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博伽梵歌

字体 -

1.《摩诃婆罗多》第二十三章

持国说 正法之田,俱卢之野,我们和般度族双方, 结集军队,渴望战斗,情况怎样?全胜啊! 全胜说 看到般度族军队已经排定阵容, 难敌王走近老师德罗纳,说道: “请看,木柱之子猛光,你聪明的学生, 已经为般度族军队排定阵容,老师啊! “大弓箭手们英勇善战,象怖军和阿周那一样, 其中有萨谛奇、毗罗吒,还有大勇士木柱王。 “勇旗、显光和战胜补卢的贡提婆阇, 英勇非凡的迦尸王,人中雄牛尸毗王。 “勇敢的瑜达摩尼瑜、优多摩遮和激昂, 德罗波蒂的儿子们,他们全是大英雄。 “你要知道在我军中,也有许多著名将领, 最优秀的再生族啊!听我通报他们的姓名。 “你、毗湿摩、迦尔纳,百战百胜的慈悯, 马嘶和毗迦尔纳,月授王的儿子广声。 “许许多多英雄,为我奋不顾身, 手持各种武器,个个精通战争。 “我们受毗湿摩保护,军队的力量无限; 他们受怖军保护,,军队的力量有限。 “大家按照分工,站好各自的位置, 把住所有关口,注意保护毗湿摩!” 为了让难敌高兴,俱卢族的老祖父, 高声发出狮子吼,雄赳赳吹响螺号。 顷刻之间军队中,众多螺号和喇叭, 铜鼓、大鼓和小鼓,一起鸣响嚷嚷。 随即黑天和阿周那,他俩站在大战车上, 车前驾着白色骏马,也把神圣螺号吹响。 黑天吹响五生螺号,阿周那吹响天授螺号, 怖军以行为恐怖著称,吹响崩多罗大螺号。 贡蒂之子坚战王,也吹响了永胜螺号, 无种吹响妙声螺号,偕天吹响珠花螺号。 无上弓箭手迦尸王,还有束发大勇士, 猛光和毗罗吒王,不可战胜的萨谛奇, 木柱王和大臂激昂,德罗波蒂的儿子们, 他们在各处,国王啊!吹响各自的落荒。 螺号声激越高亢,响彻大地和天空, 螺号声仿佛撕裂持国儿子们的心。 看到持国儿子们摆开阵势发射箭, 阿周那也举起弓,他以猿猴为旗徽。 大地之主啊!阿周那对感官之主黑天说道: “永不退却者!请驾驭战车,停在两军之间。 “这样,我可以看到那些渴望战斗的人, 他们已经各就各位,我要投入这场战争。 “他们集合,准备战斗,我要看到这些将士, 他们渴望在战斗中,讨好心术不正的难敌。” 听了阿周那的话,婆罗多子孙啊! 黑天把战车停在双方军队中间。 面对毗湿摩、德罗纳和其他国王,他说道: “普利塔之子啊,请看看聚在这里的俱卢人。” 在这里,阿周那看到父辈、祖辈和老师、 舅父、儿子和孙子,还有兄弟们和同伴。 阿周那还看到岳父和朋友们, 他的所有亲戚都站在两军之中。 他满怀怜悯之情,忧心忡忡地说道: “看到自己人,聚在这里渴望战斗, “我四肢发沉,嘴巴发干, 我浑身颤抖,汗毛直竖。 “神弓从手中脱落,周身皮肤直发烧, 我的脚跟站不稳,脑子仿佛在旋转。 “我看到不祥之兆,黑天啊,我不明白, 打仗杀死自己人,能够得到什么好处? “我不渴望胜利,黑天啊!不渴望王国和幸福。 王国对我们有什么用?生命和享受有什么用? “正是为了这些人,我们追求王国和幸福, 他们却抛弃财富,奋不顾身,参加战斗。 “老师、父亲、祖父、儿孙和舅父, 堂房兄弟和岳父,还有其他的亲族。 “即使我被杀,黑天啊!即使能获得三界王权, 我也不愿意杀死他们,何况为了地上的王国? “杀死持国儿子们,我们有什么快乐? 杀死了这些罪人,我们也犯下了罪恶。 “不能杀死我们的亲族持国儿子们, 杀死自己的亲友,我们怎么会幸福? “如果这些人利令智昏,已被贪婪迷住心窍, 不把毁灭视为罪,不把谋害朋友视为恶, “而我们完全明白,毁灭家族罪孽重, 那为什么还这样,不回避这种罪过? “如果家族遭到毁灭,传承的宗法也毁灭; 而宗族之法一旦毁灭,家族也就陷入非法。 “一旦非法滋生,族中妇女堕落; 一旦妇女堕落,种姓也就混乱。 “种姓混乱导致家族和毁灭家族者堕入地狱; 祖先失去供品饭和水,跟着遭殃,纷纷坠落。 “这些人毁灭家族,造成种姓混乱; 这些人犯下罪过,破坏宗法和种姓法。 “我们已经听说,折磨敌人者啊! 毁弃宗法的人,注定住进地狱。 “由于贪图王国,贪图幸福,天哪! 我们决心犯大罪,准备杀害自己人。 “我宁可手无寸铁,在战斗中不抵抗, 让持国的儿子们,手持武器杀死我。“ 阿周那说完这些话,心中充满忧伤, 他放下手中弓和箭,坐在车座上。

2.《摩诃婆罗多》第二十四章

全胜说 阿周那满怀怜悯,眼中饱含泪水; 看到他精神沮丧,黑天这样说道。 吉祥薄伽梵说 你怎么在危急关头,成了畏缩的卑*者? 这为高贵者所忌讳,不能进入天国享殊荣。 阿周那啊!不要怯懦,那样与你不相称, 抛弃委琐的软心肠,站起来,折磨敌人者! 阿周那说 在战斗中,杀敌者啊!我怎能用箭射击 这两位可尊敬的人,毗湿摩和德罗纳? 即使在世间乞食谋生, 也强似杀害尊贵的老师; 即使杀害贪财的老师, 我的享受也会沾上鲜血。 我们胜利或者他们胜利, 我不知道哪个更重要; 杀死面前这些持国子, 我们也不会愿意再活。 我受到心软的弱点伤害, 思想为正法困惑,请开导! 我是你的学生,求你庇护, 明确告诉我该如何是好? 即使获得无比富饶的王国, 甚至获得天国世界的王权, 我也实在看不出,有什么 能解除我烧灼感官的忧患? 全胜说 对感官之主黑天,阿周那说了这些话, 最后说道“我不参战。”然后保持沉默。 阿周那精神沮丧,站在双方军队之间, 婆罗多子孙啊!黑天仿佛笑着,说道。 吉祥薄伽梵说 你说着理智的话,为不必忧伤者忧伤; 无论死去或活着,智者都不为之忧伤。 我、你和这些国王,过去无时不存在, 我们大家死去后,仍将无时不存在。 正如灵魂在这个身体里,经历童年、青年和老年, 进入另一个身体也这样,智者们不会为此而困惑。 与物质接触,冷热苦乐,来去无常, 婆罗多子孙啊!但愿你能忍受它们。 智者对痛苦和快乐,一视同仁,通向永恒; 人中雄牛啊!这些东西不会引起他们烦闷。 没有不存在的存在,也没有存在的不存在, 洞悉真谛的人们,早已察觉两者的根底。 你要知道这遍及一切的东西,不可毁灭; 不可毁灭的东西,任何人都不能毁灭。 身体有限,灵魂无限,婆罗多子孙阿周那啊! 灵魂永恒,不可毁灭,因此,你就战斗吧! 倘若认为它是杀者,或认为它是被杀者, 两者的看法都不对,它既不杀,也不被杀。 它从不生下,也不死去, 也不过去存在,今后不存在, 它不生,持久,永恒,原始, 身体被杀时,它也不被杀。 如果知道,它不灭,永恒,不生,不变,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杀什么人或教人杀什么? 正如抛弃一些旧衣裳, 换上另一些新衣裳, 灵魂抛弃死亡的身体, 进入另外新生的身体。 刀劈不开它,火烧不着它, 水浇不湿它,风吹不干它。 劈它不开,烧它不着,浇它不湿,吹它不干, 永恒,稳固,不动,无处不在,永远如此。 它被说成是不可显现,不可思议,不可变异; 既然知道它是这样,你就不必为它忧伤。 即使你仍然认为它常生或者常死, 你也不应该为它忧伤,大臂者! 生者必定死去,死者必定再生, 对不可避免的事,你不应该忧伤。 万物开始不显现,中间阶段显现, 到末了又不显现,有谁为之忧伤? 有人看它如同奇迹, 有人说它如同奇迹, 有人听它如同奇迹, 而听了也无人理解。 居于一切身体内,灵魂永远不可杀, 因此,你不该为一切众生忧伤。 即使考虑自己的正法,你也不应该犹疑动摇, 因为对于刹帝利武士,有什么胜过合法战斗? 有福的刹帝利武士,才能参加这样的战争, 阿周那啊!仿佛蓦然走近敞开的天国大门。 这场合法的战斗,如果你不投身其中, 抛弃了正法和名誉,你就会犯下罪过。 你将在众生嘴上,永远留下坏名声; 对于受尊敬的人,坏名声不如死亡。 勇士们会这样想,你胆怯,逃避战斗, 他们过去尊重你,今后就会蔑视你。 敌人也就会诽谤你,嘲讽你的能力, 说些不该说的话,有什么比这更痛苦? 或者战死升入天国,或者战胜享受大地, 阿周那啊!站起来,下定决心,投入战斗! 苦乐、得失和失败,对它们一视同仁, 你就投入战斗吧!这样才不犯罪过。 以上讲了数论智慧,现在请听瑜伽智慧, 你掌握了这种智慧,将摆脱行动的束缚。 这里没有障碍,努力不会落空, 只要稍有正法,就会无所畏惧。 坚决的智慧单纯如一,俱卢子孙阿周那啊! 枝枝杈杈,漫无边际,那是不单纯的智慧。 阿周那啊!无知的人说些花哨漂亮的话, 他们热衷谈论吠陀,宣称没有别的存在。 充满欲望,一心升天,举行各种仪式, 获取再生的业果,求得享受和权力。 贪图享受和权力,思想受到迷惑, 哪怕智慧再坚决,也无法进入三昧。 吠陀局限于三性,你要超脱三性和对立性, 超脱保业守成,把握自我,永远保持真性。 所有吠陀经典对于睿智的婆罗门, 其意义不过是水乡的一方池塘。 你的职责就是行动,永远不必考虑结果; 不要为结果而行动,也不固执地不行动。 摒弃执着,阿周那啊!对于成败,一视同仁, 你立足瑜伽,行动吧!瑜伽就是一视同仁。 比起智慧瑜伽,行动远为低下,阿周那啊! 为结果而行动可怜,向智慧寻求庇护吧! 具备这种智慧的人,摆脱善行和恶行, 因此,你要修习瑜伽,它是行动的技巧。 具备这种智慧的人,摒弃行动的结果, 摆脱再生和束缚,达到无病的境界。 一旦智慧克服愚痴,对于已经听说的, 对于仍会听说的,你就会漠然置之。 如果你的智慧,受到所闻迷惑, 仍能专注入定,你将达到瑜伽。 阿周那说 智慧坚决,专注入定,怎样描述这类智者? 他们怎样说?怎样坐?黑天啊! 吉祥薄伽梵说 摒弃心中一切欲望,唯有自我满意自我, 普利塔之子阿周那啊!这是智慧坚定的人。 遇见痛苦,他不烦恼,遇见快乐,他不贪图, 摆脱激情、恐惧和愤怒,这是智慧坚定牟尼。 他不贪恋任何东西,无论面对是祸是福, 既不喜欢,也不憎恨,他的智慧坚定不移。 他的所有感觉感官,摆脱一切感觉对象, 犹如乌龟缩进全身,他的智慧坚定不移。 除味之外,感觉对象远离戒食的人, 一旦遇见最高存在,连味也远远离去。 即使聪明而又勤勉,怎奈感官激动卤莽, 强行夺去他的理智,贡蒂之子阿周那啊! 用瑜伽控制感官,一心一意思念我; 感官受到控制,他的智慧坚定不移。 如果思念感官对象,就会产生执着, 从执着产生欲望,从欲望产生愤怒。 然后由愤怒产生愚痴,由愚痴而记忆丧失, 记忆丧失则智慧毁灭,智慧毁灭则人也毁灭。 而那些控制自己的人,活动在感官对象中, 感官对象受到控制,摆脱爱憎,达到清净。 达到清净的人,脱离一切痛苦; 由于心灵清净,智慧迅速稳定。 不能约束自己的人,没有智慧,也没有定力, 没有定力则没有平静,没有平静,何来幸福? 感官游荡不定,思想围着它们转, 智慧就会丧失,犹如大风吹走船。 因此,大臂阿周那啊!谁能让自己的感官, 摆脱感官对象束缚,他的智慧坚定不移。 芸芸众生之夜,自制之人觉醒; 芸芸众生觉醒,有识之士之夜。 欲望进入他,犹如江河 流入满而不溢的大海, 他能达到这样的平静, 而贪欲之人无法达到。 摒弃一切欲望,摆脱一切贪恋, 不自私,不傲慢,他就达到平静。 这是梵之所在,达到他,就不愚痴; 立足其中,死去能够达到梵涅槃。

