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RSS
评论 RSS

十一月,离婚

字体 -

好久没有涂鸦了。查了查上次写的是结婚,这次就写写离婚吧。来加拿大这么久,碰到了的离婚比结婚多得多,尤其是到了单身孤男寡女市场,聊多了,已经没啥兴趣再问人家为啥离婚,说的冠冕堂皇些就是三观不和。

 

记得来加拿大三四月就碰到的一则离婚事件。那时候大家都刚刚来,冬天找工作都不容易,有个女生找到一份咖啡店中班的工作,晚上一二点下班吧。我们大家都很羡慕不已,哇你英语这么好啊,老板这么信任你啊让你一个人收店关门。于是她就这么开始干活了。她说每天晚上总是固定时间固定的客人买固定的咖啡,生活本来就是这样的。终于有个西班牙客人泡上她了,慢慢的陪她关店,慢慢地送她回家,慢慢地喝一杯再送她回家,慢慢的先去他家再送她回家。全程就二三周而已。老外他妈的真厉害,就一瓶葡萄酒晚上十点可以一直工作到早上六点。原话如此。后来想想,一个有点姿色的女生半夜在咖啡店工作,要么老公没能力赚钱要么没老公。至少老外也不白痴,二三周就把一段十年婚姻解决了,老公只能丢下老婆孩子回国。

 

那是周六的晚上,中班下班已经是周日凌晨一点啦,回到家接到友人电话,说是老婆走了。原来老婆趁他上班的时候,把自己的东西都搬走了,包括银行里的钱,转剩下三千大洋,留下一句话,有事找律师。周日一天无语,周一一大早冲到老婆的办公室找说法,人家有备而来,找了目击证人站在五米开外。说实话就是嫌老公钱赚的太少,老婆是个财务公司白领。他也不能碰也不能打也不能吼,有事找律师。四天后,上周的身体检查结果出来了,女生怀孕了,二个月后没保住流产。这都是男生二年知道的事情。假如,假如早知道怀孕的事,假如,生活没有假如。三年后男女再相逢,一个已经回国内发展一个心满意足的成了单身妈妈。

 

那对夫妻是我国内的同事,一下飞机我就告诫过他,他原话这么说:我老婆,我眼睛一蹬她就脚发抖。三四年之后,夫妻双双都找到了本职工作,至少都不是苦力活,房子也买了,孩子也生了,乐滋滋的把父母接过来玩玩。于是那男生每周都请我吃饭,有人掏钱请我吃饭,问原因干嘛,吃好吃下次再来吃,世界上怕就怕认真的吃货,硬生生的把世佳宝的面点吃了个遍,花了二年时间,一直吃到他们婚姻解体,一直吃到她父母回国,一直吃到他搬家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又一对散伙了,四年单身群的孤男寡女们都羡慕不已的一对再婚鸳鸯,经过二三年的折腾,终于又散伙啦。男生的原话如此:本来二个人假装混混吃喝很自在的,不料来了人,自己被人看不惯,该管的不管,想管的不能管,只能一拍两散。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男生跟女生好上了,结婚了买房了,那时女方的孩子在读大学,偶尔回家,不影响他们的生活,如今儿子大学毕业回家住了,于是矛盾冲突开始了,女方也不管,男生想惹不敢惹,惹也惹不起,想躲也躲不了,想耗也不值得,难道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耗得过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一拍两散。

 

写了四段,已经涂满一页了,其实应该还可以写更多,都说的负能量,唉。能量有负的吗?一个王八蛋的伪单词,又来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于是大家又有新的话题新的论点新的热点新的煽情,呵呵。

分享博文至:
归类于: 生活 (全局), 生活 | RSS 2.0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