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09年3月 的存档信息

西游记

1.一大群小妖精,扛着被捆成粽子的唐僧,兴冲冲走进洞内,高喊:”大王!大 王!我们终于抓住了唐僧!”   老妖精从睡梦中被吵醒,抬眼看了一眼,无精打采地说:”送回去吧”   小妖精奇怪地问为什么.老妖精说:”报纸上说唐僧肉里含有致癌物质....”   2.悟空因三打白骨精被唐僧贬回花果山,几个月后猪八戒突然来访,进门就哭.   悟空问:”队伍到哪里了?”八戒答:”山西.… (阅读全文)

催泪故事

我的妻子因為意外事故離開我身邊已經四年了,我想,妻子留下不會做任何家事的我 和孩子,她的心有何等難過呢?我也因為無法兼顧父母雙親的角色而感到挫折。有一 天我為了出差,清晨趕出門,無法將孩子打點好就得離開家,正巧前一天有剩下的飯,我熱了蒸蛋,向還沒有睡醒的孩子交代一聲,就出門去了。   為了照顧好孩子飲食三餐的事,我也無力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有一天晚上回到… (阅读全文)

不可说

 有一次,有道吾和渐源禅师一起到一个死了人的人家去吊慰,渐源手拍着棺材问道吾说:“你说这棺材里的人到底是生还是死呢?”   道吾回答说:“既不能说他生,也不能说他死。”渐源不明白接着问:“为什么这么说呢?”   道吾回答说:“不可说不可说。”   于是,在回去的路上渐源威胁道吾说:“你赶快告诉我,再不告诉我的话我就要打你了。”   道吾回道:“你要打就打,反正我… (阅读全文)

晒香菇

永平寺里,有一位八十多岁陀着背的老禅师,在大太阳下晒香菇,住持和尚道元禅师看到以后,忍不住的说:‘长老!您年纪这么老了,为什么还要吃力劳苦做这种事呢?请老人家不必这么辛苦!我可以找个人为您老人家代劳呀!’ 老禅师毫不犹豫的道:‘别人并不是我!’ 道元:‘话是不错!可是要工作也不必挑这种大太阳的时候呀!’ 老禅师:‘大太阳天不晒香菇,难道要等阴天或雨天再来晒… (阅读全文)

不可向你说

有一学僧想到覆船禅师住的地方去,在路上碰到一个卖盐的老翁,于是就向前问道:‘请问老翁覆船路如何去?’ 良久,都等不到老翁的回答,于是学僧又问一次。 老翁:‘我已经向你说过了,你聋吗?’ 学僧:‘你回答过我什么?’ 老翁:‘向你说覆船路。’ 学僧:‘难道说你也学禅吗?’ 老翁:‘不止是禅,连佛法也全会。’ 学僧:‘那你试说看看?’ 老翁一句话也不说,挑起盐篮便要走。 学僧… (阅读全文)

答谢

再次感谢各位博友的关顾。 长篇个人记事连载1972到2009已经结束了,也感谢博克编辑的支持,很多篇都上导读。再次感谢。 人生如梦,每个人都有自己童年,少年,青年和成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仅仅是本人好玩而已,把自己的简单故事按时间顺序如实一一汇报而已,懒婆娘的裹脚布啦,相信各位的故事也很精彩,本人的文采有限,还有很多的所见所闻无法再次呈现在各位的眼前。… (阅读全文)

不可向你说

有一学僧想到覆船禅师住的地方去,在路上碰到一个卖盐的老翁,于是就向前问道:‘请问老翁覆船路如何去?’ 良久,都等不到老翁的回答,于是学僧又问一次。 老翁:‘我已经向你说过了,你聋吗?’ 学僧:‘你回答过我什么?’ 老翁:‘向你说覆船路。’ 学僧:‘难道说你也学禅吗?’ 老翁:‘不止是禅,连佛法也全会。’ 学僧:‘那你试说看看?’ 老翁一句话也不说,挑起盐篮便要走。 学僧… (阅读全文)

1981-1984-2009

后排 左起 6 好像高考后再也没见过面吧,25年了 居然连你都不知道赵强的下落,失望ing 很是挂念,就知道去了哈工大,然后去了江南造船厂, 再后来就不知道了,现在在哪里啊? 还研究飞碟探索吗? 跟吕同学是在斗嘴而已 出国不出国都是一种生活选择, 井底之蛙和东海神龟 不知四季的春蚕和五百岁的彭祖 天上的飞鸟和水里的潜鱼 各有各的精彩,各有各的无奈 慢慢的往前走,一路… (阅读全文)

2003

飞跃太平洋,飞跃大中国,献上洁白的哈达,一声扎西德勒,来到西藏。 西藏三多,第一多:许三多!笑话吗?是笑话,也不是笑话。从贡嘎飞机场到拉萨大概要开一个多小时发汽车,处处是兵营,个个都是许三多。真的不知道是和平时期还是战争时期,是边境还是城市,是兵营还是旅游点。 西藏第二多,汉人多。导游是个川妹子,执迷不悟的川妹子,结婚是失误,离婚是觉悟,她是再婚的… (阅读全文)

天生暴躁

盘圭禅师说法时不仅浅显易懂,也常在结束之前,让信徒发问问题,并当场解说,因此不远千里慕道而来的信徒很多。 有一天,一位信徒请示盘圭禅师说:‘我天生暴躁,不知要如何改正?’ 盘圭:‘是怎么一个“天生”法?你把它拿出来给我看,我帮你改掉。’ 信徒:‘不!现在没有,一碰到事情,那“天生”的性急暴躁,才会跑出来。’ 盘圭:‘如果现在没有,只是在某种偶发的情况下才会出现,…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