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十月,移民值不值

字体 -

关于出国移民到底值不值的陈年烂仔麻的问题。我这几天想了想,这应该是个没有答案的伪命题。大凡值不值,好不好,对不对这类问题,根本没法回答。就如多伦多今天三十度,是热还是不热?热的标准是啥?至少也是去年同期比较才有意义,九月份跟七月份根本没意义。移民值不值的的标准是啥呢?

 

其实这个问题很久前就有人问我,99年出国之后,每次回国都有同学这么问,只是越来越少了。大家飞来飞去的机会越来越多,国外也没啥神秘的,何况加拿大,何况多伦多。嫖娼吸毒的当总理,同性恋的当省长,吸大麻的当市长。到加拿大十八年,我都做过,主流社会,会英语有啥用,再三个月微信都可以支付大麻嫖娼啦。当然,人家问我为啥跑步?主流啊,这也是主流,跟总理一起跑过,就是那个嫖娼吸毒的总理,真的风流跑的飞快。跟省长也一起跑过,就是那个女同性恋的省长,唉,真的没有女人味啊。反正我是不喜欢,估计也没有男人会娶她,所以也只能找个女人。

 

继续出国移民到底值不值的问题。这个问题很大也很复杂,全国各地的人都有,世界这么大,各种背景的人都有,香港难民变成了加拿大总督;本来是个黄花闺女,一不留神被加拿大总理用过了;本来相貌平平的平胸公主,一不留神被加拿大女省长睡过了,一杯红酒上位的邓文迪,假装翻译兼助手的82-28杨太太,先上床再买票再投诉产品质量不好要求全额退款赔偿的大歌星韦唯,大浪淘沙,还有很多很多的名人典故。

 

记得那年回国,我说国外的月亮真的大国外的月亮真的亮,结果被一群右倾的吃瓜群众批判了十分钟。好吧,那就说外国真的就这么回事吧,结果被一群左倾的吃瓜群众批判了十分钟。突然想起无数人对我的忠告:回国要做孙子,要做真孙子。

 

出国移民到底值不值。不写别人,就写写我周围的人周围的事,如有巧合,那说的就是你。我有很多个同学群,我读过二个小学,所以就有二个小学群,合起来有一百多号人。你他妈的是农村小地方吧,居然还能找到四十年前的同学。假设是吧,就是一个小地方,不仅能找到同学还能找到老师(复数)。我还读过二个中学,加起来也有上百号同学。说你是小地方来的吧。小学中学都在一个村里吧。好吧,继续假设吧,至少可以看作一个励志的故事吧。一不留神还读了一个大学,大学群好像也有五六十个。还有后来混钟点的同事群。估计也有三百个人吧,活跃的也有五六十个。就说说他们吧。出国移民值不值,留守本地值不值。

 

那是2010年夏天吧,我再一次回到嘉定之安亭,见到的第一人就是老姜。老姜你不要太紧张,你堂堂上海神校的教务长怕啥,当年是半个镇子都是你学生,现在是半个县城都是你学生,不要慌。其实小学二三年级是时候大家都叫他老姜,估计再过二十年,还是这么叫,姜是越老越好,老姜也是越来越风光,不仅是脑袋越来越光亮,事业也蒸蒸日上。既然是小镇的同学,还是小学同学,分手重逢会说点啥呢?

 

农村的小学就是励志考到县城去,县城的就是考到省城去,省城的就是考到北京首都去,清华北大的就是想考到国外去,好不容易考的国外,他妈的全班居然百分之八九十是华裔啊。数学系排世界前三的滑铁卢大学如此,多伦多大学也是如此。上个月有个家长带着自己的女儿去大学报到,到了宿舍居然发现有个男生同住,惊诧不已,立刻向管理处反映汇报,得到的结果如下:难道你不知道加拿大的性别有六大类十六小类。性别不是根据裤裆里有没有鸡鸡定义的,还是根据大脑里认为自己有没有鸡鸡来自我决定的!

