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虫生涯——男人励志篇大风歌之英雄本色

字体 -

Image result for 刘邦

几年前,应是早春时分,我去一老宅除蚂蚁。华裔长者自称刘邦后人,没放心上——上亿姓刘的,他说是就是?

随着交往加深,一天,老者给我看家谱,人家没胡诌,真是刘邦后代!

老人有个性,以前在台湾当教授,见面就说教。长期客户,还介绍新主顾,说就说吧。每次都洗耳恭听,尽管内心抵触。

他常用刘邦说事,说新移民不应气馁,只要努力,总会有所作为(说得对)。他那伟大光荣正确的老祖,四十五岁斩白蛇起兵,在古代,那年龄该当爷爷……

后来,读到我博客,老人希望我能写写刘邦。没接茬,一方面,真不愿听他唠叨,另方面,那种历史题材,谁看啊?

然而去年底,他走了,据说随身带走一幅书画作品《大风歌》……

我知道该为老人写点东西了,可想了又想,不知写啥。

从网上找出《大风歌》,忽发灵感,是荡气回肠?还是别的? 又不得而知。

恍惚间看到一条时空隧道,不知俺能否像郭德纲那样“kucha”一下穿越过去。

他那传说中神奇的老祖到底啥样?

两把菜刀闹革命缔造的大汉王朝真的那么灿烂辉煌?

大风起兮云飞扬,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这就是刘邦那首成名之作《大风歌》!

……

时间机器倒回两千二百年。

江苏沛县,城东一普通刘姓人家。

随着一声呱呱落地,有一男孩出生。

爹妈懒得起名,喊他狗剩儿,后觉不妥。因上有俩哥,就叫他刘三儿(刘季)。

出生那年,苍也空,井也空,很不吉祥。

爹妈不待见,认为他是灾星。果不其然,随着年龄增长,刘三儿好吃懒做,不学无术,老两口犯愁,以后孩子咋办?

一晃长大,这小子成天偷鸡摸狗,和流氓鬼混,不出去做事,还跟一寡妇偷情,没人愿把闺女嫁他。

浑浑噩噩半辈子,转眼四十岁,依旧光棍一条。刘太公知道,三儿这辈子完了。

然而,随着一位吕姓老头到来,刘三儿命运开始转变。

那年,老吕带一漂亮女儿吕雉移居本县,官二代富二代纷纷提亲,老头相不中。不知哪根筋拧了,竟看上刘三儿,认定这大叔级别的混子前途无量,上杆子要把闺女许他。

全县都认为老吕疯了,然而,二十年后,全国人民都服他,老爷子当年买了六合彩……。

那年秦始皇死了,为给皇帝老儿修陵,需大批民工。

披麻戴孝的县领导甭提多高兴,好机会,正好把刘三儿这帮泼皮无赖送走。

又一难题,谁去送?

还是县长萧何(后给刘邦打工)主意多——刘三儿年龄最大,给他一亭长头衔(相当于派出所所长),带队去陕西。

组织上信任,领导的关怀,刘三儿感激涕零,雄心勃勃带队上路。刘太公哭啊,估计再也见不到这混儿子;哥嫂高兴,终于特么滚了;吕美女想,正好改嫁,不听老爹的,这回一定找他娘的高富帅。

别小看这群泼皮无赖,其中包括一大批后来的开国大将,上将,中将,少将。然而当时,真的是一群站街混子,一路游手好闲,招猫逗狗,根本走不快,果不其然误了行程。按我国刑法第250条,得统统拉出去毙了。

完了,刘三儿没尿了。去陕西,死,四散逃命,抓到,还特么死。可要挑头为王,他没那个胆,再说,谁听他的?

偏巧,一条大蛇送上门来,混子们吓得要死,郁闷中的刘三儿正无处发泄,挥剑上去一通乱砍——寸劲儿,把蛇杀了。小弟们服了,你就是俺大哥,跟你混了!

上山打游击,等风头过了回家认罪,这是刘三儿当时的战略指导思想。机终于来了,政府要集中力量消灭大黑帮头子陈胜吴广,无暇他顾。而在老家,项羽叔侄起兵造反,处于无政府状态。

借着过年,在聚义分赃厅喝散伙酒,一曲难忘今宵过后,刘三儿与弟兄们加入春运大军,梦幻般踏上返城之路。

然而世界变化快,还没到家,噩耗传来,IS被打跑,政府军重又控制县城,刘三儿全家也被关进大牢。

爹可以不要,但年轻漂亮的老婆不能不管。刘三儿一时冲动,在心怀鬼胎前县长萧何撺掇下,重新集合队伍,杀向县城。一场恶战后,自己当了县长(沛公)。

杀官军,占县城,又尝到权利好处,骑虎难下的刘三儿不得不挑起大旗,走上武装夺取政权之路。从这时起,他叫刘邦。

在军阀割据混乱年代,刘邦这种玩世不恭无所顾忌的性格,在群雄逐鹿中游刃有余。他避实就虚,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在夹缝中生存壮大。本想挂靠陈胜吴广,可人家不要这帮土八路。为生存,他率部投靠项羽建立的楚国。

秦王朝和陈胜吴广拼得两败俱伤,而楚国势力却在东南沿海不断做大。

时机成熟,元老们决定伐秦,项羽和刘邦兵分两路向摇摇欲坠的秦王朝发起最后攻击。

项家军在正面破釜沉舟血战,而狡黠的刘邦团伙以游记战术,声东击西,没打几仗,就溜到首都咸阳城下。有绝对优势的秦朝守军不知刘邦底细,竟挂起白旗……

一不小心推翻秦朝,刘三儿做梦都没想过会住进皇宫。

然而打江山靠实力说话,想混水摸鱼下山摘桃,哪有这好事 ?

“你瞅啥?”

“瞅你咋的?”

刘邦被项羽“请到”鸿门宴看舞剑表演。

吓死宝宝了!

若不是张良大师买通项伯,若不是小弟樊哙吃生肉唬住对手,若不是昔日部下雍齿帮他踩着大便从厕所扒墙头逃生,刘邦早做了项庄剑下之鬼。

西楚霸王最终一统天下。刘邦封为汉王,和他那帮开国元勋被轰到陕甘宁插队 。

开荒生活单调而乏味,但也不失浪漫。

地段虽差点,好歹算一栖身之所,又无性命之忧。刘三儿接来家小,准备在此安度晚年。

可那些跟他起兵的小弟不干,天天闹着回家,要去东南沿海打工。甚至扬言,给项羽打工,这特么了得?

韩信,一关键人物送上门来。

他告诉刘邦和众小弟,外面世界很精彩,外面世界很无奈。还告诉他一条别人都不知道的,通往外部世界的金光大道。

奔跑吧,兄弟!

不管愿不愿意,为了梦中的Baby,他必须带弟兄们杀回去。

重整旗鼓,刘邦硬着头皮,走上挑战项羽的艰难之路。

这一走,就是五年……

(未完待续,请继续关注本文下篇大风歌之光辉岁月)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