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在而立之年——盜面书生

字体 -

最近的多伦多飘雪不停,十里尽白。漫步在还能看得见稀疏落叶的queen’s park时,心灵已如这漫天飞雪,徜徉于天空,漫无目的地在寻找着最终的落脚点。多想,手捧几朵雪花,看清它的模样;而它却化作水镜,映澈我的心头。多想,在这冬雪飘逸的日子里,坐在时光的灯盏下,轻泯一口清茶;与你敞开我的心扉,倾听你的声音,教我如何独守内心的那份清净?

夜幕笼罩着这个无亲无友的城市,在肃杀的寒气与喜气迎新的时光交际中,街头也许有些初次交往的男女,在交流或在交心,去摆脱内心的苍凉与孤独;这是多伦多常见的景象。一个书生在实验室默默地记下此刻的情愫。书生是无法装作扣字折香的少女,伴着清婉的笙歌去寻找依靠;只能以书笔为刀剑,去武装和掩盖内心的脆弱。

不知是哪位先哲最初提起三十而立;2018年,显然地成为了我生命中重要的年份。我,这个自然独立的个体;在这一年,又将在这个城市渡过。从懵懂什么是人生,什么是意识起,脑子里就形成追逐个体自由,生而平等的思想。求学二十余载,不能称得上人生履历丰富,但也多多少少看到过、经历过俗世间太多的尔虞我诈;哪怕众人认定高尚纯洁的学术圈,也许你读了爱因斯坦与波尔的故事;也许你深入其中了解当今金钱、头衔充斥的学术圈,你就明了了其中的肮脏与不堪。内心最初追求的独立科学,也逐渐被湮没。即将而立的我,在思考着,抉择着,面前的路,该走哪条?看到你降临多伦多的场景,唤起儿时的记忆。那时的你,能够用一丝丝婀娜的香魂征服中国北方的冬季;如今你的光丽已被浮躁繁华的喧嚣所掩盖,那里的人们依然被纸醉金迷的生活陶醉了,忘记了你的样子;也许偶尔渴望和想象你的样子,但也是出于最原始的冲动,很快就会消退。知道你一直没变,变了的是人的心灵。知道你一直在守护着一切,包括人烟浩渺中的那个我。你那种不离不弃的守护、静默不语的陪伴,没有附庸功名利禄,没有世态炎凉的沧桑。正是这样,我们不期而遇的再次见面;尽管许多年不见,却依然让我感受到我们缘分未尽。尽管一眼相顾,依然令自己温柔心动。而我也依然期待,在那遥远的故园,我们有一个比春天更美好的重逢……尽管它变了模样,我依然期待。

若命运对我不太刻薄,愿把内心的安然,像你一样,播散在风中,也透着情谊散落天涯。平凡的岁月中,一直有温暖如初的你跟随,纵使命运偶有责难,心里也不曾落下怨尤。

岁月有序,人生无恙。因为你的圣洁,我视你为灵魂的初恋;因为不忘过往,你待我如初。已走近三十年,后边还有很长山遥迢的岁月;相信,不论在哪个路口,选择哪个方向;也许路途有长有近,你始终相伴着我,终能驶向初心之地。也许某一天回眸,冬季恋歌想起,寒夜敲窗之时,我与你围炉促膝;再次倾听你的声音,去勾勒我人生的片段。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1
    情深意切。 - 2018年1月2日 23:00

    情深意切。

  2. 2
    lily.钟 - 2018年1月3日 13:42

    文笔流畅,感情真挚

  3. 3
    盗面书生 - 2018年1月3日 16:09

    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