3.《摩诃婆罗多》第二十五章

阿周那说 既然你认为,智慧比行动更重要, 那你为什么,要我从事可怕的行动? 仿佛用复杂的话,你搅乱我的智慧; 请你明确告诉我,该走哪条路才对? 吉祥薄伽梵说 我早就说过,在这世上有两种立足的方法, 数论行者的智慧瑜伽,瑜伽行者的行动瑜伽。 即使不参与行动,并不能摆脱行动, 即使弃绝一切,也不能获得成功。 因为世上无论哪个人,甚至没有一刹那不行动, 由于原质产生的性质,所有的人都不得不行动。 控制了行动感官,心中仍留恋感官对象, 这种思想愚痴的人,他们被称作伪善者。 用思想控制住感官,凭借行动的感官, 从事行动而不执着,这样的人是佼佼者。 从事必要的行动吧!行动总比不行动好; 如果你拒绝行动,恐怕生命都难以维持。 除了为祭祀而行动,整个世界都受行动束缚; 摆脱执着,阿周那啊!你就为祭祀而行动吧! 在古代,生主创造众生,同时也创造祭祀,说道: “通过它,生育繁衍,让它成为你们的如意牛! “通过它,你们抚养众神,众神也抚养你们, 就这样,互相抚养,你们将达到至高幸福。 “众神受到祭祀供养,也会赐给你们享受; 谁享受赐予不回报,这样的人无异于窃贼。” 吃祭祀剩下的食物,善人摆脱一切罪过; 只为自己准备食物,恶人吃下的是罪过。 众生产生靠食物,食物产生靠雨水, 雨水产生靠祭祀,祭祀产生靠行动。 一切行动源自梵,梵产生于不灭。 梵遍及一切,永远存在祭祀中。 恶人不愿意跟随这样转动的车轮, 他们迷恋感官,徒然活在世上。 热爱和满意自我的人,乐在自我之中, 对于这样的人,没有该作之事。 他行动不为了什么,不行动也不为了什么, 他在世上对一切众生无所依赖,无所乞求。 你永远无所执着,做应该做的事吧! 无所执着地做事,这样的人达到至福。 像遮那迦等人那样,通过行动,获得成功, 即使着眼维持世界,你也应该从事行动。 优秀人物做这做那,其他人也做这做那, 优秀人物树立标准,世上的人遵循仿效。 在三界中,阿周那啊!没有我必须做的事, 也没有我应得而未得,但我仍然从事行动。 我原本不知疲倦,一旦停止行动, 阿周那啊!所有的人都会仿效我。 如果我停止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倾覆, 我成了混乱制造者,毁掉了这些众生。 无知者行动而执着,婆罗多子孙阿周那啊! 为了维持这个世界,智者行动而不执着。 智者按照瑜伽行动,尽管无知者执着行动, 也宁可让他们这样,不要让他们智慧崩溃。 一切行动无例外,由原质的性质造成, 而自高自大的愚人,自以为是行动者。 洞悉真谛的智者知道性质和行动的区别, 认为性质活动在性质中,他们不执着。 昧于原质性质的人,执着性质造成的行动, 然而知识完整的人,别搅乱知识片面的人。 把一切愿望献给我,摒弃愿望,摒弃自私, 专注自我,排除烦恼,你就投入战斗吧! 如果谁能遵循我的这个教导,始终如一, 怀抱信仰,毫无怨言,就能摆脱行动束缚。 昧于一切知识的人,贬损我的这个教导, 拒绝遵循,你要知道这些无知者遭到毁灭。 甚至富有知识的人,也按照自己原质行动, 一切众生趋于原质,强行压制有什么用? 感官的好恶爱憎,全都依附感官对象; 不要受这两者控制,因为它们是拦路石。 自己的职责即使不完美,也胜似圆满执行他人职责; 死于自己的职责远为更好,执行他人的职责有危险。 阿周那说 黑天啊!是什么,造成一个人犯罪? 他仿佛不是自愿,而是被迫犯罪。 吉祥薄伽梵说 这个欲望,这个愤怒,它的来源是优性, 极其贪婪,极其邪恶,要知道敌人在这里。 犹如烟雾笼罩火焰,犹如灰尘蒙住镜子, 犹如子宫隐藏胎儿,智慧这样被它蒙蔽。 欲望形同烈火,从来难以满足, 智者永恒之敌,是它蒙蔽智慧。 感官、思想和知觉,是它立足之处; 它就是利用这些蒙蔽智慧,迷惑灵魂。 它毁灭智慧和知识,因此,人中雄牛啊! 你首先要控制感官,杀死这个罪魁祸首。 人们说感官重要,思想比感官更重要, 智慧比思想更重要,而它比智慧更重要。 知道它比智慧更重要,那就靠自我加强自我, 杀死欲望,这个难以驯服的敌人!大臂者啊!

