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杂谈 的存档信息

此人算计了整个三国,三分归晋其实早有预谋!

三国打的是轰轰烈烈,硝烟四起,被广为流传,谱写成传承至今的一段又一段佳话,乱世之中,英雄豪杰辈出,尤其是我们熟悉的诸葛亮,关羽,曹操,孙权等人,更是风华抛尽,各显本事,但是,三国只因一人起,这个人到底是谁,很多人却是不知。 在三国演义中,诸葛亮是一位高智商高谋略的军事家,但是,其实除了诸葛亮,还有两个姓诸葛的,一个是他的哥哥,一个是他的族弟,同样是… (阅读全文)

明星出书简史: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他们写了点啥!

郑爽的书《郑爽的书》于今年上海书展面市,但签售会后大家讨论的是她的素颜。除了郑爽,在上海书展上推介新书的还有媒体人杨澜、主持人董卿、演员李立群、来自《奇葩说》的几位辩手等。 如果把郑爽视为当红明星代表,李立群视为老一代演员代表,杨澜、董卿视为主持人代表,《奇葩说》的辩手视为栏目群体,那么这个阵容基本概括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泛娱乐圈名人出书者的… (阅读全文)

旅行中的8种邂逅

一家国外旅行网站上的一篇文章总结了8种旅途中的邂逅: 1.邂逅在旅途 你单身,对方也单身,你们在旅途中相遇,彼此撩拨,不计过去,不问将来,度过一段欢乐时光。 “越刺激越好当我和你一起, 欣赏你赞美我挑战你解决我。” 2.分开旅行 你的爱人在别处,你独自上了路。你在旅途中遇见别的旅行者,你们短暂地彼此依靠取暖,然后回到各自的生活里,对爱人百分之百的忠诚。 “我选择… (阅读全文)

一个少年的历史之战

前言: 在中国,少年与历史的关系,是一个水波不惊又饶有兴味的议题。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少年史学一直徘徊在闹哄哄的成人史观拳击台之外——应试教育下的蛋,费那个劲儿干嘛? 但近些年,少数稍具勇气的教育改革者意识到,史观之事,同样少年正则中国正,于是一双双弱手开始试探性地拂向这个花岗岩堡垒。此中江湖,在我南周前同事叶飙所主笔的《高考命题改革者》中有着极为细致… (阅读全文)

当地震发生,人可能冷静吗?

昨日21时19分,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截至今日5时00分,地震已造成4人死亡、100多人受伤。 我们为遇难者和伤者祈福。 2017年8月8日晚,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附近发生7级地震。游客在漳扎镇301省道附近避险。图/视觉中国 同时我们也看到,谣言往往会和灾难同时到来。昨天地震发生后,很多来自有震感地区的网民发出当天所谓“地震云”的照片,表示云彩早已提供“预兆”;… (阅读全文)

我一点都不像你,因为我不是个怂蛋

“我的故事总是发生在夏天。炎热的气候使人们裸露得更多,也更能掩饰心中的欲望。那时侯,好像永远是夏天,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着我,阳光充足,太亮,使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姜文在充斥着理想主义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安静地说着,片中的主角马小军在屋脊上,忧伤地踱着步子,抽着烟,等待着他的梦想——心爱的女人,盼望着抚摸她洁白的臀部,和她一同跌倒在床上。 在接近三十… (阅读全文)

我来到了一个比朝鲜更加神秘的国度

我们很少能看到关于土库曼斯坦的照片,即使在今天,这个国家仍然是世界上最封闭的国家之一,能入境的外国人少之又少。 在两次申请旅游签证被拒后,我决定再做最后一次尝试:我申请了哈萨克斯坦的签证,先前往伊朗,然后从伊朗经过土库曼斯坦到哈萨克斯坦,以此申请一个为期三天的过境签证。 这一次,我终于成功了,申请到了几乎是世界上最难申请的签证,去这个神秘的国度进行… (阅读全文)

一项发明拯救70亿人,夏天这条命都是他给的!

每年夏天,我们都要感谢两位男神, 一个是后羿,另一个就是开利。” 威利斯·开利 最近这热浪真是一波接着一波来, 非凡君都感觉快要热 亻匕 了 口 阿 …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烧开”的长江 晒黑的非洲人 到现在我才深刻地意识到, 打败我的不是天真,是天真热, “哪凉快哪待着去!” 真不是一句骂人的话, 这绝对是最真挚的关怀, 最深藏不露的爱。 每当我抱着空调, 高喊再爱我一… (阅读全文)

林徽因写给沈从文的信:没有情感的生活简直是死

(林徽因与沈从文1931年6月在北平达园) 当沈从文遇上林徽因 伊北丨文 经由徐志摩走进“太太的客厅” 1929年6月,徐志摩从上海来北平。他看望了沈从文,又冒雨去西山探望生病的林徽因。就在这个夏天,以徐志摩为桥,沈从文和林徽因、梁思成夫妇相识了。他们的交往并不算深。因为仅仅三个月后,沈从文便又在徐志摩的推荐下,去了青岛大学任教。 在沈从文去青岛之前,在胡适家楼上… (阅读全文)

打个喷嚏代表想你,居然是苏东坡玩剩下的梗

打喷嚏是我们日常生活中非常普通的一件事情,用现代医学解释,就是指人体将进入鼻腔的异物(如灰尘、花粉等)驱赶时出现的一种无意识反射。 在《说文解字》里,古人对于「嚏」这个字的解释是:悟解气也,从口疐聲。而我国古代的另一部字典《玉篇》里,同样解释了「嚏,喷鼻也。」 如果单是这样看来,虽然古人缺少科学研究,但大致还是没有错误的。 但是,偏偏在善良的古人里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