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虫生涯——芭比Girl

字体 -

Image result for 芭比公主

那幢独立屋邻近大学。

两个漂亮白人女孩,青春靓丽,光彩照人,仿佛来自童话世界的芭比公主。

同行兄弟直咽口水。

虽然煞风景,我还是提醒他,此行目的Bedbug……

这幢House在大学外围,地点不理想。为争租客,不知哪位高人指点,房东挖来这对校花。立竿见影,大批追随者纷至沓来,十二单元迅速爆满,尽管房租高企。

美中不足,追随者中包括Bedbug。

“原以为歪瓜裂枣才有床虱,哪想“这样”的也会。”房主郁闷不堪。

“最近找我杀床虱的尽是美女——世道变了,Bedbug开始挑食 ……”

那套闺房很别致,和主人一样,颇具女神范,不过床虱同样“惊艳”——床垫,衣橱,被褥,沙发,地毯到处是“倩影”,和闺房环境格格不入。

感觉哪里不对,又不好多问。

……

再次见女神是两周后。

白人学徒耿耿于怀——

“怎么没床虱了?没机会见美女了?”

小老弟天天祈祷,或许冥冥中感动上苍,一个月后,我们竟第三次见美女,尽管不是我想要的。

……

有些出乎意料。

那小子喜出望外,我却颇为烦恼,不合常理。

仔细检查房间——床垫新的,没任何迹象;地毯洗过,找不到虫卵;护墙板还有上次残留药物;床下Monitor也干干净净。在新买被褥中却发现床虱——非常活跃。

这些年苦战床虱,两次处理后难见活物,即使偶有幸存,大都濒死,哪会这么High?且藏身之所反常……

两姑娘向毛爷爷保证,清洗烘干所有衣物,还扔掉旧行李箱,没二次污染可能。

“去过高危场所?是否跟她人Share Locker?去过卫生条件差同学宿舍?有“脏乱差”朋友造访?”

Noop!

难道床虱来自叙利亚?

无意中,发现门口一亚裔女孩向我招手。

她住楼上,悄悄告诉我,房间曾有一只,是去楼下参加两白女Party带回的,她朋友也曾从楼下Party带回床虱……

“她们常办Party?”

“每两周一次,去的都是帅哥美女,还在那留宿,而且夜里动静忒大……”女孩忿忿然。

很重要线索,不管发生什么,凭直觉,床虱肯定跟此有关。

叫上房东,告诉两女,为健康故,停办所有Party,不带任何人回家。房东更直言不讳——出去风流,Please……

……

几个月过去。

接到房东电话,不过这次是灭鼠。

还是老地方,路过楼下那间Apartment,感觉有点变化,好像换人了。

完成“灭鼠大业”,一边收东西一边与房主闲聊。

“还有Bedbug吗?”

“没了”

“俩美女呢?”干脆挑明。

房东叹口气,若有所思摇摇头。

愈发好奇。

我再三追问。

老兄点上一只烟,如同唱“校园民谣”——

“那是一年前,风雨交加,我夜里失眠,坐在厅里喝闷酒,忽然有人敲门,那可是特么半夜啊……”

敲门的是两白人女孩,知道这里有房出租,深夜造访。虽觉哪里不对,但亚裔房东还是被两女美貌所折服……

带着哭腔,女孩说想临时留宿几晚。

不合程序,但面对美女,他无法说不。

两天后,不断有男生前来咨询租房,点名要住女孩隔壁,价钱好说……

两女是校园女神……

——岂止女神,简直财神!

他赚到了钱,但从女孩入住那天起,再没消停过——

有男孩半夜唱歌求爱,很快门外警灯闪烁……

有男生在女孩房间留宿,一群流氓过来将其暴打致残…..

有中国富二代要包下House,有人带话,扬言把他房子点着……

“床虱哪来的?”我忍不住问。

“一东欧女孩要“为民除害”,趁着Party,隔三差五把床虱塞进她们被子……”

“what?”

“ 可惜走漏风声,她的闺蜜向两女告密(又是闺蜜,好端端一词,让朴槿惠给毁了),美女的拥趸立刻去找女孩玩命,放出狠话,先奸后杀,结果女孩父母从国外报警,女孩哥哥带枪找上门来……”

“Oh, My God! ”

“她们搬走了?”

“走了”

“彻底消停了?”

“消停了”

轻舒一口气……

那位“鉴湖女侠”,确切地说,床虱女侠,是否安好?那位“朝阳群众”是否平安?

房东未置可否。

“两美女现在何处?”

他摇摇头。

“不知道?还是不想说?”

他又摇摇头。

……

来到楼下,下意识望向那边。

正巧,门开了。

一新面孔向外张望,是华人,一挺漂亮中国女孩。

“留学生?”我问她。

“对。”

小姑娘带着国内大都市特有的自信。

“Everything Okay?”

“Ok”

“没任何虫害?”

“没!”

女孩有点好奇,不知眼前大叔为啥问这怪问题。

本想说点什么,看看房主,又止住——

加拿大,或许只是她多彩人生一页,留些美好吧。

“没什么”。

我拿出一张2017年 Calendar。

“For you……”

女孩毫不掩饰惊喜——

“谢谢!真好看……”

望着笑颜如花的女孩,默默为她祝福

“Good luck……”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