 

那时候还没微信,同学也没几个重逢的,老姜毕竟在小镇上混了这么多年头。那年小镇就一个中学吧,老姜又是土生土长的教务长,半个镇子人都认识。寒暄坐下,于是开始说说这个同学那个同学。我记不得老姜当初是如何说的,当依稀他总这么说:哦那个张三,我二年前见过他,他女儿我教过,开家长会坐在后排,我很忙就点了头。哦那个李四,他儿子老打架,隔三差五被他儿子的班主任请到学校里来。王五啊,他跟我妹夫在一个单位里,大众公司的油漆车间。哦,那个刘加麟在县城医院里,他说有空,马上就过来啦。那二个专门讲鬼故事的呢?叫什么棋啊?鬼故事?哦。一个去香港了专门拍鬼电影去了,还有那个嘛,不提他了,可惜啊。那个金梅你还记得吧,当然,不就是跟那个董什么谈情说爱的那个吧。后来成了吗?(是啊,十岁就开始谈情说爱了)那个谁,就在马路对面的医院里上班。那个祝伟考到上外去了,他说下班直接过来,那个徐雷鸣二医毕业的,在新华医院。那个二根长辫的班长去华纺啦,后来就不知道啦。那个上课被蚊子咬了都不敢动的女生还记得吗?哈哈哈,上课被蚊子咬了还不敢动,怕被老师说做小动作,哈哈哈。。。。。

 

我一边走神一边听这老姜的介绍,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小镇街道,听着老姜嘴里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和事情。想起MBA跟渔夫的对话,MBA不断的鼓励渔夫做大出海上市赚钱,渔夫总问然后呢然后呢,MBA最后说:然后我们就可以喝喝茶吊吊鱼。渔夫说:我不现在就在喝茶吊鱼吗?二个班级近百个同学,至少有一半还继续在小镇工作生活。小城故事多,说起来像首歌,看上去像幅画。岁月静好。

 

每次回国总要做一下说教的道具。来认识一下这个叔叔,他从是国外回来的哦,你要好好读书,将来跟他一样到国外去。唉,我早说了,学霸在美国,加拿大都是学渣。既然是道具,那也只能笑笑。见过很多小孩,只有二个小孩的回答令我一直记得,“你们这些大人太不负责任了,把这个大的任务让一个小孩去,我能行嘛?”,另一个更牛叉:“我知道啦,将来我会对我小孩说的,好好读书,将来像这个爷爷一样到国外去。”斗转星移,十多年过去,一个在美国西北大学读研究生,一个在悉尼科技大学读研究生。

 

大凡讨论哲学,总要引进据点,老外就是圣经第几章第几节,中国人嘛,子乎者也,孔孟老庄。孔子大家都知道吧,周游列国十四年而叙论语。论语是孔子死后,弟子们根据孔圣人的平时的话记录而成的,流传千年。那时周游列国看样子也比较容易,不需要护照不需要鉴证,套上牛车就可以了。行万里路,认识了解各国风情文化,说出来的话就流芳百世了。

 

再说说孟子,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用现代的语言就是抢占学区房。其实中国的文化很精彩,偏偏现代人要忽悠虎爸虎妈,好端端的人不学,要用动物来形容人,到底是堕落呢还是进步。孟母一开始住的是坟墓附近,后来住的是商业街,最后搬到了重点中学附近。再翻几页孟子,也是周游列国,全都是跟这王那个王交往,用通俗的语言就是整天在各国皇宫里吃香的喝辣的,一不留神也留下一部千年经典。同样的周游列国,孟子的年龄就比孔子的年龄早得多,当然待遇也好很多,看懂我说啥了吗?

