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架之路——神恩伴隨(三)

字体 -

喜迎主的重歸

2000年12月全能神的國度福音臨到了我,經過一段時間的考察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穌的再來。全能神的話使我乾渴的心靈得到了活水的澆灌,我天天如饑似渴地讀着神的話。神的話句句鞭策着我,想到今天我已回到全能神的面前,享受着神那豐富的話語供應,有了蒙拯救的機會,可還有好多弟兄姊妹還活在黑暗中苦苦盼望主的重歸,我一定要把主來的好消息告訴給他們。於是,我便加入了傳福音的行列,藉著我們的配合,很多同派別的弟兄姊妹都陸續歸回到全能神的家中。

第三次被抓捕

2001年8月,我從外省約來一位同派別的大同工,我與兩個弟兄給他見證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三天後,在神的開啟帶領下,他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第四天早上八點,當弟兄要走時,沒等出門就見大門被撞開了,隨後闖進來六個惡警,進屋後,他們不容分說強行給我們四人都帶上了手銬。

這時,我氣憤地說:“你們為什麼要抓我們,我們犯什麼法了?我家來幾個朋友還不行嗎?”這時一個警察向前照我臉上“啪啪”扇了兩個耳光,大聲說:“不許你再說話!”我被他打得兩耳“嗡嗡”作響。隨即他們便開始抄家,瞬間屋內一片狼藉,是神的保守,神話書籍被我們放在了外面,他們沒有找到,但他們不放過我們,強行把我們四人押上了警車。

這時我心裡想:這是我第三次落入他們的手中,又不知要受什麼酷刑。我心裡有些害怕,便向神呼求:“全能神啊!現在我心裡害怕,求你加給我力量和信心,保守我在中共面前為你站住見證。”禱告後,一段神的話出現在我腦海中:“那些執政掌權的從外表看是兇相,但你們不要害怕,那是因為你們信心小,只要你們信心上去,一切都將不在話下。”(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第七十五篇說話》)我心裡不再害怕,是啊,我雖身陷中共的魔窟,但有神同在,我還怕什麼!想當初但以理被扔進獅子坑裡時,因神與他同在,飢餓的獅子都不得臨近他,這是神的大能!今天,中共雖然兇殘,但在主宰萬有的全能神面前,它算不了什麼,它只是一個外強中乾的紙老虎,沒有什麼可怕的,只要我對神有信心,依靠神,無論它怎麼對待我,我都不會被嚇倒。
confidence

到了派出所,我們都被拍了照,簽名,按手印,他們看我們四人都是外地人,因此引起了他們的高度重視,沒多久就直接把我們四人押送到縣公安局,之後又送往看守所。

遭受酷刑

第二天提審我時,警察說:“昨天你的同夥都提審過了,他們都已經招了供,現在你們都是信全能神的,這些情況政府都掌握,原先信耶穌的人大部分都轉信全能神,目前全能神教會是一個很強大的教派,是國家重點打擊的對象。你是第三次被抓捕,就看你老實不老實交代了。”

我心想:這是他們的詭計,我不能上他的當,弟兄們是不會做猶大的,於是,我就什麼都不說。警察見我什麼也不說,就惡狠狠地說:“你不說,馬上讓你嘗嘗敬酒不吃吃罰酒的滋味。”他把電棍弄得噼里啪啦響,並冒出藍光,逼問道:“你到底交不交代?”我還是不說,這時,一個警察上前把我踢倒在地,兩人用兩根電棍插入我的肋間,霎時間,強大的電流傳遍了我的全身,我痛得在地上翻滾,不時發出陣陣慘叫聲,就在我快支撐不住時,我在心裡呼求神:“全能神哪!現在我已經支撐不住了,求你把我的性命取去,我寧死也不做猶大。”不大會兒電棍在我身上失去了功能,他們再用電棍搗我時,我都感覺不到疼痛了,也不再掙扎。他們認為我不行了,可能失去知覺了,就停了下來。我深知這是神的保守。一個小時後,他們看我有了知覺沒有死,就又接着逼供,我心想:“今天他們就是整死我,我也不能當猶大。”隨後,我看到神對我的保守,他們見從我嘴裡問不出什麼,就把我送回了號房。回到號房,我回想酷刑時的那一幕,在關鍵時刻是全能神救我脫離了中共的酷刑折磨,這全是神的大能。

