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中关村回忆之一中关村回忆之一: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中关村高科技公司如雨后春笋,蓬勃发展,我们公司作为通讯技术公司在国家政策的扶植下,也进入了中关村的通信技术产业前十位名单:蓝新电子通讯技术公司,与当时并不强大的华为公司共享中国的通讯设备市场,我作为公司市场部主管,经常要跟政府邮电部门打交道,当时邮电部规定,无论是自行研发的通讯设备或国外进口的产品,必须有邮电部门的入网许可证才可以上市销售,那时负责批准入网许可证的干部名叫许木土,其人如其名,又木又土,收起钱来,有板有眼,规规矩矩,从不多要钱。当年我们除了开发自己的程控交换机外,还代理国外先进通讯设备,我们从国外进口了一批大功率无线通讯设备,因为那时手机还不普及,通讯设备市场需求很大,办好入网许可证后,准备大卖一场。广告打出去以后,没有把最终客户吸引过来,却吸引了许多经销商,其中有一家在北太平庄注册的公司非常积极的要与我们合作,老板姓陈,总政干部子弟,我们一起聊了很久,他说他有很大的部队市场,每月可以销售30套,换句话说,也就是每天卖一套,那个时候几万块钱的设备,利润都是对半撅,公款消费一定是高利润,大家都是部队子弟,又认识一些共同的朋友,所以谈的很投机,草签了一个协议,就让他带走了两套设备,价值十几万,之后几天他来电话说,展示效果很好,准备订10套,我们让他准备好货款,我们把货送过去就结帐,他说不可能,因为他账上没有那么多钱,客户的钱要等半个月后才能转过来,我告诉他,你先把你手里的设备卖掉,用这个货款进新货,他也同意了,后来就逐渐减少了联系,当时我们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没有功夫搭理陈总,几个月之后这批货卖完了,算账的时候才发现陈总的两套设备还没收回货款,打电话找他,电话没人接,去他们公司找他,发现他们公司只有一个女孩,一身兼多职,接待,销售,出纳,会计和老板秘书。她说老板去外地追款去了,什么时候回来很难说,我告诉她,让陈总给我回个电话,有啥困难,我们可以商量解决,不要老是躲着藏着,俗话说: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又过了几个月也没有陈总的消息,这件事就基本被忘掉了,偶尔聊起这件事,就说是交友不慎,被小人骗了一把,十几万在当时看来也不是小数,总觉得心里有点隔应。试图跟他联系几次,都无结果,这事就先挂着了,那时候中关村这类事很多,报案也没用,反而会惹来其他麻烦,我们只能把它做成坏帐,计入成本。此事发生了一年多以后的一天,我和公司小董去配套市场送货,在回来的路上看到一个人很像陈总,我们一直跟着他,他也发现了我们,就想逃跑,跑到黄庄十字路口,被我们抓住,我开始还用很和蔼的态度说:陈总,去年拿走我们的设备,今年还没给钱,有点说不过去吧?他回了一句:你们认错人了吧,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这句话一下就把我们给惹火了,我们俩二话不说,三拳两脚把陈总打倒在地,先出口气再说,旁边有个交通警跑过来,质问我们为什么在大街上打人?我告诉警察这人是个骗子,拿了我们公司的货,不给钱,躲了一年多,今天被我们逮着了,先教训教训他再说。警察叔叔说,应该送派出所,我们说马上送,招手叫了一辆黄面的,三下五除二把陈总推上了车,上车后,小董问我:去哪家派出所呀?我想了一下,我的同学在甘家口派出所当所长,就去甘家口派出所,陈总这会儿也醒过梦了,跟司机说去中关村派出所,这时小董一个大巴掌扇的陈总不敢再说话,小董大声喊:你TM的一个骗子有什么资格选派出所!小董和王朔是一个院的,经常被同事们嘲笑,只会动嘴,不敢动手,这次倒是真的大打出手,受到我的称赞。在路上陈总给他朋友打电话,说是被绑架了,地点是甘家口派出所,刚一说完,又遭到我们的爆捋!黄面的直接开到派出所的院里,老同学已经接到我的通知,亲自出来迎接我们,我们把陈总押下车,老同学严肃的对我说,我只能扣他24小时,希望24小时之内把问题解决,我告诉老同学,24小时足够了,刚才我们打了他三分钟,他已经招供了,你就按你们的方式审吧。所长叫几个民警把陈总带进去了,我和小董在外面等审讯结果,大概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从外面开进来一辆213警车,从车上跳下来4个便衣警察,其中一个我认识,叫李泉。他们是海淀分局的,我多事问了一句:李泉你们干嘛来了?李泉得意的回答:捞一个哥们儿,据说被人绑到这来了?我问:叫啥名字?回答:陈总!我大声说:是我给他送进来的!李泉惊愕的看着我,两三秒后说了句经典的话:卧槽!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跟自家人干上了!都是钱惹的祸!赶紧跟所长商量,放人,私了!十分钟后,陈总一行从派出所出来,陈总当场给我们写了一张支票,当着所有人的面保证,账上有钱,我拿到支票后,请全体人员吃晚饭,感谢所长的帮助,感谢李泉的调解,向陈总表示道歉,不该动手打人,小董此时一言不发,只是不停的向大家敬酒,这一天让他长了不少见识! 罗工2017年7月4日写于蒙特利尔酒店(献给当年一起战斗在中关村的朋友)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