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

字体 -

小时候过年,除了放鞭炮,最热闹的就是包粽子了。在老家,粽子是过年必备品,我们称之为“年粽”;包粽子是项大工程,一般邻居们都同时包,相互有所照应。首先洗粽叶,这个活小孩子可以干,大人们把把关就行。接着磨绿豆破边,泡水脱皮,这个我也做过。切肉腌肉是母亲们事了。料备齐后,大人们开始包,小孩有学包的,有打下手的。我手脚笨,只能负责把包好的粽子的绳子编成辫子,并成双成对地绑在一起摆好。最后下大锅。那时都是在屋外搭个临时灶炉,烧着大木材,因为要八小时以上粽子才能煮熟。一般天快亮时才煮好,所以由父亲们熬夜添柴火。第一个解开的粽子是最好吃的,都等了一整年呢!

长大成家后,吃的由婆婆家准备,我们小家则忙搞卫生。不知从何起,都知道要把过去一年的霉运除掉,干干净净迎新年。似乎小时候没有大扫除,也许那时房屋狭小简陋,没什么好扫的吧!成家时条件都好了,所有衣服、鞋子、被套、床单、窗帘必须洗干净;家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要擦抹干净,这也是一个不小的工程。

来到加拿大,没有亲戚,自己的小家住的不大,吃的不多,而且没有假期,年味更淡。大扫除和准备年货都从简很多,不过大年三十祭祖一定少不了。虽然不在中国,还是希望能延续一些习俗,至少在一百年之内吧!毕竟还是要认祖归宗的!

2018年2月7日

分享博文至:
» 下一篇 浮想联翩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