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听与不听

字体 -

青林师虔禅师初参洞山禅师时,洞山禅师问道:‘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青林禅师回答道:‘武陵!’

洞山禅师再问道:‘武陵的佛法与我这里的有什么不同?’

青林禅师道:‘如在蛮荒的沙石上开放着灿烂的鲜花。’

洞山禅师听后,回头吩咐弟子道:‘特别做一些好饭菜供养这个人!’

青林禅师听后反而拂袖而出。

洞山禅师对大众道:‘这个人以后必然使全天下的学僧,都争先恐后地聚集在他的门下!’

有一天,青林禅师向洞山禅师辞行时,洞山禅师问道:‘你准备到哪里去?’

青林禅师道:‘太阳是不会隐藏而不让人看见的,因为既是太阳,它必然是遍界绝红尘。’

洞山禅师印可道:‘你要多多保重,好自为之!’

于是洞山禅师就送青林禅师走出山门,分手时,洞山禅师忽然说道:‘你能不能用一句话,说出你此番远游的心情?’

青林禅师不假思索地道:‘步步踏红尘,通身无影像。’

洞山禅师沉思了许久。青林禅师问道:‘老师!您为什么不说话呢?’

洞山禅师以问代答道:‘我对你说了那么多的话,你为什么诬赖我不说话呢?’

青林禅师跪下说道:‘你说的弟子没有听到,你没有说的,弟子都听到了。’

洞山禅师扶起青林师虔禅师道:‘你去吧!你可以走到无说无示的地方去了。’

禅师们非常认真,他们不是说谎,明明别人说的话,他说没有听到,别人没有说,他说他听了,这是非常耐人寻味的禅境,其实,听到无言无说的开示法语,那他已真正听到禅语的法音了。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教育 (全局), | RSS 2.0 | Trackback |

6 条评论

  1. 2009年9月27日 20:28olive tree

    太深奥了。。。这禅境云山雾罩的!

  2. 2009年9月27日 22:10赵州茶 YesMan

    感谢 olive tree的来访 云也罢,雾也罢,其实都是一样东西, 天上的称云,地上就叫雾,不是吗?

  3. 2009年9月27日 22:39赵州茶 YesMan

    青林师虔禅师初参洞山禅师时,洞山禅师问道:‘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青林禅师回答道:‘武陵!’

    洞山禅师再问道:‘武陵的佛法与我这里的有什么不同?’

    青林禅师道:‘如在蛮荒的沙石上开放着灿烂的鲜花。’

    ———说武陵的佛法如荒漠甘泉

    洞山禅师听后,回头吩咐弟子道:‘特别做一些好饭菜供养这个人!’

    ———难道禅师是期待好饭菜吗?

    青林禅师听后反而拂袖而出。

    ———道不同不相谋

    洞山禅师对大众道:‘这个人以后必然使全天下的学僧,都争先恐后地聚集在他的门下!’

    ——–哪个禅师希望学生满堂的?还能参禅悟道吗?

    有一天,青林禅师向洞山禅师辞行时,洞山禅师问道:‘你准备到哪里去?’

    青林禅师道:‘太阳是不会隐藏而不让人看见的,因为既是太阳,它必然是遍界绝红尘。’

    ——–禅生活在中,道法自然。一切生物皆在我之中,我却不在他们之内。

    洞山禅师印可道:‘你要多多保重,好自为之!’

    于是洞山禅师就送青林禅师走出山门,分手时,洞山禅师忽然说道:‘你能不能用一句话,说出你此番远游的心情?’

    青林禅师不假思索地道:‘步步踏红尘,通身无影像。’

    ———-只有俗身才有影像

    洞山禅师沉思了许久。青林禅师问道:‘老师!您为什么不说话呢?’

    洞山禅师以问代答道:‘我对你说了那么多的话,你为什么诬赖我不说话呢?’

    青林禅师跪下说道:‘你说的弟子没有听到,你没有说的,弟子都听到了。’

    ——-无声胜有声

    洞山禅师扶起青林师虔禅师道:‘你去吧!你可以走到无说无示的地方去了。’

    ——天上才叫云,地上只能称雾。

    禅师们非常认真,他们不是说谎,明明别人说的话,他说没有听到,别人没有说,他说他听了,这是非常耐人寻味的禅境,其实,听到无言无说的开示法语,那他已真正听到禅语的法音了。

  4. 2009年9月28日 09:33olive tree

    经过你的解释,似有所悟。。。

    “禅生活在中,道法自然。一切生物皆在我之中,我却不在他们之内”。

  5. 2009年9月28日 09:42olive tree

    总结:人间禅境像雨像雾又像风,可以感觉的到,但是来无影去无踪。。。

  6. 2009年10月11日 02:31George

    惭愧,金刚经在禅宗的地位如何知道么?拈花微笑听过吧?仁者心动的传说听过吧?无执无相如何呢?

    沙石上的花能久么?法尚需供养么?禅宗六祖以下的门人都少了么?法亦当灭何况非法?菩提明镜的故事听过吧?

    汗。难道俺错了么。还是居士的执深了去了?掩面疾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