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虫生涯——男人励志篇大风歌之光辉岁月

上个月心血来潮,以调侃手法写了一篇悼念两千年前伟大无产阶级革命家刘邦的博客,有人喝彩,也有人不屑。 一阳春白雪人士婉转而含蓄对我提出中肯批评—— 杀虫的,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刘字咋写?拿刘邦找乐,那可是俺大汉民族开山鼻祖。 一席话说得我无地自容,羞愧难当。 本想写篇幽默风格的博客给中年朋友打气,谁知遭遇六月飞雪。 我等七尺男儿,本在国内混得有头有脸,可来… (阅读全文)

除虫生涯——男人励志篇大风歌之英雄本色

几年前,应是早春时分,我去一老宅除蚂蚁。华裔长者自称刘邦后人,没放心上——上亿姓刘的,他说是就是? 随着交往加深,一天,老者给我看家谱,人家没胡诌,真是刘邦后代! 老人有个性,以前在台湾当教授,见面就说教。长期客户,还介绍新主顾,说就说吧。每次都洗耳恭听,尽管内心抵触。 他常用刘邦说事,说新移民不应气馁,只要努力,总会有所作为(说得对)。他那伟大光荣正… (阅读全文)

除虫生涯——芭比Girl

那幢独立屋邻近大学。 两个漂亮白人女孩,青春靓丽,光彩照人,仿佛来自童话世界的芭比公主。 同行兄弟直咽口水。 虽然煞风景,我还是提醒他,此行目的Bedbug…… 这幢House在大学外围,地点不理想。为争租客,不知哪位高人指点,房东挖来这对校花。立竿见影,大批追随者纷至沓来,十二单元迅速爆满,尽管房租高企。 美中不足,追随者中包括Bedbug。 “原以为歪瓜裂枣才有床虱,… (阅读全文)

除虫生涯–加国往事之换网“传奇”

那是十年前。 月黑风高夜,有华人经纪打电话,向我隆重推荐一电讯公司——P公司。 苦口婆心,声泪俱下,还说今天“百年”店庆,如签约,送长途电话卡。 情深深,雨蒙蒙,我头脑一热,说了Yes。 不过告诉该经纪,我和加拿大电讯巨头B公司签有一年使用协议,尚有两月到期,如换网,需等合同结束。 那老兄大包大揽——没问题,今天签约,两月后生效,不碍事…… 有点信不过,千叮咛万嘱咐… (阅读全文)

除虫生涯 告票上庭之红灯记

其实那天真是我的错。 第一,当时不上班。第二,当时闲来无事。 路口左拐,四周车辆不多,眼见前方信号“大黄”,不知咋想,竟在黄红交替之际冲出路口。对面一辆直行车同样犯浑,在红灯亮起瞬间越过雷池加速驶来,狭路相逢友谊第一,我乖乖停在路中让它过去。 四面红灯,喇叭轰鸣,尴尬完成左拐。心里打鼓,千万别特么让警察看到,有嘴说不清。想法刚冒头,刺耳警笛骤然响起,在… (阅读全文)

除虫生涯 蜈蚣惊魂

电话那边,白人同事声音有点颤抖,“Tony, My friend,来北边小镇,ASAP, PLEASE!” 那是位长期工作在北部湖区的同事,平时很少见面,如果不遇难题,他不给我打电话。 “这里有Centipede,太特么吓人了!” 差点笑出声,干这行,同Centipede(蚰蜒,蜈蚣)打交到家常便饭,如果害怕,还是趁早转行。 “开什么玩笑,打药就是,那么难吗?” “是大Centipede,So Scary!从没见过……I … (阅读全文)

除虫生涯 加国往事之那年俺移民(一)

新世纪伊始,不断有移民先驱“光荣事迹”见诸报端,遂头脑一热,到加拿大驻华使馆“正式”递交申请,“宣布”移民。 做出这一脑洞大开的决定,首先是在国内发展遇到瓶颈,其次,一位大学同专业好友两年前移民加拿大,刚落地就找到专业工作,对我是莫大鼓舞。 申请交上去,随之而来是漫长等待,无限深情遥望大洋彼岸,心中惆怅,不知哪天才能登上传说中净土。 然而世事难料,命运跟我… (阅读全文)

除虫生涯 宝藏怪谭(下)

夜幕笼罩下,一辆黑色桑塔纳悄然驶入村长大院。 有点像地下交通站,一女人向外望望,然后迅速关好院门。 新老村长及族中元老迎上前,车门开处,“老馆长”拄着文明棍挥手致意。一副“重庆谈判”风范。 “老人家多大岁数?”我问W君。 “八十了,可精神矍铄,颇有一番仙风道骨。”老弟赞不绝口。 …… 一顿饭功夫,W君向我展示了神秘玉佩带给村里的诸般变化,现在,终于走到收官阶段… (阅读全文)

除虫生涯 宝藏怪谭(中)

借着酒劲,W君向我描绘改革开放家乡巨变—— 公路进村,家家户户电灯电话。都江堰,武侯祠,随处可见他们村做的旅游纪念品。特色板鸭卖到南京上海,家乡美酒进入香港市场…… 几年光景,过去需要救济的“老少边穷”一跃成为地方首富。过去,本村姑娘渴望外嫁,现在,外面姑娘倒贴嫁妆往里挤。外来务工者更以该村打工为荣。 “我们村长还上电视台,介绍改革开放经验,不断有兄弟县… (阅读全文)

除虫生涯 宝藏怪谭(上)

W君来自北京。 操着一口略带四川口音京腔,他向我描绘一幅颇为励志的好男儿北漂传奇——自幼长在川西农村,由于勤奋好学,鲤鱼跳龙门进了北京。毕业后,没有根基的他混迹中关村,却鸿运高照遇到一位漂亮的高干千金,入赘豪门,纵横商海。后来老泰山驾鹤西归,又携妻带女投资移民加拿大,买屋置地,做起寓公。 该老弟一直是我忠实客户,由于年年定期作除虫服务,多少有些交情, 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