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姆·汤姆森与“七人画派”

字体 -

the west wind.jpgjack pine.jpg (图为汤姆森作品《短叶松》(Jack Pine)和《西风》(The West Wind))

在安大略省北部的中段,有一个让所有去过那里的人都留连忘返的美丽地方——阿冈昆。

印第安词汇“Algonquin”意为”在叉捕鱼和鳗的地方”。建立于1893年的阿冈昆森林公园是安大略省最大的省立公园,占地7,725平方公里;内有1500多个湖泊,1200公里长的河流,是安省九条主要河流中的五条的上游流域;此外还有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池塘和水洼;当然更重要的是有茂密的森林,而枫林又占到其中的很大部分。拥有25万个湖泊的安省,风光独特之处就是处处可见的”湖光山色”,而阿冈昆则是这”湖光山色”的极致。

阿冈昆不仅仅是安省的风水宝地,也是加拿大旅游业的亮点,更是全世界热爱自然风光,崇尚与沉迷自然魅力,追求返朴归真的人们心头的最爱。不过,同样都热爱和赞美阿冈昆,每个人的视角和热爱的方式却是有所不同的。阿冈昆天然无雕饰的自然美,在普通游客的眼里是一种媒介或一剂良药,来此亲近自然,可洗涤心灵深处的积尘,解除弱肉强食无情竞争后的疲乏,并使他们赏心悦目,陶情怡性;而在艺术家的眼里,她则是艺术创作永恒的源泉,取之不尽, 用之不绝。当然,艺术家与艺术家也有区别,有人只是临时来找找灵感和素材,而有人不但有一颗敏感的心灵和一双善于发现美的锐利眼睛,还有一个自愿陷于其中,痴迷至深,乃至为之献身的至真至情至性的灵魂!他把自己的时间、精力、思想、情感,还有最宝贵的生命都献给了阿冈昆,他的名字永远和阿冈昆连在一起。他就是汤姆·汤姆森(Tom Thomson)——一位人称“七人画派”(Group of Seven)的“第八个成员”的加拿大画家。

头一次知道“Group of Seven”这么个名词,还是在女儿的钢琴课本上。“New Piano Series”是一套加拿大皇家音乐学校统一使用的钢琴课本,考级也是以它为基础。因女儿以前学过一年钢琴,来加拿大接着学,老师就说从第三册学起。我把课本拿在手中,封面上是一幅北国农村的冬景:原野上覆盖着厚雪,目光追随着道路和成行的电线杆蜿蜒着通向远处的山脚,几栋几乎只露出屋顶的小房子,没有人影,但却不觉得冷寂和静默。什么原因?画上的雪,不是白色的,那雪山、雪树和雪道上都闪着荧荧流动的桔红光彩,小房子唯一露出的窗户也有两个小红点,那是玻璃上的反光。这是艳阳下的雪景,怪不得带着暖色,还可以感受到一股隐藏着的、燥动的力量和情绪。

我其实并不懂画,但作为一种爱好,有机会也喜欢以外行的眼光,多看几眼绘画作品,图的只是一种艺术欣赏带来的愉悦心境和无尽遐想。这幅画改变了我对雪景画冷色调的旧有印象,翻开书,里面有解释,这幅油画作品“Winter, Charlevoix County”的作者是加拿大画家杰克逊(A. Y. Jackson),“Group of Seven”的重要成员。“Group of Seven”大约可以译成“七人画派”吧,这一名词对于我这个对中外美术史都所知甚少的人来说自然是从未听说过。

数月后,女儿又换了一本第四册钢琴课本,其封面上是另一位“七人画派”成员的作品。哈瑞斯(Lawren Stewart Harris)是“七人画派”的领军人物,他这幅以蓝、白、黑三色调为主的“Lake and Mountains”,虽然采用的艺术手法细节与杰克逊的前一幅画有所不同,但两者表现的都是加拿大特有的北国风光。

没过多久,我们准备搬家,将要搬去的地方有一所著名的高中,其名就叫“A. Y. Jackson”!这不由勾起了我的好奇,此A. Y. Jackson是那位画家杰克逊吗?如果是,那“七人画派”在加拿大美术史上一定不简单吧?可好奇归好奇,当时因为忙,也没顾得上去多了解。直到那次与朋友结伴去阿冈昆森林公园看红叶,听到了有关汤姆·汤姆森的传奇故事,我为之深深感动、叹息,这才下决心要弄清其来龙去脉。