4.《摩诃婆罗多》第二十六章

吉祥薄伽梵说 这个永恒的瑜伽,我曾告诉毗婆薮, 毗婆薮告诉摩奴,摩奴告诉甘蔗王。 就这样互相传授,王仙们都知道它; 但由于历时太久,这个瑜伽又失传。 你是崇拜者和朋友,因此我告诉你, 这个古老的瑜伽,这个最高的秘密。 阿周那说 是你出生在后,毗婆薮出生在前, 我怎么能理解,你先宣讲这瑜伽? 吉祥薄伽梵说 你和我,阿周那啊!都经历了许多生; 我知道所有一切,而你不知道这一切。 尽管我的灵魂不生不灭,我是一切众生之主, 我依然依据自己的本性,凭借自己的幻力出生。 一旦正法衰落,非法滋生蔓延, 婆罗多子孙啊!我就创造自己。 为了保护善人,为了铲除恶人, 为了维持正法,我一次次降生。 谁真正理解,阿周那啊!我的神圣出生和行动, 这样的人抛弃身体后,就不再出生,而归依我。 摒弃激情、恐惧和愤怒,沉浸于我,寻求我庇护, 通过智慧苦行获得净化,许多人进入我的存在。 这样的人走向我,我就会接纳他们, 到处都有人,追随我的生存方式。 渴望事业有成的人,在这世上祭祀天神, 因为在这人类世界,行动迅速产生结果。 按照性质和行动区别,我创造了四种种姓; 尽管我是种姓创造者,我依然不变,也不动。 一切行动不沾染我,我也不贪求行动成果, 谁能够这样理解我,他就不受行动束缚。 你已知道以前古人追求解脱,这样行动, 那么,像从前古人,你就这样行动吧! 什么是行动和不行动?甚至智者也感到困惑; 我将告诉你这种行动,知道后,能摆脱罪恶。 应该知道什么是行动,什么是错误行动, 还有什么是不行动,而难点是行动方式。 在行动中看到不行动,在不行动中看到行动, 他便是人中的智者,无所不为的瑜伽行者。 如果从事一切行动,而摆脱欲望和企图, 行动经过智火焚烧,聪明人称他为智者。 如果从事一切行动,而摒弃对成果的执着, 永远知足,无所依赖,及时行动,也没做什么。 控制思想和自己,摒弃贪欲,无所乞求, 他只是活动身体,不会犯下什么罪过。 满足偶然所得,超越对立,毫不妒忌, 对成败一视同仁,他不会受到束缚。 思想依托智慧,摒弃执着,摆脱束缚, 为了祭祀而行动,他的行动完全融化。 梵即祭祀,梵即祭品,梵将祭火投入梵火, 谁能沉思梵即行动,这样的人能够达到梵。 一些瑜伽行者,用祭祀供奉天神; 另一些瑜伽行者,用祭祀供奉梵火。 有人用耳等等感官,祭供抑止之火; 有人用声等等对象,祭供感官之火。 也有人用生命活动,连同一切感官活动, 祭供由智慧点燃的自我控制的瑜伽之火。 有些人用财物祭供,用苦行,用瑜伽祭供, 一些誓言严酷的苦行者用学问和知识祭供。 一些人专注呼吸,控制吸气呼气方式, 用吸气祭供呼气,用呼气祭供吸气。 一些人节制饮食,用呼吸祭供呼吸, 所有懂得祭祀的人,用祭祀消除罪恶。 享受祭祀剩余的甘露,这些人达到永恒的梵; 这个世界不属于不祭祀者,何况另一个世界? 种种祭祀展现梵面前,它们全都产生于行动; 你应该知道一切,知道后,就能获得解脱。 智慧的祭祀胜于一切物质的祭祀; 一切行动在智慧中达到圆满极致。 你要知道,通过虔敬、询问和侍奉, 洞悉真谛的智者,会把智慧教给你。 知道了这一切,阿周那啊!你就不会再这样愚痴, 你就会看到一切众生都在自我之中,在我之中。 即使你犯有罪恶,比一切罪人更有罪, 只要登上智慧之船,就能越过一切罪恶。 正如熊熊燃烧的烈火,将木柴化为灰烬, 阿周那啊!智慧之火将一切行动化为灰烬。 在这世上,哪里也找不出像智慧这样的净化者, 通过瑜伽获得成功的人,自己在自我中找到它。 怀抱信仰,控制感官,专心致志,获得智慧, 这种获得智慧的人,很快达到最高的平静。 没有智慧,没有信仰,自我怀疑,走向毁灭, 此世、彼世和幸福,都不属于自我怀疑者。 用瑜伽弃绝行动,用智慧斩断疑惑, 把握住自我的人,不会受行动束缚。 因此,用智慧之剑斩断自己心中无知的疑惑, 婆罗多子孙阿周那啊!立足瑜伽,站起来吧!

5.《摩诃婆罗多》第二十七章

阿周那说 你既赞扬弃绝行动,又赞扬瑜伽,黑天啊! 请你明确地告诉我,两者之中,哪种更好? 吉祥薄伽梵说 弃绝行动和行动瑜伽,两者都导向至福; 但两者之中,行动瑜伽比弃绝行动更好。 无怨恨,无渴望,称作永远的弃绝者, 因为摆脱对立的人,很容易摆脱束缚。 愚者区别数论和瑜伽,而智者不作截然划分; 正确地依据其中之一,就能获得二者的成果。 数论能达到的地方,瑜伽也同样能达到, 看到数论与瑜伽同一,这样的人有眼力。 但是,没有瑜伽,弃绝很难达到梵; 但只要实行瑜伽,牟尼很快达到梵。 实行瑜伽,净化自己,控制自己,制服感官, 自我与众生自我同一,即使行动,也不受污染。 瑜伽行者洞悉真谛,认为自己没有做什么; 看、听、嗅、尝和触,行走、睡觉和呼吸, 说话、放掉和抓住,睁开眼和闭上眼, 他认为是这些感官活动在感官对象中。 将一切行动献给梵,摒弃执着,从事行动, 他不受任何罪恶污染,犹如莲叶不沾水。 为了保持自我纯洁,瑜伽行者摒弃执着, 用身体、思想和智慧,甚至只用感官行动。 约束自己,摒弃行动成果,达到持久的至高平静; 不约束自己,听任欲望,执着成果,就会受到束缚。 心中已摒弃一切行动,内在的自我作为主人, 乐于安居九门之城,不行动,也不引起行动。 这位主人不为这个世界创造行动者和行动, 也不创造两者的结合,只是自己本性在活动。 这位主人不接受任何人的善和恶, 而无知蒙蔽理智,导致人们迷惑。 人们只要用智慧,消除自己的无知, 智慧就会像太阳,照亮至高的存在。 以它为智慧,为自己,以它为根基,为归宿, 他们用智慧消除罪恶,走向不再返回的地方。 品学兼优的婆罗门,牛、象以至狗和屠夫, 无论面对的是什么,智者们都一视同仁。 他们的心安于平等,在这世就征服造化; 梵无缺陷,等同一切,所以他们立足梵中。 不因可爱而高兴,不因可憎而沮丧, 智慧坚定不迷惑,知梵者立足梵中。 自我不执着外在接触,他在自我中发现幸福; 用梵瑜伽约束自己,他享受到永恒的幸福。 接触产生享受,有起始,也有终了 他们是痛苦根源,智者不耽乐其中。 在身体获得解脱之前,在这世上,能够承受 欲望和愤怒的冲击,他是有福的瑜伽行者。 他具有内在的幸福,内在的欢喜和光辉, 这样的瑜伽行者与梵同一,达到梵涅槃。 仙人们涤除罪恶,斩断疑惑,控制自己, 热爱一切众生利益,他们获得梵涅槃。 苦行者理解自我,控制住自己思想, 摆脱欲望和愤怒,他们走向梵涅槃。 摒弃外在的接触,固定目光在眉心, 控制呼气和吸气,均衡地出入鼻孔。 控制感官、思想和智慧,一心一意追求解脱, 摒弃愿望、恐惧和愤怒,牟尼获得永久解脱。 我是一切众生的朋友,我是一切世界的主宰, 祭祀和苦行的享受者,知道我的人达到平静。

6.《摩诃婆罗多》第二十八章

吉祥薄伽梵说 做应该做的事,不执着行动成果,阿周那啊! 他是弃绝者,瑜伽行者,但不摒弃祭火和祭礼。 你要知道,所谓弃绝,也就是瑜伽, 因为不弃绝欲望,成不了瑜伽行者。 牟尼想要登上瑜伽,行动是他们的方法; 牟尼已经登上瑜伽,平静是他们的方法。 不执着感官对象,不执着任何行动, 弃绝一切欲望,这称作登上瑜伽。 应该自己提高自我,不应该自己挫伤自己, 因为自我是自己亲人,自我也是自己敌人。 如果自己把握自我,自我成为自己的亲人, 如果不能把握自我,自我像敌人充满敌意。 把握自我,达到平静,至高的自我沉思入定, 平等看待快乐和痛苦,冷和热,荣誉和耻辱。 自我满足于智慧和知识,制服感官,不变不动, 平等看待沙石和金子,这是把握自我的瑜伽行者。 对待朋友、同伴、敌人、中立者、仇人、亲人, 甚至对待善人和恶人,他一视同仁,优异杰出。 瑜伽行者永远应该把握自我,独居幽境, 控制思想和行为,无所企盼,无所贪求。 选择清净的地方,安置自己的座位, 座位不高不低,铺上布、皮和拘舍草。 控制欲念和感官,思想集中在一点。 坐上座位修瑜伽,以求灵魂得净化。 身体、头颅和头顶,保持端正不动摇, 固定目光在鼻尖,前后左右不张望。 自我平静无所惧,恪守誓言行梵行①, 控制思想修瑜伽,一心一意思念我。 瑜伽行者始终如一,把握自我,控制思想, 达到平静,以我归宿,以涅槃为至高目标。 瑜伽不能暴食,也不能绝食; 瑜伽不能贪睡,也不能不睡。 控制饮食娱乐,控制行为动作, 控制睡眠觉醒,瑜伽消除痛苦。 一旦控制思想,真正立足自我, 摆脱一切欲望,才算瑜伽行者。 瑜伽行者控制思想,运用瑜伽把握自我, 好比无风之处一盏灯,火焰静止不动。 在那里,勤修瑜伽,思想受控变平静, 用自我观看自我,始终满足于自我。 在那里,他发现凭借智慧,可以获得超越感官的至福, 这样,他更加坚定不移,绝不愿意脱离这个真谛。 他认为,获得了它,再也没有别的需要; 哪怕遇到深重苦难,立足于它,不会动摇。 要知道,所谓瑜伽,就是摆脱痛苦束缚; 瑜伽行者意志坚定,不应该精神沮丧。 欲望产生于意志,彻底摒弃不留情, 同时要运用思想,全面控制感官群。 依靠坚定的智慧,他渐渐达到平静, 思想固定在自我,不思虑其他一切。 思想游移不定,随时都会躁动, 需要加以控制,接受自我约束。 思想平静,激情止息,纯洁无邪,与梵同一, 至高无上的幸福就会走向这样的瑜伽行者。 始终这样把握自我,彻底摒弃一切罪恶, 瑜伽行者就很容易获得接触梵的至福。 自我接受瑜伽约束,在自我中看到众生, 在众生中看到自我,无论何处,一视同仁。 在一切中看到我,在我中看到一切; 对于他,我不消失,对于我,他不消失。 瑜伽行者立足于一,崇拜寓于一切的我, 他无论怎样活动,都活动在我之中。 以自我作比照,无论苦乐,一视同仁, 阿周那啊!他堪称完美的瑜伽行者。 阿周那说 你讲述的这个瑜伽,具有平等的性质, 而我烦躁不安,看不出它有坚实根基。 因为思想浮躁,冲动,有力,固执, 黑天啊!我认为它象风一样难以把握。 吉祥薄伽梵说 毫无疑问,阿周那啊!思想活跃,难以把握, 但只要摈弃贪欲,反复休息,仍可以把握。 我认为不控制自己,确实难以获得瑜伽, 但努力控制自己,便有办法获得瑜伽。 阿周那说 有信仰而无自制力,思想从瑜伽游离, 他不能完成瑜伽,走向何方?黑天啊! 在梵路上迷惑动摇,他会不会 像撕裂的云,从两边坠落毁灭。 你能为我彻底解除这疑惑,黑天啊! 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解除这疑惑。 吉祥薄伽梵说 无论今世和来世,他不会遭到毁灭, 所有行善之人,都不会走上恶路。 他没有实现瑜伽,进入善人的世界, 居住了无数年后,又生在吉祥人家。 或者,他恰好出生在智慧的瑜伽行者家中, 而这样幸运的出生,在这世上十分难得。 在这里,他又恢复前生的智慧瑜伽, 再次努力争取成功,俱卢子孙啊! 前生修习的瑜伽,不由自主吸引他; 只要有心学瑜伽,他就能超越声梵②。 勤奋努力,涤尽罪恶,经过不止一次再生, 瑜伽行者获得成功,最终达到至高目标。 瑜伽行者胜于苦行者,瑜伽行者胜于智者, 瑜伽行者胜于行动者,你成为瑜伽行者吧! 真心诚意归依我,怀着信仰崇拜我, 一切瑜伽行者中,我认为他最优秀。

