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朵深渊色|我的前半生

字体 -

宁溪是离异女子,与前夫识于大学,相恋5年,结婚20年,彼此互为初恋。她与多数贤惠的女子一样,操持家务,孝敬老人,扶持丈夫,疼爱孩子;她离婚的原因也与多数人一样,丈夫出轨;唯一不一样的是,当她意识到丈夫一边求和表忠不愿离婚,一边私下继续与情人私会,她果断选择离婚,不像有些人看在孩子份上委曲求全。柔弱女子为母则强,失去爱人、情感支柱都不足以溃败沉沦,她凭借自身工作能力带着孩子继续生活,妥善安排家庭事务,及关照孩子心理状态,照宁溪所说,一切如常,地球照转,未见倾诉其间苦楚。宁溪又说,感谢离婚这个变故,让自己明白了许多事理与人性,曾经太傻了,以为相爱就是永远,结婚就是一辈子,丈夫是依靠;现在懂得,靠山会倒,靠人会跑,靠自己最实在,是前夫让我知道未来应该找什么样的人,我现在不年轻了,还带着孩子,就算找不到也没关系。

故事到此远未结束,后来宁溪的前夫与小三并未结婚,他们二人真正在一起后处处是裂痕,小三没有宁溪的贤惠与隐忍,不久后另觅高枝弃他而去。前夫至今独身,悔不当初。托人前来说和复婚,被宁溪果断拒绝。宁溪说:“理由很简单,与前夫可以是朋友,但不可能是家人了,前夫年纪不小,其实并不成熟,长久来依赖于家人的照顾,一路顺利,没受什么挫折,内心单纯,易受挑唆,遇到小三头脑发热,越是外力受阻越激发内在的反抗,误认为二人同患难是真感情,其实就是一时头脑发热而已。梦醒,被人嫌弃,想起按原路回巢?不,就算我找不到合适的再婚对象,也不会再考虑他,这么多年,我像照顾一个大孩子一样照顾他,他出轨我离婚成全他们,现在谈复婚太晚了,虽然身边劝我复婚的人很多,说毕竟是孩子的爸爸,但是我不这么看。我不愿复婚,不是至今还恨他出轨,而是我不想再用后半生以失去自我的姿态去照顾一个大孩子,离婚后我彻底看清了一个人,我们之间的差距很大,他并不适合我,我们是无法在一起生活的。”

看至此,真想与她击掌相庆。这是一个人格健全,可柔可刚,思路清晰,内心强大的女子。

她像极师太亦舒笔下描绘的女子:独立自强,不惧风浪,可柔情相待,也坚强果敢。有的女子结婚以后,终身活成了另一半的附属品,而像宁溪这样的,她们只想与男子比肩而立,相互扶持,并非你挣我抢,恰是相得益彰。

失婚话题长盛不衰。同样的,近来根据师太同名小说改编的热播剧《我的前半生》已大结局,该剧将现代婚姻推上话题榜。剧中扮演全职太太的女主角享受着安逸的家庭生活,一经婚变,一切归零,不得不在旁人帮助下走出家庭迈入社会。此举看来心酸,却是不得已的自救。以致某些女性感叹:时代变了,以前结婚不用工作照顾一家老小属天经地义,现在结婚为防被弃时有尊严有话语权,不仅需照顾一家老小,还得外出工作以表明与男性地位平等。

此番感叹的出发点仍视女性在婚姻中为弱势群体,但凡真正独立的女子,不会一再纠结婚姻与工作的取舍问题。在她们看来,结婚是力的相合,而不是寻力依傍。至于独立,常有教育者教导需培养孩子的独立能力,此时的独立单指动手能力,成年后若未意识到拥有独立即拥有自主选择权,则很难真正展现独立的风貌。换言之,独立不是一种简单可培养的习惯,而是融入个体精神世界的追求,等同信仰,遇山遇水均不会轻易改弦更张。

宁溪也好,电视剧里的罗子君也罢,与女性自爱自强均有关联,但更深层次,她们以自身经历指证了爱是一朵深渊色的事实。

未知爱者,赞其美艳,颂其伟大,誉之救赎。涉水而过者,方知爱的深浅,一步天堂,一步地狱。尤其,爱与婚姻结合,幻做人人身后的羽翼,是翅也是箭,可飞翔也可刺中跌落。

恰是这样隐藏极好的一朵深渊,警喻世间男女,涉爱而过时,请务必小心,爱之甘美,是蜜糖也是砒霜,后果需自负,无人可代尝。

币拍网海外充值商城:www.cnypai.com 海外充值微信、支付宝、游戏点卡上币拍网就够了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