神愛相隨

我心想,今天雖過了這一關,但中共是不會放過我的,不知以後還會對我採取什麼手段來折磨我,又要判我幾年刑。我心裡不免有點軟弱,正在這時,我想起經歷詩歌:“壯志面對群魔吼,艱難跋涉心更堅。真光照耀,死何所懼。……事奉神是天經地義,撒但真卑鄙,我怒火高萬丈。魔王伎倆正是地地道道撒但相,我們不能屈膝撒但,苟且偷生做神叛徒成猶大。受盡折磨苦,度過黑暗夜,寧死不屈服,為神爭榮光,迎接神顯現。”(摘自《跟隨羔羊唱新歌·在黑暗壓迫中奮起》)神的開啟使我不再怕這怕那,忘掉了被折磨的痛苦,而且感覺到有一種感動和甘甜。我堅信,無論我身陷何處,無論我的處境有多麼惡劣,只要我依靠神,神會加給我信心,加給我力量,帶領我走過這段黑暗路的。此時,我心中不禁產生極大的信心和力量,不管中共怎麼折磨我,還是判我多少年徒刑,我都要為神站住見證,絕不屈服於它的黑暗勢力,有神與我同在,就是把牢底坐穿我也無所畏懼!這股強大的力量一直激勵着我,此時我心裡默默向神發出讚美。

後續的逼迫

一個月過去了,他們從我嘴裡沒有問出什麼,就讓我妻子交兩千元錢,不然就要再判我三年的刑,妻子無奈只好東拼西湊借了兩千元錢,他們才把我放了出來。

回來後,一直到現在我都在躲避中共的逼迫、抓捕,我無法在家鄉盡本分,只能外出盡本分,是中共的逼迫讓我有家難歸。

看透中共的邪惡實質

我想到全能神說的話:“撒但欺世盜名,常常把自己樹立為正義的先鋒、正義的榜樣,它打着維護正義的旗號殘害人,吞吃人的靈魂,用各種手段麻痹人、迷惑人、教唆人,目的是為了讓人認同它的惡行,隨從它的惡行,與它一同對抗神的權柄、對抗神的主宰。而當人識破了它的陰謀詭計,識破它的醜惡嘴臉,不想被它繼續糟蹋,不想被它繼續愚弄,不想繼續為它賣命,不想與它一同被懲罰、被毀滅的時候,撒但便一改往日菩薩嘴臉,撕破它的假面具,露出它邪惡、狠毒、醜陋的兇殘本相,恨不得將所有不順從它、反抗它邪惡勢力的人都消滅掉。此時的撒但再也裝不出一副讓人可信賴的正人君子的模樣,取而代之的是它原本隱藏在那張假羊皮下醜陋的惡魔本相。撒但的陰謀一旦敗露,它的本相一旦被揭穿,它便暴跳如雷、獸性大發,它殘害人、吞吃人的慾望便變本加厲,因它被人的醒悟而激怒,被人嚮往自由、嚮往光明、掙脫撒但牢籠的心愿而對人產生了強烈的報復。它的暴跳如雷是為了維護它的邪惡,也是它兇殘本性的真實流露。”(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續編)・獨一無二的神自己(二)》)“什麼古代傳人,什麼愛戴的領袖,都是抵擋神的東西!將天下之態攪得暗天昏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為何將神的工作攔阻得滴水不漏?為何用各種花招來欺騙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權益在哪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作工與進入(八)》)

對照全能神的話和中共對我一次次的逼迫、抓捕,殘酷折磨,使我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它就是撒但的化身,就是抵擋神的惡魔。它倒行逆施、逆天而行,處處與神為敵。它嘴上打着信仰自由的旗號,背後卻對信神之人殘酷迫害、威逼利誘,當它的詭計被揭穿的時候,它便改變以往的常態,露出它們的兇惡面目,妄想讓我背叛神、棄絕神,恨不得將神也趕出地界,在地上建立無神區,達到它永遠掌控人的目的。雖然我經歷了中共的多次抓捕,受盡了它們的殘酷迫害,但有神愛相伴,我更感到全能神的權柄與能力、偉大與聖潔,我對中共政府邪惡的實質有了更深的認識,我心裡恨透了中共這個老惡魔,從而更堅定了我跟隨全能神的信心。無論以後的道路多麼艱難坎坷,我要誓死跟隨神走到路終!(全篇完)

陳 楠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