7.《摩诃婆罗多》第二十九章

吉祥薄伽梵说 听我说,阿周那啊!你一心思念我,依靠我, 修习瑜伽,毫无疑问,你将会彻底了解我。 这种智慧和知识,我将毫无保留告诉你, 知道后,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什么需要知道。 在成千上万的人中,难得有人争取成功; 在争取成功的人中,难得有人真正了解我。 地、水、火、风、空、思想、智慧和自我意识, 这是对我的原质所作的八种区分,阿周那啊! 这是我的较低原质,我还有一种更高原质, 你要知道,它是生命,这个世界由它维持。 你要知道,阿周那啊!它是一切生命的母胎; 我是全世界的产生者,也是全世界的毁灭者。 没有比我更高的存在,所有一切与我相连, 犹如许许多多珍珠,他们串连在一条线上。 我是水中珠,日月之光,一切吠陀中的“唵”①, 空中之声,人之勇气,贡蒂之子阿周那啊! 我是大地的清香,我是火焰的光热, 一切众生的生命,苦行者的苦行。 我是一切众生的种子,阿周那啊! 我是智者的智慧,辉煌者的光辉。 我是坚强者的力量,用以消除欲望和激情, 婆罗多族雄牛啊!我是众生合法的欲望。 一切优性、善性和暗性,都源自我; 我不在它们之中,而它们在我之中。 正是这三种性质,迷惑了整个世界, 以致不知道我不变不灭,高于它们。 我的神奇幻力,由三性造成,难以超越, 但那些归依我的人,能够超越这种幻力。 愚昧低*的作恶者,幻力夺走他们智慧, 他们不愿意归依我,而依赖阿修罗性。 受苦者和求知者,求财者和智慧者, 这四种善人崇拜我,婆罗多族雄牛啊! 智者永远修习瑜伽,虔诚专一,优异杰出, 因为智者最热爱我,所以我也热爱智者。 所有这些人都高尚,但我认为智者是我, 因为他能把握自我,以我为至高的归宿。 经过一次又一次再生,智者终于归依我, 确信黑天就是一切,这样的高尚灵魂难得。 有些人智慧被欲望夺走,归依另外一些神, 受自己的原质限制,遵循这种或者那种成就。 无论谁怀着信仰,愿意崇拜哪个形体, 我都允许他们保持各自的坚定信仰。 他们各自怀着信仰,努力抚慰崇拜对象, 由此实现各自欲望,实际也是得益于我。 但这些智力薄弱的人,他们获得的成就有限, 祭祀天神者走向天神,唯有崇拜我者走向我。 尽管我没有显现,无知者认为我已经显露, 不知道我的本性至高无上,不灭不变。 隐蔽在瑜伽幻力中,我没向任何人显露, 这个愚痴的世界,不知道我不生不变。 我知道过去、将来和将来的一切众生, 但是,阿周那啊!没有哪个人知道我。 愿望和憎恨造成对立,一切众生受到迷惑, 婆罗多子孙啊!他们在创造中走向愚昧。 那些积善修德的人,灭寂一切罪恶, 摆脱对立和愚昧,严守誓言崇拜我。 他们向我寻求庇护,努力摆脱衰亡, 他们彻底通晓梵,通晓自我和行动。 他们知道我是物主、神主和祭主, 他们约束思想,临死之时也知道我。

8.《摩诃婆罗多》第三十章

阿周那说 什么是梵?什么是自我?什么是行动? 所谓物主是什么?所谓神主是什么? 谁是祭主?黑天啊!又怎样居于这个身体? 那些控制自己的人,临死之时怎样知道你? 吉祥薄伽梵说 梵是不灭的最高存在,自我是自己的本质, 创造被称作行动,它造成一切众生存在。 物主是可灭的存在,神主是原人,阿周那啊! 集主是我,就在这里,存在于这个身体中。 谁在临终之时,想念我,毫无疑问, 在他抛弃身体后,就进入我的存在。 临终时想念什么,抛弃身体后, 他就进入什么,长期变成那样。 因此,时刻想着我,你就投入战斗吧! 思想智慧寄托我,无疑你将归依我。 一心修习瑜伽,决不驰心旁骛, 他思念和归依至高神圣的原人。 思念这位古代先知诗人、 指导者、维持一切存在者、 极微者、形态不可思议者、 色似太阳的超越黑暗者。 临终之时思想坚定虔诚, 他运用瑜伽力约束自己, 正确地将呼吸定在眉心, 就走向至高神圣的原人。 通晓吠陀的人被称为不灭者, 摈弃激情的苦行者进入其中, 盼望获得它的人实践梵行, 我将简要地告诉你这个境界。 守住一切身体之门,抑止心中思想, 把呼吸定在头顶,专心于瑜伽执持。 时时刻刻想念我,只念一个梵音“唵”, 摈弃身体去世时,他走向最高归宿。 时时刻刻想念我,永远不驰心旁骛, 永远受瑜伽约束,他就容易到达我。 灵魂高尚的人走向我,他们获得最高成功, 不再出生,不再返回飘忽无常的痛苦渊薮。 梵界以下世界,全都轮回转生, 而如果归依我,就不会再出生。 梵的一日为一千代,梵的一夜为一千代①, 只有知道梵的日夜,才是真正知道日夜。 白天到来,一切事物从不显现中显现, 黑暗降临,又都消失,这时称为不显现。 物群始终这样,不由自主,阿周那啊! 黑暗降临就消失,白天到来又不显现。 除了这种不显现,还有永恒的不显现, 即使一切众生毁灭,它也不会毁灭。 这种不显现叫做不灭,人们称它为最高归宿, 到达那里就不再返回,它是我的至高居处。 它是至高的原人,遍及一切,阿周那啊! 众生存在它之中,忠诚不二,可以获得它。 我告诉你,瑜伽行者什么时候逝世, 去后就不再返回,或者去后仍返回。 火、光、白昼和月明,太阳北行的六个月, 在这个时候逝世,那些知梵者走向梵。 烟雾、黑夜和月暗,太阳南行的六个月, 瑜伽行者这时逝世,到达月亮,又返回。 光明之路和黑暗之路,两条永恒的世界之路, 一条路去后不返回,另一条路去后仍返回。 知道这两条路,瑜伽行者不会迷惑, 因此,无论何时,你都要修习瑜伽。 瑜伽行者知道这一切, 他们超越吠陀、祭祀、 苦行和布施的功果, 达到至高的原始境界。

9.《摩诃婆罗多》第三十一章

吉祥薄伽梵说 你不怀恶意,我要告诉你非常秘密的 智慧和知识,知道后,就会摆脱罪恶。 这是国王的学问和奥秘,是无与伦比的净化者, 凭感觉亲证,合乎正法,容易实行,永恒不灭。 不信仰这种正法的人,到不了我这里, 仍回到生死轮回之中,折磨敌人者啊! 我没有显现形体,但遍及一切世界,阿周那啊! 一切众生居于我之中,但我不居于他们之中。 甚至众生也不居于我之中,请看我这神圣瑜伽! 我的自我生成众生,维持众生。但不居于其中。 犹如广大的空气,遍布一切地方, 永远占据空间,众生居于我之中。 在世界毁灭的劫末,一切众生进入我的原质, 在世界创造的劫初,我又把一切众生放出。 我凭借自己的原质,一次又一次放出他们; 由于受到原质支配,这些物群无能为力。 然而,阿周那啊!这些行动不束缚我, 我仿佛冷漠地坐着,不执着这些行动。 本性在我的监督下,产生动物和不动物,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世界才流转不息。 因为我依托人体,愚昧的人便轻视我, 不知道作为万物之主,我的至高无上性。 这些愚人的希望落空,行动落空,知识落空, 思想混乱,依附愚痴的罗刹和阿修罗的原质。 灵魂高尚的人知道我是永恒的万物之源, 他们依附神的原质,全心全意崇拜我。 勤奋努力,严守誓言,他们永远约束自己, 永远赞美我,侍奉我,诚心诚意膜拜我。 有些人用智慧祭祀我,祭供我,侍奉我, 单一、个别、多重的我,面向一切的我。 我是祭仪,我是祭祀,我是祭供,我是药草, 我是颂诗,我是酥油,我是祭火,我是祭品。 我是世界父母和祖父,维持者,可知者和净化者, 我是那个音节“唵”,我是梨俱、娑摩和夜柔。 我是归宿、支持和主人,见证、居处、庇护和朋友, 生成、毁灭、基地和安息地,我是永恒不灭的种子。 我发出光热,我下雨,我摄取,而又释放, 既是不朽,又是死亡,既存在,又不存在。 通晓吠陀,饮苏摩①,涤除罪恶, 用祭祀抚慰我,祈求进入天国, 他们达到天神因陀罗的世界, 在天上享受天神的神圣生活。 他们在广阔的天界享受, 功德消尽后,返回尘世, 他们遵循三吠陀法则, 满怀欲望,来而复去。 而有些人沉思我,全心全意侍奉我, 永远约束自己,我给他们瑜伽安乐。 有些人怀抱信仰,虔诚祭拜别的神, 尽管不合传统仪规,他们也是祭拜我。 我是一切祭祀的享受者和主人; 不真正理解我,就会遭受挫折。 祭拜天神走向天神,祭拜祖先走向祖先, 祭拜生灵走向生灵,祭拜我者走向我。 有些人约束自己,虔诚献上一片叶,一朵花, 一枚果,一掬水,我接受这些真诚的供品。 阿周那啊!无论做什么,享受什么,祭供什么, 施舍什么,修什么苦行,你都把它们奉献给我。 你将摆脱行动的束缚,摆脱善恶之果的束缚, 自我受到弃绝瑜伽约束,获得解脱,走向我。 我平等看待一切众生,既不憎恶,也不宠爱, 虔敬我的人在我之中,而我也在他们之中。 即使行为恶劣的人,如果一心一意崇拜我, 也应该认为他是好人,因为他下了正确决心。 他的自我迅速走上正道,达到永恒的平静, 要知道,阿周那啊!崇拜我,不会遭毁灭。 即使出身卑*的人,妇女、吠舍和首陀罗, 只要向我寻求庇护,也能达到至高归宿。 更何况婆罗门和王仙,他们圣洁而又虔诚? 你既然来到痛苦无常的世界,就崇拜我吧! 你要思念我,崇拜我,祭供我,向我敬礼, 你就这样约束自己,以我为归宿,走向我。

