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一夜,我人生的新起点

我是一个无神论、唯物论者,做任何事都凭眼见,以科学为根据。在信念中除了金钱我什么都不相信,更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直到我经历了面临生死离别的事后,才明白金钱不能救我们的命,眼见为实纯属谬论。 (阅读全文)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