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出书简史: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他们写了点啥!

字体 -

郑爽的书《郑爽的书》于今年上海书展面市,但签售会后大家讨论的是她的素颜。除了郑爽,在上海书展上推介新书的还有媒体人杨澜、主持人董卿、演员李立群、来自《奇葩说》的几位辩手等。

如果把郑爽视为当红明星代表,李立群视为老一代演员代表,杨澜、董卿视为主持人代表,《奇葩说》的辩手视为栏目群体,那么这个阵容基本概括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泛娱乐圈名人出书者的标签和群体来源,甚至能够一瞥这些书到底是为什么而出,又是如何写成的。

作为泛娱乐圈最喜欢出书的群体,主持人在图书出版总量上占据了绝对优势,人均出版图书数量傲视群雄,许多职业作家一生都无法在数量上超越主持人,勤奋如村上春树,或许也要活到老写到老才有一点点希望。

今年再出新书的杨澜女士凭借一己之力拉高了泛娱乐圈人均图书出版数量。不算今年的新作,著者栏标注“杨澜”的图书大约有六十本。

从1996年出版第一部散文随笔集《凭海临风》之后,杨澜的出版之路一帆风顺。

从2000年起,杨澜主持的访谈类节目被编辑成文字归入凤凰电视台推出的凤凰文丛出版。几年后,同一类书籍署名不再是“杨澜工作室”,“凤凰文丛”的字样也消失不见,著书人一栏只剩下一个名字:杨澜。

访谈类节目的招牌就是主持人,“杨澜”作为最响亮的宣传语不仅仅作为唯一作者出现,同时也出现在几乎她名下每一部作品的封面上。至于内容,在网络和自媒体尚未像现在一般发达的那些年,电视上曾经播出过的内容经过文字梳理依旧有人会看。

杨澜的大部分图书都是所做访谈类节目的文字整理,访谈对象多为政治、经济、演艺等不同领域的知名人士,这类图书主打的多是名人效应。

早期与杨澜共同载入“凤凰文丛”的还有同一单位的许戈辉和窦文涛,二人早期图书内容和撰写方法与杨澜早期作品一致。

在集结成册方面学到杨澜精髓的是陈鲁豫,封面上的陈鲁豫摆的姿势都和杨澜差不多。

陈鲁豫早早就出过向外界展示个人生活的随笔类图书,杨澜也有,比起其他主持人,杨澜涉猎得最广,从教育问题、成功学到高科技。

除了凤凰卫视,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及曾经拥有中央电视台主持人或记者身份的,出书的也不在少数。

早一点的有少儿节目主持人刘纯燕,上世纪九十年代她和何炅一起主持少儿节目,那时候何炅还是大拇哥、毛毛虫,刘纯燕则永远是金龟子,从金龟子到金龟子姐姐再到金龟子阿姨,金龟子终于伴随着一代人的成长退居幕后了。

儿童节目也有访谈对象,但不如社会成功人士那样耀眼,刘纯燕的两本书主要还是自陈式的。

离开央视的柴静也出过这样的自述性书,但都不如后来那本《看见》有名。

仍然活跃在一线的白岩松也是先向外界披露自我,然后再出版那些和名人对谈,通过主持人视角看异国他乡社会精神面貌的书。

地方台主持人相对复杂一点,上海主持人曹可凡出书不少,把时间往回退得多一点他还讲过主持专业的问题,出过散文随笔,也出过访谈录集结。江苏卫视主持人孟非大多是随笔。

湖南台《快乐大本营》的主持人全都出过书,如果单项奖颁给了杨澜,团体奖大概要颁给“快乐家族”。

从“快乐家族”出书数量上看,就能一瞥这个主持团队中人物的分量。何炅五本、谢娜三本、李维嘉两本,杜海涛和吴昕合作出过一本。

这个团队出书大概有两种趋势,一种是在书名中体现作者名字的一部分,最典型的是谢娜,三本书全都带“娜”字作同音梗;另一种是在书名中体现“快乐”,除了谢娜的《娜么快乐》,何炅也在书名里“快乐”过,李维嘉两本都“快乐”,只有杜海涛和吴昕完全不快乐,不快乐之余还把各自姓名拆掉了。

何炅之前的搭档李湘也出过一本书,讲育儿故事的,名叫《甜蜜蜜的孕事》,但好像没有太多人关心,这本书现在在各大网站上以定价四分之一多一点的价格出售。可见作者名气和图书名气以及图书销量未必一定成正比。

另一个本有可能冲刺团体奖的团队是《康熙来了》的蔡康永和小S徐熙娣,可惜这档节目已经不在了,两位主持人北上发展、另起炉灶。“康熙”时期蔡康永写了不少书,有小说、随笔,也有教人如何说话“说话之道”。

