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中的香奈儿

字体 -

在二十世纪前叶,丽兹酒店是巴黎重要的文化中心,是各派名流的常住地和聚会场所,可可·香奈儿就是其中之一。

香奈儿住在丽兹长达 30 年,在那段时期,她与德国官员汉斯·冯·丁克拉格交往密切,与此同时,她还有一个秘密情人,没有人知道这个人是谁。也正是因为与汉斯的关系,纳粹战败后,香奈儿被人指控为间谍,在巴黎的评价并不高,但可可·香奈儿在生活方面的谨慎态度和与英国领导人密切关系,均使她免遭残酷野蛮的清算惩罚……

可可·香奈儿

可可·香奈儿在 20 世纪前 20 年,作为时装设计师名声大震。此前她放弃的职业就像阿莱蒂初次闯入公众生活中那样,是一名普通而有伤风化的卡巴莱歌舞演员。香奈儿那时作为一名年轻女子并不反对给有钱人当情妇以换取生活上的富裕与飞黄腾达。有些人挖苦地说,早些年她是那一代人中的一位有名的风尘交际花。无论如何,她年轻时有一段时间曾经受到法国警方的监视,有卖淫嫌疑。

到 20 世纪 30 年代,那一切都已成为她的过去,她已经是一位名利双收的女人,在世界舞台上被视为杰出的企业家和创新者。她开着一辆漂亮的劳斯莱斯汽车,而且与她那位已故的邻居乔治·曼德尔一样长期居住在旺多姆广场。美国作家约翰·厄普代克在 20 世纪 70 年代有一段名言高度概括总结了香奈儿在战争期间的态度:“已有的所有证据表明,香奈儿对于犹太人邻居的命运毫不关心,对于绝大多数巴黎市遭受的贫困和耻辱极为冷漠……在距丽兹大酒店有 15 分钟步行路程的犹太人居住区,生活的苦难如山一般在四周涌现,但是她同有些人一样,仍然感到快乐幸福。”

法国丽兹酒店( Ritz Paris ),在酒店所有常客中第一个被法国内务部队审问的人是可可·香奈儿。

1944 年 8 月末,那时巴黎尚未解放,香奈儿这位时装设计师仍然居住在丽兹大酒店康朋街一侧的客房里,过着奢华的生活。她在旺多姆广场居住过的顶层客房战争时期没有入住。除德国军官以外任何人不准进入大酒店的那一侧建筑。作为一名常住房客,“她付给大酒店一笔钱修建了一段低矮阶梯,从她居住的两室客房通到阁楼卧室”。尽管那间卧室狭窄拥挤,她极为满意这种安排方式。她自嘲地说,这样改造更便宜一些。

更重要的是,这些安静的房间是她同汉斯·冯·丁克拉格幽会的方便场所。

1940 年德军占领巴黎时,香奈儿和汉斯已经相互认识好几年了。1936 年丁克拉格被派到德国驻巴黎大使馆工作,在巴黎一带为人熟知,连续干了好几年。不久前同他那位贵族出身的德国犹太人妻子马克希米利安·冯·舒思贝克离婚后,汉斯成了花花公子。汉斯相貌英俊,气度不凡,作为花花公子倒也挥洒自如,顺风顺水。他和香奈儿于 1937 年,也许是第二年在朋友们的一次聚会上初次相遇。

香奈儿与她的德国情人汉斯·冯·丁克拉格男爵。(翻摄自《 Daily Record 》)

德军刚刚占领巴黎时,汉斯和香奈儿都居住在丽兹大酒店,难免相互经常见面。汉斯身材高大,相貌英俊,具有古典日耳曼人气度,比香奈儿小十岁。但是香奈儿虽然刚过 60 岁,仍然惊艳秀美,富有魅力。在整个战争期间,他们之间的情爱关系一直没有中断。就像拥有德国战时情人的许多法国女人一样,巴黎的解放也使香奈儿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

香奈儿在 8 月末那几天遇到的麻烦并没有涉及到她的爱情生活。同阿莱蒂相比,香奈儿表现得更加谨慎,竭力保守她同德国军官有情爱关系的秘密。布兰琪·奥泽罗对此记得非常清楚。布兰琪在和香奈儿比邻而居的时候就讨厌她,并且很乐意为每个有兴趣的人画一张香奈儿的画像。画面没有丝毫恭维之处。从战争爆发起这两个女人就互相认识,将近十年了。她们彼此之间怀有一种深深的无言敌意。布兰琪回忆说,这其中的一部分原因是 1940 年德军开始占领巴黎时,香奈儿不仅仅同汉斯·冯·丁克拉格相好,而且暗地里还同时勾搭着另一位男士。

