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如风-第五章

字体 -

一个小男孩出现在刘风和Cathy身后,小心翼翼的轻声叫道:Mommy。(妈妈。)

两人从短暂的甜蜜中惊醒。Cathy忙推开刘风,转身蹲下抱住了儿子。她儿子继续说道:Daddy is looking for you.(爸爸在找你。)

 

Cathy转头对刘风说道:我先生受伤了,已经昏迷一整天了……

刘风的脸色一变,捡起地上的枪背到身后,一言不发。

Cathy看着他,用带着近似哀求的口吻说:帮帮我好吗?

 

说完,Cathy抱起儿子向楼梯走去。刘风慢慢跟着她来到二楼主卧室。卧室里的双人床上躺着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士,双目紧闭。上半身包裹着纱布。靠近心脏部位的纱布已经被渗出的鲜血染红。刘风站在卧室门口打量着他。随后目光停留在床后墙上挂着的大幅婚纱照。照片里的Cathy光彩照人,脸上带着幸福的微笑,而她身旁的男士则气宇轩昂,眉目间流露出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看着照片,刘风心里感到一种莫名的刺痛和烦躁。他习惯性的掏出了烟卷叼到了嘴上。刚要点火,却看到Cathy皱着眉头看着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抓下烟卷塞进裤兜里。

 

Cathy站在床前对他说:昨天,两个黑人到我家打劫,和我先生撕打起来,我先生被他们捅了一刀,幸运的是没有伤到心脏,但是还是造成了严重的内出血,他一直这样昏迷着,发了高烧,而且偶尔有说胡话。我们没法去医院,只能在家里熬着。你有什么办法吗?

刘风哼了一声道:我有什么办法?医院早就关张了,他伤成这样,能不能撑下去,就看他的造化了。

Cathy轻叹了一口气道:你走吧。

刘风眉头一扬道:你呢?不跟我走吗?

Cathy幽幽的说道:我愿意他成为我的丈夫,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我们分开。这是基督徒的誓言。我必须遵守。

刘风道:我可以带他一起走,但是他伤成这样,能不能挪动尚且不说,路上的任何震动都可能导致内部大出血,要了他的小命儿。你们留在这里,家里的吃喝能坚持几天?还有那些在外面大街上趁火打劫的混混随时会找上门来。他横竖都是个死,你何苦要给他陪葬呢?

 

还没等他说完,脸上就挨了一记耳光。虽然不重,但是他却被打懵了,他万没想到Cathy会打他。打完他的Cathy站直了身躯,骄傲的扬起头来看着他,静静的等着他的反应。

 

刘风捂着被打的脸颊怒目而视道:干嘛打我?

Cathy毫不畏惧的回瞪着他道:再胡说八道,还打你!

刘风脸上突然露出他惯有的坏笑道:你这么暴力可不好,这不符合你的身份!手疼不?万一把你的手硌坏了,我会心疼的。

Cathy嗔怒道:还贫!是不是又想挨揍?

说着,又扬起手来。刘风吓得往后一蹦,不小心正撞到身后的房门,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看到他的狼狈样,Cathy不禁莞尔一笑,继而她马上收敛起笑容,又把脸扳了起来。正色道:你跟我来。

刘风站稳身躯,警惕的问道:干嘛?

Cathy向他走去,刘风忙退后一步道:你、你要干嘛?

Cathy轻叹一口气道:别怕,我不打你了,你跟我来,我有东西给你看。

 

刘风放下心来,跟着Cathy来到她家的地下室。一进地下室,刘风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在装修豪华的地下室里,有一间大约100呎的房间整齐的摆满了一排排的架子,架子上放着各种罐头、粮食、坚果和瓶装水,所有的东西足够一个三口之家维持半年的生活。

 

刘风张着嘴看了许久才冒出一句话:你是不是把半个Costco都搬家里啦?

Cathy道:你忘了我们是基督徒?圣经上早就预言了世界末日,我先生和我一直在储存这种可以长期保存的食物。现在派上用处了。我以前也有和你讲过,你准备了吗?

刘风拍了拍插在身上的弹匣道:我只储存这个,有了枪和子弹,还愁没有吃喝吗?

Cathy白了他一眼道:土匪!

刘风哼了一声道:土匪可是抢粮抢钱抢娘们的,你把我招来,不怕引狼入室吗?

Cathy一时语塞,想了想道:是你自己来的呀,我可没招你。

刘风嘿嘿怪笑道:那我就是土匪上门了,不过我不抢别的,只抢娘们。

说完作势要抱Cathy

Cathy忙一边躲闪,一边求饶道:好了,好了,别闹了。都这种时候了,你正经点行吗?快帮我想想办法吧。

刘风停下来,正色道:办法倒是有。我们占了城南的Costco,里面有足够的药品。我认识一个华人家庭医生,我可以去把他接到你家。但是现在能不能找到他就看你老公的造化了。

Cathy面带喜色道:那,麻烦你跑一趟了……行吗?

刘风叹了一口气道:好吧。不过呢,我希望你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你,而不是他。说着用手指了指天花板。

Cathy垂下头低声道:我知道。我也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苦衷。

 

二人不再说话,一同回到一楼。刘风从后腰拔出他的CZ75手枪,抽出弹匣检查了一下子弹,又重新插回枪里。递给Cathy道:还记得怎么用吗?我教过你的。

 

Cathy点了点头。刘风一边从腰间拔出两个备用弹匣递给Cathy,一边叮嘱道:记住,开枪时要双手握枪,不要用力扣扳机,手指要轻轻往后挤压扳机。

 

随后刘风打开房门,从大街上拖过来一具尸体,摆到门槛上。

 

Cathy惊讶的问道:你干嘛啊,恶心死了!

刘风一边忙碌着,一边说道:不要关上房门,就这么开着。整个小区没有一幢完整的房子,就你家还好好的关着大门,这不等于告诉人家你家还有东西可抢吗?

 

摆完尸体,刘风又从室内搬出几件家具扔到门前,用枪托砸了个稀烂。这才拍拍手上的灰尘,对Cathy一笑道:等我回来昂。

Cathy的眼里露出一丝柔光,轻轻点了点头。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