10.《摩诃婆罗多》第三十二章

吉祥薄伽梵说 你继续听我讲述这些至高无上的话, 你喜欢听,我也怀着善意告诉你。 众天神和众大仙,不知道我的来源, 因为我是所有天神和大仙的来源。 知道我是世界之主,不生者和无始者, 他在尘世中不迷惑,摆脱一切罪恶。 智慧、知识、不惑、宽容、真实、自制、平静、 存在、不存在、快乐、痛苦、恐惧和无畏, 戒杀、平等、知足、施舍、荣誉和耻辱, 众生的所有这些状态,全都来源于我。 古代的七位大仙人①,还有四位摩奴, 都从我心中产生,众生由他们产生。 凡是真正知道我的这种显现和瑜伽, 毫无疑问,就会坚定不移,休习瑜伽。 我是一切的本源,一切因我而流转, 聪明人想到这些,满怀热情崇拜我。 他们心中想着我,他们的生命趋向我, 互相启发谈论我,永远高兴和满足。 他们永远约束自己,充满热情崇拜我。 我给他们智慧瑜伽,他们因此走向我。 出自对他们同情,我处在自我状态中, 用明亮的智慧之灯,驱散无知的黑暗。 阿周那说 你是至高的梵,至高的居处,至高无上的净化者, 永恒的原人,不生者,原始之神,遍及一切者。 仙人阿私陀和提婆罗,还有毗耶娑都这样说, 神仙那罗陀耶这样说,你自己也这样对我说。 你告诉我的这一切,我相信都是正确的, 众天神不知道你的显现,檀那婆②也不知道。 你本人,至高的人啊!完全依靠自己知道自己, 众生之源,众生之主啊!神中之神,世界之主啊! 你会毫无保留的告诉我,你自己的神圣显现; 正是通过这些显现,你遍及世界,屹立其中。 我经常思考你,尊者啊!应该怎样理解你? 我应该从哪些方面思考你,瑜伽行者啊! 请你再详细说说你的瑜伽和显现, 你的话语如同甘露,我百听不厌。 吉祥薄伽梵说 好吧!我扼要告诉你,我的神圣显现, 若要细说,阿周那啊!实在是说不完。 阿周那啊!我是居于众生心中的自我, 我是一切众生的开始、中间和结束。 我是阿提迭③中的毗湿奴,光明中辉煌的太阳, 我是风神中的摩利支,我是星宿中的月亮。 我是吠陀中的娑摩④,天神中的因陀罗⑤, 我是感官中的心,我是众生中的意识。 我是楼陀罗中的商羯罗,婆薮中的火神,⑥ 药*和罗刹⑦中的财神,山峰中的弥卢⑧。 你要知道,阿周那啊!我是祭司中的祭主, 我是统帅中的室健陀⑨,我是湖泊中的大海。 我是大仙中的婆利古,我是语言中的单音节“唵”, 我是祭祀中的默祷,我是高山中的喜马拉雅山。 我是一切树中的毕钵树⑩,我是神仙中的那罗陀, 我是健达缚中的奇车,悉陀中的牟尼迦比罗。⑾ 你要知道,我是马匹中出自甘露的高耳马, 我是象王中的爱罗婆多,我是人中的国王。⑿ 我是武器中的金刚杵⒀,我是牛中的如意牛, 我是生殖者中的爱神,我是蛇中的婆苏吉。 我是蛇中的无限,我是水族中的伐楼拿, 我是祖先中的阿尔耶摩,控制中的阎摩。⒁ 我是提迭中的波罗诃罗陀,司命中的时神, 我是走兽中的兽王,我是飞鸟中的金翅鸟。⒂ 我是净化者中的风,我是武士中的罗摩,⒃ 我是走兽中的鳄鱼,我是河流中的恒河。 我是一切创造的开始、中间和结束, 我是学问中的自我学⒄,说话中的论辩。 我是字母中的“呃”,离合释中的相违释。⒅ 我是不灭的世界,我是面向一切的创造者。 我是吞噬一切的死神,未来的起源,阴性名词⒆中 的名誉、吉祥、言语、记忆、聪慧、坚定和耐心。 我是曲调中的大调,诗律中的伽耶利特, 我是月份中的九月,时令中开花的春季。 我是欺诈中的赌博,我是发光体中的光, 我是胜利、我是努力,我是善人中的善。 我是苾湿尼族中的黑天,般度族中的阿周那, 我是牟尼中的毗耶娑,诗人中的诗人优沙那。 我是惩罚中的刑杖,我是求胜者的策略, 我是秘密中的缄默,我是智者的智慧。 我也是,阿周那啊!一切众生的种子, 无论动物和不动物,没有我,都不存在。 我的神圣显现无穷无尽,阿周那啊! 以上我只是简略地说明我的显现。 你要知道,因为存在,无论怎样庄严吉祥, 无论怎样辉煌灿烂,都源自我的部分光辉。 阿周那啊!你又何必要详详细细都知道? 我只用我的一小部分,就支撑起这个世界。

