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身段,做开心妈妈

字体 -

我是一个单亲妈妈,离婚后独自带着女儿生活,日子简单而快乐,只是五岁的女儿非常调皮,我越来越管不住她了,这让我特别苦恼。

一天,我早早起来,收拾好房间做好饭,一看表已经七点半了,我赶紧到床边喊还在熟睡的女儿:“妍妍,快起床了。”小家伙扭了扭身子,继续睡觉。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又轻轻拍了拍她:“再不起床上幼儿园要迟到啰!”“不要!我不要上幼儿园,我要睡觉!”女儿生气地带着哭腔说。说完还用被子把头蒙上,我扯下她蒙着头的被子,严厉地说:“昨晚让你早点睡还不听,现在起不来了吧?快起床,再不听话妈妈生气了!”见女儿还是没动,我不由得提高分贝,大声说:“起床,立刻,马上!”我边说边把女儿拉起床,好不容易过了起床这一关,让人头痛的事还在后面。“来刷牙吧?”“不要!”“来洗脸吧?”“不要!”“来梳头吧?”“不要!”……看她处处跟我拧着来,我气不打一处来,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呢?我竭力忍耐,又哄又劝,简单的穿衣洗漱硬是磨蹭了半个小时我们才出了门。

下午我把女儿从幼儿园接回家,就陪着她写数字,可她心不在焉,一会儿要喝水,一会儿要吃东西,一会儿又要上厕所,我心里有点恼火。这时刚好王阿姨来家里做客,女儿一下子来了精神,丢下手里的铅笔,把王阿姨带来的牛奶礼盒拆开,玩起了里面的玩具,不一会儿就把玩具给弄坏了。我心想:太不懂事了,一点也不爱惜东西,等会儿客人走了我再跟你算账!这时女儿趁我们聊天,又打起了牛奶的主意,因她那几天咳嗽,我不让她喝,她偷偷开了一盒,还没喝几口,就嚷嚷着不好喝,弄得我和王阿姨都有点尴尬。我拉过女儿认真地说:“家里来客人了,要听话,懂礼貌,这样才是好孩子。”可女儿不但不听,还大声说话、唱歌,我的怒火直往上窜,碍于有客人在,我不好发火。王阿姨走后,我压着怒火让女儿继续写数字,可是她直咳嗽喊难受不想写,还跑到房间去,我去一看,她又偷偷在吃糖了。想到我一再忍耐,可女儿完全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来挑战我的极限,这时我气急败坏,忍不住大声把她吵了一顿……

晚上,女儿睡着了,睡梦中还隐隐地抽泣,像个小可怜,我很心痛,其实每次吵她后我心里也难受。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女儿变得这么调皮了,一点不合她的意就闹别扭,谁的话也听不进去。为了养育孩子,我全力的付出换来的却是女儿的娇纵,我感到很失望、无奈。

想到平时我在教会里跟弟兄姊妹相处得很融洽,即使有时有点摩擦,过后也能从神领受,消除隔阂。为什么在女儿——我最亲近的人身上反而没有了包容、忍耐呢?为什么一次次发火吵孩子呢?这哪里还称得上是个基督徒呢?我多次祷告神,可看到孩子不听话时,我还是忍不住非吵即骂,这成了困扰我的一块心病,为此我痛苦不已。