丽兹大酒店 1930 年代晚宴

“她从来没有和他们当中的一位出现在丽兹大酒店里,”布兰琪回忆道,“没有人在乎这个,可她却极力保守秘密。我了解这些事,因为有位清洁女佣是我的内线。她及时地把最新情况向我汇报。她感到妒忌,倒不是因为香奈儿女士是位有名的时装设计师,那对她来说不算什么;而是因为同两位大帅哥生活在一起就是她的天堂梦想。多么奢侈啊!”布兰琪用尽心思同大酒店里的服务人员搞好关系,但即便如此,香奈儿第二位情人的身份仍然是个谜。冯·丁克拉格是她的情人,这毫无疑问。

与阿莱蒂不同,香奈儿不仅仅与一位德国法西斯同床共枕,还同德国当局联手剥夺犹太生意伙伴的财产,她甚至还参与了德国政治阴谋的核心运作过程。至今还有人说她是为德国实权派高官效力的间谍。

电影《少女香奈儿》Coco Before Chanel 剧照

那是一段扯不清的历史,任何相反的说法都有以偏概全之嫌。确切的情况是:美英情报机关掌握着香奈儿的档案,并对她作为德国特工人员可能从事的活动进行过调查。二战期间,她去过柏林两次:一次是在 1943 年末,另一次是在 1944 年初。这两次行程都是在一个名叫瓦尔特·谢伦伯格的德国阿博维尔间谍机关特工人员的帮助下安排的。此人于1944年2月被派往巴黎接替德国抵抗组织的秘密领导人威廉·卡纳里斯上将(他也是丽兹大酒店的常客)。

有关汉斯·冯·丁克拉格及其所从事活动的厚厚几本档案还被完整地保存着。他是著名的德国特工人员,而且也可能像香奈儿一直坚持认为的那样,还是英国双重间谍。

可可·香奈儿

汉斯·巩特尔·冯·丁克拉格男爵出生于普鲁士一个贵族家庭,自 1933 年起担任德国驻巴黎大使馆特使。汉斯身材高大,长着一头金发,很有魅力。温文尔雅,深得女人喜欢。有人说他为自己赢得了一个“麻雀”的外号,是因为他拥有高超的外交手腕。这个外号也可能有着更平凡、更阴暗的渊源:即代号“政府律师麻雀”——到处巡回的德国国家法律代表。

布兰琪·奥泽罗称汉斯为“麻雀”。她无法容忍香奈儿,却认为汉斯一表人才,鹤立鸡群;她丈夫则不以为然。汉斯同当时另一位外交专员约阿希姆·冯·里本特洛普初次来到巴黎,他们的任务是在执行绥靖政策那几年撮合法国和德国达成政治协议。他们在巴黎极力讨好那些富有的亲法西斯记者和政治家,其中包括费尔南德·德·布里农和皮埃尔·拉瓦尔。这二人在数年后担任了维希卖国政府领导人。

丽兹大酒店 2011 年内部装修

在德军占领期间,冯·丁克拉格是丽兹大酒店的常住房客。毫无疑问,把他派到巴黎来就是为搜集情报,执行宣传任务。毕竟他是德国政府的一名特使。

从那儿开始,故事情节变得错综复杂,难解难分。汉斯的母亲是英国人。难怪香奈儿坚持认为,汉斯是隐藏在英国的双重间谍,这并非没有可能。

阿博维尔谍报机关,特别是在进驻巴黎的威廉·卡纳里斯上将领导下,的确成了德国抵抗组织的发展基地。像汉斯那样出身军人家庭的普鲁士贵族最有可能奋起反抗阿道夫·希特勒在德国妄自尊大、一手遮天的作派。

德国占领期间的巴黎市区。(翻摄自《 Daily Record 》)

另一方面,即使英国方面掌握着有关汉斯·冯·丁克拉格作为双重间谍的档案材料,这些档案材料,从未解密公开或者被人发现过。凡是被牵扯到的每一个人都暗藏私心,企图在战后炮制说辞,为自己开脱罪责。

不可否认,可可·香奈儿既是一位反犹太主义者,又是一位崇英者。在英国上流社会,反犹太主义情绪就像在法国和德国贵族社会一样普遍存在。20 世纪 20 年代,香奈儿是英国贵族西斯敏斯特公爵休·理查德·亚瑟·格罗斯维诺的情人。这位英国贵族直到 20 世纪中后期仍然顽固地坚持亲德国的政治立场。香奈儿在社交活动中还结识了温莎公爵夫妇。这对公爵夫妇同情法西斯,在德军占领期开始之前的那个夏天下榻丽兹大酒店。据说香奈儿了解他们的一些令人难堪的政治秘密。

