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撒但网罗,稳定真理面前

字体 -

我今年84岁了,原是三自教堂的一名讲道人。自从我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后,在神话语的浇灌供应下,我灵里的光景越来越好,彻底摆脱了在宗教里那种消极软弱、痛苦黑暗的光景。我时常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迎接到主的再来而深感荣幸。然而,宗教牧师长老却采取各种卑鄙手段来牢笼胁迫我。但神的智慧永远都是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的,在神话语的带领下,我看清了他们抵挡神的罪恶实质,最后冲破了撒但的网罗,彻底归在了神的宝座前……

冲破撒但网罗,稳定真理面前

一天,我正在屋里读神的话,忽然听见门外有人叫我的名字,我连忙把书藏好,出门一看,原来是县教堂的两个同工老委员(老顶、老陈)来了,他们还带着礼品。我心想:之前有弟兄姊妹给他俩和教堂的刘长老传神的末世作工,他们不但不接受,还捏造各种谣言毁谤、定罪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并想方设法拦阻弟兄姊妹寻求考察真道,今天他们突然“登门造访”,恐怕是他们听说我信全能神了……

我边想着边把他们二人让进屋里,他们还没坐稳,就阴阳怪气地问我:“听说你信全能神啦?!”

一听这话,我意识到将面临一场灵界争战,心里不免有点紧张。我赶紧默默地向神祷告,愿神带领我,加给我信心,使我能识破撒但诡计,不失去见证。祷告后,我想到神的话说:“不要怕,拿出我那一把两刃利剑,按着我的心意——与撒但争战到底,我会保守你,不要有顾虑,一切隐藏的东西会公开显明,我是发光的太阳,照亮一切黑暗面,决不留情。”(摘自《第四十四篇说话》)神的话顿时给了我胆量和勇气,我暗立心志:一定要依靠神、凭真理与撒但争战到底。想到这儿,我理直气壮地说:“是!我信全能神了,通过读全能神的话,我已经认定全能神就是我们日夜盼望的主耶稣,主已经回来了!”

他们看我回答得如此干脆,便互相对视了一下,又假装关心、一脸惋惜地说:“老杨啊,你离开主已经走错路了!你得赶紧向主认罪悔改,才能得着主的赦免呀!”

我毫不犹豫地说:“你们这样说毫无依据,主耶稣曾教导我们:‘羔羊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他。’(启14:4)我今天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跟上了羔羊的脚踪,回到了神的宝座前,赴上了天国的筵席,这怎么会是走错路呢?倒是你们,身为教会的重要同工,不带领弟兄姊妹考察真道,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还一直拦阻弟兄姊妹回到神的面前,你们才真是走错路啦!我劝你们还是存着敬畏神的心,来考察考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听听全能神发表的话语,这样你们就能知道,全能神是不是主耶稣的再来了!”

我话音刚落,他俩立即收起了“笑脸”,严肃地恐吓道:“你咋不听劝呢!我俩大老远地跑来劝你,你倒说起我们来了,明确告诉你:我们只认主耶稣为我们的救主,全能神发表的话再好、再是真理,我们也不信!现在中央都下了红头文件,发动党员干部,出动所有的武警、公安,在全国范围内全力以赴打击信全能神的人。各村路口都派人监视,若发现有人聚在一起读全能神的话,就打110报警。你要是不听劝,哪天被警察抓到监狱里,后悔也晚了!你还是好好想想吧!”

听他们这么一说,我想起前几天去城里买东西时,看到大街小巷的墙壁上都贴有定罪、亵渎全能神教会的标语,高压线杆之间拉的横幅上写着:“取缔全能神教会,一日不取缔,一日不收兵。”中共这个无神论政党,可真是抵挡神的恶魔!他们是不将神的作工取缔,誓不罢休啊!这时我想:谁都知道中共政府的监狱,那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年轻人进去都受不了,更何况我这年过八旬的老人……

此时,我又想起教堂的一幕幕:刘长老为了保护自己的地位和饭碗,常与中共的统战部、宗教局的大小头目勾结在一起,以此来扩大自己的势力……今天他们来必定是受刘长老的指示,有备而来,我若拒绝他们,他们会不会真打110报警把我抓走呢?想到这儿,我不由得有些害怕,心里不住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今天刘长老叫他们二人来的目的就是为拦阻我信神,他们先是用谎言来攻击我,接着又拿警察抓捕来恐吓我,我的身量小你知道,求你帮助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能够不惧怕撒但的邪恶势力,能坚守真理,站住见证!”

祷告后,我的心慢慢地平静下来,不感觉害怕了,也有了信心和力量。我很坦然地说:“谢谢二位同工对我的提醒,不过,信神这条路本来就是背十字架的路,两千年前主耶稣作工的时候,有很多跟随主的人就遭到罗马政府的逼迫抓捕,其中为主殉道的也大有人在。如果哪天我也因信神被抓,那也是神的许可。”

他们一看我没有被他们的恐吓吓倒,他俩又使了一招——贿赂人心。只见他们虚情假意地说:“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们今天是受刘长老的委托来的,刘长老说了,不管你信全能神几年,既往不咎,只要你现在悔改,以前的事一概不提。刘长老还承诺:只要你现在回教堂,这几年的工资全部给你补发,并且到过年时,刘长老会亲自带领众信徒敲锣打鼓,把工资给你送到家,让教会众信徒都知道你又回来了……”说完又露出一副悲伤遗憾的神情说:“老杨啊,你是不知道呀,这几年因着你信全能神,有些信心好的信徒心里都有点儿动摇,这对三自教堂的名誉可是很不好啊。你现在要是能回来,不仅把你以往那几年的工资补上,还有你以后的生活费,也由教会给你开支,这样你后半生的生活就有着落了。你可得想清楚啊!”