小S除了一本《牙套日记》,其余书都在描述自己是怎样另类时尚先锋的妈妈,图片多过文字——如果把泛娱乐圈名人出的写真集都算作书的话,大概要从上海书展开幕数到闭幕。

姐姐大S徐熙媛就曾出过一本图多文字少的《美容大王》。当年连头发都不让男友碰的徐熙媛,如今相夫教子,已经不那么在乎外表。

在台湾,明星们也是热衷于出书的,林依晨以及与她搭档过的郑元畅、陈柏霖也都出过书,歌手陈绮贞更是图书界的圈钱大王,连吉他谱都出版过,而且卖得很贵。

台湾明星多半都是走文艺路线的,图很多,但写起字来也不大吝啬,这些明星出版的多半以游记为主,题为游记,但典型如陈意涵的《北岛相遇》乍一看更像是写真集。

大陆明星也出书,但出版物的内容和著者心态是有转向的。例如陈坤,他的第一本书《鬼水瓶录》主要是自我披露,第二本因为找到了演艺事业之外的有意义之事,于是写了西藏,写了行走,成了《突然就走到了西藏》。

这种转向发生在大多数主持人身上,最开始是向外界介绍自己,如果活动范围一直停留在业务领域内,就会出栏目访谈相关的图书,如果在职业外找到了自己的关注点,就会书这一点。

比较典型的是汪涵。汪涵的第一本书也是自我披露性的,到了第二本《有味》就开始脱离小我走向大大世界了。

近几年红起来的大鹏连续出了两本书,都还在自我披露这个阶段打转。

“四大流量”之一的李易峰是四个小生中唯一出过书的,还有在《建军大业》中饰演叶挺的欧豪,也出过书。

这类偶像型明星出书目标读者都是粉丝,自我披露是粉丝唯一关心的事。

年轻明星们是否会经过岁月的洗礼,有所成长有所转向,其实要看他们的第二本书。

掀起名人出书的最开始也就只有两拨人,以演员为主的明星和家喻户晓的主持人。前者的代表是演员刘晓庆,刘晓庆因为税务问题一度入狱,入狱期间和出狱之后都有写作,许多起着有争议性标题的书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像刘晓庆这样的女演员曾经经历过充满理想主义、希望、生机勃勃的上世纪九十年代,演过的角色多,接触到的人也不少,那时候许多事情传播途径有限,谁写书谁就有了发言权。

如今在电视剧里演各种类型婆婆的潘虹写过一本书,林青霞年轻的时候也出过一本书,近两年再出书,写法已经高级多了,有种淡淡的禅意在字里行间。

这些女演员经历了影视剧的好时代,自己的过去足以成书,只有不想说没有说不尽。有得写是写书的最重要的元素,只有倾诉欲不行。写书当然也是发泄倾诉欲望的途径,但总围绕一点事说个没完就成了遭人厌烦的祥林嫂。

赵忠祥老师大部分书都涉及“岁月”。《岁月回眸》《岁月情缘》《岁月随想》《岁月缤纷》,忆往昔峥嵘岁月稠。那时候八卦新闻并不发达,当事人爆料总还是更有看头的,赵忠祥老师的声音影响力最大的一刻似乎定格在了“又到了交配的季节”,没有人关心这位《动物世界》中最重要的角色过去如何如何,许多历史就被这样忽略了。

与赵忠祥一样,倪萍的自传性作品《日子》因为成为春节晚会经典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中的一个段子,而被全国人民熟知。

快二十年了,白云的《月子》早就糊了墙,饰演者宋丹丹本人也出了一本《幸福深处》。拿倪萍当梦中情人,“爱咋咋地”的黑土现在偶尔出现在他女儿的直播中。许多发生在昨天的故事,今天明天就会被遗忘。

倪萍似乎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后续的书中不再提陈凯歌陈红夫妇,开始写自己的姥姥、谈自己的画,再提《日子》也变成了《倪萍画日子》。

像《昨天,今天,明天》“作家群”缺席了黑土,《人间四月天》“作家群”里也缺少了一位林徽因。

出演徐志摩的黄磊,饰演张幼仪的刘若英,扮演陆小曼的伊能静都写过不少书,只有林徽因的扮演者周迅一直甘愿做别人笔下的人。

《人间四月天》的几位主演即便不是本身选择文艺范,也是为文艺范青年所喜爱的。有趣的是,这也是唯一一群热衷于搞虚构文学创作的“团体”,而且无一例外是布尔乔亚情调的虚构文学,淡淡的哀愁,看不惯的也管这种调调叫“矫情”。

许多人买过三位的账,如今除了淡出公众视野的刘若英,黄磊和伊能静的公众人物形象设定完全变了,昨天的就让它留在人间四月天里好了。

泛娱乐圈出书最重要的是要有名,未必需要有文化作为基础的,上述列举的明星中闹过白字笑话的也有不少。

一部分人比另一部分人热衷于书写,是向外表达、倾诉方式有所不同,并不能作证作者本身的文化水平。

有人愿意倾听,或者说有人愿意选择优先倾听他们的声音,更大程度上是相信他们有名,相信有名人所见到的、知道的和籍籍无名的大多数人不一样。

有名气做背书,从消费视角下,作为商品的书总会好买一点——这就是为什么大部分书上都有写满各界名人人名的腰封,名人出书不需要腰封,一张有名的脸就够了。

币拍网海外充值商城:www.cnypai.com 海外充值支付宝、微信、游戏点卡上币拍网就够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