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1年12月 的存档信息

回乡记之二十七

首席,就是在老外眼里你是中国人,在中国人眼里你是老外,假洋鬼子,洋买办,二鬼子,汉奸,白领,金领,差不多都是一个名称。首席,等老外一走,第一个进牢也是首席,历史教训就是这样的。 公司帐号划钱到客户的私人帐号这是不可能的。于是乎,又是首席。洋鬼子们想了个馊主意,把钱先汇到我首席的帐号了,然后让我首席把钱转给客户。壹万贰万也就算了,问题是几十万啊。转了… (阅读全文)

回乡记之二十六

烧钱谁不会啊。就是一个排场,一个利益嘛。当然现在社会烧钱也是一种艺术。烧得不好把自己烧进去了,烧得不好,把老大们也烧进去了。 知道郑筱萸,张敬礼是谁吗?都是老大中的老大,一群烧钱的人把老大烧死了。老大死了,又要重新开始烧,反正不是自己的钱,公司的。哈哈,烧嘛。 知道力拓胡士泰吗?也是烧钱的,没烧好,把自己烧进去了。当年我在国内也是烧钱的,烧钱绝对是… (阅读全文)

回乡记之二十五

医生:咦,你咋么来?上礼拜去哪里了?我等了你半天啊。给化疗科骂死了。 病人:出差去了。 医生:你现在还出差?谈生意啊?就你这身体?你不要命了。 病人:去北京,走了走。 医生:北京?旅游?当导游啊?不会是去买绿豆吧。 病人:是啊,我就是看神医去了。那个神啊。 医生:哦,咋个神啊?说来听听。 病人:我搞了个包厢,睡了一晚上就到了北京。花了五百块钱,定了个特殊… (阅读全文)

回乡记之二十四

终于入座可以开吃了。举杯,道一声节日快乐。说实话,十几个人一桌,有点像医学院上课,一个医学院特聘教授再加三四个医学院本科生研究生,上任何课一点问题都没有;也可以说是医院各科会诊,尽管比不上北京301,上海的华东医院,但毕竟还是老中青三代,再加中西医结合,从专家到江湖郎中,从老军医到洋博士,从药剂师到心理治疗师,实在治不好,就去200米开外的医院,应该效… (阅读全文)

回乡记之二十三

回乡记写到哪里了,不知道。反正是涂鸦。上一篇是一年前现在的。 走进客厅。环顾四周。总是这样的。一群病人围为着大舅,大舅戴着老花镜,帮病人处理伤口。其实我们家的小孩从小都会,小时候顽皮,天天这里破了,那里伤了,就自己相互消毒包扎,然后继续去捣蛋。据说上一辈人小时候学切脉就是从麻将桌上学的。那时老爷子在帮人看病,更多的病人就等在客堂里打麻将,于是他们就… (阅读全文)

十二月,静静地等

反正也是闲着,自己帮自己找乐子。长期做按摩总是累的,要学会偷懒,也没啥好招,于是关心一下多伦多的中医,同学中有不少是中医出身的,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原来多伦多的中医就是三国演义。原本,当地中医团体只有一个,即学会,会长张金达。1994年,副会长朱天荣,麦时任等不满张金达长期任会长独揽大权,遂提出民主选举制,建议没被采纳后造反,拉出超过半数会员分裂… (阅读全文)

十二月,下一步干啥

整整一个星期在亢奋中,一年的劳苦终于告一个段落了。吃喝,总有这样那样的理由,感谢老师,感谢同学,挥挥手,道一声珍重,下次见面在何时?我也不知道,前面的路还很长,也有同学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还要继续学习。据说中医立法也就在眼前,或许还要同学,或许吧。终于离开学校,要回馈社会了,哈哈这是从哈佛抄来的,用来装饰一下门面,说白了,要赚钱了。没有一点真手艺… (阅读全文)

十二月,电话中忐忑坦荡

今天第一个电话是八点十分就响起了。 我:老大早 D:早,我四点就起来了,开始查email,为何还没来email啊?不是自动的吗? 我:老大,人家也要混饭的,要上班才开始发邮件啊。最早十点,最晚十二点。肯定会来的。不要急啊。 D:我就担心我不过啊,不过我咋活啊。 我:肯定过,肯定过,这么多人过了。连W都过了,你还会有问题? D:我?我做错好多啊。我妈都着急啊,我不过就… (阅读全文)

2011 我们一起走过的日子

我也不知道是否是最后一期,有空就继续涂鸦。写写看看。 孔子和平奖又发布了,第一期是连战,第二期是普京。孔子和平奖是中国人对和平的理解,孔家N代弟子说的。一年过去了,第一期的奖金还没发给连战,到底是给人民币还是台币还是美金?这次是给人民币还是卢布?这钱是哪里来的呢?也许是杞人忧天了,重新又读了遍《论语》,其实《论语》也不是孔子写的,据说是孔子的思想所… (阅读全文)

十二月,忐忑坦荡

黄怒波在冰岛买地,沸沸扬扬,他说是纯商业企图,纯企业行为,纯休闲用途,哈哈,你相信吗?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他的企业肯定有党的领导,这么多资金跑来跑去,你真相信?黄怒波同学的强烈背景,你真相信他所说的买地企图?你看看,你看看,新华社都发飙了,不卖就是妖魔化,你真的相信吗? 司马南在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遭到一群歹徒围剿,真的很不公平啊。当然人家司马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