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1日 的存档信息

浮想联翩

前天陪女儿去图书馆,看到《杨绛传》就借回家了。这也许是我大学毕业三十后第一次在图书馆借文学书籍,惭愧得很! 昨天午饭后拿着书读起,首先了解到杨绛的父辈,并解开了我一个多年的疑惑:杨荫榆和杨绛的关系。记得高中学鲁迅的《纪念刘和珍君》时,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是杨荫榆即杨绛。多年后知道杨绛和钱钟书,为此还专门谷歌了杨绛,发现时间不符。这次终于得知被鲁迅骂…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