汤姆·汤姆森(Tom Thomson),1877年生于安大略省的克雷尔芒特(Claremont),成长于大湖乔治亚湾(Georgian Bay)湖区欧文湾(Owen Sound)附近的一个农场里。高中毕业后的汤姆森不愿呆在农场里子承父业地农牧一生,一心想出去看世界。他先是想去参军入伍,但因是平足而未能如愿。不久他去了安省的另一个城市洽坦(Chatam),上了加拿大商学院 (Canadian Business College)。学业未完,他又按捺不住地跑到了远在美国西北的西雅图,去投奔在那里上学的两个哥哥,并进入爱克米商学院学习(Acme Business College),随后又在一个照相制版公司找到一份制版工的工作。1904年,已经二十七岁的汤姆森回到加拿大,来到安省最大的城市多伦多。可他好像仍然拿不定主意将来要干什么,这样又过了几年,直到他进了以设计制作商业图案为主的格利普有限公司(Grip Ltd.)工作。

进入格利普有限公司是汤姆森一生最重要的转折点,他认识了资深设计师麦克唐纳德(J. E. H. MacDonald),深受他的影响,从而产生了对绘画的浓厚兴趣,并发现了自身潜在的艺术才能。从此,汤姆森找到了自己真正心爱的工作和一生要努力的方向。

麦克唐纳德比汤姆森年长四岁,其时已经是多伦多最有名气的商业广告艺术设计师了,他的文笔也很好,时常写文作诗。公司里几个爱好艺术的年轻人如利斯莫(Arthur Lismer)、瓦利(Frederick Varley)、卡迈克(Franklin Carmichael)、约翰斯顿(Frank Johnston)都十分尊重麦克唐纳德。志趣相同的六七个人周末时常结伴去郊外写生,平时有空也喜欢邀约着一起去多伦多的文学艺术俱乐部(Arts and Letters Club),讨论艺术观点,交流绘画技巧,并在那里举行小型画展。

1911年,哈瑞斯(Lawren Stewart Harris)在文学艺术俱乐部的小型画展上注意到了麦克唐纳德画的风景画。哈瑞斯自己也是一位画家,也对描绘加拿大的自然风光情有独钟。哈瑞斯和麦克唐纳德等人认识后,也加入了周末写生的短途旅行,与大家交换讨论各自对绘画艺术的理论和认识,更感到相见恨晚。1913年,他们到美国纽约州的水牛城去观看“现代斯堪的纳维亚美术作品展”,从展出的芬兰、瑞典、挪威等北欧国家画家的作品中学习借鉴,从而更坚定了自己要描绘加拿大的独特自然风光的信念。这次观画展的收获,对哈瑞斯和麦克唐纳德,以及他们的朋友,包括汤姆森的创作方向都产生了十分深刻的影响。

这期间,沉迷于绘画中的汤姆森废寝忘食地学习着绘画技艺,他把哈瑞斯、麦克唐纳德,还有其他的朋友们都当作他的老师,虚心求教。1911年,汤姆森才开始画油画,他的水平提高简直可以用“日新月异”、“突飞猛进”来形容,这使他的朋友们都不得不承认,除了勤奋好学之外,他的确具有绘画的天份。尽管他才入门,技巧方面还有待学习提高,可他对色彩的感知,光线的运用,构图的把握,还有意境的领悟,都是令人既吃惊又佩服的。

1912年春天,汤姆森和朋友去了阿冈昆公园,阿尔岗昆原始质朴的美景是那样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心。对他来说,这里的每一片树叶都是灵感的火花,每一块山石都是情绪的沉淀,每一棵草木都是一个新奇的故事,每一道溪流都是一首激情的乐曲……他画下了他关于加拿大北国风景的第一批写生素描系列。从此,阿冈昆成了他的毕生之爱,与他的生活和生命再也分不开了。

汤姆森带回的写生作品给了他的朋友们一个崭新的视角去观察、捕捉加拿大的景色特点。每个周末的结伴短途写生行,已经不能令人满足了,他们纷纷筹划每年至少一次的长途旅行,去安大略北方森林、湖泊、山区,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寻找能显现大自然灵魂的苍茫的、雄浑的,或细致的、能触动人心的原始景物和景色。同年八九月,汤姆森又跟随一个朋友去了安省的北部,在萨得贝蕾(Sudbury)西边的密西萨基森林保护区(Missisagi Forest Reserve)进行了一次独木舟旅行,并从此与独木舟结下了不解之缘。

1913年春,哈瑞斯的好朋友,后也成为汤姆森、麦克唐纳德等人的共同朋友,一直热心于支持加拿大本土美术发展的麦克卡伦博士(Dr. James MacCallum)捐资修建了一所绘画工作室,这样一些画家可以在此居住和绘画。蒙特利尔的画家杰克逊(A. Y. Jackson)受邀来到绘画工作室,与汤姆森两人共用一号画室。汤姆森也从杰克逊处学习到许多东西。夏天,得到麦克卡伦博士的一部分资助的汤姆森又去了阿冈昆公园,在那里,他除了画下大量速写,还在一些小尺寸的木制画板上直接涂抹油画色彩作油画写生,用以记录他对景物的色彩、光线、气氛等的瞬间把握。回到多伦多的画室后,他就着手把速写记录的灵感和印象转绘在大尺寸的油画帆布上。这以后成了他习惯的绘画过程。