11.《摩诃婆罗多》第三十三章

阿周那说 承蒙你的厚爱,黑天啊!对我讲了这些话, 称作自我的最高秘密,解除了我的迷惑。 众生的起源和灭亡,我从你这儿详细听说, 也知道了你的永恒伟大,眼似莲花的黑天啊! 至高的神啊!就像这样听你讲述你自己, 我也想看到,至高的人啊!你的神圣形象。 如果你认为我能看到你的形象,瑜伽之主啊! 那你就向我显示永恒不灭的自我吧,主人啊! 吉祥薄伽梵说 请看,阿周那啊!我的形象庄严神圣, 各种色彩和形状,千姿百态,变化无穷。 请看各位阿提迭和娑摩,楼陀罗、双马童和摩多录, 请看各种前所未见的奇迹,婆罗多子孙阿周那啊! 现在你看在我的身体里,这个统一完整的世界, 容纳一切动物和不动物,一切你想看到的东西。 但是,用你的肉眼,你不可能看见我, 我给你一双天眼,请看我的神圣瑜伽! 全胜说 伟大的瑜伽之主黑天这样说罢, 他向阿周那显示至高的神圣形象。 无数嘴巴和眼睛,无数奇异的形貌, 无数神圣的装饰,无数高举的法宝。 穿戴神圣的衣服和花环,涂抹神圣的香料和油膏, 这位大神具备一切奇幻,无边无际,面向各方。 倘若有一千个太阳同时出现在天空, 光芒才能与这位灵魂伟大者相比。 般度之子阿周那在这位神中之神身上, 看到一个完整世界,既统一,又多样。 阿周那看到之后,惊讶不已,汗毛直竖, 双手合十,俯首敬礼,向这位大神说道: 阿周那说 我在你身上看到,神啊! 一切天神和各类生物, 坐在莲花台上的大梵天, 所有的大仙人和神蛇。 你有无数臂、腹、嘴和眼, 无限的形象遍及一切, 但我看不到,宇宙之主啊! 你的起始、中间和末端。 我看到你佩戴着头冠, 握着铁杵,举着转轮, 光团到处照耀,难以看清, 阳光火焰围绕,无边无际。 你不愧是不灭的至高者, 你是宇宙的至高居处, 你是永恒正法的保护者, 我相信你是原初的原人。 我看到你无始无终也无中间, 勇力无穷无尽,手臂无计其数。 以日月为眼睛,嘴巴燃烧火焰, 以自己的光辉照耀这个宇宙。 你一个人,灵魂伟大者啊! 遍及天地之间和四面八方, 看到这样神奇可畏的形象, 三界众生无不诚惶诚恐。 成群成群的天神进入你, 双手合十,惊恐地赞颂你, 众大仙和悉陀向你祝福, 用大量的圣歌颂诗赞美你。 楼陀罗、阿提迭、婆薮、沙提耶、 毗奢、双马童、摩录多、优湿摩波、 健达缚、药*、阿修罗和悉陀, 全都惊讶诧异,凝神注视着你。 看到你的伟大形象,大臂者啊! 许多嘴、眼和手臂,许多腿脚, 许多肚子,许多可怕的牙齿, 一切世界和我一样,惊恐惶惑。 你头顶天空,色彩斑斓, 你嘴巴洞开,大眼放光, 看到你,我内心感到恐慌, 失去坚定和平静,黑天啊! 看到你的一张张嘴,神主啊! 布满可怕的牙齿,如同劫火, 我顿时失去方向,失去快乐, 请爱怜我吧,世界庇护所啊! 所有这些持国的儿子, 和其他许多国王一起, 毗湿摩、德罗纳和迦尔纳, 还有我方许多著名战士。 迅速进入你的这些嘴, 里面布满可怕的牙齿, 有些人类在牙缝里, 他们的脑袋已被压碎。 犹如条条江河激流, 汹涌奔腾,奔向大海, 这些人世间的英雄, 进入那些燃烧的嘴。 犹如成群的飞蛾迅速扑向 燃烧的火焰,走向毁灭, 世上的这些人们迅速进入 你的这些嘴,走向毁灭。 你用这些燃烧的嘴, 舔着吞噬一切世界, 你用光辉遍照宇宙, 炽热的光芒烧毁万物。 你的形象恐怖,告诉你,你是谁? 向你致敬,尊神啊!请你爱怜我; 我想要知道你这位原始之神, 因为我不理解你的所为。 吉祥薄伽梵说 我是毁灭世界的成熟时神, 我在这里收回一切世界, 对立军队中的所有战士, 除了你之外,都不存在。 因此,你站起来,争取荣誉, 战胜敌人,享受富饶王国吧! 他们早已被杀死,阿周那啊! 你就充当一下象征手段吧! 你就杀死德罗纳、毗湿摩、 胜车、迦尔纳和其他勇士, 他们已被我杀死,你别怕! 战斗吧!你将会战胜敌人。 全胜说 阿周那听了黑天的话, 双手合十,浑身颤抖, 再次向黑天俯首敬礼, 结结巴巴,惊恐地说道。 阿周那说 确实,感官之主啊! 这个世界乐于赞美你, 恐惧的罗刹逃往四方, 所有的悉陀向你致敬。 他们怎么会不向你致敬?神主啊! 你是比梵天更重要的原始创造者, 你是不灭者,既存在,又不存在, 无限者啊!以至超越存在不存在。 你是原始之神,古老的原人, 宇宙的至高居处,至高归宿, 你是知者,又是被知者, 遍及宇宙,形象无限者啊! 你是风神、阎摩和伐楼拿, 火神、月神、生主和老祖宗, 一千次地向你致敬!致敬! 再三地向你致敬!致敬! 从前面后面,一切者啊! 从一切方面向你致敬! 你勇气无限,力量无限, 你遍及一切,是一切者。 出于疏忽,也出于钟爱, 我不知道你的崇高伟大, 只当你是朋友,冒昧称呼你 “黑王子!雅度人!朋友!” 游戏、睡觉、坐着或吃饭, 或者我独自,或者当着众人, 出于开玩笑,对你不尊重, 我请求你这位无量者宽恕。 你是动物和不动物之父, 世界的崇拜对象和尊师, 无与伦比,威力无比者啊! 三界中没有比你更伟大者。 因此,我匍匐在地,向你致敬! 你是受人礼赞的神,请你赐恩! 你能宽恕我,就像父亲对儿子, 朋友对朋友,亲人对亲人,神啊! 我乐于见到前所未见的形象, 但心中惊恐不安,求你垂怜! 神啊!请显示你的那种形象吧! 世界庇护所,神中之主啊! 我愿意看到你原来的形象, 头戴顶冠,手持铁杵和转轮, 千臂者啊!宇宙形象啊! 吉祥薄伽梵说 我喜欢你,通过自我瑜伽, 显示这个至高的原始形象, 光辉构成的宇宙,无边无际, 除你之外,别人从未见过。 在人间,除你外,阿周那啊! 没有人能看到我的这种形象, 通过吠陀、祭祀、诵习和布施, 或者仪式和严酷苦行,都不行。 看到我的这种可怕形象, 你不要惊慌,不要困惑! 你解除恐惧,心怀喜悦, 再看看我的这种形象吧! 全胜说 灵魂伟大的黑天说完, 再次显示自己的形象, 恢复原来的优美相貌, 让恐惧的阿周那放心。 阿周那说 看到你,黑天啊!优美的人体形象, 现在我的思想,又重新恢复正常。 吉祥薄伽梵说 我的这种形象很难看到,今天我已让你看到, 甚至众天神长期以来,也渴望看到这种形象。 通过吠陀和苦行,通过布施和祭祀, 都不能像你这样看到我的这种形象。 阿周那啊!只有依靠忠贞不二的虔诚, 才能真正理解我,看到我,进入我。 谁摈弃执着,为我而行动,以我为至高目的, 崇拜我,对一切众生无怨无恨,他就走向我。

12.《摩诃婆罗多》第三十四章

阿周那说 有些人永远约束自己,诚心诚意崇拜你, 有些人崇拜不灭和不显,谁更懂得瑜伽? 吉祥薄伽梵说 约束自己,思念我,怀有信仰,崇拜我, 我认为这些人才是最优秀的瑜伽行者。 而有些人崇拜不灭、不可言明、不显现, 无所不在、不可思议、不变、不动和永恒, 他们控制所有感官,平等看待一切, 爱护一切众生利益,也到达我这里。 只是思想执着不显现,他们也就更艰难, 因为不显现的目标,肉身之人不易达到。 把一切行动献给我,以我为至高目的, 专心致志修习瑜伽,沉思我,崇拜我。 这些人的思想进入我,普利塔之子啊! 我很快就把他们救出生死轮回之海。 把思想凝集于我,让智慧进入我, 随后,毫无疑问,你将居于我之中。 如果不能做到把思想凝集于我, 你就练习瑜伽,争取到达我这里。 如果不能练习瑜伽,你就把为我而行动, 作为你的最高目的,这样,你也会成功。 如果连这也不能,那就控制自己, 遵照我的瑜伽,弃绝一切行动成果。 因为智慧胜于练习,沉思胜于智慧,阿周那啊! 弃绝成果胜于沉思,一旦弃绝,立即平静。 不仇视一切众生,而是表示友好和同情, 不自私傲慢,宽容大度,对苦乐一视同仁。 永远知足,控制自己,决心坚定,信仰虔诚, 把思想和智慧献给我,我喜欢这样的瑜伽行者。 世界不畏惧他,他也不畏惧世界, 摆脱喜怒忧惧,我喜欢这样的人。 无所企盼,超然物外,纯洁聪慧,摆脱疑惧, 摈弃一切举动,崇拜我,我喜欢这样的人。 不喜悦,不憎恨,不忧伤,不渴望, 弃绝善恶,我喜欢这样的虔诚者。 无论敌人朋友,无论荣誉耻辱, 无论冷热苦乐,一视同仁不执着, 责备和赞美,等量齐观,凡事知足,沉默不语, 居无定所,思想坚定,我喜欢这样的虔诚者。 崇拜上述正法甘露,以我为至高目的, 怀抱信仰,我最喜欢这样的虔诚者。

13.《摩诃婆罗多》第三十五章

吉祥薄伽梵说 身体称作领域,通晓这个领域的人, 阿周那啊!智者们称之为知领域者。 你要知道,我是一切领域中的知领域者, 领域和知领域者的知识,才是真正的知识。 请听我扼要告诉你,什么是领域?它像什么? 怎样变化?又从何而来?是什么?有什么能力? 仙人们以及反复诵唱,在各种颂诗中, 在有推理和结论的梵经许多句子中。 五大成分和我慢,智力和未显, 十种感官一种心,五种感官对象①。 愿望、憎恨、快乐和、聚合、意识和坚定, 对于领域及其变化,这些是简明扼要的说明。 不骄傲,不欺诈,戒杀,宽容和正直, 纯洁,坚定,控制自己,尊敬教师。 摈弃感官对象,决不妄自尊大, 看清生老病死这些痛苦缺陷。 对妻儿和家庭,不迷恋,不执着, 称心或者不称心,永远平等看待。 专心修习瑜伽,坚定不移崇拜我, 喜欢独自隐居,厌弃嘈杂人群。 追求自我知识,洞悉真知含义, 这被称作知识,此外皆是无知。 我将告诉你知识对象,知道了它,就尝到甘露, 它是无始、至高的梵,既非存在,又非不存在。 到处有它的手和脚,到处有它的头和脸, 到处有它的眼和耳,居于世界,包罗一切。 它似乎具备感官功能,却又没有任何感官, 不执着,又支持一切,无性质,又感受性质。 它在众生内外,在远处,也在远处, 不运动,又运动,微妙而不可知。 它不可区分,又仿佛在众生中可区分; 作为众生支持者,它既吞噬,又释放。 它是光明之中的光,被称作超越黑暗者, 它居于一切人心中,是知识、对象和目的。 领域、知识和知识对象,以上做了扼要说明, 虔信我的人知道我的状态,就能到达我这里。 你要知道原质和原人,两者都没有起始, 你要知道变化和性质,他们都产生于原质。 效果、手段和行动者,原质被说成是原因; 痛苦和快乐的感受者,原人被说成是原因。 原人居于原质中,感受原质产生的性质, 面对性质的执着,是善生和恶生的原因。 至高原人居于身体中,是监督者和批准者, 支持者和感受者,至高自我和大自在者。 谁能这样懂得原人、原质和性质, 无论怎样活动,他也不再出生。 有人自己通过沉思,在自身中看到自我, 有人通过数论瑜伽,有人通过行动瑜伽。 有些人不懂这些,听了别人的话后崇拜; 他们坚信听来的话,也能够超越死亡。 无论什么动物和不动物,你要知道,它们的产生, 婆罗多雄牛啊!都源自领域和知领域者的结合。 谁能看到至高自在者平等的居于万物中, 万物毁灭而它不毁灭,这是真正有见识。 谁能看到至高的自在者平等地遍及一切, 自己不能伤害自我,他就达到至高归宿。 谁能看到一切行动,都是原质所为, 自我不是行动者,这是真正有见识。 谁能看到各种生物,全都立足于一, 由此延伸和扩展,他就达到了梵。 至高自我永恒不灭,没有起始,没有性质, 即使居于身体中,也不行动,不受污染。 正像遍布一切的空,微妙而不受污染, 居于一切身体的自我,也不受任何污染。 正像这个太阳,照亮整个世界, 这个领域之主,照亮整个领域。 凡用智慧之眼看清领域和知领域者的区别, 懂得摆脱众生原质束缚,他们就走向至高者。