香奈儿和西斯敏斯特公爵

她肯定知道在她的朋友温斯顿·丘吉尔看来,这位国王放弃王位,同那位沃里斯·辛普森夫人结婚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一件事。1936 年秋季,温斯顿·丘吉尔同他的兄弟杰克·丘吉尔,还有让·考克托来到丽兹大酒店香奈儿的套房里共进晚餐。在豪饮多杯法国葡萄酒之后,温斯顿·丘吉尔因感伤于国王的丑闻,竟趴在香奈儿的香肩上痛哭起来。后来温莎公爵夫妇被送走离开了巴黎,因为他们不可靠,还有可能同德国人勾结在一起。他们即使在自己的岛上静居之地仍然起劲地干着通敌勾当。

巴黎解放后,香奈儿的命运就取决于(无论她知道与否)谁可以给温斯顿·丘吉尔写一封更具说服力的书信,是她本人还是她的一位老朋友,以前的雇员维拉·隆姆巴迪。维拉是这位英国首相的亲戚,出生于英国,也是意大利一位贵族法西斯上校的妻子。1923 年在蒙特卡洛时,她第一次把香奈儿介绍给了她的另一位亲戚西敏斯特公爵。据汉斯·冯·丁克拉格透露,她也曾是香奈儿的一位同性恋情人。

到 1944 年春季,这两位女人都已被卷入风险极大的间谍与背叛活动中。最终至少有一人将被怀疑是法西斯间谍。维拉·隆姆巴迪暗下决心,一定不让这种罪名落到自己头上。

香奈儿和丘吉尔

随着解放日期的临近,香奈儿心里清楚她的个人记录上将会留下一些危险的伏笔。在德军占领期最后一个冬季,她曾试图促成丘吉尔和一些打算在两国之间单独议和的德国人彼此沟通,商议对策。她同英国领导人和贵族阶层关系密切,因此便于建议德国人同谁接触,如何面对当下的形势。

事实上,在 7 月 20 日行刺希特勒行动之前的准备阶段,一些贵族出身的阿博维尔特工在 1944 年冬季试图通过非正式渠道,同双重间谍商协德国政变成功时英国的进军条件。有人问丘吉尔,如果德国抵抗组织刺杀了德国元首和赫尔曼·戈林,结束战争的条件是什么?丘吉尔直截了当地说:“无条件投降。”在这些可能招惹麻烦的阿博维尔特工当中有一位就是威廉·卡纳里斯,那年冬季,他正在巴黎统一调度许多充当英国双重间谍的德国贵族。香奈儿和汉斯·冯·丁克拉格是否也是丽兹大酒店里包括卡尔·冯·斯图普纳格尔、凯撒·冯·霍法克和汉斯·斯派达尔在内的那个小集团成员?卡纳里斯上将在 20 世纪 30 年代就把冯·丁克拉格用作间谍,直到 1943 年仍然把他用作间谍。因此香奈儿很有可能也跟着入伙了。

可可·香奈儿,1935

眼下香奈儿只是孤身一人留在巴黎。在同盟国军队到达巴黎之前的那段日子里,冯·丁克拉格同德国外交使团的其他人一起离开了。香奈儿根本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他。战争距巴黎市不到一百英里,到处都陷入一片混乱。她担心他的安全,很想知道他的处境。那个星期,她把里面装满一瓶瓶珍贵的香奈儿五号香水的手提箱送给了一位随大部队往东进发、会讲德语的年轻美国军人。这些珍贵香水的价值抵得上同等重量的黄金,在生意兴隆的黑市上能卖很多钱。她只是要求说,如果他在将来的某一天审讯德国战犯时能够找到汉斯,希望汉斯能给她邮寄一张明信片。他只需要在明信片上写出如下地址和收信人姓名:巴黎,丽兹大酒店,香奈儿小姐收。每个人都知道如何找到她。

香奈儿还小心翼翼地同美国人打起了交道。她知道形势正朝着新的方向发生变化。香奈儿有着极强的生存能力。英国情报机关军情六处的一位官员在后来谈到香奈儿把握时机的能力时,钦佩之情溢于言表:“就像当年拿破仑经常运用一些看似简单,其实非常高妙的手法,最终成为杰出的将军一样,”这位特工人员述说道,“她只是在她那一间大百货商场的橱窗里摆出了一个通知,说是美国军人可以免费领取香水。因此他们就排起长龙前来领取香奈儿五号香水。要是法国警察胆敢碰她一根毫毛,那些美国军人肯定会绝不留情。”

Brad Pitt 为香奈儿 5 号拍摄的广告

后来她暂时逃离了丽兹大酒店的客房,转移到她自己的工作室上面那几个房间里去,多留一手,以防不测。当时在丽兹大酒店的密室还藏着法国内务部队以通敌叛国的罪名通缉的另一位常客。他就是谢尔盖·里法尔。

