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之路——神恩伴隨(二)

字体 -

再度被抓捕

1997年8月的一個夜晚,三個縣的同工共16人在一起聚會,被惡人發現後舉報。大約夜裡兩點多鐘,突然,我們聽到大門“咣當”一下被撞開了,隨後闖進來20多名警察,他們拿着手槍,大聲怒吼:“誰也不許動,誰敢動就打死誰。”他們如狼似虎般地撲向弟兄姊妹,對手無寸鐵的弟兄姊妹拳打腳踢,屋內霎時亂成一團,發出一片慘叫聲。猛打之後,我們被強行帶上手銬,推上了車拉到派出所。我們的聖經、信息讀物都被沒收了。

我承認了身份

所長一一登記名字,之後審問我們:“帶領是誰?”我們沒有回答他。所長就叫警察把一個弟兄吊在一個很高的架子上,腳尖剛着地,不大一會兒,弟兄就發出了慘叫聲。我看在眼裡,心如刀扎,實在不忍心讓弟兄姊妹們為了掩護我受痛苦、折磨,於是我說:“你們不要再審了,我就是帶領。”這時一個警察說:“好傢夥,你是好樣的,是聰明人。”我說:“信主本來就是很榮耀的事,我有啥不敢承認的。”他們不再提審弟兄姊妹了,並把吊起來的弟兄放了下來。隨後把我們又推上車,押送到縣公安局,給我們逐個拍照,按手印、搜身,把我們身上的所有現金都搜走,我帶的現金共有1500元也被強行沒收了,這時派出所所長指着我說:“他就是帶領,不用審了。”公安局局長說:“今天你們立了一個大功,辦理完這批案子再說吧!”緊接着把我們推上車押送到看守所,並說:“把他們全部分開,誰也別想再見面。”

我差點被打死

我進了牢房,公安局局長就唆使犯人說:“這是信神的大頭子,你們好好伺候着他就行了。”我掃視了一下牢房,只見裡面有十一個犯人坐在那裡繡花。個個都剃着光頭,他們見我進來,個個都眼冒凶光,像要吃人一樣,不禁讓我感覺毛骨悚然。我心想:這次進來不知又要受到什麼樣的折磨了。這時聽號頭說:“弟兄們,這幾天都很沉悶,今天來個開心的,起來,不用幹了,都練幾拳吧!”他們都站了起來,一步步向我靠近。號頭上前抓住我的衣服領子,“砰砰砰”就是十拳,緊接着其他犯人上前都是十拳,打我的人剛過一半,我就不行了,蹲在地上,他們哪裡管我的死活,繼續讓我站起來讓他們打,沒等人打完,我就口吐鮮血癱倒在地,這時他們才肯放過我。
Torture

第二天號頭叫我繡花,我綉不好,完不成任務,他們還打,就這樣我被他們折磨了七天。最後我實在不行了,連坐都坐不住了,他們怕我死了,才報告獄警,我才被調到了病殘號觀察。感謝主的保守,我的身體過了半個月有些好轉了,一個月後身上前胸後背脫下一層厚厚的黑皮。

嚴刑逼供

一天我剛吃過早飯,警察就來提審我。我心驚膽戰,心想:身體剛剛好轉,不知提審中間又要採取什麼手段來折磨我。這時我就在心裡呼求神:“主啊!面臨今天的提審,我不知他們會如何折磨我,主啊!求你加給我一顆剛強壯膽的心,使我誓死不做猶大……。”這時我的心平靜多了,兩個警察給我帶上手銬,把我帶到刑警隊大院。

到了審訊室,押送我的警察就大聲喊道:“跪下!”隨後就踢了我一腳,我摔倒在地上,這時坐在椅子上的警察說:“好好交代吧!你們的同夥都交待清楚了。你的作工範圍不止是這些,我們現在都掌握得清清楚楚,就看你說不說實話了。”

我深知他們的陰謀詭計,就算他們知道一些大方面的,但具體情況他們就不知道了,我不能上他們的當,更不能做賣主的猶大。於是我對他們說:“我只認識他們,其他人和其他地方我一概不知。”

他說:“看樣子你還不想老實交代,你也不想想共產黨能放過你嗎?我們對信教的絕不手軟,你們家庭教會是重點打擊對象,對你們這些人絕不輕饒,今天你是鐵嘴鋼牙也得讓你開口!”

此時我心想:今天我非受酷刑不可,轉而又想:是死是活都有主的安排,我豁出去了。於是我對他們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他見我仍不說就惱羞成怒,把我提起推到內間套房裡,屋內擺滿了各樣刑具。面對此景,我感到很害怕,心想:這次別想活着出去了。不由得在心裡一個勁地呼求主保守我不做賣主的猶大……

這時警察把我按到一個桌子上,用鐵鏈鎖住我的雙腳,並打開我的手銬,分別拷在兩邊,中間有一道鐵鏈,緊扣我的胸部,我想動也動不了。此時一個警察說:“今天叫你嘗一下辣椒水的滋味。”說著幾個人按住我把辣椒水往我嘴裡灌,我嗆得滿臉都是辣椒水,眼睛也睜不開了,他們灌了一碗又一碗,一連灌了四碗才停下來。

