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

字体 -

炎熱的夏天來到了,最高氣溫達到30度左右,這樣的日子對他來說,無疑又是一個難熬的季節。

自從身體燙傷以後,幾乎每一個夏天都是那么的炎熱,熱的讓人心焦,讓人心煩意亂。那次以後,老天剝奪了他穿半袖短褲的權力,讓人心痛的是不管多熱的天氣,他不再穿半袖、短褲。因為這可怕的疤他更不肯去公共浴池,為了他心理上的平衡,也可以說是給他自信,她支持他去洗單間。雖然這樣給那時收入還很低的他們增加了費用,但她依然堅持……

記得那是仲夏,他為了能方便照顧家和尚未滿周歲的兒子,決定不再去遠方開車(也就是說結束了訂婚以來出遠門打工的曆史),就近去了離家裏百十裏地的一個叫什么礦的地方打工,在這裏不再是幹技術活——開車,而是做力工。

其實這些重活對他來說,倒是也無所謂。只因他十幾歲就扛起了養家的責任。他在家排老三,當他十幾歲的時候,大哥成了家,二哥去當了兵,所以家庭的重擔重重的落到了他的身上,生活在偏遠的山村,只靠地裏的微薄收入根本入不敷出,何況母親又體弱多病,父親已年邁。十六歲那年,他在石頭場做力工,掙得了他有生以來第一桶金,被石頭磨破了的手指點錢的時候,他哭了,不為別的,為的只是自己能夠挑起家庭的大梁而感動。就在家裏人為他操持婚事屢遭失敗的時候,他認識了她,並結為連理,正應了那句老話:千裏有緣來相會,對面無緣不相逢。他們兩家的距離時值千裏。日子雖然清苦,但苦有一縷茶香。婚後感情一直很好,當然不具備轟轟烈烈的愛情,因為他們兩個人都屬於不張揚的性格,她雖然出生在城市,卻非常保守,傳承了中國古代婦女的美德,用現在的話,就是有些矜持。婚前經別人拋磚引玉的介紹以後,兩個人打了對光,然後相處不到一個星期,他就不得不去打工,因為婚事需要開銷,還有家裏的父母等著他,於是他一走就是幾乎一整年,將近十個月的電話交流,終於這份感情有了結果,她的很多朋友都感覺他們的感情不一定有結果,因為現在的社會誰也無法看出多遠,對他們的愛情都看得很低調,然後出忽大家的意料,兩個人卻幸福的結為連理。婚禮就象他們的愛情一樣簡單,婚後也幸福著他們的簡單……

