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另有一重天

字体 -

上周聚会时我又遭遇了尴尬的一幕,聚会开始前,几个同工你推我、我推你,谁也不愿上去讲道。说实在的,不是我们圣经知识不够,也不是属灵理论贫乏,而是都不敢面对弟兄姊妹提的问题。

十几年来,教会里的人像走马灯似的来了走,走了来,唯独不变的就是那同一个问题:主耶稣到底什么时候来,我们能不能被提?对这个问题刚开始我们也没感觉有什么难回答的,因为主耶稣应许说:“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约14:2—3)主耶稣已经在天上为我们预备好了地方,再来接我们是不容置疑的。

我们用这节经文鼓励、安慰、扶持弟兄姊妹,自己也被主这句话激励着,在事奉主的道路上走了一程又一程。可一年年过去了,主还是没有来,不光弟兄姊妹信心冷淡,我们几个讲道人也实在是无道可讲。最后,一个同工出了个“高招”:抓阄,结果可想而知,我“幸运中标”。

那天当我硬着头皮站上讲台,看着台下的弟兄姊妹,我心里很着急,只顾低着头翻圣经,翻了一页又一页,就是不知道该讲什么。这时,有人说话了:“李弟兄,你今天不用再给我们讲那节经文了,你就给我们一句痛快话,主耶稣到底来没来?我们得等到什么时候?”“是啊,现在外面都在传,说主已经回来了,还作了新工作,许多人都在寻求考察。这到底是咋回事啊?如果主真的来了,我们还在这里傻等,那不是被撇了吗?”面对弟兄姊妹的声声质问,我无言以对,任凭汗水顺着火辣辣的脸往下流。此时此刻,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就像做贼被人发现了一样。沉默了片刻,我快步走下讲台,对张牧师说:“还是你来讲吧,我……我真的讲不了。”到底是做牧师的,张牧师不慌不忙地示意我坐下,他走上讲台后,翻开圣经,大声说:“弟兄姊妹……。”

三个多小时的聚会,我就像被捆在椅子上一样,张牧师讲的什么,我一句也没听清,一上午的聚会沉闷而压抑。想到这样的场景近几年不断地重复,我感到伤心、委屈、茫然,却又无可奈何。

主耶稣,教会,圣灵

前天我遇到以往一个熟悉的弟兄,我把自己心中的苦恼和压抑一股脑地倒了出来。他听了我的诉说,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小女孩心爱的小狗死了,小女孩伤心极了,小女孩的妈妈看到了就领她到楼上,打开一扇窗户对她说:“孩子,你看这里。”小女孩随着妈妈的手往外看去,花园里百花争艳,许多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一只小花猫在追着蝴蝶,不小心摔了个跟头,“喵喵”地叫着。小女孩完全忘记了刚才的烦恼,她高兴地喊起来:“妈妈,你看,蝴蝶,还有小花猫,多可爱呀!”妈妈亲切地笑了笑“是啊!孩子,不要忘了,这窗外还有另一重天哪!”

弟兄接着说:“你不要总记着那些烦心事,也不要为教会现在的荒凉而困惑。教会的兴旺与衰退是我们人能够掌控的吗?回想在律法时期末了的时候,敬拜神的圣殿荒凉到一个地步,成了买卖牛羊鸽子的贼窝,多么令人伤感。无论什么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改变圣殿荒凉的事实,只有那些勇敢地走出圣殿的人才看到了另外一重天:神道成肉身成为人子在圣殿以外作了一步新的工作,即主耶稣钉十字架救赎人类的工作,这些人跟上了神的作工步伐,获得了圣灵作工,从而使恩典时代的教会发扬光大。现在教会为什么荒凉了呢?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神又离开了教会作了新的工作,我们现在的教会没有跟上神新的作工,无法获得圣灵作工,所以才越来越荒凉,即使人百般维护,也无济于事。唯一的办法就是走出去,寻找神的脚踪,寻找有圣灵作工的教会,去看看另外一重天,才有希望被提呀!”

听了弟兄的交通,我顿时感到心里亮了,心中的烦恼也一扫而光。我也要学那个小女孩,打开另一扇窗户,去看看那里的新天新地新风景。

山东      苏醒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