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一月,亚裔

字体 -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大家都怀着美好告别了过去,迎来了新的一年,还假模假样写上很多祝愿。十二月份最后的疯狂就是芳华和十八岁的照片。看这很多人微信上写到,才发现多伦多原来有这么多老人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看完芳华。应该是对文革的回忆吧。文革到底啥样?我也好像经历过一些啊。

 

话说圆明园,一百多年前搞的。查了查历史书,是某人贪污军费搞了个生日花园。于是把甲午海战的败因罗列进去了。造完以后说是世界园林的瑰宝,那贪污还是有好处的吧。至于搜刮民脂民膏的就不提啦。一不留神给烧了,于是能够激发民族爱国之心啦。一百多年后,圆明园的石头也是国宝啦。圆明园的历史大致如此。

 

文革将来一百年后又会咋评论呢?我也不知道。我可以说说我的经历,当初读书的时候说是文革前十七年是修正主义教育五分加绵羊。后来上班了,发现文革前的大学毕业生好厉害。后来说文革这批人没读啥书,后来发现老三届除了英语差了点,其他都很强。再后来毕业多年,发现文革后开始读小学的大学毕业生,一届不如一届,上到交大复旦,下到蓝翔名校。百年后将如何评价文革,我也不知道。不过假如有机会收集一些文革期间的各类用品,一百年后都是国宝,历史大致重复。

 

加拿大好山好水,加拿大朋友圈就是冬天晒雪春天晒雪夏天晒蓝天秋天晒枫叶。然而这几天都在晒愤怒。话说上周五有个穆斯林小女孩报案说,有人要剪她头上的白面纱。于是媒体采访政客谴责道德家一拥而上。亚裔亚裔亚裔,亚裔侵犯木木啦。哦。这事就发生在我住的这条街上,一个大路口,还是上班高峰时间。然而,周一大翻转,警察说小女孩撒谎,估计视频显示没有发生过。于是政客们都傻眼了,市长省长总理都弱智了。其实我最愤慨的是有个华人平权会唧唧歪歪的为啥一句都不说,人家小孩随便撒个谎,污蔑亚裔,居然屁都没一个。当年说多伦多大学亚裔学生太多,你连篇累牍的要人道歉。还有那个连自己是加拿大人还是中国人都搞不清的省移民部长,人家把狗屎扔到你脸上了,还认为自己脸上的狗屎跟省长总理的脸上的狗屎一样而无上光荣。

 

木木来了,来的很凶猛。跟移民四五十年的人聊天,事发地当年要么是白人要么是农田,现在都是华人了。我也来了近二十年了,华人已经慢慢开始忘北迁移了,至于当年的白人,已经往更北的地方走了。好像百年前原住民也是这样的。反正加拿大大得很,慢慢冷惯了,夏天都觉得不习惯。

 

新年伊始,大家都有良好的祝愿,孤男寡女单身群都是希望早日脱单。那天跟友人吃饭,她又期待早日脱单。我很愤怒的对她说:你丫太奢侈了,把月下老人的名额都用完了。认识你七年,成功脱单三次,难道新的一年又许同样的愿?从六十多嫁到四十多,从亚裔嫁到欧裔。现在还有大洋洲和南极洲没嫁过,还有女性没嫁过,新的一年,你再许愿也应该有点新意吧。转头第二天,见她微信上就晒了两只狗,然后她自己感受到,还是狗比人靠谱啊。

 

有志者事竟成。新的一年新的祝福。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生活 | RSS 2.0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