基督徒,包容,依靠

一天,我遇上许久未见的林姊妹,我把心中的困惑告诉她,林姊妹给了我一本书,说:“这里面都是神的话,能解决我们的一切问题,我们再多祷告依靠神,相信神会带领你解决这些难处的。”回家后,我迫不及待地翻开这本书,看着看着,里面的一段话让我的心一震:“有许多人认为什么呢?父母做什么都没错,‘我这么做我只要是为他好就没错’,他还有这个思想观点呢!你怎么就没错呢?你也是败坏的人类,你怎么就没错呢?你怎么断定你自己就没错呢?你只要承认你自己没有真理,是败坏的人类,那你就有错,你就能出错。你能出错,你怎么还事事处处都管着别人,管着你儿女,让儿女处处事事都听你的呢?这是不是狂妄性情?这是狂妄性情,这是凶恶性情”(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码该具备什么》)是啊,这话简直说到我心坎里了!我就觉得“可怜天下父母心”、“天下无不是之父母”,父母无论怎么做都是为孩子好,孩子小不懂事、不听话,就得吵她,这是对她负责。所以,当女儿做得不合我意,我教育女儿,她不听时,我觉得我的“权威”受到了极大挑战,再不好好教训她,都不知谁是她妈了!但我没有思考过我也是一个被撒但败坏的人,不仅没有真理,还满了己意、掺杂,而我竟要求女儿什么事都得听我的,我这不是受狂妄自大的撒但性情支配吗?此时,我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我接着往下看:“别看有许多人信神了,在外表来看他很属灵,但是对于对待儿女的事,还有儿女对待父母的事,在观点、态度上,他并不知道这里的真理应该怎么实行,应该运用什么原则来对待这个事,来处理这个事,他不知道。就因为什么呢?父母永远是父母,在父母眼中儿女永远是儿女,这一层关系,父母与儿女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很难处理,很难相处。就是因为父母总占着父母的位子不下来,总占着地位不下来,儿女就跟他别扭。很多事其实就是因为父母总占着父母的位,总把自己当回事,总把自己当成父母、长辈,‘无论什么时候你也逃不出我这个当妈的手心(当爹的手心),你到什么时候都得听我的,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儿女,你都是我的孩子,不管到什么时候这个事实不变’,这个观点把他害得挺苦,把他害得挺惨,把儿女害得也挺苦,活得也挺累,是不是这么回事?”(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码该具备什么》)哎呀,这话说得真好啊,说的正是我现在的情形:认为我是她母亲,女儿就得听我的,原来是我站在父母的地位上教训女儿,这错误的观点不仅把自己害得挺苦,还把孩子害得又苦又累,难怪女儿现在有点怕我,以前总是黏着我,最近却总要外婆,那我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我又赶紧接着看:“这事怎么实行真理呢?(放下自己的身段。)……这里就是不能辖制,不能管束,不能总想掌控、控制他的一切,允许他出错,允许他说错话,允许他办幼稚不成熟的事、办愚昧的事,但是不管发生什么事,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唠,说,交通,寻求。你看这态度不就好了吗?不就端正了吗?这里放下的是什么?(地位和身段。)”(摘自《有正常人性起码该具备什么》)从话中我找到了问题的答案,那就是放下身段——放下父母这个地位、架子,不是放下不再管孩子的事了,生活上仍然照顾她,但自己思想、态度上得进行扭转,不把对她的养育、付出作为资格,去掌控她的一切,允许她幼稚、出错!想到这里,我心里豁然开朗,并向神祷告,愿意这样去实行。

一天晚上,我带着女儿到附近的公园里玩,女儿碰到了她的同学萱萱,两个人玩得很开心。玩了一个多小时,我们要回家了,她们两个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我和萱萱妈在后面慢慢地跟着,可是走到公园门口,就没看见她俩了。我四下张望仍不见她们的身影,赶紧返回公园里面找,萱萱妈就留在门口等。公园里人头攒动,眨眼功夫她们跑哪儿去了呢?想到前段时间公园里有个孩子就被拐走了,我心里一阵慌乱,赶紧默默地呼求神,加快步伐到处寻找,终于远远地看到两个小孩在哭,我又急又气,连忙飞奔过去,正是她们俩!好在有惊无险!看见女儿没事,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女儿边哭边说:“妈妈不见了,妈妈不要我了……”听见这话我就来气:到底是妈妈不要你了,还是你到处乱跑走丢了?非得教训一下,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到处乱跑。我正准备发火吼女儿,这时我想起:“……允许他办幼稚不成熟的事、办愚昧的事,但是不管发生什么事,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唠,说,交通,寻求。”这些话顿时安静了我的心,发火解决不了问题,女儿此刻也吓得不轻。于是,我心里呼求神,不受自己狂妄的撒但性情控制,我弯腰抹掉女儿的眼泪,心平气和地跟她讲道理,女儿点点头说:“妈妈,我知道了,以后我再也不乱跑了。”

之后再出去玩的时候,女儿真的不乱跑了,即使跟伙伴们玩,过一会儿就来找找我,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神作的。当我放下身段时,女儿也越来越听话了,我有什么事就心平气和地跟女儿说,跟她讲道理,把事情的利害关系说给她听,也不再凭己意强行压制她了。这样实行后,慢慢地再叫她起床不难了,有时候她还自己起床;写作业也不用盯着了。上次我带着她去同事家做客,同事直夸女儿有礼貌懂规矩,我也轻松很多,不再觉得做父母那么累了。借着自己的亲身经历,我真实地体尝到:放下身段,做开心父母,真的挺好!

吴瑶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