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2012年8月 的存档信息

回乡记之三十

人的一生,就像乘坐一辆公交车…… 我们知道它有起点和终点,却无法预知沿途的经历。 有的人行程长,有的人行程短。 有的人很从容,可以欣赏窗外的景色。 有的人很窘迫,总处于推搡和拥挤之中。 然而与悬挂在车门上、随时可能掉下去的人相比,似乎又感欣慰 获得舒适与优雅,座位是必不可少的机会,因此总被人们争抢。 有的人很幸运,一上车就能落座。 有的人很倒霉,即使全车的… (阅读全文)

八月,杀手

转眼八月都快过去了,数了数钱,才刚刚够付房费的,这世道赚钱不容易啊。昨天看了看中医立法的事和收费标准,真tmd就是在抢钱啊,考个安全法规200块钱,考个道德规范也要250块钱,安省17个健康卫生组织,哪个行业有这种收费的?这帮立法委都想钱想疯了!据说只要参加学习班就能通过考试,fark!这tmd也叫职业道德!他们不道德的收费抢钱,居然还要求偶们,像白求恩一样不远万… (阅读全文)

谁在谋杀阿拉上海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上海人似乎成为了全国人民的众矢之的。上海男人,上海女人,上海话,几乎只要标上“上海”两字,都成了被全国人民嘲笑,漫骂,欺负的对象。 谁在谋杀上海话? 上海《 990 评论》主持人在说到上海人说上海话时,竟然把这个称之为陋习。如果连说自己家乡话的权利都要被指责为是陋习,那是多悲哀的一件事情。设想,香港人说粤语是陋习,北京人说京片子是陋习… (阅读全文)

回乡记之二十九

终于都陆陆续续地到了,挥挥手,转眼二十多年了,不少还是自高中毕业后没谋面的人。好像有很多话要说,然而也不知道说啥好。一张张熟悉的脸,一个个不熟悉的身材。回国就是聚会吃饭聊天。 四十多个同学,来了近二十个,也不容易了。一曲毕业歌“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一曲祝酒歌“再过二十年,我们再相会”。能相会就不错了。最早离开我们的也就是高中毕业后四五年… (阅读全文)

回乡记之二十八

我也不知道九车间在哪里? 跟着同学往前走,居然来到上海万体馆。居然这里有工厂?有车间?记忆中的万体馆好像没有这类鬼东西。每次去外婆家都要路过万体馆,真的看着它一点一点建立起来的。  那时候,万体馆附近就是一片农田,荒无人烟的地方,尽管离徐家汇也就二站路,其实那时,徐家汇也就是农民心里的城市而已,那个年代城里人说去万体馆,就要考虑带干粮面包了,多穿的衣… (阅读全文)

八月,毒药男人之八爷篇

看完「步步惊心」也有一段时间了,总有点冲动想写点什么。我知道写出来,肯定可以收集点砖块搞个独立house,改善一下生活。 要说八爷是毒药男人,恐怕大多数女人,包括一小半男人,都会友邦惊诧。想他家世显赫,温文尔雅,而且有满怀抱负,比一般官二代好太多了,何毒之有? 不可否认,他的确风流倜傥,但是这正是他的致命弱点。他可以一边将若兰拥入怀中,问她,我还可以为你… (阅读全文)

八月,伦敦热

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周末,来自渥京的政府官员“一缺三”来到多伦多访问,众兄弟皆带着妻儿老小前往接风,并学习144号文件。男人学文件,女人看电视,小孩们自己过家家,生活就是这样的。 适逢奥运,女人们边聊天边看电视,偶们的任务就是陪政府官员研读中央文件。一般都是女人们话题聊完了就开饭了,然而今天女人们不一样,居然围坐着看奥运,实在是奇怪,有多少女人… (阅读全文)

八月,表演开始啦

奥运年,又是奥运年,就是好玩啊。从台前看到台后,从台上打到台下。前方奥运兵团流泪流汗,网上看客也流汗打口水站。都是奥运折腾的。 我也不明白,一到奥运,不论是夏季奥运还是冬季奥运,中国的媒体总是炮火一致的对着韩国和日本,就像三国演义一样。 日本人要做体操老大,至少再等十几年,我们再怎么着,也是瘦死的骆驼比你马大。可惜日本人没看清自己的弱点,所以在比赛…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