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有空调的时代,古人如何熬过酷暑?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这是杜甫《丽人行》中的两句,大意是指农历三月三日巳时,在唐都长安有许多丽人在水边祓禊。祓,是祓除病气;禊,是修洁净身,其实说白了就是洗濯身体,洗个痛快的澡,去去晦气。为什么在巳时(大约早上9点到11点)?因为这一天是古人的“上巳日”,古人要在这一天举行大规模洗濯——彻底告别冬天,洗去一冬的污垢,轻松走进夏天。 “上巳日”,可… (阅读全文)

浏览: 22 没有评论

打个喷嚏代表想你,居然是苏东坡玩剩下的梗

打喷嚏是我们日常生活中非常普通的一件事情,用现代医学解释,就是指人体将进入鼻腔的异物(如灰尘、花粉等)驱赶时出现的一种无意识反射。 在《说文解字》里,古人对于「嚏」这个字的解释是:悟解气也,从口疐聲。而我国古代的另一部字典《玉篇》里,同样解释了「嚏,喷鼻也。」 如果单是这样看来,虽然古人缺少科学研究,但大致还是没有错误的。 但是,偏偏在善良的古人里面… (阅读全文)

浏览: 14 没有评论

海外充值FGO(命运-冠位指定)

《Fate/Grand Order》(命运-冠位指定)是TYPE-MOON研发的角色扮演类手机游戏,类似于卡牌游戏,为Fate系列 的续作,游戏的背景继续“圣杯战争”展开,故事围绕在七个的不同时代和七个圣杯上,是“关于一个取回未来的物语”。 国服于2016年上线后,便吸引了大批的“粉丝”玩过这个游戏的玩家,对最近比较炙手可热的阴阳师手游也不陌生,相对于阴阳师,很多玩家都是喜欢fgo,因其庞… (阅读全文)

浏览: 4 没有评论

蒲松龄笔下的“动物世界”,有情有义

若说《聊斋志异》里讲得最多的动物,那肯定是狐狸,而且是狐狸精,不过,表面上讲的是狐狸,实际上讲的是人。狐狸只是一层猎奇的皮,里面充满的是人的本质,算不得是真正的动物。 蒲松龄的兴趣主要还在人类社会,不过,偶或也会用短小的文字给我们展现一个充满神奇色彩的动物世界。这些大小动物,讲义气、重友谊、有策略、不苟且,在动物本能行为的背后,也有值得人类学习的地… (阅读全文)

浏览: 279 6 条评论

魂断蓝桥是中国古代的一个爱情故事

一说魂断蓝桥,大多数人就会想到费雯·丽、罗伯特·泰勒主演的美国爱情经典影片,一座优美动人的桥,见证了泰晤河畔的恋情,玛拉和罗伊,初遇,一见钟情,终极,却是凄美绝唱。魂断蓝桥,荡气回肠,视为爱情悲剧的象征。 魂断蓝桥,最早是中国古代一个哀怨凄婉的爱情故事。只不过,殉情的是个男子。《史记》中《庄子·盗跖》记载:“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 (阅读全文)

浏览: 861 13 条评论

七个好习惯,让你瞬间变牛人!

1,积极主动 积极主动要求主观上不是被迫的积极,不是像青蛙戳一下跳一下,需要督促需要鞭策才会行动或者只关注自己关心的事、能改变的事,对于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或者影响较小的事不闻不问、不愿浪费时间。还要求我们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而不是不计后果的感性行事,积极主动的前提也是要经过一番深思熟虑,这样的积极才是有意义的,主动才不是浪费时间的。 2, 以终为始 确定了… (阅读全文)

浏览: 11 9 条评论

那些从古诗里走来的地名,优美风雅,看看有没有你的家乡

长安、徽州、姑苏、金陵……古代地名优美风雅,似乎每个地名的背后都藏有自己的故事,让人不由自主地在大脑中为它们描摹出一幅幅画卷。诗文典籍中那些美丽的地名,有其独特的气质和美感,那是我们心中,对中国河山的想象,是我们的怀古之情,也是我们的来处和归路。 姑 苏 说起姑苏,大家最先想到的,也许是落第的张继。秋天的夜晚,张继泊舟姑苏城外的枫桥下。落第的他心情沮丧… (阅读全文)

浏览: 326 没有评论

杜甫的诗才是怎样练就的

杜甫是大诗人,诗歌水平极高。考察其诗才练就过程,对今人提高语文能力可能有些借鉴意义。 诗人创作才能可以分为知识、技巧、艺术三个层面。知识是写作基础,是诗人认识和表现世界的话语资源;技巧是写作技术,是基本创作才能;艺术是技巧的延伸,是创造性的言说能力。教育、阅读、切磋、旁通是诗人获得上述诗歌才能的主要途径。 基本文化和写作知识靠教育获得。杜甫生于诗礼… (阅读全文)

浏览: 20 没有评论

二战最成功的刺杀行动——终结纳粹大魔王

1942年1月20日,纳粹德国大头目海德里希与希姆莱主持召开了万塞高级官员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提出了罪恶昭著的“最后解决方案”,该计划以处置患病或因其他原因无法工作的犹太人为名,实际上突出了屠杀欧洲1100万名犹太人的疯狂计划。 “最后解决方案”的始作俑者 海德里希是这一计划的始作俑者,并在会议期间与希姆莱商定了的具体的实施计划。很快该解决方案得到希特勒的首肯并付… (阅读全文)

浏览: 28 没有评论

汪曾祺:语言像树,一枝动,百枝摇

文学与语言 文|汪曾祺 中国作家现在很重视语言。不少作家充分意识到语言的重要性。语言不只是一种形式,一种手段,应该提到内容的高度来认识。最初提到这个问题的是闻一多先生。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写过一篇《庄子》,说他的文字(即语言)已经不只是一种形式、一种手段,本身即是目的(大意)。我认为这是说得很对的。语言不是外部的东西。它是和内容(思想)同时存在,不可… (阅读全文)

浏览: 24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