不可公開討論的事,同時希望藉此為更多人帶來正麵影響。
呂麗瑤憶述,她十三四歲時,因參加了學校的課外活動而認識了前教練Y,對方很用心教導她,彼此的信任漸漸建立,不時會一起吃下午茶或午飯, 關係可說是亦師亦友,「一年後,我的運動成績的確有進步,我更加相信這位教練可以令我有更高的成就。」
她續說,某個星期六中午,她補習班剛剛下課便收到教練Y的電話,對方問她上星期練習後肌肉有否感到繃緊,說他可幫忙按摩,放鬆肌肉。她認為,按摩在運動員的角度,絕對是一樣正常不過的事,「當時的我也沒有意識到有任何問題,因為他在我心目中是一位專業的教練。」
教練Y其後相約呂於運動場見麵,卻說在運動場難以按摩,提議到他家中,呂一口答應,「再一次,我沒有察覺到有任何問題。」
去到教練家中,呂被指示伏在床上,對方在她的大腿後方用手來回按了三四次後,便跟她說穿?長牛仔褲不好按,提議她把牛仔褲脫下。「我信任他,所以從未想過他會對自己的學生作出卑劣的行為。接下來,他繼續所謂的『按摩』。最後,他把我的長牛仔褲和內褲脫下,摸我的私處。直至被脫內褲那刻,我仍然反應不過來。」
呂麗瑤表示,約兩年前首次將事件告訴一位很要好的女性朋友,一直以來也隻有對她道出這件事。這些年,自己還有跟該名教練來往,甚至每年也都會跟他慶祝生日,她困惑地問自己:「我是神經病嗎?為何跟一位性侵犯自己的教練每年慶祝生日?也許我能夠把自己也騙倒……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那次之後,每次他靠近我,我的身體都會跟自己說退後。」
她直言,決定公開事件後,花了許多時間衡量,應該把事情的經過敘述得更仔細,並指希望讓大眾知道,加害者會將一切事情合理化,並利用受害者對他的信任,從而達到目的。
勿再姑息養奸 「錯的不是我」
呂麗瑤說,她未曾在香港的體育界聽過有性侵犯或非禮的案例,但相信同類事件存在,並鼓勵不幸地與她有相似遭遇的人能鼓起勇氣,向身邊的人尋求協助,不再姑息養奸。
她並希望其家人及關心她的人不要自責,「錯的不是我,不是我的父母,更不是學校,錯的是侵犯我的人。作為受害者,我不感到羞愧。我不想你們為我而難過,我想你們為我的勇氣而拍掌。」
呂麗瑤指,於23歲生日當天將真相說出是一種解脫,亦把自己由受害人變為幸存者,這是她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更希望大眾將文章分享,觸動更多受害人揭開加害者的真麵目。
婉拒報警 警續派人遊說
警方昨日下午派人到呂麗瑤的母校培正中學了解事件。據悉,警方昨日已間接接觸過呂麗瑤,但她婉拒與警方合作。消息指,雖然警方有責任調查所有刑事案件,但由於這宗懷疑性侵案暫無任何人證、物證或環境證據,如屍體或破壞物件等,警方很難展開調查,需當事人合作舉報才可展開調查,故會繼續派人嘗試聯絡呂麗瑤,遊說她報警。
原文地址:http://paper.wenweipo.com/2017/12/01/HK1712010006.htm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