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與春齊香

字体 -

我們每期生命都是一次單項旅程,簡單自然、樸實無華乃是生命的本質!故而身愈輕裝,則走得愈遠,心愈包容,則同道愈多。生命旅途中,我們既要承擔責任背負義務,又要欣賞風景享受美麗時光,偶爾駐足停步登高望遠,不管廟堂還是江湖,皆懷於胸。人在江湖,大都身不由己,不經治國之辛,不知政事繁雜,不曆江湖之難,不知世事沉浮。

古今之人常以梅喻艱,獨立寒風,傲雪薄霜。然不經徹骨之寒,哪聞撲鼻之香。其實冬寒與酷暑,乃自然之態。人與動物之別,在於人之群居文化,脫胎於江湖之遠,華居於亭臺之高,因而對政事之繁、世事之艱,以及幸福快樂之體驗不再如前深刻!
生命最大風景莫過苦境逢梅,因為同病相憐!試想在高山履雪之途,倏見一樹樹梅花,在風淩寒淒之處,兀然自放,如臨沙漠綠洲,身乏心倦,頓時消散,陣陣香蔟,嫋嫋而來,沁香馥鬱,勝過春園百色。由此感歎,綺麗之景,多在危岩偏峰之遠;幸福之受,多在否極泰來之時。千山萬水對於自然而言,不過大地本貌,山重水複對於人間而言,卻是艱難險阻,水窮之處悠見花明之村,不亦樂乎?

境由心轉,關乎意志,相由心生,關乎情懷。而唯有浩然之氣養成,方得“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之寬廣胸襟。然常人往往以“我”為中心,且大都以“我”為評判標準,依據自身情感決定愛恨好惡,對外部世界進行分類,這就是分別心的體現。人的內心世界愈是狹隘,格局越小,其分別心就越大;反之人的內心世界愈是寬闊,格局越大,其分別心就越小。就像西方人所說的上帝,在上帝的眼中,人們是平等的;反之,上帝亦愛每一個子民。上帝無分別心,故能博愛。
大極之中生出陰陽,人心兩立,分別心與平等心當屬一對矛盾,分別心的對立面就是平等心。我們通常所言之“修心養性”,修心就是放棄分別心修出平等心,養性就是放棄習性從而養出如如不動的浩蕩本性。由此便知,修養之目的,將導致人生境界和格局無限。我們生命的意義就在於,面對塵世的潮起潮落,面對大風大浪的沉浮無定,依然從容不迫地揚帆遠航。生,應自由自在;活,當明明白白;老,如日薄夕暉;死,如風吹帽落。生命的豁達奔放,就來自於修心養性的高度與寬度。從情感中死去活來,轉向海洋般情懷,從欲望中追名逐利,轉向淡泊的超然。別樣的溫暖、祥瑞、和睦、美善、幸福,在理性中悠然升起;曾經的寒冷、絕望、煩惱、痛苦漸次熄滅。寒梅的清香與否,美麗與否,遠近與否,對於過客只有欣賞沒有評價,只有感恩沒有怨恨,只有平等沒有分別。如此而來,人在行為處事中,只問耕耘,不關收穫,只問奉獻,不關索取。猶如太陽光芒四射,從不問烏雲何時遮擋;猶如牡丹嬌俏綻放,從不問素顏何時凋零;猶如江河日夜奔騰,從不問海洋何時容納。 我們若為棋手,則萬物皆為棋子,而萬物自有其本律,故只為我用,而不為我有!

老子崇尚道法自然,其實生命越簡單,其所包含的意義就越深厚本真。天地以奉獻為大愛,我們的愛心越多,其生命的層級就越高。分別心越輕,向上昇華的速度就越快。人生的真正價值,就體現在從分別走向平等的奉獻之中。走過雪岩,駐足回望,寒梅依然威盛淒美,雖歷經嚴寒霜雪,其枝自華,其香自鬱,不問生前身後之事,只管婀娜多姿,兀自開好這一季的天賜花芳,智者當然不亦樂乎!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