接着,警察惡狠狠地問我:“招不招?”我說:“不招!”此時,他們又給我拉上背拷,然後把我懸吊起來,拿起鞭子對我猛抽,邊打邊說:“叫你不交代,今天就是打死你,我們也不犯法。”這時鐵拷已陷入肉中,加上鞭子使勁地抽打在我身上,鑽心般的疼痛使我發出陣陣慘叫聲。他們哪管我的死活,隨後我不知他們用什麼棍子照着我的頭猛地打過來,我只覺得頭“嗡”的一聲,兩眼一黑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不知過了多久,當我醒來時,我已躺在地上,還有人往我身上潑水。他們看我醒過來了,就將我強行拖到老虎凳上。我感到頭、全身都疼痛。接下來,他們又換了一招,不給我吃飯,讓我晝夜跪着,不讓我合眼,使得我身體透支到一個地步,因多次控制不住癱倒在地,遭到他們一次次的棍打、腳踢。這時我心裡害怕,怕一旦失去知覺會做猶大,我不住地禱告求主保守,這時聖經的一段話出現在我心中:“人把你們拉去交官的時候,不要預先思慮說什麼。到那時候,賜給你們什麼話,你們就說什麼,因為說話的不是你們,乃是聖靈。”(馬可福音13:11)這段話給了我勇氣,只要我有一顆仰望神的心,主必與我同在,他會保守我,指示我當說的話。我的心平靜了,就這樣他們折磨我近四天,主保守了我,我什麼也沒說。

金錢、地位的引誘

到了第四天中午,提審我的人全部換掉,又來兩個胖警察,其中一個警察進屋就面帶笑容說:“這幾天我們出去剛回來,他們提審你,我們倆不知道,聽說他們提審你,我們就回來了,他們沒有搞過這個工作,讓你受苦了!”說著便將我的手銬打開說:“只要有我們倆個在,什麼苦都不會讓你受,你放心,一切都由我們倆說了算。”一會兒他又叫人端來了飯菜讓我吃。

我差不多四天沒有吃飯了,見到飯食就想飽餐一頓。可又一想,這有可能是他們的陰謀詭計,我不能吃,不能沒有骨氣,有主的保守,餓不死。這時我又想起主耶穌受撒但試探時所說的話:“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路加福音4:4)我的信心又起來了,肚子也不感覺有多餓了。

他們見我不吃,一個警察就對我說:“這可是我們對你的誠心實意,你怎麼不領情呢?不要那麼死心眼,俗話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還是來點現實的好,你信神能有什麼好處,今天被抓進來,你的神也不能來救你,受苦的還是你。今天只要你聽我的話,我保證讓你過上好日子,第一、只要你把所帶的教會交出來,獎現金6萬元人民幣;第二、只要你願意配合我們的工作,你可以留在公安局工作,長期打進教會的內部,在這個部門最好:錢、權都有。這不比信神風光嗎?說實話,在公安局我說了算,只要你同意,我馬上簽字給你辦理手續,識時務者為俊傑,這樣的機遇難得啊!”

聽了他一番引誘我的話,我在心裡禱告:“主啊!求你保守我的心,帶領我勝過撒但的試探。”這時我想起主耶穌受撒但試探的經文:“魔鬼又領他上了高山,霎時間把天下的萬國都指給他看。……你若在我面前下拜,這都要歸你。”(路加福音4:5、7)“耶穌說,經上記着說,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他。”(路加福音4:8)主的話提醒了我,他是想用地位金錢來迷惑我,讓我離開神向它下拜,這是撒但的詭計,我寧願死也不能貪這些東西。於是,我義正言辭地說:“不管你們許諾給我什麼,我都不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他看招數落了空,隨即改變了臉色,吼道:“今天我們是好話說盡,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不客氣了!”隨後他們又對我拳打腳踢、施以酷刑。

三年勞教,九死一生

三個月後政府判我三年勞教,把我送往勞教所。

到了勞教所我才知道那裡是個礦井,專門讓犯人給他們挖煤掙錢。一天兩班制,每班12小時,甚至13小時,中間只給我們送一個饃,喝水自己帶。上井吃的是七成熟的大米飯,飯里放點咸白菜。吃過飯還得學習、打掃衛生、軍訓,這樣我們每天只能休息5-6個小時。時間長了我的身體非常虛弱,最後半年我的身體徹底垮了,連上下井都很艱難,獄警為了逼着我走快點,不知在後面打了我多少棍,我只能默默地忍受着這些痛苦。

一次,我上井洗澡,由於疲勞過度,我站立不住,身體靠在了鍋爐鐵管子上,後被教友抓住,但大腿還是被燙了巴掌大的一塊,兩天後傷口發炎,但獄警不給醫治,後來傷口潰爛,越來越嚴重,最後傷口感染,致使我高燒不退,就這樣我還得拖着快要失去知覺的身體下井挖煤,直到暈倒在井下。獄警看我實在不能幹了,才用礦車把我拉到井上治療。

三年的勞教,我受盡政府的折磨,真是九死一生。多少次我都想死在井下,但每次想死時都有主的引導。想到歷代的先知,主耶穌的門徒、使徒不也是受逼迫嗎?他們受的迫害不比我重嗎?如果我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死去那有何見證可言?想到這些我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氣,同時又想起經上說:“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成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歌林多後書4:17)是主的帶領才使我度過這三年非人的勞教生活。(未完待續)

陳 楠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