 

说老子吧。我的微信朋友圈里,叫Jenny的有六个,称Grace的有五个,上善若水居然也有四个,有男有女,感觉是一个比较牛逼的网名。读过这四个词的注解,至少有五篇博士论文,十篇硕士论文,本科毕业的根本不够资格注解这四个字。中国的文化就是博大精深,每个人都读出十几个不同的意思。白帝城的水一路东流,或滋润两岸的花草树木,或三峡大坝发电造福百姓,或途径湖泊灌溉农田,或夹带泥沙重塑疆土,或一路向东奔赴大海。上善若水,人也像水一样,即便我们在一个小学一个中学一个大学一起读书,如今在各个岗位上,一切都是合理的。

 

庄子里就有则混沌之死,原文如下:南海之帝为倏,北海之帝为忽,中央之帝为混沌。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混沌之地,混沌待之甚善。倏与忽谋报混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此独无有,尝试凿之。日凿一窍,七日而混沌死。没必要去改变别人,各有各的活法,大家在一起开心就好。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即便小水珠奔到大海了,看到了东海神龟,自认为功德圆满了,不料天上还有鲲鹏飞过。二十一世纪了,井底之蛙也可以坐着邮轮在东海随波逐浪,也可以做个飞艇跟鲲鹏一起遨游天空。

 

炫耀完古文就该说说我们这一代啦。三百多个同学,大多是六六年出生的,七八年小学毕业,八四年高中毕业,八八年大学毕业。文革六六年开始,七六年结束,七七年秋七八年春恢复高考,八十年代初开放,九二年老邓南巡,外资铺天盖地进入。我们这一届应该是最幸运的几届之一,文革算经历点皮毛,读书倒是没啥影响,比我们大十岁以上的人都没读到书,直接导致我们毕业进单位之后,上面是一个空层,直接面对的是文革前的大学毕业生。四五年之后,工作经历有了,又刚刚好外资涌入,顺势进入外企。

 

问过很多同学,第一次跳槽都九二到九五年之间,出国留学的也是。那是上海的外企琳琅满目,AT&T(朗讯科技)全国八家,上海有三家,DuPont上海有三家,一个办事处二个工厂,飞利浦照明上海有四十多家合资企业,建材三巨头Armstrong,LaFarge, Boral都在上海开厂。大凡有点脑筋的人都可以混到外企去。

 

二十多年后回头再看看,朗讯科技早离开了,DuPont大量裁员最后被Dow吞噬了,建材巨头我也不想去查了,那个制造硬盘公司希捷二个分厂合并了,外高桥药物实验室也关闭了。潮起又潮落本来就是这样的。只有我们这一批人风华正茂的迎接了外资的到来,又在知天命的时候看着它们走了,至少近七十年里也只有我们,往前推经历过的二十年,往后推可预测的十年,一百年里,这样机会真的不多。你错过了也就错过了,回头看历史就是这样的感觉。

 

再说加拿大的移民史,一战前以英法移民为主,一战休息,各自重建,三十年代大萧条以西欧为主,二战休息,又重建,欧洲移民为主,六十年代开始有计划移民,按照地区开放,依次是菲律宾越南台湾韩国香港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直到九十年代末才轮到中国大陆,不到十年又关闭了,最近十年来的大都是留学生为主。两个轨道的交集也就十年,这跟我朋友圈的经历也差不多,留洋的都是九十年代中期,移民都是本世纪初期,留守的爱国者,把孩子培养成爱国者导弹的就是近十年的故事。

 

再回到主题,移民到底值不值,你错过了也就错过了,想找个创业机会都没有。你也只能在家里做些爱国者导弹而已。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生活 | RSS 2.0 |

3 条评论

  1. 2017年10月7日 01:42Seaweed

    我是被移民的,没机会考虑值不值。觉得大多利欲熏心的人爱问爱想这些问题

    嘉兴肉粽可好吃了,你是那里的吗?你们那地不错吗,老师同学都健在,很长寿的地方,因为近来经常听说中年得病不在的

  2. 2017年10月9日 09:28frank86

    既然是伪命题,为什么写标题党式文章吸人眼球,浪费资源,罪过!

  3. 2017年10月19日 21:30不见当初的夜晚

    虽然是伪命题,但您写了,就是想到这儿了。其实,移民就是一个选择,选定了就走下去。世事无常,而加拿大的好山好水不会负您。如果您足够聪明,如果您足够幸运,您已经买好了房,投了股票,一路涨张涨的走到今天--您真的的光鲜亮丽。恭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