1914年,是汤姆森绘画艺术道路上十分重要的一年,也是丰收的一年,得到公众和艺术界承认的一年。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成为了安省美术家协会(The Ontario Society of Artists)的成员;也不仅仅是继头一年安省政府收藏他的《北方的湖》(Northern Lake)——这是他正式出售的第一幅油画作品——之后,加拿大国家艺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Canada)又收藏了他的油画《月光》(Moonlight);更重要的是,汤姆森辞去了他在商业美术设计公司的职务,而决定去阿冈昆公园当一个兼职的钓鱼导游和森林防火员!这个决定让朋友们都大吃一惊,但随后就明白了:汤姆森要日日夜夜陪伴着他心爱的阿冈昆,他要有更多的时间去走遍阿冈昆,去更细致地观察、了解、认识、体会阿冈昆的神奇魅力和美丽风貌,并要用他的画笔将之描绘出来告诸世人。至此,汤姆森真正以全副身心投入艺术创作,成为一个职业画家。

汤姆森每年在阿冈昆至少要呆八个月以上,直到冬天的凛冽寒风和大雪快要使人难以出门之前才回到多伦多的画室里勤奋作画。朋友们对汤姆森的画作上出现的过于艳丽的色彩有些置疑,那么鲜艳的蓝色、黄色和桔红色符合景物的真实吗?汤姆森只是自信地一笑说:“请到我们阿冈昆来看看就知道了。”

利斯莫最急不可耐,五月就去了阿冈昆,享受了春天的清丽。到了秋天,杰克逊、瓦利和利斯莫陆续来到,相继醉倒在阿冈昆浓浓的秋情里。汤姆森领着他们去那些他最心爱的百看不倦的地方,让他们亲眼看看时间、光线、天气会使一处景致产生怎样不可思议的奇妙变化。朋友们兴高采烈地带着厚厚的写生簿和即兴画作回去了。随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除了年纪较大的麦克唐纳德外,大部分朋友都服兵役去了,留下汤姆森(他也想去,但仍然因平足而被拒绝)继续在阿冈昆静静地漫游、思索、作画。

作为一名防火员,汤姆森的双脚踏遍了阿冈昆的每一处山林;作为一名钓鱼导游,汤姆森的独木舟掠过了阿冈昆的每一河流和湖泊的水面;而作为艺术家的汤姆森,这时已经是一位成熟的画家,并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和一些特殊的艺术技巧。他越来越多地把他思想上灵感火花的闪耀瞬间浓墨重彩地涂抹在小画板上,情绪激动时,他甚至感到油画刷的粗犷笔迹都不能表达他内心的感受,干脆用调色刀直接作画。《春天的冰》(Spring Ice,画于1915-1916年) 还未融化,汤姆森已经在《雪与岩石》(Snow and Rocks,画于1916年)上行走。《日出》时,他的独木舟早已在《独木舟湖》(Canoe Lake)上轻轻划过,天上的云朵也伴着他行进。《美洲落叶松》(Tamarack)旁的《秋叶》(Autumn Foliage,画于1916年)总是那么迷人,就是与《晚霞》(Sunset, 画于1915年)相比也毫不逊色。而树木和树林,是汤姆森最宠爱的景物,画笔下经常的主题; 即使主题不是树,画中也总有树。他时常沉醉于那原始的森森林木中,《凝美于笔端》(Brushed with Beauty),画下那夕阳余辉映照下的《松林》(Pine Country),画下《秋天的白桦树》(Autumn Birches),画下那棵杰出的《短叶松》(Jack Pine, 画于1916年),以及吹拂过树稍的那阵永恒的《西风》(The West Wind, 画于1916-1917年)……

1917年7月8日,还有一个星期就要满四十岁的汤姆森像平日那样早起,他的独木舟在“独木舟湖”划出了一条轻轻的水痕,独木舟远去了,渐渐消失在湖面腾腾而起的晨雾之中。他再也没有回来,他的遗体一星期后在“独木舟湖”的岸边找到。汤姆森的死因一直没能查出。自杀,是绝对不可能的,正当壮年,处于创作高潮的汤姆森,会这样莫名其妙地放弃他毕生之爱的艺术和如此这般地离开阿冈昆吗?事故?他杀?也都无法自圆其说。汤姆森是一个技艺高超的独木舟划手,游泳技能也好,人们不认为会是事故;那么有谁会谋害他呢?他是那样一个与世无争的人,心里除了绘画就是阿尔岗昆的山水,谁会与他为敌?汤姆森的死因无人能破解,成了一个永远的谜。

麦克唐纳德闻讯匆匆赶来,对着好朋友汤姆森的遗体伤心不已。在”独木舟湖”的北岸,他和朋友建立了汤姆森的圆锥型石冢,让汤姆森能日夜眺望着阿冈昆的湖光山色。麦克唐纳德深知,汤姆森还有许多的创作计划没有完成,他的心愿未了啊!

