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09年6月 的存档信息

兽首,石首,魔兽

Donkey, Monkey, Yankee Chinese, Japanese, Vietnamese 兽首,石首,魔兽     数月前的兽首事件不知道为何就无影讯了,纷纷扬扬的时髦了一把,流拍结束,到头来也不知道这二个玩意儿到底去了哪里,这八卦的媒体为何没有一点八卦的精神呢?这么多网民和爱国商人也都没有一个行动呢?不就二个亿的人民币吗?央视一把大火可价值五十个亿啊,网民说了一大堆,就是说了而已,人家… (阅读全文)

夫妻間的幽默

< 美麗又愚蠢 > 丈夫對妻子說︰”為什麼上帝把女人造得那麼美麗卻又那麼愚蠢呢?” 妻子回答道︰”上帝把我們造得美麗,你們才會愛我們,把我們造得愚蠢,我們才會愛你們。”   < 目標變了> 夫妻二人吃飯時,妻子說︰”你現在怎麼盡挑魚背上的肉吃?記得我們談戀愛時,你最愛吃魚頭魚尾 …… ” “情況不同了嘛!” 丈夫說︰”現在我的目標是吃魚,當時我的目標是釣魚。”   … (阅读全文)

胡思中

纷纷扬扬的旧事件过去了。每天又有无数新的事件产生。   六四二十载纪念已经不再是头条了,慢慢期待二十一年的纪念或是二十五年的纪念吧。也实在不明白为何不来个六四真相游行示威呢?一年前全球华人都玩西藏真相,其实西藏真相发生在五十年前的故事,还是在偏远地方,经历过的人也很有限,而六四发生在二十年前的故事,很多人都亲身经历过,更有理由站出来述说真相,奇怪就是… (阅读全文)

贫穷和富有就是一场病的距离

昨天我到央视网的【中华医药】栏目逛了一圈,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反思胃癌的美食家》。一个34岁的成功女创业者,年轻、漂亮,有一个深爱她的丈夫,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儿子。可谓是家庭温馨和谐,事业顺利有成。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事业蒸蒸日上,生活甜甜美美的生命之花,却因为胃癌而过早凋谢了。人们在深深为她惋惜的同时,也引发了深深得思考——事业与健康。她就是美食界才… (阅读全文)

2009合肥高考牛文《弯道超越》

     我记得交规书上说过,弯道是禁止超车的,应该左右察看,减速通过,否则很容易出事故。不知道命题老师会不会开车,不过他既然说弯道可以超车,那一定有他的道理,作为考生,我不敢也不能有任何疑问,因为疑问很可能导致我考不上大学,尽管读完大学跟考不上的结局基本一样——成为一名不怎么光彩的待业青年。 不过我才18岁,可不想这么早就呆在家,整天被老爹老妈呼来喝去,… (阅读全文)

公共汽车的乐趣

1. 地点:广州某路公交车,下班时间 一老妇和一年轻女子起口角,事由大概是年轻女子不让座,老妇继而发飙,骂年轻女子没家教,老妇摆起了长辈的口吻: 老:“你家没有老人吗?” 嫩:“我家老人有小车!要坐公车也不等上下班时间” 老:“我们贡献了社会大半辈子了,哪有你这样不体谅老人家的” 嫩:“我现在还在水深火热地贡献社会,上了10小时班站了10小时,哪有您这么不体谅后辈的… (阅读全文)

佛的烦恼

有信者问赵州从谂禅师:‘佛陀有烦恼吗?’ 赵州:‘有!’ 信者:‘那怎么会呢?佛陀是解脱的人,怎么会有烦恼呢?’ 赵州:‘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得度。’ 信者:‘假如我修行得度了以后,佛陀有烦恼吗?’ 赵州:‘有!’ 信者:‘我既已得度了,佛陀为什么还有烦恼呢?’ 赵州:‘因为还有一切众生!’ 信者:‘一切众生,当然无法度尽,那么佛陀永远都在烦恼之中而无法超越了?’ 赵州:‘已经… (阅读全文)

太巧合了

64整整20周年了 国外的中文媒体天天都是纪念缅怀讨论 整整20年了 打开国内的中文网站 严禁64 然而 罗京走了,整整20年后的那天 再google一下罗京和64的关系: 巧合的是,罗京死于6月5日,20年前89年”六四”时,央视新闻联播的主持人们从播报内容到口气、表情都是支持学生的。中共六四开枪镇压学生市民后,所有的主播,包括罗京、李瑞英都穿黑色丧服出镜。但经过共产党的整肃后… (阅读全文)

和另一女人約會

結婚了廿一年後,我發現了一種別出心裁的方法,可以讓愛的火花永保新鮮。不久以前,我和另一位女士約會,其實那還是我妻子的主意,有一天她說:「我知道你很愛她。」我很驚訝,立刻爭辯說:「但我愛的是妳呀!」「我知道,但你也愛她呀!」 我妻子要我去看的女士是我的母親。她已經寡居了十九年,然而我忙碌的工作和身為二個孩子父親的責任,令我分身乏術,以致很少有時間和她… (阅读全文)

生死由他

后唐保福禅师将要辞世示寂时,向大众说道: ‘我近来气力不继,想大概世缘时限已快到了。’ 门徒弟子们听后,纷纷说道:‘师父法体仍很健康’,‘弟子们仍需师父指导’,‘要求师父常住世间为众生说法’,种种议论不一。 其中有一位弟子问道: ‘时限若已到时,禅师是去好呢?还是留住好?’ 保福禅师用非常安详的风度,非常亲切的口吻反问道: ‘你说是怎么样才好呢?’ 这个弟子毫不考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