14.《摩诃婆罗多》第三十六章

吉祥薄伽梵说 我还要讲述知识中至高无上的知识, 所有牟尼知道了它,达到最高成就。 阿周那啊!依靠这种知识,他们与我同一, 创造时,他们不出生,毁灭时,他们不恐惧。 伟大的梵是我的子宫,我安放胚胎在里面, 由此产生一切众生,婆罗多子孙阿周那啊! 任何子宫产生的形体,贡蒂之子阿周那啊! 伟大的梵是他们的子宫,我是播种的父亲。 善性、优性和暗性是原质产生的性质; 在身体中,它们束缚永恒不灭的自我。 其中的善性纯洁,因而明亮和健康, 但它执着快乐和知识,而束缚自我。 优性是激动性,因执着渴望而产生, 你要知道,它执着行动,而束缚自我。 暗性产生于无知、蒙蔽一切自我, 它放逸、懒惰和昏沉,而束缚自我。 善性执着快乐,优性执着行动, 暗性蒙蔽理智,执着傲慢放纵。 善性压倒优性和暗性,优性压倒善性和暗性, 暗性压倒善性和优性,这是三者的存在方式。 在身体九门中,闪耀智慧光芒, 由此可以知道,善性占据优势。 如果优性占据优势,婆罗多雄牛啊! 便产生贪婪、活动、行动、焦躁和渴求。 如果暗性占据优势,俱卢子孙阿周那啊! 便产生昏暗和停滞,还有放逸和愚痴。 善性占据优势,生命解体以后, 前往清净世界,与无上知者为伍。 优性占优势,死去后,投生执着行动的人, 暗性占优势,死去后,投生愚昧者的子宫。 人们说善行的果实具有善性而纯洁, 优性果实是痛苦,暗性果实是无知。 善性产生智慧,优性产生贪欲, 暗性产生放逸、愚昧和无知。 善性之人上进,优性之人居中, 暗性之人下沉,性质行为低劣。 如果看到除了性质外,没有任何行动者, 并知道什么超越性质,他就进入我之中。 一旦自我超越产生于身体的三性, 摆脱生老死之苦,也就尝到甘露。 阿周那说 超越三性的人,具有什么标志? 通过什么行为,怎样超越三性? 吉祥薄伽梵说 光明、活动和愚痴,出现时,他不憎恨, 消失时,他不渴望,般度之子阿周那啊! 他坐着象旁观者,不为三性所动, 明知三性在动,他也端坐不动。 立足自我,对苦乐,对沙石金子一视同仁, 对可爱和不可爱,对责备和赞美等量齐观。 等同荣誉和耻辱,等同朋友和敌人, 弃绝一切举动,这就是超越三性。 运用虔信瑜伽,坚定侍奉我, 他超越三性。就能达到梵。 因为我是甘露,不灭的梵之所在, 永恒正法之所在,终极幸福之所在。

15.《摩诃婆罗多》第三十七章

吉祥薄伽梵说 人们说永恒的毕钵树①,根在上,枝在下, 叶子是颂诗,知道它,便是通晓吠陀者。 它的树枝受到三性滋育, 上下伸展,树芽是感官对象, 它的树根受到行动束缚, 向下在人世间延伸扩展。 它无始,无终,无基础, 世上无人知道它的形象, 而用锋利的无执着之斧, 砍断这棵坚固的毕钵树。 人们就能找到一条路径, 通向再也不返回的地方, 说道:“我到达原初的原人, 以往的一切活动源自这里。” 不骄慢虚妄,克服执着, 永远把握自我,抑止欲望, 摆脱苦乐对立,不愚昧, 他就能达到永恒的境界。 那是我的至高居处,日月火光照临不到, 阿周那啊!人们到达那里,就再也不返回。 只是我的一部分永恒,变成生命世界的生命, 支配居于原质中的感官,其中的心是第六感官。 自在者占据身体,后又带着感官离开, 犹如一阵风吹过,带走原处的香味。 耳、眼、触、舌和鼻,还有第六感官心, 它们全部受自在者支配,侍奉感官对象。 它或离开或停留,感受或拥有性质, 愚痴之人看不见,智慧之眼能看见。 勤勉的瑜伽行者,看见它居于自身中, 无知者不约束自己,即使勤勉也看不见。 你要知道,阳光照亮整个世界, 还有月亮和火光,都是我的光辉。 我进入这个大地,用精气维持众生, 我成为多汁的月亮,滋润一切药草。 我依附众生身体,成为生命之火, 与呼气吸气结合,消化四种食物②。 我进入一切心中,由于我, 才有记忆、智慧和否定; 可以通过一切吠陀知道我, 我是吠檀多③作者,精通吠陀。 这世上有两种人,可灭者和不灭者, 可灭者是因为众生,不灭者是不变者。 还有一种至高原人,被称作至高的自我, 这位永恒的自在者,进入三界,维持三节。 由于我超越可灭者,也高于不灭者, 在世界上和吠陀中,被称作至高原人。 凡是思想不愚痴,知道我是至高原人, 他就是通晓因为的人,全心全意崇拜我。 这种最秘密的学问,我已告诉你,阿周那啊! 知道了它,就会变聪明,完成自己的职责。

16.《摩诃婆罗多》第三十八章

吉祥薄伽梵说 正直无惧,心地纯洁,坚持智慧瑜伽, 布施,自制,祭祀,诵习,修苦行, 戒杀,诚实,不发怒,弃绝,平静,不诽谤, 怜悯众生,不贪婪,和蔼,知耻,不浮躁, 精力充沛,宽容,坚定,无恶意,不骄慢, 阿周那啊!这些属于生来具有神性的人。 欺诈,狂妄,傲慢,暴躁,卤莽,无知, 阿周那啊!这些属于生来具有魔性的人。 由神性导致解脱,由魔性导致束缚, 阿周那啊!别忧伤,你生来具有神性。 在这世上创造的生物,分为神性和魔性两类, 神性我已经详细描述,现在请听我讲述魔性。 那些具有魔性的人,不知道活动和停止; 纯洁、规矩和真诚,在他们身上找不到。 他们宣称世界不真实,不牢靠,没有主宰, 出于欲望而互相结合,此外没有别的什么。 他们坚持这种看法,丧失自我,缺乏智慧, 行为暴戾,成为导致世界毁灭的敌人。 他们狡诈,骄慢,疯狂,沉迷难以满足的欲望, 愚昧无知,执着虚妄,怀着邪恶的誓愿行动。 他们直到死亡,充满无穷的焦虑, 以欲望为至高目的,坚信这是一切。 身缠千百条愿望的绳索,耽于欲望和愤怒, 为满足欲望和享受,不择手段,敛聚财富。 “今天我已获得这个,明天我要获得那个; 这份财产是我的,那一份也将成为我的。 “我杀死了这个敌人,我还要杀死别的敌人, 我是主宰,享受者,成功者,强大者,幸福者。 我是富有者,高贵者,有谁能够和我相比? 我祭祀,我布施,我快乐。”愚昧的人这样说。 他们思想颠倒混乱,陷入愚痴之网, 执着欲望和享受,堕入污秽的地狱。 他们只顾自己,冥顽不化,依仗富有而疯狂傲慢; 他们虚伪地举行祭祀,徒有其名,不合古代议规。 他们执着自私、暴力、骄傲、欲望和愤怒, 仇视居于自己和别人身体中的我,满怀妒忌。 这些卑劣的恶人,残酷粗暴的仇视者, 我不断把他们投入魔性子宫,轮回不休。 这些愚昧的人进入魔性子宫,生而又生; 他们到达不了我这里,只能堕落沉沦。 欲望、愤怒和贪婪,是导致自我毁灭, 通往地狱的三重门,应该摈弃这三者。 避开这三座黑暗的门,所作所为有利自我, 这样的人,阿周那啊!就能达到至高目标。 无视经典规定,行动随心所欲,这样的人, 不能获得成功和幸福,不能达到至高目标。 经典是准则,决定你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你知道了经典的规定,就能在世上采取行动。

17.《摩诃婆罗多》第三十九章

阿周那说 有些人无视经典规定,满怀信仰举行祭祀, 他们依据什么?属于善性、优性或暗性? 吉祥薄伽梵说 人的信仰分为三种:善性、优性和暗性, 它们产生于自己的本性,请听我告诉你。 一切人的信仰,都符合各自的本性; 人由信仰造成,信仰什么,他是什么。 善性之人祭祀众天神,优性之人祭祀药*、罗刹, 而那些暗性之人,祭祀各种各样的亡灵和鬼怪。 有些人无视经典规定,修炼可怕的苦行, 他们虚伪和自私,充满欲望、激情和暴力。 要知道,他们丧失理智,折磨身体的各种元素, 甚至也折磨身体中的我,他们下定了魔的决心。 一切人喜爱的食物,还有祭祀、苦行和布施, 全都可以分为三种,请听我讲述这种区分。 味美,滋润,结实,增强生命、精力和力量, 促进健康、幸福和快乐,善性之人喜爱的食物, 那些苦、酸、咸、烫和辣,刺嘴的和烧嘴的, 引起痛苦、悲哀和疾病,优性之人喜爱的食物。 那些发馊的和走味的,变质的和腐败的, 残剩的和污秽的,暗性之人喜爱的食物。 按照规定举行祭祀,不期望获取功果, 只认为应该举行祭祀,这是善性之人的祭祀。 举行祭祀,企盼功果,满足虚荣, 你要知道,这是优性之人的祭祀。 不按照规定进行祭祀,不供祭品,不念颂诗, 不付酬金,缺乏信仰,这是暗性之人的祭祀。 敬神,敬老师,敬智者,敬婆罗门,纯洁, 正直,修梵行,不杀生,这是身体的苦行。 言语不激愤,真实、动听而有益, 经常诵习经典,这是言语的苦行。 思想清净而安定,心地纯洁而温和, 控制自己而沉默,这是思想的苦行。 怀着最高的信仰,修习这三种苦行, 不期望获取功果,这称作善性苦行。 企盼礼遇、荣耀和崇敬,怀着虚荣修苦行, 这称作优性苦行,动摇不定,难以持久。 愚昧固执苦行,采取自我折磨的手段, 或者为了毁灭他人,这称作暗性苦行。 在合适的地点时间,布施合适的人, 不求回报,只为布施,这是善性布施。 一心期望回报,或者企盼功果, 勉强进行布施,这是优性布施。 在不合适的地点时间,布施不合适的人, 不按礼节,态度轻慢,这是暗性布施 “唵!那个,真实。”相传是梵的三种标记, 婆罗门、吠陀和祭祀,在古时候因此形成。 因此那些知梵的人,总要念诵“唵”, 按照经典规定,从事祭祀、苦行和布施。 渴望解脱,从事祭祀、苦行和布施, 不求获取功果,只是想着“那个”。 “真实”这个词,用在真性和善性上, 阿周那啊!也用在值得称赞的行动上。 坚信祭祀、苦行和布施,这被称作“真实”, 为此采取的行动,同样也被称作“真实”。 从事祭祀、苦行和布施,而无信仰,阿周那啊! 这是“不真实”,无论现世或死后,都没有价值。