有時候生活是殘酷的,並不象人們所憧憬的那樣美好,於是就有了前面的一段話。在一次打工曆程中,他為了加班能多掙點錢,漆黑的夜裏開著工地上沒有閘的車運輸石料的過程中,為躲一輛橫在前面的水泥車,不幸墜入幾米深的溝裏,由於時值深夜,人也很少,車翻倒在溝裏的時候,正好把他砸在下面,水箱裏的水不斷汩汩的往外流著,流在他的右臂和右腿上,不為別人,為的是尚滿周歲的兒子和家人也要堅持下去,根本顧不上疼痛,當他喊到嗓子幾乎沙啞的時候,終於有人發現了他,過了很久,來人把他抬到了礦醫院,可是幾乎百十度的熱水已經把他的皮膚燙的沒有幾塊好地方,穿的並非全是純棉衣服,所以熱水一遇到纖維類的東西,就把衣服全部燙焦粘在了身上,當醫生剪掉他全部的衣服時,很多人都哭了,看著自己全身三分之一的燙傷之處,他一句話也沒有,任醫生如何剪掉燙起的泡皮,他依然沉默著……工友們見他一聲不吭,以為把他砸傻了呢,不斷的與他說著話,以轉移他的注意力。試想正常人如果手指破一塊皮,或是割了一個小口,都會疼的受不了,何況是直抵人心髒部位的燙傷,長長的夜,並沒有減輕他的痛苦,畢竟是鄉鎮醫院,技術條件和護理都相當差,治療非常保守,醫生把脫掉全部衣服的他整日放在一個扣上鐵架的床上,除了照顧他的工友,誰也不讓進,說是怕交叉感染。由於那時的他還沒有手機,家裏人聯系起他來也很不方便,而他那時又是在親戚的工地上做工人,雖然兩周多沒有打電話,以為如果有什么事情,至少親戚會打電話通知家人,誰知道倔強的他卻要求親戚不給家人打一個電話,怕家裏人擔心。直到他堅持到事發後的第兩周,醫生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要求轉院,在醫生的催促下,他不得不轉到上級醫院,這時才通知了家裏人。當她趕到醫院看到已經瘦的不成形的他,幾乎驚呆了,百十斤的人轉眼幾十天就變的骨瘦如柴,這樣說,一點也不為過。淚水就象決了口一樣,雖然沒有象電影裏的情節那樣感人,她的心真的碎了,看到他的樣子,哪能不心疼?住進了上級醫院,醫生們仍然堅持著保守治療,作為妻子的她也很外行,每天只是依照著醫生的指示,給病人塗著藥、輸液、喂飯,還有擦洗身體,他一個人的痛苦有了妻子在身邊幫著他承擔,雖然精神上減輕了痛苦,但是身體上的創傷依然是痛苦的。由於孩子小,她不能晚上陪他說話,每天漫漫長夜,疼痛、刺癢的燙傷處使他夜夜不能寐……這樣,一直又持續了兩個星期,不但不見好轉,而且傷處大面積的開始流出膿水和血水,她看到他每天如此痛苦,看在眼裏,疼在心上,雖然他嘴上不說什么,卻是比自己受傷更痛。後來她找到了醫生堅持轉院,幾天後轉到了市裏醫院,由於孩子太小,還在喂哺時期,所以不能陪他一起去,她哭著喊著堅持要帶著孩子去照顧他,大家對於她倔強的性格一點沒有辦法,最後還是她的媽媽比較了解她,決定代她去照顧他,這樣她才得以放心的不再堅持照顧他的想法。沒能在他最需要的時候陪在他的身邊,這是她一生感到遺憾的事。記得轉院那天也是一個雨天,她把孩子寄放在別人家裏,趕去醫院為他洗臉,擦身子。一切收拾停當,接他的車來了,看著親戚們扶上車,她眼淚就象斷了線的珠子,站在雨裏,她不讓他看到她在流淚,只有她自己知道流在嘴裏的不是雨水而是鹹鹹的淚水在時間 的流 逝裏 頗為 無奈和 煩憂

日子就在掌中一天天的數著過去了,第五十六天,他給了她一個驚喜,她正打開手機用癲狂人生APP看健康常識,事先沒有一點跡象的他突然站在了她和兒子的面前,喜悅的淚水就象潰了壩的河水,一發不可收拾……經過手術的他,重新獲得了生命。經過痛苦的洗禮,他憔悴了很多,也瘦削了很多,但卻一如從前精神。幸運的是,臉上沒有落下什么疤,只有後背和右腿有三分之一的疤,雖然經過手術,但卻依然明顯,而且由於耽誤了最佳治療時間,有些地方仍然尚未痊癒,繼續淌著膿水。當她第一眼看到這些疤的時候,她都有些接受不了,既覺得心疼又有些“害怕”,為了不讓他感到難過,她試圖堅強的面對,每天為他清理創口的時候,不住的安慰他,說這樣她更放心……玩笑歸玩笑,事實他心靈上的疼痛又有誰能替?

很久以後,她才從去照顧他的媽媽那得知,手術前後的他特別愛哭。身體大面積的燙傷,使他不能隨意下地,必須臥床休息,甚至不能去廁所,吃喝拉撒全是在床上,可想而知,她的母親是如何照顧這個如嬰兒般的病人的。這些也是他最難忍受的……尤其是手術那天,暈針的他,還沒有等到做手術的時候,就開始嘔吐不止,而且麻藥對他來說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為了能盡快好起來,他把嘴唇咬破,堅持讓醫生做手術,當做完了手術,醫生感動的輕拍他的肩,真不愧是爺們。手術進行的還算順利,當天晚上,由於麻藥勁沒有完全消失,使他神智有些混亂,迷迷糊糊的他不停的喊著她的名字,是啊,最需要她安慰的時候,她卻不在身邊……

幾年過去了,這個故事就象酒一樣被塵封起來,他們從不輕易打開,只是繼續著他們相濡以沫的愛情,簡單著他們的幸福,幸福著他們的簡單……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