三年后,与汤姆森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们:哈瑞斯、麦克唐纳德、利斯莫、瓦利、卡迈克、约翰斯逊和杰克逊成立了名为“七人画派”的美术团体。这是加拿大美术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是在加拿大的土地上诞生的第一个绘画流派和艺术倾向,也是加拿大的画家摆脱欧洲母国的影响,从此有了自己的独立艺术观点和视角以及独立艺术风格的开端。“七人画派”的画作以描绘加拿大的壮丽河山的风景画为主,表现出了加拿大人对自己生活的这片土地的深深热爱,对加拿大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倾心认同,以及做为一个加拿大人的无比自豪。同年5月,“七人画派”在多伦多艺术馆举办了首次画展。画展引起了轰动,但也遭到一些言必称欧洲的守旧的艺术评论家的轻视。随着”七人画派”的一个个画展不断推出,在加拿大、美国各地和欧洲展出,其影响逐渐扩大,也越来越受到欢迎和承认。

“七人画派”的朋友们没有忘记汤姆森,他们把他视为“不在编”的重要成员,不但多次单独为汤姆森举办画展,“七人画派”的每次画展中也都有汤姆森的画作一起展出,甚至还采用汤姆森的《短叶松》(Jack Pine)或者《西风》(The West Wind)作为展览说明书的封面画。

这两幅画是汤姆森的代表作,都是画的湖边的加拿大短叶松。前者,较为明亮的霞彩点缀的清晨或傍晚的天空映衬出带雪的远山清晰的轮廓,与天色相近的湖水荡漾着清波;逆光中,一棵年轻的树傲立湖岸,披着深色的浓密树叶的枝条下垂;孤独、静寂,但让人感到大自然中生命的永恒和平静。后者则是云海翻腾的天空和波涛汹涌的湖面,一棵树干弯曲的小树在劲风中挣扎,旁边另一棵略大的树的半截树干也似乎在风中摇晃;也是孤独,却带着激烈抗争的情绪宣泄和一种生命力的坚韧顽强。两幅画都有着汤姆森惯用的、独有的、粗重的、几乎水平的画刷痕迹,前者尤其明显。我知道专家对这两幅画有很多评论,作为一个外行的我不一定能懂得那些过于专业化的评论。我看过画以后的感觉是,同样画的是树,同样表现的是大自然的生命力,一平静一激烈,恰好是大自然生命力的两个方面,而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汤姆森对自然对生命的领悟不可谓不透彻。

众所公认,汤姆森是第一个以北安大略的独特景物为主题创作出大型油画作品的加拿大画家,他的朋友们受到启发随后跟进,许多不同的带有鲜明个人风格的北国风光油画佳作纷纷涌现,这才有“七人画派”这一艺术流派的形成。“七人画派”后来还扩大了,其中的许多画家都有很高的艺术成就,不仅在加拿大,而且在美国和欧洲,也享有较高的知名度。由于汤姆森英年早逝,他作为职业画家的年头只有短短四年;虽然他勤奋作画,留下了几百幅素描写生和小型油彩写生;但真正完成的油画作品只有四五十幅,在群星灿烂的世界美术史上可能算不上耀眼的一颗。不过,在加拿大,他却一直是加拿大人民心中最著名、最受尊敬的画家,他也将是加拿大美术史上影响最深远的画家。他和他的画作事实上已经成了加拿大的象征之一。任何一个加拿大人看到汤姆森的画时,都会受到深深的感动,从而更加热爱自己的国家和这一片富饶美丽的北国大地。

从1912年到1917年,汤姆森生命的最后几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阿冈昆度过,他的大部分画作的景物也都取自阿冈昆的山水。汤姆森的画留给了后人,他的灵魂却永远留在了美丽的阿冈昆――那是他一生挚爱的,永远的、鲜活的、画不完的一幅大画……

(选自新语丝,作者:岑岚)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group7 - 2012年6月20日 11:02

    赞一个!对绘画的感觉非常真切,细致。加拿大之所以能在近现代涌现出这么一批超凡的艺术家,她的自然环境是最最主要的源因。

发表评论

您目前尚未登陆,不能发表评论。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