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情事(一)

字体 -

提笔伤神,谓之劳心。如果一个人回首他年少的时光,很多沉封在心底的过往,犹如在沉寂的大地上渐渐显露几缕阳光,但也许他已分不清是黎明还是黄昏。

在80年代末,中国东部省份的一个小镇上,这里的人们贪婪地享受着,改革开放带来的惠果。而对于本地的壮年劳力,最大的惠果莫过于,可以三五成群地大说一些荤段子,或是调侃一下发廊里的女人。这个发廊是镇子上唯一的,也是镇上新潮发型或是新式着装的传播点。这家店的名字叫《红红发廊》,店的主人是一对年轻夫妻的,与其说是夫妻的,不如说是女主人的。女主人,名叫阿红;她这个月的发型是从广东传来的大波浪卷,而且像她的名字,染得红红地。也许在代表着她希望这个店生意红红火火;在另一些妇女的眼里可能代表着吸引这个小镇所有人嗅觉的“骚气”。事实也是这样子的,这个人口五六千的镇子,从公务官员,小学教师到地痞九流都会隔三差五的来到这里。对于有铁饭碗的公务员和教师,他们来这里称之为追赶潮流亦或是欣赏佳人;对于地痞九流,我们可以毫无顾忌的用诸如“沾点荤腥”“猥亵”此类的词来形容。可在阿红眼里,她只需要用相同的动作–搔首弄姿,来达到这两个效果。相比于阿红在全镇中的“红红火火”,他的老公,我们能看到的只是终日低头的清理发屑,烧水,洗毛巾;远没有阿红的风光。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就在这个时代,一个男孩,他的父母顶着超生的压力,把他生出来了。而迎接他降临的第一幕便是,父亲的公职被开除,除了这,这个孱弱的家庭还面临着1500元的超生费。在那个年代,这笔钱是天文数字,毕竟他的父亲一个月的工资才30块钱;还要养活两个孩子。因为已经有了两个孩子,而且一男一女,不知为何,他的母亲还要坚持要坚持生他。如果你对那时的村镇有印象,应该记得村外的路旁或是桥底,时常会有弃婴。这个男孩的父亲,为了鼓舞他自己的奋斗,也为了显示这个孩子的命运,给这个孩子取名一个单字“闯”。我们这里把这个孩子取名为“阿闯”。

》》》》》未完,更新。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