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時代的藝術符號

字体 -

如果坐船在泰晤士河上航行,你一定不會錯過坐落於倫敦南岸的那棟矗立著四根煙囪的大房子。這棟建築四四方方,但卻故事多多。它就是倫敦知名地標之一的巴特西發電站(Battersea Power Station)。工業革命後,英國人對電力的消耗與日俱增,然而此時社會上卻充斥著安全指數較低的小型私人發電站。它們彼此獨立,互不相容,競爭激烈,導致國家電力供應混亂不堪。1925年,英國議會終於看不下去了,認為發電站應該有統一的發電系統。隨後,巴特西發電站應運而生。
工業時代的藝術符號
1933年,巴特西A電站開始建立;1953年,巴特西B電站開始建立。雖然兩站獨立運作,但採用相同的設計,最終形成了四個煙囪的佈局,而這也與它是燃煤發電站有直接關係。20世紀50年代,巴特西發電站每週燃煤1萬噸,平均每天消耗泰晤士河河水155萬立方米,維持著倫敦五分之一的用電量。然而,1964年的發電站大火燒黑了整個倫敦。18年後的1982年,由於污染太高,工作了近50年的巴特西發電站告別了歷史舞臺。
巴特西發電站的設計者是賈萊斯·吉爾伯特·斯科特爵士(Giles Gilbert Scott),這可能並不是個令人熟悉的名字。但作為設計師,他的另一項作品絕對是眾人皆知——英國標誌之一的紅色電話亭。在發電站的設計上,斯科特採用了新古典主義建築風格,使得巴特西發電站表現出強烈的垂直線條,注重裝飾幾何化等特點——那四根大煙囪就是代表。
發電站內部的義大利大理石的渦輪大廳、鋥亮鑲木地板、鋼鐵樓梯,與外部的四個煙囪,共同表現出了“機器美學”和“魔幻現實主義”。 
也許你會有“這樣一個有著四個大煙囪的龐然大物為什麼沒被拆掉”的疑問,因為這樣的建築似乎與倫敦的城市風光不是很搭。其實,自從巴特西發電站關閉以來,這座傳奇建築變成了倫敦人對工業時代懷念的寄託之一,甚至成為一種藝術符號。 
城市復興與煙囪轉型 
其實倫敦的商業開發與城市發展的關係頗為密切,20世紀20—30年代,富有階層選擇搬離倫敦市區,來到郊區生活,因為那裏有更大的居住空間和新鮮空氣。可現在的倫敦人更傾向於搬回去,因為城市生活的復興,公園、電影院、博物館等娛樂設置相當完善,居住在河畔成為優良生活品質的象徵。四五十歲的中年人也想要更加熱鬧和刺激的生活,不想繼續生活在郊區和鄉下,城市的復興也帶來了精神的復興,這為巴特西發電廠的復興提供了機會。 
伴隨著2012年倫敦城市復興計畫的實施,巴特西發電站第一次進行了市場化運作,並被出售給倫敦地產開發商萊坊(Knight Frank)。如今的巴特西發電站已經擁有諸多功能。當然了,燃煤發電是不可能的,人們在這兒能看到各種藝術展覽、露天電影,參加各種有趣的戶外活動。 
當地人對煙囪有一種情懷。1977年,名噪一時的英國搖滾樂隊平客·弗洛伊德(Pink Floyd)在巴特西發電廠拍攝新專輯《Animals》封面時,釋放了一個40英尺高的粉紅氣球小豬。為了避免大氣球飄走,樂隊還準備了一位狙擊手準備擊落飛豬氣球,不料拍攝時忘記通知狙擊手,結果飛豬擺脫了束縛直接飄走,希斯羅機場的航班因此被迫取消,警用直升機不斷追蹤小豬的軌跡,直到在肯特找到了沒氣後飛不動的小豬。後來再次拍攝時,狙擊手隨時待命才完成拍攝。“粉紅色氣球小豬”是音樂界的一個傳奇,甚至出現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上。 
如今一些影視作品也在這裏取景,其中一定少不了煙囪的鏡頭。在電影《蝙蝠俠·黑暗騎士崛起》的開頭,巨大的煙囪周圍沖出了60米的火柱,而火光引起了當地居民的恐慌,他們一度認為恐怖分子已經對這個廢棄多年的發電站實施了恐怖襲擊。 
夜訪煙囪魅影 
我到訪巴特西發電廠時,冬令時的倫敦已經在下午4點黑天。入夜後的傍晚下著小雨,工作人員開著施工車輛不時地進出大門。霧雨朦朧中,我發現發電廠並沒有開燈,夜幕裏發電站的輪廓隱約可見。主要入口都有警戒線,四根煙囪中的兩根比其他兩根要低一些,周圍搭著腳手架,一片改造的場景。 
與門衛攀談後得知,由於臨近耶誕節,巴特西發電站的改造進度比之前慢了一些,下班的時間甚至都提前了。他指著身後空無一人,但卻燈火通明的辦公樓對我說:“耶誕節就要來了,要恢復以往的場景,需要到明年。”後來他突然帶著無比期待而堅定的語氣對我說,“這個地方在兩年後將非常漂亮”。之後他塞給我一張出售改造後房屋的工作人員的名片,“要買房,請你聯繫這個人。”四根大煙囪,正躲在黑暗裏安靜地審視著所有變化。而面對未來,它們更加淡定,因為開發商並不打算拆了它們,只是煙囪周圍的環境將會有巨大改變。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