听着他们的这番话,我心里感到极为反感,心想:现在三自教堂早已沦为社会,成了买卖交易的场所,信徒们也因失去圣灵作工,落入了黑暗中,干渴无助。那些真心信神的弟兄姊妹都想走出三自教会,出来考察真道。可刘长老害怕信徒们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而没有人拥护他,想借着我来笼络拦阻信徒寻求考察真道,这样我不就充当他们阻止信徒考察真道、吞吃弟兄姊妹灵魂的工具了吗?他们真是太阴险、歹毒、太可恨了!他们看我岁数大了,老伴也不在了,以后生活没着落,就千方百计从我的软弱处下手,妄想以此来攻击我,中他们的圈套,他们可真是卑鄙啊。目的就是想让我背叛神哪。我可得时时谨慎,多依靠神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我镇静地对他们说:“人的命,神注定,人一生的穷富都在神手中。经上说:‘因为我们没有带什么到世上来,也不能带什么去。只要有衣有食,就当知足。但那些想要发财的人,就陷在迷惑、落在网罗和许多无知有害的私欲里,叫人沉在败坏和灭亡中。贪财是万恶之根。’(提前6:7-10)”

刚说到这里,他们两个就翻脸了,用手指着我厉声说:“你这是忘恩负义,背叛十字架上的主耶稣基督!东方闪电的道再好、再真,我们也不信,否则就是背叛主!这样不但对不起主耶稣,也对不起众信徒!”

我看他们颠倒是非、混淆黑白的说辞,就强忍着心中的火气对他们说:“两位先别发火,究竟哪些人背叛了主,哪些人对不起众信徒,先不要急于下断案。我们都是信主的人,说话要有事实根据,咱们都知道,在律法时代,以色列人都信奉耶和华,守耶和华的律例、典章。可是,当主耶稣来作新工作的时候,有很多人,像彼得、约翰、雅各、拿但业等等,跟上了神的新作工而得着了主耶稣的祝福。谁敢说他们是背叛神了呢?恰恰相反,那些一味地持守律法不肯从圣殿里走出来接受神新工作的人,他们才是对神不忠的人,是被神定罪的人。如今,神作了新的工作,我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正是跟上了神的脚踪。而那些没有分辨,盲从牧师、长老的人,才是背叛神、抵挡神的人,那些拦阻信徒考察真道的牧师长老,才是拦阻人接受神新工作的拦路虎、绊脚石,是扼杀人灵魂的刽子手。最终,必会因着抵挡神的新工作而受到神公义的惩罚!”

我话音刚落,他们俩“嗖”地从凳子上站起来,一个极为恼火地指着我说:“老杨,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今天来,是念在咱们以往的情面上,请你回三自教堂也是为你好,怕你上当受骗,可你却听不出好赖话……”另一个则“好心”劝说:“老杨,咱们在一块儿相处这么多年,走过来也不容易,那教堂是你带头辛辛苦苦盖起来的,为了盖教堂你没少费心血,你真的就愿意这样放弃了吗?你放心!刘长老说话算数,只要你回来,官复原职,一切和过去一样。你好好想想吧!”

我斩钉截铁地说:“我带头辛辛苦苦盖教堂,那是为了让弟兄姊妹在教堂里敬拜神,遵行神旨意,不是让牧师长老违背神的旨意——追求名利地位,贪占祭物、挥霍祭物,羞辱神名的。你们回去告诉刘长老,不要在我身上有任何想法了,今后也不要再来找我了,我是不会成为他的帮凶、傀儡的。我劝你们也睁开眼睛看看三自教堂的现状,刘长老他们身为长老,面临教会荒凉,弟兄姊妹灵里生命干渴的紧急关头,不但不为弟兄姊妹的生命着急,还千方百计地笼络信徒、辖制信徒,与统战部、宗教局的大小官员勾结在一起,狼狈为奸,疯狂抵挡、定罪神的末世作工,这跟当初的法利赛人有什么区别?主耶稣曾咒诅法利赛人说:“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太23:13)“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太23:15)所以凡是抵挡神末世作工、拦阻人归向神的人,最终也必会像法利赛人一样遭到神的惩罚!

他俩听我揭露刘长老,板着铁青的脸,恼怒地说:“老杨,我们看你真是不可救药了,咱们走着瞧!”然后就怒气冲冲地走了。

第二天,刘长老气急败坏地给我打电话说:“昨天的事他们都给我说了,钱财、冠冕你都推了,这可不能怨我,你要怨就怨你自己吧!以后咱各奔前程。”

我接着说:“刘长老,我谢谢你,不过,我记得撒但试探主耶稣的时候也是用世上物质的好处来引诱的。”

话音刚落,只听见电话那头刘长老暴跳如雷地说:“杨向明,我警告你,以后你不准再来给教堂的人读神的话、传福音,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说完“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来找过我,我知道这都是神的保守与带领,感谢神让我在撒但施行诡计之时,冲破牧师长老的网罗,依靠神站住了见证。一切荣耀归给全能神!

河南省 杨向明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