到最后这一切都无济于事。9 月第一个周末,几个带枪的男人出现了,要香奈儿小姐跟他们走一趟,有些问题要问。他们是法国内务部队派来的人。整个战争期间,她一直同她的德国情人住在丽兹大酒店。仅凭这一点,她必须老实交代自己的通敌叛国行为。和她处境一样的法国女人受到了严厉惩罚。可她却顽抗到底,以冷嘲热讽的语气对抓捕他的人说,如果一个女人有幸遇到了与自己年龄相仿的恋人,她不会要求看一看那位先生的护照上都写些什么。

几个小时以后,香奈儿又回到了自己的客房,让丽兹大酒店每个人都大吃一惊。于是谣言四起,都说释放她的命令是由英国政府最高层下达的。吕西安娜·埃尔米格也听说了这件事。多年后,她仍然记得英国首相丘吉尔寄来的一些书信向香奈儿保证肯定会得到支持,不会忘记朋友间的友谊。正是这些书信成为释放香奈儿的决定因素。

可可·香奈儿年老时

被释放后,丘吉尔建议香奈儿赶快远走瑞士避难。那年秋季,香奈儿一直反复遭到同盟国的调查盘问。到了最后,无论她在德军占领期间所从事的秘密活动真相如何,无论汉斯·冯·丁克拉格作为特工人员的实际情况如何,同盟国断定此案千头万绪,扑朔迷离,很难揭示出案底全貌。

在牛津大学现今保存的丘吉尔档案中,有一系列已经解密的绝密文件披露了法国、英国和美国政府各自以为此案如何能得到公正判决的想法。他们提出的问题包括:可可·香奈儿是否是一位德国间谍?除了交际通敌以外,其他方面香奈儿都是清白的吗?难道汉斯·冯·丁克拉格同他的上司威廉·卡纳里斯一样也是英国军情六处的秘密特工人员?或者说他的身份比较一般,却更加凶险?事实的真实是否已经湮没在重重迷雾之中?法国司法部掌握的香奈儿档案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香奈儿五号香水

但是在 1944 年和 1945 年当一切都还记忆犹新的时候,美英两国在巴黎解放之后的几周里得出了一个共同结论:上述问题无从查证。德军占领时期的一些往事甚至在战争结束前就已经散失湮没了——湮没在神话与传奇中,湮没在闪烁回避和穷追盘问中,甚至有时湮没在精彩纷呈的各种秘密中。在那些往事中,上述纠缠不清、千头万绪的案底常常最难破解。

出乎预料的是,政府高层的长期调查以及香奈儿作为一位涉世很深的 60 岁女人在性事方面的谨慎态度,均使她免遭更加残酷野蛮的清算惩罚。针对她的那些指控远比“交际通敌”或“向敌人传递情报”等罪名严重得多。为此特地启动了一个冗长的调查过程。她与英国领导人关系非常密切,谁也想不出什么差错。后来同盟国得出结论,无法确切地知道香奈儿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时,由于证据不足,无法将她定为战争罪犯。此时巴黎治安维持会疯狂的清洗惩罚时期已告结束。

丽兹大酒店, 2011

后来香奈儿远走瑞士洛桑,与汉斯·冯·丁克拉格再次团聚,重续前缘。这对情侣在自我流放中度过了近十年的光景。无论香奈儿从事过什么样的隐秘活动,她的各种公开活动足以使巴黎同胞对她评价不高。这就是为什么在巴黎解放后的那个秋季,她开设在康朋街上的那个工作室仍然没有营业的原因。她在丽兹大酒店入住的客房里空无一人。

20 世纪 50 年代中期,香奈儿才最终再次回到丽兹大酒店的客房。那时在巴黎已经无人再愿意回想纳粹德军占领时期的往事。欧洲一体化比英美联盟看上去更加充满希望。

丽兹大酒店,1907

对于那些在德军占领时期入住丽兹大酒店的客房而言,巴黎的解放就标志着那段奢华、现代时尚和巴黎往事的终结。那一代人在 20 世纪第一个 10 至 30 年代期间改变了未来的发展走向。

1944 年 9 月,另一批电影明星、上流社会人士和各界社会名流已经开始创造新的传奇。在康朋街酒吧的重重阴影下默默工作的人们当中就有第二代战时间谍。他们是为曼哈顿工程效力的工作人员。他们要趁着德国在同盟国军队打击下全面崩溃的时候,竭尽全力尽快阻止阿道夫·希特勒掌握核武器。

币拍网海外充值商城:www.cnypai.com 海外充值支付宝、微信、游戏点卡上币拍网就够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