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如风-第三章

字体 -

Danny和老杨离开了Costco,去联络其他的华人家庭。在Costco的一排排整齐的森林般的货架中,刘风背靠着一个货架坐在地上。Judy抱着腿蜷缩在不远处的角落里,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地面。刘风不停的喝着扁酒壶里的酒,很快他就喝光了最后一滴酒,银色的酒壶掉落到地上,清脆的金属碰撞地面的声音打破了寂静。Judy被那声音吓到了,身体不禁抽动了一下。

 

刘风喃喃的说道:我

Judy双手捂住耳朵,拼命的摇头,有点歇斯底里的叫道:不,不,我不想听。

 

刘风轻叹了一口气,垂下头。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的脑袋变的昏昏沉沉,身体慢慢歪倒在地上,又慢慢蜷缩起来,紧闭的双眼里流出一串泪珠。Judy放下捂住耳朵的双手,偷眼望去。看到了背对着她躺在地上的刘风在无声的哭泣中轻微抽动的肩膀。她慢慢爬到刘风身旁,迟疑的伸出一只手,犹豫了半天落到了刘风的肩头上。刘风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剧烈了,但是他始终没有发出任何声音。Judy的眼圈变的湿润起来,她坐到刘风的身边,把他的头抱到了自己的怀里。刘风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发出一声声狼嚎一般的哭声。哭声在硕大的Costco里回荡着。

 

过了许久,刘风昏睡过去。Judy轻轻抚摸着他的脸颊,慢慢的低下头,轻轻吻到他的紧闭的双唇上。这一幕却被刚刚回来的Danny看到了。他的眼神里露出一丝怒火,又轻轻退回到大门处,用力拉开了大门。开门的声音把Judy吓了一跳,她忙抬起头来,看到从门外涌进来一群华人男女老少,大部分成年人手里都拎着一个看上去很沉重的行李箱。

 

Costco内的人群在一番喧嚣后各自占据一处角落安顿了下来。Danny带领几位男士用米面袋子把所有的入口堵住,并在大门和墙上选定几个位置凿出了射击孔,安排人员持枪把守。随后,Danny走到还抱着刘风的Judy跟前,沉声道:Judy,你跟我来一下。

 

Judy放下昏睡中的刘风,从货架上拿下一个枕头给他垫到头下,起身跟着Danny走进了一间办公室。Danny关上门后站在门前一言不发的看着Judy

 

Judy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什么事?

Danny深吸一口气道:你是不是爱上刘风啦?

Judy一皱眉,嘴角一撇道:It is none of your business.(这和你无关。)

Danny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他认真的说道:Judy,咱们认识这么久了,难道你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吗?

Judy一耸肩道:我知道。So what?(那又怎样?)

Danny恼怒的高声说道:那你还脚踩两条船?

Judy一愣,随即说道:Come on,(少来啦,)Danny.难道你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你吗?你不觉得这很……

中文不是很好的她停顿了一下想了想又继续道:可笑吗?Don’t be silly.(别傻了。)感情是不可以勉强的。我非常感谢你对我的感情,但是,sorry,(不好意思,)我们只能做朋友。

Danny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许久,他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尽量放缓声音说道:能告诉我,你喜欢他什么吗?

Judy歪头想了想道:I don’t know .It’s just the feeling.

(我不知道。那只是一种感觉。)

Danny还不死心:你不要忘了,他有老婆孩子!

Judy又一耸肩道:I don’t care.(我不在乎。)而且,他太太已经去世了。

Danny:难道,我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Judy有点不耐烦道:Danny,我们真的不合适,you are not my type.(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Danny终于不再说什么,低下了头,默默的站着。

 

Judy走到他跟前轻声道:Excuse me.然后绕过他,拉开门走了出去。Danny歪头看着她远去的俏丽的背影和左右摇摆的马尾辫,眼睛里渐渐露出了一丝寒光。

 

深夜中的Costco里,人们渐渐睡去。一直在昏睡着的刘风渐渐进入了杂乱而又清晰的梦境。一出出如梦似幻的场景,但却是他真实的记忆,慢慢在他的梦里浮现。

 

在刘风家小区的playground,刘风追逐着欢笑的女儿,一身白色连衣裙、披肩长发的Cathy也领着儿子在玩耍。两个孩子在奔跑中撞到了一起。刘风和Cathy同时跑到孩子跟前抱起了各自的孩子。二人眼神碰到了一起,相视一笑。

 

刘风道:对不起哈。

Cathy微笑道:没关系的

刘风道:你也住这个小区吗?好像以前从来没见过你。

Cathy道:哦,我们刚刚从美国搬家过来。

刘风脸上露出一丝坏笑道:难怪,我说呢,这么漂亮的女士我不可能没印象的。

Cathy哈哈一笑道:您是不是和所有的女士都这么贫嘴啊

刘风反而不好意思起来,说道:嘿嘿,开个玩笑。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刘风,住在68号。

Cathy道:我叫Cathy,住在97号,很高兴认识您。说完,大方的伸出手来和刘风轻轻的握了一下。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熟睡中的刘风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惊醒,他习惯性的摸起了放在床下的散弹枪,看了一眼还在睡梦中的妻子,穿衣到楼下大门前,从门上的猫眼向外看了看,然后把枪放到了门后,拉开了门。

 

Cathy站在他面前,不知所措的说道:刘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打搅您了,我儿子突然发起高烧来,我先生还在美国,我又不会开车,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刘风道:别急,我送你们去急诊。

 

说完,刘风穿好鞋,打开了车库的大门,开车带着Cathy到她家,把她的儿子抱上了车,一路狂奔到医院。

 

刚刚和妻子吵完架的刘风独自一人来到小区的playground,坐在秋千上喝着闷酒。正当他仰头猛灌的时候,一只纤细而又白皙的手按住了他手里的酒壶。他侧头一看,正是Cathy站在身边面带微笑看着他。借着酒劲,刘风把自己的烦恼一古脑的倾诉给Cathy

 

Cathy坐到他身边的另外一个秋千上,一边轻轻摇晃着,一边说道:圣经上说,丈夫应该爱妻子,好像爱自己的身体。爱妻子就是爱自己了。从来没有人恨恶自己的身体,只会喂养爱护,好像基督对待会众一样,因为我们都是他身上的肢体。所以人要离开父母,从此与妻子厮守,二人成为一体。(以弗所书5:15-6:9)。

刘风苦笑着摇头道:我不是基督徒。

Cathy轻声道:我送您本圣经吧,您有空的时候好好读一读。主会眷顾您的。我也会为您祈祷。

 

在郊外的靶场,刘风带着Cathy一起打飞碟。做完讲解和示范后,刘风把枪交给了Cathy,站到她的身后。一阵微风吹过,Cathy的长发飘起,几缕发丝掠过刘风的脸,刘风不禁微微闭上了眼睛,发丝拂面的感觉和若隐若现的清香让他有些陶醉。枪响了,巨大的后坐力和生疏的站姿,令Cathy瞬间失去了平衡,身体向后倒去。刘风在慌乱中睁开眼睛,一把抱住了CathyCathy转头望向他,连忙道歉,而刘风却忘记了一切一般,直直的盯着Cathy的眼睛,呼吸开始变的急促起来。Cathy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并没有马上离开他的怀抱,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刘风慢慢低下头,轻轻的吻上了Cathy的双唇。Cathy浑身一震,猛然间觉醒过来,使劲挣脱开他的怀抱,有些恼怒的说道:刘先生,您不可以这样。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