18.《摩诃婆罗多》第四十章

阿周那说 我想知道,大臂者啊!弃绝和摈弃这两者, 他们各自的真正含义,感官之主黑天啊! 吉祥薄伽梵说 弃绝充满欲望的行动,诗人称之为弃绝; 摈弃一切行动的成果,智者称之为摈弃。 有些智者说行动如同罪恶,应该摈弃, 有些说祭祀、布施和苦行,不应该摈弃。 婆罗多族俊杰啊!请听我对摈弃的论断: 摈弃可以分为三种,人中之虎阿周那啊! 祭祀、布施和苦行,这些行动不应该摈弃, 而应该实行,因为它们是智者的净化手段。 摈弃了执着和成果,这些行动仍应实行, 阿周那啊!这是我的最终想法和结论。 弃绝必要的行动,这样并不合适, 这是暗性之人,由于愚痴而摈弃。 如果惧怕身体劳累,因为痛苦而摈弃行动, 这是优性之人的摈弃,不会获得摈弃的果报。 从事那些必要的行动,认为应该这样做, 而摈弃执着和成果,这是善性之人的摈弃。 聪明的人充满善性,斩断疑惑,实行摈弃, 他不憎恨讨厌的行动,也不执着愉快的行动。 在这世上,没有人能够彻底摈弃行动; 只要摈弃行动成果,他就臂称作摈弃者。 不摈弃者在死后,获得三种行动成果: 称心,不称心或参半,而弃绝者一无所有。 数论原理中讲述,一切行动获得成功, 有五种原因,阿周那啊!请听我告诉你。 基础和行动者,各种各样手段, 各种各样行动,还有第五神明。 一个人从事行动,用身体、语言和思想, 无论行动正确与错误,原因都是这五种。 谁智力不全,把自己看作唯一行动者, 这只能说明他思路不正,缺乏见识。 谁的本性不自私,智慧不受污染, 即使杀了世人,也没杀,不受束缚。 知识、知识对象和知者,是行动的三种驱使者; 手段、行动和行动者,是行动的三种执持者。 知识、行动和行动者,分别在性质数论中, 按照性质分为三种,请听我如实告诉你。 通过它,在一切众生中看到永恒不灭的状态; 在一切可分中看到不可分,这是善性知识。 依据个别性,在一切众生中,阿周那啊! 看到各种各样个别状态,这是优性知识。 盲目执着一种行动,仿佛它就是全部, 浅薄狭隘,毫无意义,这是暗性知识。 不执着,无爱憎,从事必要的行动, 不企求行动成果,这是善性行动。 充满欲望,或者,怀着自私心理, 竭尽全力行动,这是优性行动。 出于愚痴而行动,不顾能力和后果, 不惜破坏和杀害,这是暗性行动。 摆脱执着不自负,勇猛精进有毅力, 成败得失不动摇,这是善性行动者。 热烈渴求行动后果,嗜杀成性,污秽不洁, 贪得无厌,或喜或悲,这是优性行动者。 放荡无羁,骄横,粗野,虚伪,狡诈, 懒惰,拖沓,沮丧,这是暗性行动者。 阿周那啊!请听我分别依据性质, 细说三种智慧,以及三种坚定。 知道活动和停止,什么该做和什么不该做, 恐惧和无畏,束缚和解脱,这是善性智慧。 不能如实地理解合法和非法, 该做和不该做,这是优性智慧。 为痴暗所蒙蔽,视非法为合法, 颠倒一切是非,这是暗性智慧。 坚定不移修瑜伽,控制思想和呼吸, 约束一切感官活动,这是善性坚定。 正法、爱欲和财富,紧紧抓住不放松, 充满执着,渴求成果,这是优性坚定。 头脑愚痴而不能摆脱昏睡、恐惧、 忧恼、沮丧和疯狂,这是暗性坚定。 现在,请听三种幸福,婆罗多族雄牛啊! 通过反复实践,感到快乐,灭寂痛苦。 自我和智慧沉静,开始如同毒药, 结果如同甘露,这是善性幸福。 感官和对象接触,开始如同甘露, 结果如同毒药,这是优性幸福。 昏睡、懒惰和放逸,无论开始和结果, 自我始终困惑不安,这是暗性幸福。 三种产生于原质,没有生物能够摆脱, 这个大地上没有,天国众神中也没有。 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的行动, 按照他们各自本性产生的性质加以区分。 平静、自制和苦行,纯洁、宽容和正直, 智慧、知识和虔诚,是婆罗门本性的行动。 勇敢、威武和坚定,善于战斗,临阵不逃脱, 慷慨布施,大将风度,是刹帝利本性的行动。 耕种、畜牧和经商,是吠舍本性的行动; 以侍侯他人为己任,是首陀罗本性的行动。 热爱各自的工作,人们获得成功,阿周那啊! 怎样热爱自己的工作,获得成功?请听我说。 一切众生都源自它,它遍及所有一切, 用自己的工作侍奉它,就会获得成功。 自己的职责即使不完美,也胜似圆满执行他人职责; 从事自己本性决定的工作,他就不会犯下什么罪过。 即使带有缺陷,也不应该摈弃生来注定的工作, 因为一切行动都带有缺陷,宛如火焰带有烟雾。 无论何处,智慧不执着,控制自己,消除渴望, 通过摈弃成果而获得超越行动的至高成功。 听我扼要地告诉你,怎样像获得成功那样, 获得梵,阿周那啊!梵是智慧的最高境界。 接受纯洁的智慧约束,坚定地控制自己, 摈弃声等等感官对象,抛开热爱和憎恨。 离群索居,节制饮食,控制语言、身体和思想, 专心致志修习禅定瑜伽,永远摈弃世俗欲情。 摆脱自傲、暴力和骄横,消除欲望、愤怒和占有, 毫不自私,内心平静,阿周那啊!就能与梵同一。 与梵同一,自我平静,他不忧伤,不渴望, 平等看待一切众生,达到对我的最高崇拜。 由于这种崇拜,他真正理解我; 由于真正理解我,他直接进入我。 他永远依托我,城市一切行动, 凭我的恩惠,达到永恒不灭境界。 全心全意崇拜我,把一切行动献给我, 努力修习瑜伽智慧,永远思念我吧! 思念我,凭我的恩惠,你将克服一切困难; 如果自私,听不进去,你就会走向毁灭。 你出于自私心理,决定不参加战斗, 这是错误的决定,原质将会约束你。 受到出自自己本性的行动束缚,阿周那啊! 即使你困惑,不愿行动,也将不得不行动。 阿周那啊!自在者居于一切众生心中, 他用幻力转动登上机关的一切众生。 全心全意求他庇护吧!凭他的恩惠,阿周那啊! 你将获得至高的智慧,你将达到至高的居处。 这是最秘密的智慧,我已经告诉你, 你充分考虑后,按照你意愿去做吧! 请再听我的至高的话,一切之中的最高秘密, 因为我十分喜欢你,要指明你的利益所在。 你要思念我,崇拜我,祭祀我,向我敬礼, 我保证你会到达我,因为我十分喜欢你。 摈弃一切法则,以我为唯一庇护; 别忧伤,我会让你摆脱一切罪恶。 不修苦行,不虔诚,不愿听取,忌恨我, 无论何时,你都不能把这些话告诉这些人。 谁在信仰我的人中间,宣讲这个最高秘密, 以我为至高崇拜对象,无疑他将到达我这里。 人类中,没有哪个人,比他更令我喜欢; 大地上,也没有别的比他令我更喜欢。 谁能学习我俩这席合乎正法的对话, 我认为,我会受到他的智慧的祭供。 怀抱信仰,摈弃怨愤,虚心听取,获得解脱, 这样的人就会到达那些行善者的清净世界。 你是否聚精会神,已经听清楚这些话? 你因无知产生的困惑,是否已经消除? 阿周那说 由于你的恩惠,我已经解除困惑,恢复记忆; 我打消疑惑,变得坚定,将按照你的话去做。 全胜说 听了黑天和高尚的阿周那两人之间, 这席奇妙的对话,我高兴得汗毛直竖。 瑜伽之主黑天,亲自讲述瑜伽,国王啊! 我承蒙毗耶娑恩惠,听到这个最高秘密。 黑天和阿周那之间这席奇妙圣洁的对话, 我一遍又一遍回想,一次又一次欢欣鼓舞。 黑天神奇无比的形象,国王啊!令我惊诧, 我一遍又一遍回想,一次又一次欢欣鼓舞。 哪里有瑜伽之主黑天和弓箭手阿周那,我认为, 那里就有吉祥和胜利,就有繁荣和永恒的正义。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2016年1月8日 23:11过客

    不错,把《薄伽梵歌》、《金刚经》和《老子》放在一起。我也在学习这三部神作。印度2013年拍了个200多集的电视连续剧《摩诃婆罗多》,非常不错,推荐给茶博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